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夜、彼此扶持的两人
    “杀人魔……么?”

    轻轻地重复一句了9a91所说的话,平静的声音里完全听不出任何情感:“杀了很多人么?”

    “嗯。”

    “里面有好人吗?”

    “……嗯。”

    “有滥杀过无辜人群吗?”

    “…………嗯。”

    “那么……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想杀才杀的吗?”????“一切都是任务…不过我也确实照做了……”

    “是么……”

    由于少女失去了双眼,现在她也无法得知薙渡的脸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再加上现在无法从声音中判断薙渡的情绪——

    所以,她现在正处于一个无比紧张的状态。

    (指挥官会抛弃我么……)

    (因为我是一个杀人魔?)

    (而且还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杀人魔?)

    一边想着,9a91紧紧地握起了拳头,就连指甲刺入了手心都浑然不觉——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身上,哪怕这附近还有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

    不过此刻的斯兰格就和9a91一样,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薙渡身上——当然,还有一部分被他用来警惕周围了。

    他可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这时候出现并破坏这一幕!

    看着面前的两人,斯兰格的身体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撒~让我来看看吧!”

    “男孩——不,少年!你要如何选择!”

    “是选择接受她这个杀人魔并让她改邪归正吗?亦或者是选择抛弃她让她彻底绝望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斯兰格似乎注意到了:在他说出“杀人魔”这三个字后,9a91那紧握的拳头似乎再一次加大了力度。

    看着那不断地顺着之间低落的血液,青年的内心也开始变得愈加兴奋——

    果然,只有感情!才是最让我感到愉悦的事物啊!

    来吧……作出你的选择吧!

    来吧来吧来吧来吧!

    抉择的时候到了!

    ……

    “杀人魔?改邪归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终于,薙渡开口了,不过这个答案却意外地让斯兰格为之一愣:“在现在这个世界里,谁的手上没有沾过鲜血呢?”

    “诶!?那你的意思是——”

    少有的睁开了双眼,黄色的竖瞳在月光照耀着给青年增添了几丝妖异;但是即使是面对着这样的一个人,薙渡也没有丝毫的退缩。

    “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杀了就杀了啊。”

    无奈地摊了摊手,薙渡回过头来看向了面前仍在发愣的少女:“就算在你杀过的无数人当中有着许多无辜的人那又怎么样?我现在责怪你他们也回不来对吧?”

    “那她的双手也是沾满了许多鲜血啊?你和这样的一个人待在一起,就不怕她哪天一时兴起就把你杀了吗?”

    “哈?你是不是傻?”

    脸上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薙渡宛如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斯兰格:“一个人为了一个人而拼上性命……这足以证明很多东西了啊。”

    “也是…呐……”

    就算是被嘲讽了一番,斯兰格的脸上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这不由的让薙渡感到了一丝厌恶——这种虚伪的感觉……

    (算了……)

    不去理会陷入了沉默的斯兰格,薙渡把目光重新放回到了面前的少女身上:“我们不是什么圣人,在一生中自然会犯下许许多多的错误;而且在现在这种时代里,杀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但是你要记住一点!”

    一边说着,薙渡捧起了少女的脸颊、感受着从手心中传来的温度,少年温柔的笑了笑:“滥杀这个是绝对不行的,可以的话以后尽量克制一下吧~而且杀害他人始终都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那……指挥官——”

    “还不明白吗?”

    看着仍在发愣的少女,薙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既然你都叫我指挥官了,还为我这么拼命,我又怎么可能抛下你呢?”

    “谢……”

    “啊?”

    “谢谢你……指挥官!”

    “喂喂喂!”

    被9a91这么一扑,薙渡那还未开始的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但是看着面前一脸幸福的少女,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

    “真是意外的回答呢~”

    看着两人抱在了一起,斯兰格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没想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在时代的适应上面居然远超了大部分成年人。

    回想起曾经见过那些一幅圣母嘴脸的家伙,果然还是这个家伙要顺眼得多啊~

    也难怪他能独自一人支撑起这间酒吧了~

    那么……要放过他们么?

    玩把着手中的蝴蝶刀,斯兰格内心的天枰开始不断地摇摆起来:放,还是不放呢?

