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夜、过去与现在(二)
    “黑泽墨——不,应该叫你秦墨才对~”

    看了一眼脸色出现变化的少年,斯兰格随意地摆了摆手:“虽然这个名字给你带来了许多痛苦的回忆,但是不可否认这才是你本来的名字呢~”

    “痛苦?”

    眉头微微一挑,墨脸上的表情渐渐地恢复了平静:“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嗯——”

    呲!

    话音刚落,一道漆黑的闪电瞬间便从斯兰格脸上擦了过去、卷起的鲜血轻轻地滴落在了碎裂的石门上。

    “哦~比以往的还要快呢。”????斯兰格轻轻地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那紧随其后的幽蓝色能量迅速地修复了这不大的伤口:“看来随着记忆的恢复,你的实力也在提升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还得感谢我~不是吗?”斯兰格微微笑道:“你说对么?”

    “秦墨~”

    “秦墨……么。”

    散去了手中的坍塌闪电,墨轻轻地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太阳穴:“以前的我确实会对这个名字感到痛苦,不过现在——”

    “我对它所留下来的情感,也只剩下了恶心……”

    “这么说还真过分呢~估计秦牧峰博士听到了一定会很伤心吧~”

    “伤心么?”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中年男子让墨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微笑:“确实会呢~”

    “因为要重新制造一个听话的‘工具’可是很麻烦的啊。”

    听着话语中那浓浓的讥讽,斯兰格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嘛~大概吧。”

    “比起这个,接下来最好还是跟紧我哦~”

    朝着破碎的大门迈出了脚步,一股深邃的幽蓝色能量瞬间便出现在了斯兰格周围:“虽然里面的空间构造并不复杂,但是场地还是蛮大的~”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墨只是在看向ump9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后、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

    穿过了石门,踏上的路途却并非崎岖而是意外地平整;虽然这片区域深处于地下,但是周围却并非一片昏暗、随处可见光球辛勤地执行着照明的任务。

    走在一条长长的石桥之上、两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那股深邃到极致的感觉宛如地狱深渊一般令人恐惧;不过在场的三人却并未对其展露出多少的反应——因为除了那昏迷的ump9之外,墨与斯兰格的注意力已经被前方的景象牢牢地吸引了。

    “果然……”

    鲜红的瞳孔映出了建筑的轮廓,随即便被一番莫名的景象所覆盖:那是几名被一群诡异生物逼到走投无路的少年少女们,最终闯入某片区域的画面……

    (就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不是么?)

    看着那熟悉的画面,墨下意识地紧紧握起了拳头;被躁动不安的坍塌闪电所环绕——可以说,此刻的墨正处于一个极度不稳定的状态!

    “樱……”

    ————————

    2030年某月——

    “大家……还坚持得住吗?”

    听着前方传来的声音,满脸疲惫的少年少女们纷纷地朝着声源抬起了头;只见那是一位灰发少女、即便是白皙的脸蛋早已被尘土所覆盖、身躯被伤痛所折磨,但是在她的眼中却依旧充斥着对其他同伴的关心。

    这是一种没有任何虚伪的情感,纵使明知道自己没有拯救他们的能力,但是她却始终没有放弃任何一人——没错,在场的其他五人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有着极大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努力。

    真是蠢到极致的一种温柔…

    “真是的~黑泽你这家伙。”

    看着面前的少女,一位秃头的少年苦涩地笑了笑:“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能够保持这种乐观的心态啊……”

    没错,希望已经不再存在……

    看着那包围了四周的感染者,对于接下来所要面临的结局,众人都已经心知肚明了。

    “乐观吗?”用手指挠了挠脸颊,名为黑泽的少女露出了一丝单纯的微笑:“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活下来吧。”

    “毕竟我们都说好了啊,要一起回去的哦~”

    “一起回去么……”

    简单的话语不知何时成为了奢望,身为人类的无力在这一刻可以说是展现了一个淋漓尽致……

    “樱,你还真是个笨蛋呢……”

    “诶!”

    听着同伴的挖苦,少女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满、但是还未等她反驳,伴随着一身凄厉的咆哮、感染者们纷纷地朝着七人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

    看着那些形状可怖的怪物们,少年少女们却意外地没有露出任何惊恐的表情:他们只是彼此地相视一笑,随后纷纷地拿起了木棍砍刀一类的武器——

    害怕已经在最初的那段时光有过了……

    经历了如此残酷的他们已经得到了锻炼……

    他们彼此之间都知道,那种无法改变任何现状的情绪展露得再多也是毫无意义……

    既然这样,为何不把那份害怕转变为力气,然后去拿起武器拼一把呢?

    毕竟大家都坚持到现在了不是么……

    敌我悬殊,已经无法再看到任何的希望了;就算是这样,黑泽樱也依旧坚强地把那位昏迷不醒的男孩牢牢地护在身后——一切就如同当初她对他承诺的那样……

    (你觉得冷的话,我就用体温来为你取暖、有人想要伤害你的话,我就会驱逐他们……)

    (我会时刻陪伴着你不让你孤独、我会时刻抱紧你不让你害怕……)

    (姐姐我会一直一直保护着你的哦~)

    过去自己的承诺不断地在脑海中回荡,始终没有违背自己诺言的少女:即便到了现在也还是为了保护他,而一如既往地紧紧握起了手中的武器!

    (所以……)

    伴随着那一闪而过的刀光,一颗狰狞的头颅缓缓地从它的身体上滚落。

    (安心吧,小墨……)

    随后反手一刀插在了身旁一位偷袭的感染者头上。

    (即便是燃烧生命……)

    (即便此身化为灰烬……)

    刀刃在不知道撕裂了多少个感染者之后终于迎来了崩裂——不过她却一把抓住了那断开的刀片、不顾被利刃划开的伤口、狠狠地把它送进一位敌人的大脑……

    (我会保护你的!)

    在不断地战斗下,美丽的灰发渐渐地染上了污秽的血迹……

    “所以,不要再去使用那份让你痛苦的力量了……”

    “一切的一切就交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