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夜、调查
    哪怕是阳光,也有无法触及的角落以及无法驱散的黑暗……

    ……

    哈罗之盾指挥部——漆黑的房间里充斥着寂静,那紧闭的窗户、阴暗的角落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静静地靠在墙边,恩菲尔德沉着脸看着面前那道紧闭的房门;尤其是那道充斥着不详的暗红色光芒,让她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那渗出指间滴落向地面的鲜血,在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清脆声的同时,也在无声地宣泄着主人的紧张与愤怒……

    就在这时,伴随着红绿交替、房门也被人轻轻地推开——看着面前出现的白色身影,少女果断地迈开脚步走了上去。

    “请问……”

    恩菲尔德紧盯着面前的来人,看似平静的外表早已被那双微微颤抖的手臂所出卖。

    “我们的指挥官,他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看上去一幅异常冷静的样子让人很怀疑她是否真正关心青年,但是面前的医师却十分清楚——故作坚强的姿态也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软弱罢了。

    “虽然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仍然需要观察——大量的失血以及冻伤让他的情况十分地不妙。”

    “冻伤?”

    “嗯。”

    轻轻地点了点头,医师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在原本大量失血的情况下,还让室内的温度骤降——看来袭击者是铁了心要让你们的指挥官去死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医师说完这句话后、恩菲尔德那紧握的拳头似乎再一次加大了力度。

    “低温使得凝血因子的活性降低,再加上那原本的大出血状态。不得不说,他现在之所以能活下来完全是凭借着那顽强的求生本能……”

    “是么……我已经知道了,谢谢你医师……”

    长长的刘海不知在何时垂了下来,被遮住的双眼使得前者一时间无法看清恩菲尔德脸上的表情;但这并不妨碍她朝着医师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激。

    看着那对着自己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离开的少女,中年医师朝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软弱么?

    失去了指挥官,整个哈罗之盾的大梁现在就落到你的肩膀上了……

    这种压力还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住了……

    软弱?

    不……现在的你已经够坚强了……

    ……

    就在哈罗指挥所因为指挥官的倒下,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对这一切浑然不觉的三人仍在调查着村落。

    “这家伙果然在这躺着呢……”

    破门而入的汤姆森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后,露出了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

    “哦,是么?”

    随后进来的少年在听了汤姆森的话后,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便朝着前方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走去。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强行破门——这种强盗一样的作风…虽然确实是你的风格,但按照这段相处的时间来看,你的自控能力却是意外不错。”

    “虽然时时刻刻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那也只有在熟悉的人面前才会暴露的本性吧?”

    (不,倒不如说那也是一种伪装罢了……)

    “哦……”

    眨了眨眼睛,汤姆森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原来你就是通过这点来判断我和这间屋子的主人认识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后面的赔偿事项我们可不会帮你哦。”

    不需要回头,此刻的墨仿佛早已料到了一切似的:只见他没有给汤姆森任何的机会,抢先开口道。

    “可不要以为装可怜我们就会同情你哦。”

    “诶~~怎么这样!”

    无视了一旁哭丧着脸的汤姆森,ump9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活该……

    ……

    “不过,你大概可以不用在意赔偿了。”

    就在这时,墨的声音再一次从前方传了过来。不过现在的话语,听上去却远没有了之前的轻松——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比的严肃与冰冷。

    “哈?”

    显然,汤姆森一时间还没有弄懂墨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在下一秒却迅速地反应了过来,并三步作两步、迅速地来到了墨的身旁。

    “这个是——”

    “啊……”

    少年点了点头,视线停留在面前的中年男子身上——只见他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却一点熟睡的样子都没有;皱起的眉头似乎在无声地述说着什么,就连那张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也呈现出了一幅被什么牢牢抓过的样子。

    “看来是他抓的啊……”

    一边说着呃,墨抬起了中年男子那垂到一旁的手臂——苍白的肌肤没有丝毫血色,就连象征人类的温度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便流逝一空。

    在经过一轮仔细的检查后,并没有发现在上面有什么的墨缓缓地站了起来。

    “你这是?”

    “我去看看其他房子的人怎么样了。”

    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外走去,墨淡淡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汤姆森你就先通知一下哈罗那边的人过来——”

    ——

    这种熟悉的感觉是——

    ……

    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这种怪异的行为引起了两人的注意。距离墨最近的ump9一脸疑惑地朝着墨走了过去:“指挥官?”

    “——”

    “你怎么了……”

    “——……”

    “哈?”

    由于墨的声音过于模糊的缘故,以至于站在他身旁的少女都只能勉强听清一点。

    不得不说,少年这幅怪异表现着实引起了两人的担心。安静的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三人的呼吸声,一股凝重的氛围开始在他们之间弥漫开来——

    “不会有错了……”

    “不会有错了?”

    这次终于听清了墨所说的话语,然而还未等ump9追问;只见他迅速地转过身,朝着汤姆森的方向果断地甩出了匕首——伴随着一束白发缓缓飘落,一丝殷红的鲜血也随之飞溅而出……

    “黑泽……墨——”

    鲜红的瞳孔微微收缩,汤姆森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少年:“你——”

    ……

    “该死的,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独自一人留在指挥室,恩菲尔德仍在试图寻找着入侵者可能留下的线索:“如果汤姆森在的话,估计就好办很多了吧。”

    回想起前者那幅大大咧咧的笑脸,恩菲尔德脸上意外的闪过了一丝不甘: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那家伙在这方面确实是行家来着。

    “但是这家伙现在到哪去了呢……”

    一边想着,恩菲尔德缓缓地看向了窗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