    放了……对今后的计划也许会有影响,但是这样有趣的两人说不定会闹出一些让我愉悦的事~

    不放……但是一想到这样难得的玩具又觉得可惜~

    “呃~真是令人烦恼呢~”

    把手中的蝴蝶刀高高抛起,斯兰格的心中也渐渐地做出了决定——就在这时,从前方传来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

    “指挥官……真的要这么做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薙渡耸了耸肩:“9a91,你该不会认为那家伙会放过我们吧?”

    “也是呢……”

    回想起斯兰格的作风,9a91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那指挥官你可以先走,虽然现在失去了双眼,但是——”

    “这个建议我还是拒绝吧~毕竟我可不忍心让我的家人为我断后呢……”

    说到这薙渡的语气微微一顿,随后露出了一丝微笑:“而且我们也未必会输呢~”

    “这可能吗?指挥官,要知道我在全盛状态——”

    “你相信我吗?9a91?”

    “……”

    听着这语气中所蕴含的自信,不知为何少女在这一刻仿佛可以再次看到了男孩一般——看着那张脸上所充斥的信心,9a91那颗紧张的内心也开始渐渐地安定了下来。

    “我相信你,指挥官。”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薙渡只是微微的一笑——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

    蓝色……

    苍蓝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房间!

    看着面前再度站起来的少女,斯兰格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意外:“在领略过实力的差距后还是选择和我战斗么?”

    “这该说是无谋呢?亦或者是愚蠢呢?”

    “就算不想打也是没办法的吧?”

    站在少女身后,薙渡一脸无奈地朝着他耸了耸肩:“我可不认为你会这么好心放过我们呐~”

    “哦豁~”

    饶有兴趣的看了少年一眼,斯兰格的视线再度回到了9a91的身上:“这个蓝色的光芒——看来是你的辅助系统么?”

    “夜间大幅度提升战斗力——”

    然而还未等她说完,只见9a91的身型一晃、一个呼吸间便来到了他的面前!

    轰!

    以速度见长的斯兰格十分轻易地便躲开了这次攻击。

    “不只是速度,而是全属性大幅度提高……就连力量也达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程度啊~”

    “但是,使用这种远超自己身体承受的力量——其代价你到底承受得了多少呢?”

    哪怕是被9a91疯狂追击,斯兰格在分析之余始终是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伴随着一招又一招的攻势被化解,9a91的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

    “看来时间已经快要过了么?”

    轻松地抓住了少女袭来的拳头,斯兰格朝着她缓缓地举起了蝴蝶刀:“结束了——”

    “蝴蝶刀在你的上方偏左六十度角!”

    “什么!?”

    眼见自己本该命中的攻击被9a91闪过,青年下意识地愣了愣;就在这时,薙渡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

    “趁着这个机会用身体挡开他的右手,不要给他反击的机会!”

    “左手上抬十五厘米!距离你的拳头三十五厘米处——那里是他的心口要害!”

    “原来是你么?!”

    看了眼正在指挥的薙渡,斯兰格果断地松开了少女的右手朝着身后闪去——趁着这个机会,被限制住的9a91也恢复了自由。

    “不要放弃这个机会!那家伙后退你就逼上去!”

    “右边三十五度角蝴蝶刀的挥砍!!”

    “注意!右手蝴蝶刀改变轨迹了,这是虚的!左手才是真正的攻势!蝴蝶刀已经朝着你的心口刺了过来!”

    “很好,躲过了他的攻击!趁着这个机会抓住他的右手扭断它!”

    虽然斯兰格被一步步地压制,但是薙渡的脸上却依旧充满了凝重——

    一切实在是太顺利了……

    (感觉就像是他特意在配合着一样……)

    (可恶,还是缺少一个突破口啊!)

    ……

    “还真是完美的配合呢——”

    对于两人的配合由衷的发出了一声赞叹,斯兰格放弃了在这个狭窄的房间里战斗的打算——只见他一个后跳便冲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怎么了?不过来吗?”

    看着停在原地的少女,斯兰格抛了抛手中的蝴蝶刀笑着说道:“该不会是撑不住了吧?”

    “放心吧,在你倒下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倒下的。”

    一边说着,9a91缓缓地掏出匕首——先前是因为薙渡的建议而暂时放弃匕首的攻势,而现在她已经得到了匕首使用的许可了。

    “终于要动真格了吗?”

