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夜、步向终结之刻(四)
    “克伦威尔……指挥官!?”

    看着面前这位披着风衣的青年,维尔德的眼中充满了惊讶:“您不是——”

    艾伦丶克伦威尔——这位本因袭击而命悬一线的哈罗指挥官,现在却是以一幅生龙活虎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

    “死了?还是重伤?恩菲尔德大概是这么和你说的对吧。”

    收起了手中的武器,艾文朝着她走了过来:“虽然很抱歉欺骗了你们,但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

    “欺骗?等等,我搞不懂。指挥官您的意思是——”

    “现在先跟我来吧。”

    在说着话的时候,艾文已经朝着维尔德伸出了手;但是由于顾虑到来自四周的骚动以及脚下的感染者,维尔德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迟疑。????“但是,这里——”

    “这是命令!”

    “是!”

    毫无防备的被这么喝了一下,维尔德整个人瞬间便陷入了呆滞、不过心理素质极强的她几乎没用任何时间便从呆滞中恢复了过来——在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后,艾文默默地牵起了她后,便开始转身离去……

    不同于身为艾文部下的维尔德、周围的居民们这一看这什么都还没解决,管事的人就要走了;对于这种近乎不负责任的行为,很快他们的脸上便纷纷地闪过了一丝不满。

    有了不满,自然有人会出来反抗——就在这时,最初那个被维尔德救下的青年便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我说,你是哈罗指挥所的指挥官吧?”看着艾文停下了脚步,他便朝着两人走了过去:“对于这个混进来的感染者,你怎么说也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你们收了我们的钱,却用这种工作态度来回报我们?说真的,我们这样真的很难放心把命交到你们手上啊~”

    “……”

    对于青年的刁难,艾文先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不过时间并未过去多久,艾文那冷冷的声音便兜帽下传了过来:“呐,我记得你貌似是前‘卢顿’的居民对吧?”

    “诶?啊,嗯。是又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艾文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但是本着占理的青年还是朝着他点了点头;在听完了他的回答后,艾文却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么,你的时间估计也不多了……”

    “什么!?你这是——嗯!”

    听着着类似诅咒一样的话音,青年的大脑一时间便一股无名的怒火所占据——

    (凭什么……)

    (凭什么他能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

    (什么安全承包商,不过是依靠着我们的救助才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即便是自己都觉着这样的想法十分的无脑,但是不知为何现在的青年却选择了任由这种想法在脑海里扩散:终于,无尽的愤怒与狂躁吞噬了他的的心灵,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渐渐地开始变得浑浊……

    砰!

    枪声响起,胸口中弹的青年一脸呆滞地倒了下去。

    亲眼看着那位被自己救下的青年现在却倒在了血泊之中,维尔德看向艾文的眼中顿时便充满了不解与愤怒——

    “先别急着质问我,用你的双眼好好看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无视了维尔德那尖锐的视线,克伦威尔的双眼始终都停留在那倒在地上的青年身上。

    即便是内心充满了不解与愤怒,但是回忆着以往与他度过的点点滴滴、这位古板的少女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指挥官一次——然而就在她顺着艾文的视线,再度朝着青年看去时,惊讶与恐慌瞬间便替代了脸上的不解与愤怒……

    “怎么可能!他也是——”

    “没错……”

    砰!

    伴随着话语的落下,一颗挣脱了膛线的子弹再度朝着青年袭去;不过这一次的目标,却是瞄准了他的大脑!

    “……”

    现实的残酷让她一时间忘记了话语,因为这一切实在太难以置信了——就在刚才,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花了不到几秒的时间便转化成了感染者!

    (怎么可能……)

    (不是说感染者的转化至少都要——)

    “一个星期?而且需要长时间接触坍塌辐射对吗?”艾文仿佛猜到了少女内心想说的话语:“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想问的东西,我都可以回答你、但却不是现在——”

    选择性地忽略了周围那堆一脸惊恐的群众,再度收起手中的武器后、艾文便迅速地拉着维尔德远离了这片区域——

    (刚刚的一切,到底是……)

    (明明最少的要一个星期,也就是说哈罗在不知不觉间被坍塌辐射给——但是……)

    青年变成感染者的那一幕不断地在维尔德的脑海内盘旋着、对于原本熟悉世界观被突然颠覆,思绪混乱的她一时间就如同一个人偶一般任由艾文拉着。

    “现在你还能通过齐纳协议来联络其他人吗?”

    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艾文这冷不丁的一句话、打断了少女的思绪;使劲地甩了甩头抛弃了杂乱的思绪,对于维尔德这位严谨认真的少女来说、指挥官的命令永远是第一位的……

    “现在有着很强的电波干扰,但是只要距离不远的话、我还是勉强能够联系上的。”看了眼身旁的指挥官,维尔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要发布什么命令吗?指挥官?”

    “能够联络上就好…”闭上双眼、在脑内回忆着在那组织了无数次的话语后,艾文再度睁开了眼睛:“通知她们,除了傀儡人型留下来以外、人型的本体迅速赶到撤离点三百米之外的教堂区域集合!”

    “因为末日,即将要来了……”

    “……”

    ……

    “看来已经结束了啊…”

    随意地抛了抛手中的利刃,斯兰格转过身朝着电梯的方向迈出了脚步。

    “真是愚蠢的家伙啊~”

    “既然追求自由——”

    “那么又何必被这些世俗之物所束缚?还不如趁早将它们统统抛弃。”轻轻地把手中的储存盘捏了个粉碎,随后一把将碎屑们洒向一旁:“如果那样做的话,也不用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你说是不是呢?”

    “……”

    “不说话么?”

    对于自己发出的询问得不到回应,青年也并未露出过多的不满。

    这时伴随着一阵寒风吹过,那摇摇欲坠的窗户也彻底从窗框上摔落;失去了阻挡的寒风轻易地吹进了室内,卷起了一缕白色的头发……

    “也对啊…”

    “毕竟你现在的处境,也已经说不上是好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