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独自一人的战斗
    啊……我回想起来了……

    这是家人的事情……

    ……

    昏暗的地下通道中,原本的死寂此时却被枪声、火光、以及时不时的武器和**撞击声替代——

    “又挡下来了啊!”看着自己那无比致命的招式一次又一次的被墨轻易的化解掉,刽子手也难免在自信心上受到了一定的创伤。

    “我说你真的是人类吗?!你确定你不是什么隐秘计划中改造出来的肌肉男或者半机械战士之类的?”

    “半机械战士什么的——”脑袋一偏躲开了稻草人的一发子弹,同时一记鞭腿朝着刽子手甩去:“我可以保证我的身体可是百分百纯正的人类啊~”

    “至于肌肉男……”

    虽然没有对着一击抱多大指望,但是在看着自己射向稻草人的子弹被她漂浮在身旁的炮台轻易的挡掉的那一刻,墨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失望的心情。

    “难道我猜对了吗?”

    “那还真是大错特错了!!”暗地里打着自己算盘的墨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左腿的这一记踢击里,既然稻草人都能挡下子弹这无比致命的一击,以擅长战斗著称的刽子手就更不可能被比子弹慢了无数倍的鞭腿所踢中了——果不其然,刽子手轻易的躲过了墨的攻击。

    (机会!)

    借助右腿为支点以及左腿的踢击所带来的身体旋转——

    “以自己转过去的身体为引诱,我的就会攻击你的身体而忽略了接下来真正攻击的右腿吗?”

    “!”

    “既然你这样打算,我也好好顺着你的剧本来走一次吧!”刽子手的嘴角微微翘起,她迅速的拔刀朝着墨的身体砍去:“不过我的速度可是在你之上啊!!”

    (可恶,被看穿了吗?!)

    感受着背后逐渐逼近的寒气,背对刽子手的墨却是淡定的一笑。

    “正因为这样你才会上钩啊~”

    “什么!”

    刽子手漆黑的眸子里早已映射出了眼前的一切,她那张姣好的脸蛋上此刻早已爬满了震惊!

    想象中的右腿踢击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左腿对着墙壁的狠狠一蹬——借助着这股推力墨躲开了刽子手这致命的一击!

    (ai的运算?本能?亦或者是战斗意识?!)

    看着跳到了她身旁的墨,刽子手迅速的抽出了手枪——

    “别忘了,出枪还是我更快……”

    看着瞄准了自己眉心的枪口,刽子手的瞳孔不由的微微一缩!

    “不好!即使这一枪没法立刻致命,但是也会让我一时间失去战斗力!”

    “将军了!”

    轻轻的扣动了扳机,手枪内部的零件开始运转——被弹簧所带动的击锤引爆了子弹内部的炸药!飞速的通过枪膛中螺旋膛线,一颗弹头带有凹槽的子弹就这么旋转着朝着刽子手的眉心而去!

    在身上装载着动态视觉的刽子手自然察觉到了这颗子弹的不妙。就在这一瞬间,有关这子弹的一切讯息便被她从大脑的数据库中调出:

    达姆弹——1879年欧洲某国制造。又被人们俗称为“开花弹”、“榴霰弹”、“入身变形子弹”,虽然无法穿透较强的护甲,但是相对的却对**有着极为可怕的杀伤力!(至于多可怕,各位可以去查查被达姆弹射中的人体部位~)

    “正奇怪之前的子弹都是无法对铁血身体造成多大伤害的普通子弹,原来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吗?!”

    “让我放松警惕,忽略了他故意拉近距离这点……好让这隐藏在其中的、最后一发的达姆弹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吗!?”

    “真是个可怕的人类啊……”深深地把墨的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记录在数据库,刽子手看向了他手中的武器:“意大利伯莱塔92f手枪,你用的这把手枪载弹量只有八发吧?这一发已经是最后一发了!”

    与此同时,刽子手的余光也扫过了不远处的稻草人——

    啊,果然准备好了吗~接下来我只要接下这一发攻击的同时,稻草人也会把他射杀吧?

    一切就都交给你了……

    在这一瞬间,刽子手的核心计算机已经把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预测好了一般。只见她满意的笑了笑——

    只要你能完成任务……

    哪怕牺牲了我自己……

    砰!

    枪声传来,零件飞屑——刽子手与墨同时瞪大了双眼!

    稻草人的脸上虽然被黑色的面具给覆盖,但是在那面具之下的冰冷却早已被紧张所替代。可惜其他两人都看不到就是了~

    “居然为了救我而放弃了这个射杀他机会!”刽子手一脸呆滞的看着地上那粉碎成零件的意大利伯莱塔92f,随后她默默的把头转向了稻草人。

    (果然你没有变呐……即使被梦想家清除了感情和记忆……)

    (你果然还是曾经的那个稻草人!)

    (教会了我要珍惜同伴的……)

    (最重要的前辈!)