    看着那在月光下散发着冰冷的利刃,斯兰格缓缓地睁开了一只眼睛:“让我来好好看看~你们的配合到底能把我逼到一个怎么样的地步吧!”

    依旧是那么直接了当,在匕首出鞘后、9a91没有任何的废话——一瞬间便来到了斯兰格面前,利刃伴随着破风声朝着他的心脏捅去!

    “一招定胜负吗?”

    感受着匕首上所散发的杀气,斯兰格迅速地举起蝴蝶刀朝着她的喉咙划去——就在这时,薙渡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

    “不要理会你攻向你喉咙的蝴蝶刀!那是虚招!小心躲开来自右边负三十度的左手突刺!”

    被他这么一说,9a91十分轻松地便躲开了斯兰格隐藏在她死角里的一击;但是斯兰格仿佛早已料到了这一切一般翘起了嘴角。

    (其实那并不是虚招!)

    (真正的杀招——)

    只见青年微微偏过身子,少女的利刃也随之穿过了他的腋下刺到了墙上——趁着这会功夫,斯兰格那被躲开的左手突刺迅速地在中途拐了个弯!

    “真正的杀招是左手!”

    仿佛看到了少女在下一秒就会倒在血泊中一样,斯兰格微微翘起了嘴角。

    …………

    真的是这样么?

    “诶?”

    通过少女的嘴型,斯兰格读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真正的杀招——

    并不是我。

    ……

    “!”

    就在左手被少女用身体挡开的那一刻,斯兰格终于看到了那被隐藏起来的真正杀招——不知为何、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死亡,斯兰格的脸上却意外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干的漂亮——”

    少年~

    噗呲!

    伴随着一阵鲜血溅起,青年的身躯缓缓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

    “哟~关系又变好了呀~”

    看着两人互相支撑的身体从酒吧里走出,坐在一堆“尸体”上的汤姆森一脸得意地朝着他们打了个招呼:“你看~我帮你解决了这么多麻烦~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好好喝一杯了?”

    “是是是……在那之前,还是先帮我看下9a91的伤势吧。”

    没有理会汤姆森的倜傥,薙渡带着重伤的少女来到了她的面前。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汤姆森一眼便看到了少女那双被利刃划瞎的眼睛,她连忙走了过来搀住了她的身躯;就在这时,9a91那虚弱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

    “真没想到……我居然也有一天会让你这家伙帮忙……”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着呢~别说这些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看着两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汤姆森不由的感到了一丝好奇:“难道是有什么强大的家伙袭击吗?”

    “啊……一个可怕的家伙吧。”

    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薙渡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想到他最后还来了个临死反扑……9a91的另一个伤口就是为了保护我才留下的……”

    一边说着,薙渡一拳锤在了旁边的路灯杆上:“可恶……如果我能再小心一点……”

    “指挥官…不要伤害自己……”

    “啊啊啊!抱歉抱歉,9a91你现在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有汤姆森的帮助,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喂喂!你把我当什么了!”

    虽然很不爽被当成道具,但是在回想起两人互相搀扶着彼此的模样时——汤姆森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有什么好笑的么?”

    也许是注意到了一旁的动静,9a91朝着汤姆森那边偏过了脑袋。

    “啊~我很好奇……”

    没有回答身旁的少女,汤姆森反过来提出了一个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你现在找到了吗?”

    “找到什么?”

    “归宿…”

    “……”

    少女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汤姆森,只见她默默地翘起了嘴角——

    啊……找到了……

    …………

    ……

    “直到现在也是……”

    看了眼站在吧台前的少年,9a91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幸福的色彩;而这幅表情,也不偏不倚的被刚刚走进酒吧的汤姆森看在了眼里。

    还真是幸福的家伙啊~

    回想起半年前所发生的一切,汤姆森淡淡地笑了笑:这到底是在为少了一个敌人而感到高兴呢?亦或者是——

    “切~我完全不知道哦~”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汤姆森不由地翻了翻白眼;随后用双手枕着大脑,一幅大摇大摆的模样朝着酒吧中心走去……

    一切就如同往常那样。

    除了,半年前那具消失了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