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夜、来自牺牲者的怨念
    明明好不容易才能重聚……

    明明您都答应过我们了……

    为什么……

    少女伸出的手臂停在半空、随即无力地垂下,看着面前这吞噬了自己指挥官的黑球,ump45不由的一咬牙关——

    “你这是想死吗!”

    伴随着愤怒的责骂,ump45伸到一半的手被hk416一把拉了回来;45先是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少女,随后暗金色的双眸便被愤怒所充斥:“难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指挥官再一次离我们而去吗!”

    “你给我冷静一点好吗!”

    狠狠地抽了ump45一巴掌,看着一脸呆滞的少女,hk416死死地抓着她的肩膀:“以往你那副面对任何绝境都游刃有余的样子去哪了!?”

    “先不提你刚刚能不能救下指挥官,按照那东西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来看——”说到这,hk416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这个圆形的球体抛了过去——仅仅只是刚刚接触到这团能量,石头的存在宛如被抹消了一般、瞬间便消失在了空气中。

    “!”

    “懂了吧?”

    看着一脸呆滞的少女,hk416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我敢保证,你刚刚要是碰了这东西的话、下场估计比那块石头也好不到哪去……”

    经过这一连串事件,ump45那颗冲动的大脑也开始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hk416,在略微沉默了一会后、才用着极为细微的声音说到:

    “谢谢……”

    “感谢的话还是留到之后再说吧。”毫不在意地朝着ump45挥了挥手,hk416看向了面前的能量团:“你刚刚一直在和指挥官说话对吧?”

    “指挥官有没有和你说过有关这东西的情报?”

    “虽然不确定,不过——”

    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青年,一旁的hk416注意到ump45的眼神后,也顺着视线朝着斯兰格方向看了过去:“难道是?”

    “不。”

    轻轻地摇了摇头,ump45否定了hk416的猜测:“那家伙已经死了,不过这团东西应该是让他发疯的罪魁祸首了。”

    “发疯?”

    “详细的资料我还是直接发给你吧——”一边说着,ump45打开了两人之间特定的链接通道:虽然在这片遗址里面通讯受到了严重干扰,不过仅仅只是共享数据的话,问题倒还不是很大。

    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看完了一切的来龙去脉,hk416那好不容易才舒缓开的眉头再次紧锁了起来:“这样看来,这团东西应该就是指挥官所说的‘被污染的坍塌能源’。”

    “失败者的怨念聚合体。”ump45接过了hk416的话:“正因为这样,才不能让指挥官一直被困在里面。”

    “就算指挥官对坍塌有着绝对的控制能力,但是面对这股数量庞大的怨念……”

    ump45没有选择把话继续说下去,因为两人彼此都已经心知肚明了……

    “算了,必要的时候还是得上啊~”

    “……你想干什么?”

    看着迈开脚步的少女,hk416的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安;她连忙拦在了ump45的面前:“难道你还没能冷静下来吗!”

    “不……我现在十分的冷静。”

    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少女,ump45轻声说道:“正因为冷静,所以才明白事态的严重。”

    “知道吗?hk416——”

    “我啊,当时可是在千军一发之际被指挥官救了下来;由于是近距离的情况下,我自然也看见了——”ump45紧紧地握起了拳头,这到底是因为自己的无力而自责、亦或是因为没法拯救自己指挥官的不甘呢?

    “指挥官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从容……”

    (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从这里面脱身……)

    “……非得这样吗?”

    听着耳边的话语,ump45的嘴角微微掀起了一丝弧度:那是做出了某种决定之后,所展露出的微笑。

    那是宛如雪绒花绽放般,为爱牺牲一切的笑容——

    美丽而又悲伤……

    ump45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hk416暗暗地咬紧了牙关——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这样……

    知道吗?ump45。

    其实我很嫉妒你啊……

    无论是第一次遇到指挥官,还是你们之间的羁绊都让我十分的嫉妒……

    其实我知道,这样纠结没有意义、

    但是至少在这一次……

    ——

    双眸山锁着名为‘决意’的光芒,hk416踏出的脚步越过了身旁的少女;在ump45呆滞的眼神中,她朝着漆黑的坍塌能源伸出了手——

    “至少在这一次,你稍微落后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hk416!”

    看着面前的少女,反应过来的ump45挣扎着朝着想要把她拉回来。

    不过可惜的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

    身处于黑暗,身上的坍塌能源本能地从周围的怨念中保护着主人的安全、即便如此,象征着无尽怨念的能量也依旧没有停止对少年的侵袭。

    “终究还是大意了吗……”

    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的景象、墨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为什么在失去了载体后还能作出如此强大攻击……难道是利用了暴走?”

    在这个念头升起的那一刻,墨狠狠地甩了甩头:“先不去考虑哪些东西,现在要想的是该怎么出去。”

    (考虑到ump45和hk416两人的性格,如果我再这么拖下去的话……)

    想到了两人在接下来可能做出的举动,墨果断地在手上再现了先前那把漆黑的利刃——

    “原本只是因为了斯兰格才想出来的招式,现在正好能够用在‘你们’的身上啊!”

    看着周围那片幽蓝色的能量壁,墨果断地举起了武器朝着前方砍去:“杂乱的能量会引起坍塌的暴走,从而进一步粉碎其结构!”

    是的,没错——

    一切本该是这样才对……

    ……

    刺啦——

    被利刃划过的墙壁确实出现了即将崩坏的迹象,但是墨也在同一时间也松开了手中的利刃!

    “怎么可能!”

    半跪在地上,墨单手捂着脸颊一脸呆滞的模样看着面前的墙壁:“居然能够通过暴走的能量这种不稳定的方式来侵蚀我!?”

    “只不过是意识的记录,居然能够做到这样的事吗!”从大脑深处传来的悲鸣让墨痛苦地倒在了地上:“这到底是要多少份怨念……”

    “十人?百人?千人、万人!?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吗!?”

    凡事都是相对性的,坍塌的怨念在侵入了墨的身体后、墨也反过来利用它接触到了那些失败品的经历——在这惊人的数量下,少年很快便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非正式、什么不人道……)

    (这些实验明显就是在国家的支持下进行的!而且参与的还不止一两个——)

    “只不过是一个‘那种规模’的实验室就已经葬送了接近万人的生命……”

    “克隆人,孤儿、罪犯、流浪汉……为了获得实验体你们到底还做了多少这种事!”

    “人类……呵呵,人类!”用手狠狠地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墨的双眼在这一刻已经布满了血丝:“原来你这家伙(斯兰格)——”

    “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在承受着这样的折磨吗!”

    在这无尽的侵袭下,墨的火焰开始渐渐地走向熄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