    与刽子手的感动不同的是,此刻的墨在内心却是暗道不妙:

    一击落空!唯一的机会已经没有了。达姆弹也泄漏了,接下来她们只要拉开距离——不,甚至不用拉开距离……

    默默的看向自己左手的武器:鲁格super redhawk,又称鲁格红鹰转轮手枪。口径0.454英寸(11.43mm),载弹量六发;作为世上威力最大的几款手枪之一,也是一直被两位铁血少女所提防的武器。

    也正因为之前是用这把手枪对准了稻草人,才会让刽子手紧张。

    (一、二、三……我还剩下三发子弹。)

    (这种狭窄又没有掩体的空间里被她们拉开距离再用火力压制的话,我必败无疑。)

    (先前正因为先激怒了刽子手吸引她与我近战才使得稻草人投鼠忌器不敢全力展开火力……但是现在……)

    看向了迅速与他拉开距离回到了稻草人身边的刽子手,墨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武器。

    (原本计算是我杀掉刽子手之后,稻草人也对我开火。这一瞬间我可以用坍塌能量分解掉她那颗子弹,但是——)

    (没想到那个没有搭载感情系统的稻草人居然选择救下了刽子手?难道是因为隐藏了太深了?还是说她最近才获得了感情?为什么呢?)

    (现在的疑问真的越来越多了……可恶……)

    “稻草人——!”

    “要说什么话等会再说……”打算了将要开口的刽子手,稻草人默默的操控起了她所有的能操控的浮游炮台:“准备好火力压制,游戏时间已经结束了。”

    “……好吧。”

    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但是看向稻草人眼中那丝莫名的意味仿佛在向刽子手证实着她的猜测极有可能是正确的。一时间,喜悦的心情涌上心头。

    “如你所愿!”

    暗红色的瞳孔在昏暗的下水道中渐渐发亮,与此同时一丝丝隐晦的暗红色能量也开始缠上了墨的身体。相较于前方那数架瞄准了自己的浮游炮,他只是默默的把手枪塞回了枪套。

    “人类指挥官,你是叫‘墨’对吧?”刽子手缓缓的朝他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其实她的内心也是蛮感激墨的,如果不是他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快就能感受到稻草人的内心。

    “如果你现在肯让开的话,说不定我们还会放你一条生路哦。”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之前的无礼吧——刽子手如是说。

    “呵呵~那还真是要感谢你的大度呢?”对于刽子手的劝降,墨感到了一丝意外。随后他打趣的说到:“既然这样,那不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让那些可爱的丫头都跟我着我一起走如何?”

    对于墨的打趣,刽子手的眉头微微一皱:“可惜,这可做不到。”

    “通过之前那些战斗我可以感受到,虽然你的人型还有诸多的不成熟。但是都是一些极具天赋和潜力的人型,放虎归山这种事情——有你一个就够了。”

    苦涩的笑了笑,他没有说话,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墨用行动回应了刽子手——用身体挡在了实验室门口的前方!

    “是吗?这就是你的回应——”

    “蠢话到此为止吧。”没等刽子手说完,稻草人便打断了她:“如果你刚刚说的话被伊莱莎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

    略微沉默了一会,纵使心中已经组织出了数个反驳的句子。但是在对上稻草人那双严厉的眼睛时,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两个字:“抱歉……”

    看了眼陷入了沉默的刽子手,稻草人便不再理会她了。此刻她的内心也是十分的乱,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救下刽子手而放弃了把墨击杀这个这么好的机会。

    (难道,这也是感情?)

    也许多余的情感此刻对于形同白纸的稻草人来说并非是什么好事吧?她此刻也变得有些急躁了,随着命令的下达——数架浮游炮不计代价一般,开始朝着墨展开了攻击!

    (杀了他,杀了他!然后回去找那个人!)

    稻草人的脑海里闪过了一道身影。

    (只有那个人……才能让我感觉到平静……)

    看着面前那朝着自己扑来的密集弹幕网,墨缓缓的举起了双手。(神罗天征!)

    “‘坍塌’开始运算……构造——分解!”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无论稻草人向他倾泻了多少弹药,在即将接触到他的那个瞬间——宛如被吸入了异空间一般,就这么消失在了墨的面前!

    大脑在疯狂的运转着,随着那一道道精密计算过的程式运算完成。此刻的“坍塌”能量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侵蚀自己的身体,而是形成了一股防护罩一般——牢牢的护住了墨的身体以及实验室的大门。

    操控着“坍塌”能源的墨深知这一物质的危险,现在的他比起曾经的他来说在控制方面可是弱了不少。也正因为这样,在如此集中精神的情况下墨只能从“进攻”和“防御”之中二选一……

    “哦~出现了啊~这份力量!”

    与此同时,发现了这一幕的刽子手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诡异的光芒。

    “……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么?”稻草人看向了身旁的刽子手。

    “知道一些,但是不多。”

    开始回忆着昨天夜晚的战斗,刽子手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通过铁血网络发送给了稻草人。

    “……”

    通过刽子手分享的数据,稻草人宛如身临其境一般体验了一把刽子手昨晚所经历的一切。敏锐的她瞬间发现了其中的异样:“原来如此么……”

    “你明白了?”

