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夜、骤雨将至
    “指挥官,你听!”

    走在前往城市外围的道路上,听着从远处再度响起的枪声,9下意识的朝着墨看去:“枪声又响起来了!”

    “嗯,我知道…”

    在听到枪声响起来的那一刻,墨脸上所遍布的凝重也渐渐开始得到了缓和;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想要放松的意思。

    “看来刚刚的枪声停止应该是她们找到了喘息的机会…不是全灭实在是太好了……”

    “应该是敌人的主要力量都被清理了吧?”

    略微思考了一会,9再度开口道:“按照先前汤姆森的说法,外围警戒部队面对的是由感染者和铁血组成的队伍;感染者先不论,那些铁血部队应该是被她们优先清理了。”

    “没了铁血部队的干扰,想必她们在对付剩余的感染者上面会轻松许多吧?”

    “不,没有这么简单。”

    轻轻地摇了摇头,墨否定了9的说法:“从这比先前要稀疏不少的枪声来看,恩菲尔德的部队应该也遭到了一定的创伤、甚至可能是重创;当然,还要算上她们弹药的消耗…”

    “在这样的状态下,哪怕她们的敌人只是一群感染者。”说到这墨的语气稍微停顿了一下,伴随着眼中闪过的一道光芒、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但愿不要是那样……”

    看着少年突然陷入了沉默,9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指挥官,难道你的意思是——”

    没有任何的语言,墨用自己的行动直接回应了她:坍塌能量再度缠上了他的身体,就在这个瞬间、墨的速度再度提高了一倍不止!

    “虽然还不清楚斯兰格那家伙为什么要拖延我们的时间,但是他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让外围的恩菲尔德小队全灭;照这样来推算、即使那群铁血部队被全灭,剩余的感染者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现在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我们已经不要顾及体力了,全速奔跑!!小9,如果再迟一点的话,恩菲尔德那边会发生什么我也不能保证。”

    “是!指挥官!”

    看了眼身后那迅速跟上的少女,墨的思绪再一次开始对目前所获得的讯息开始了整理:斯兰格、铁血、感染者、臭名昭著的安全承包商、被摧毁的城市、坍塌实验资料……

    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和这个小小的指挥所扯上关系?

    是单纯的因为倒霉才撞上呢?

    还是……

    感受着那一阵阵扑面而来的寒风,墨下意识地紧了紧衣领:

    我必须要获得更多的情报!

    ……

    寒风轻轻拂过战场,手持武器的人型们紧紧的盯着前方——由于大部分ar和smg人型在与铁血的对抗中丧生,剩余的部队显然已无法有效阻止感染者们前进的脚步了。

    即使顽强的人型们想尽了办法削弱了它们的前进速度,但是最终它们还是来到了距离入口不到十米的地方……

    “这还真是大绝境啊…”

    看着前方的人、不,它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了:在它们的身上到处都是因为辐射而引起的变异,曾经那份属于它们的人类意志早已在病痛的摧残下变得不复存在。

    现在的它们,只不过是一群被**驱使的行尸走肉罢了。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腐臭气息,蝎式厌恶的皱了下眉毛:“说起来这些家伙还真是臭啊~”

    “多少天没洗澡了啊!”

    “……”

    对于蝎式的吐槽,微型乌兹并没有过多的理会:虽然被mp5吩咐要留下来照顾蝎式,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一定要去理会蝎式的胡言乱语。

    突突突突——一颗颗子弹紧跟着接连不断的枪声朝着感染者们飞去,伴随着一道道腥臭无比的血液溅出,一具具失去力气的尸体就这么倒在了前进的道路上。

    不过感染者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即使乌兹的这一次攻击解决了好几个感染者,但是对于它们整个群体来说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真是的,一句话也不回啊~无趣的家伙。”

    对于认真作战的乌兹,蝎式无奈的朝着她翻了翻白眼,随后举起了自己的武器朝着敌人展开了射击:“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这么严肃啊~明明你又不叫李丶恩菲尔德~”

    “多消灭一些敌人,就会多增加一丝胜算…”

    换弹、装弹,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做完这一切后,微型乌兹再次朝着敌人扣动了扳机:“蝎式,你现在还剩下多少弹药……”

    “三个弹夹、还有一个燃烧弹~这一仗可把我的家底都给打穷了啊~”

    说到这,蝎式转过头俏皮地朝着乌兹眨了眨眼睛:“你说,我们回去之后能不能找指挥官报销啊?”

    “比如让他好好的请我们吃一顿之类的?”

    “比起这个,我们还是该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的作战吧…”

    听着这个意外插入的声音,蝎式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随后她缓缓地回过头朝着来者问道:“famas?你不是在后面输出吗?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子弹已经打光了…其他人也差不多了……”

    哪怕声音听上去风轻云淡,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内容却是如此残酷;看着那把装在她武器上散发着寒光的利刃,蝎式大致猜到了她接下来想要做的事——

    “白刃战……”

    乌兹用余光看了眼famas,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还是被逼到了这个地步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famas轻声说道。

    ……

    “恩菲尔德前辈,根据前方传来的情报——剩余的ar人型已经有大部分打光了子弹,她们现在正准备上前线去和敌人进行白刃战。”

    维尔德还是一如既往的守在恩菲尔德身旁、在这个安全的位置下,她不仅可以全力释放自己的辅助系统,同时也能尽快的把战场上的第一消息传递给恩菲尔德。

    “果然被逼到这个地步了么。”

    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一样,恩菲尔德并没有过多的惊讶;淡淡的回了维尔德一句后,她缓缓地从腰后拿出一把m1907型刺刀装在了她的武器上面。

    “恩菲尔德前辈?!”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也不得不上正面战场了。”

    一把抓起了自己的武器,并用刺刀在半空中划了朵漂亮的刀花:无论是在什么时候,这位高贵的英国人型还是那么的威风凛凛。

    “……”

    看着这样的恩菲尔德,维尔德不禁陷入了沉默:自己该劝她吗?

    显然,作为一名领导者,亲自上战场确实能够极大程度的加强军心;但同时,这也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举动。

    如果作为领导者的恩菲尔德一旦有了什么闪失,这支本来就残破不堪的队伍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彻底溃败……

    但是…

    我要怎么说出口啊…

    说出让她一个人留在阵地后方,毫无作为的看着自己同伴一个个死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维尔德很快便做出了决定——既然自己的保护对象要亲自上阵了,那么作为骑士的她又怎能一直畏缩于后方呢?

    想到这,金发少女义无反顾朝着恩菲尔德追去。

    与此同时,战场中那零星的枪声也渐渐地消逝在寒风之中——

    惨烈的战斗,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