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夜、善意与纵容
    “怎么会…”

    mp5瞪大了双眼;显然,她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呃,其实也——”

    “虽然很想说不是,但是遗憾这就是事实。”

    没有给艾文否定的机会,真相就这么轻易的被李-恩菲尔德说了出来。

    如果不是非常时期的话,恩菲尔德一般是不会轻易违背自己指挥官的意愿;但是从现在这种状况上看来,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这些尚处于懵懂期的抢娘们明白当前是一种何等的局势——即使是违背自己当初的诺言。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明白你的意思。”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艾文,发现后者除了无奈之外并无太大反应的恩菲尔德也稍微松了口气,随后便回过头来对着面前的mp5说到:“关于指挥官的人手问题,我们这个小镇里有这个才能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不同于一般战场上的指挥官,人型指挥官这个职业除了要有良好的心理、身体以及科学文化素质以外;还必须懂得如何与人型相处,合理分配每一位人型的作战位置。”

    “恩菲尔德说的没错…”

    艾文走了上来,眉宇间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无奈:“人型少女们比起人类来说相对的要纯粹的多,如果没有从合适的角度去进行引导话,很容易会造成各种各样的麻烦的。”

    “不过就算是这个小镇里面有这种人才又怎么样呢?我估计人家就算要当指挥官也会去一些大型安全承包商就任吧,比如格里芬之类的~”

    自嘲般笑了笑,艾文轻轻的叹了口气:“能够把一个安全承包商做成这样,说不定我还真不适合当一位经营者吧~”

    “也许我该回老家种田才对?”

    “别开玩笑了,克伦威尔指挥官。”

    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恩菲尔德认真的说道:“如果您要回家乡种田的话,我们指挥所的十多口人型怕不是全都要去喝西北风了。”

    “还有,您的家乡不就在这里吗?”

    十分意外的,恩菲尔德居然开了个玩笑;不过艾文又哪里听不出来呢——不会安慰人的少女只是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转移他的注意力罢了。

    谢谢你的安慰了,恩菲尔德…

    感激的看了一眼恩菲尔德,艾文随即便把注意放回到了一旁的mp5身上——

    “怎么会这样?艾文指挥官一直都是一个人坚持过来的,但是我们却一直这么懒散的给他添各种麻烦……”

    回忆着过去和那帮损友做过的种种,mp5感到了无比的后悔:

    明明指挥官只有一个人,在独自坚持的情况下还要应付我们这群不懂事的人型。

    但是我们却浑然不知,还以为把指挥官的大度当做自己放纵的理由。

    我们这样有和坏孩子有什么区别!

    “……”

    看着陷入了自责的少女,艾文瞟了一眼恩菲尔德,后者则是给了他一个“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们好”的眼神。

    但是也没必要用这么过激的手法吧?

    一边这么想着,艾文来到了mp5面前轻轻的蹲了下来。

    “艾文…指挥官……”

    “嗯?”

    “我们是不是…给您添了很多麻烦啊。”

    少女缓缓的抬起了头,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早已被自责所覆盖:“明明艾文指挥官是这么的努力,但是我们却——”

    “别这么说。”

    轻轻的捏了捏少女的脸蛋,顿时一种特别舒适的感觉从手上传来;就在这个瞬间,本该组织好的语言瞬间便被忘得一干二净,艾文的大脑里只剩下了“好软”“好舒服”“还想捏”这几个词。

    捏——

    果不其然,艾文对着mp5伸出了魔爪。

    “……”

    我继续捏——

    看着少女没有太多反应,艾文顿时乐了、这不禁让他更加为所欲为了起来。

    “…………”

    我再继续捏——

    对于艾文这种本该正经的时候却犯病的行为,恩菲尔德显然是早已习惯了;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恩菲尔德会纵容他。

    “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克伦威尔指挥官!”

    “哎哟!”

    捂着被恩菲尔德敲过的脑袋,艾文可怜兮兮的说到:“恩菲尔德你不像那些会做出打人这种粗鲁行为的女性啊!”

    “抱歉呢,我并不是人类女性,我只是一位战术人型。”

    对于这位在地上抱头蹲防的指挥官,恩菲尔德并没有因为他这幅模样而感到任何的心软;反之,还让她升起了一种想要痛扁这位指挥官一顿的感觉。

    “算了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一丝危险,艾文迅速的解除了抱头蹲防的状态并站了起来,转变速度之快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

    “mp5!”

    “是!”

    虽然不知道艾文为什么叫自己,但是单纯的mp5还是立刻做出了回应。

    “你先去吃早饭吧~”

    “嗯、嗯,诶!?”

    艾文这跳脱的思维让mp5感觉有点跟不上节奏了,她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一些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艾文似乎并不打算给她任何回忆的机会。

    “好啦好啦~小mp5别多想了,你先快点去吃早饭吧~现在的时间都要快要八点半了哦,如果你再不去饭堂的话我估计司登那家伙可要把东西统统都吃光了。”

    “不用担心,司登今天只能吃仰望星空。”

    “……”

    下意识的远离了身旁的恩菲尔德,艾文的脸上依旧保持着一幅淡淡的笑容:“好了,别多想了快点去吃早饭吧~”

    “……嗯。”

    ……

    看着指挥所的大门被缓缓的合上,艾文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渐渐收敛了起来;他回过头朝着位于中央的指挥台上走去,身旁则是紧跟着他的恩菲尔德。

    “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只是想让她们看清现实罢了。”

    坚定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的动摇,即便是艾文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恩菲尔德也没有丝毫的改变:“指挥官你就是太过纵容她们了。”

    “我只是希望她们能够过得好一点罢了…”

    “我们是战场上的兵器,生活的好坏并非主要。”

    说到这,恩菲尔德稍微顿了顿,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艾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克伦威尔指挥官你下次不要再用这么蹩脚的手法来转移她们的注意了。”

    “会给当成性骚扰的。”

    “你啊……”

    无奈的耸了耸肩,面对着这位古板而又认真的枪娘所开出的玩笑,艾文可没有丝毫想要笑出来的感觉。

    “算了,我们先来说下你口中的那两位意外的‘来客’吧。”

    “嗯。”

    一旦需要开始工作,恩菲尔德往往能以极快的速度进入状态;在大脑内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少女开始缓缓的述说起了先前所经历的一切……

    屋外还在下着大雪;在这片湛蓝的天空下,纯白的飘雪正在欢快的飞舞着——蓝与白的交织给人一种恬静的感觉,一位少女正静静的仰望着这两重天空。

    虽然艾文自以为已经偏移了mp5的注意力,但是很可惜:她虽然单纯,却并不是一个笨蛋。

    “以后一定要好好收敛下自己才行…”

    “虽然不一定会能够成为恩菲尔德前辈那样伟大的人,但是至少也不能给指挥官添任何的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