    “……不算明白。”稻草人转过头去看向了前方因为自己的火力压制只能被动防御的墨:“但是也差不多了……”

    “刽子手……”

    “啊?”

    “接下来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

    就像刚刚刽子手传输数据一样,稻草人也通过上传的方式把作战计划发送到了刽子手的网络之中。感受着大脑中多出来的东西,刽子手先是一愣、随后怪笑道:“原来是这样……好的,我明白了!”

    在两名少女计划着什么的同时,在另一边——因为大脑持续的高强度计算,墨的精神已经有了一丝疲惫。

    “可恶……这样下去有点不妙啊……”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的话……疲惫什么的完全是不存在的吧?)

    (是因为年纪大了吗?)

    (……)

    多余的思想使得墨的防御出现了一丝纰漏,一颗突破了“坍塌防御层”的子弹就这么命中了他的肩膀!

    “可恶!大意了!!”

    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下意识的用手臂捂住了伤口,这样使得他的防御再度出现了几丝漏洞!

    当!当当!

    数发子弹突破到了后方的实验室,并为坚固的铁墙上留下几个弹孔。

    “机会!”

    看到了墨的受创,稻草人的眼前一亮。与此同时,在她身后出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炮台——想必其他浮游炮的口径来说,这个浮游炮的口径似乎更大了一些……

    “不好!榴弹吗?”

    显眼的浮游炮也引起了墨的注意,大脑飞速的运转——有关榴弹炮的一切讯息统统的浮现出来。

    随着一声清脆的“砰”响,一个黑色的柱状体朝着墨急速飞去。在物体的逐渐靠近下,墨这时才发现自己真是错的离谱!

    “不对!这不是榴弹!这是烟——”

    “坍塌”的计算术式出现了差错,墨并没能完全的把物体分解。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悬念:一股可见度极低的烟雾迅速充斥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

    “可恶,这不是普通烟雾弹。”感受着身体中的异样与稻草人再度加强的火力,墨一咬牙关再度构建起了防御。不过,一边清除着体内的毒气的同时还要继续防御着毒气的侵袭以及稻草人的进攻。

    这一切对于**凡胎的墨来说还是太过勉强了……

    暗红色能量构筑的防御壁逐渐减少着,墨的双眼开始变得浑浊——

    ……

    我是谁?

    秦墨?黑泽墨?

    不……我是墨。

    我在哪?

    s06区域?教堂实验室?

    不……这是家人所在的地方。

    那么,我现在为什么干这些事呢?

    为了寻找记忆?完成任务?

    不……我只是想要保护家人而已。

    ……

    “……嗯。”

    “不。”

    “嗯。”

    “……”

    “……”

    “还是算了吧?”

    “如果变成了那样就不是我了啊……”

    “就让我再任性一回吧……拜托了,暗红色(坍塌)!”

    “这是我独自一人的作战啊。”

    ……

    “她们还在我身后呢……”

    “怎么可能就此放弃啊!”

    咬紧牙关站了起来,无视了肩膀上喷涌的血液。缠绕在墨身上的暗红色能量开始疯狂涌动着:

    “‘坍塌’防御再构建——”

    “太迟了啊!”

    “!”

    看着冲出烟雾来到他面前的刽子手,墨的瞳孔开始收缩:怎么可能!明明有着火力网,她到底是怎么通过的!

    “等等!”看着那些环绕在刽子手身上的浮游炮,墨瞬间明白了一切——

    升起烟雾后,稻草人便让浮游炮来到刽子手面前形成了一道火力网。这样子,既能给无法看清环境的自己造成一种没人能通过的火力网错觉;同时也可以让刽子手偷偷来到自己面前!

    砂磁铁构成的黑刃轻易的穿过了墨的防御!看着眼前那逐渐放大的刀刃,不知为何——墨并没有面对死亡到来的恐惧;有的只是对少女们的愧疚……

    刀刃划破**、殷红的血液四处飞溅,少年的身体倒飞出去犹如一只折翼蝴蝶一般落在了地面上——

    这愚蠢而又可悲的独自作战失败了啊~

    45和40她们又要生我的气了吧?

    呵呵……真的很抱歉呢?

    “不过——”余光扫过身后的实验室门口,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45和40那张两人因为悲伤而痛哭的脸。

    即使力气已经所剩无几,墨还是艰难的想要举起双手为两人擦去脸上的泪珠。

    “我有好好尽到……身为你们家人……的责任吧?”

    现在回想起来,

    曾经某人对我说我的话我很喜欢呢。

    这个词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就连明天也能够喜欢上呢……

    (以上一小段出自“文乃的幸福理论”。)

    …………

    (ps:这一卷我是听着“文乃的幸福理论”去写的,所有有几处也参考了那里的歌词。所以有种既视感也是很正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