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友情破颜拳的威力
    朴素——

    这是墨进入教堂后的第一印象。

    四周的墙壁均用石块砌成,整个房间里除了位于中央那巨大的十字架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装饰物了。

    “看来这个教堂的原主人过得十分清贫啊……”

    环视了一周,墨发现教堂的空间并不算大,仅仅是十多张长椅就差不多要塞满了这片空间了。即便如此,在原主人的收拾下还是让出了一条直达中央讲台的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房间的通风方面做得还是蛮不错的。虽然外面的太阳十分毒辣,但是在这个房间里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炎热。

    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由的给人一种下一秒木板就会断裂的感觉。墨径直的走上了讲台,只见桌上除了一本落满了灰尘的圣经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为什么把圣经留下来了?)

    “指挥官。”跟着墨的脚步进入了教堂的45顺着他的视线也发现了这本圣经,看着墨那副陷入了沉思的表情,少女好奇道。

    “这本圣经有什么奇怪的么?”

    轻轻的拍了拍圣经上的灰尘,墨捧起了面前的圣经:“宗教是为了宣扬自己对某些事物的认识,其本质则是一种精神寄托和终极关怀。特别是在这种非常时期更能体现它的作用。”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圣经对于基督徒的重要性相必也是十分重要的吧。”一边翻阅着手中的圣经,一边感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优质纸张才会拥有的触感,现场的不和谐变得更为强烈了。

    “使用这种优质纸张制作的圣经,其主人想必不是教堂的主人也是一名信仰强烈的人吧。”

    “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把圣经丢在这里呢?”

    (也许是有什么想要提示我们吧?)

    就在这时,其中一页被标注了特殊符号的句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许是发现了墨的动作停了下来,在一旁观察的45回到了他的身旁。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切都是捕风,一切都是捉影?”念出了被标注出来的句子,少女一脸疑惑。

    “这是?”

    “这句话是所罗门王经历了一生总结出来的话语。”轻轻的抚摸着书页,墨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似的。一张俊俏的脸蛋上爬满了复杂。

    “拥有了金钱、拥有了权利、拥有了一切的一切。即使是这样,这位国王到了最后却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不得不说真是可怜呐……”

    “……”看着陷入了沉默的少年,45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担心。

    轻轻的甩了甩头抛弃了多余的杂念,墨再度的翻阅起了圣经。不过很可惜,被标注的话语只有这么一句,再往后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

    轻轻的放下圣经,墨回过头看向了身后——从屋顶的天窗照入的阳光静静的笼罩在十字架上。背负着十字架的耶稣雕像脸上并没有过多的痛苦,一双从未绝望过的双眼正虔诚的凝视着上方,整个场面看上去是无比的神圣。

    “这个十字架……有点奇怪啊……”45看着前方的雕像沉吟道:“一般的耶稣十字架不应该是低着头、闭着双眼的吗?为什么这个却反其道而行呢?”

    “也许是想要提示我们什么吧。”墨轻轻的抚摸着十字架,雕像因为阳光的照射而产生的高温并没有使他退缩:“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切都是捕风,一切都是捉影。”

    “原来是这样啊……”

    “指挥官已经知道谜底了吗?”

    墨轻轻的点了点头,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开门声传来——

    “40?”

    看着来人45微微的皱了皱眉:“你刚刚去哪了?怎么这么久?”

    看了看一脸不满的45,40并没有多解释。只见她从背后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朝着两人的方向轻轻一丢!

    扑通!物体的落下激起了一阵灰尘,但是这并不影响两人观察那个“物体”。

    熟悉的合金外骨骼,高科技作战服,以及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毫无疑问,这是一名铁血人型!然而就在她的眉心处,一个手指大小的弹孔仿佛正无声的叙述着她已经早已死去的这件事实。

    “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是经历了之前那次狙击手偷袭后。我似乎有了一种叫做第六感的东西?”稍微停顿了一下,40狠狠地瞪了地上的人型一眼后继续说道:“只要有人用瞄准镜对准了我的话,我或多或少会有点些感应的。”

    “比起这个,小墨。”40迅速的越过了那具人型来到了墨的面前:“我们似乎是被跟踪了啊……”

    “!”

    得到了这个消息后,他先是一滞,但是在下一秒便恢复了平静。

    看着迅速的恢复了平静的墨,40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惊讶:“小墨,难道你已经有对策了?”

    “并不能说是有吧。”

    “那——”

    “等等再说吧。”说完这句话后,墨一个纵身跳上了十字架。

    “小墨!”“指挥官!”

    先是对于自己的指挥官的身手感到惊讶,随后便为其所在的位置担心而惊呼出来的两人正要上前劝阻时。墨阻止了她们:

    “现在先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吧。除了那些通风口,帮我去把教堂周围可以让阳光照进来的地方全都给封起来!”

    “……是。”

    虽然十分担心自己的指挥官,但是在他那不可违抗的眼神下,两人还是妥协了。

    看着两人分头行动之后,墨再度回到了自己的工作——

    不得不说,两名少女的办事效率真是十分迅速。他才刚刚把头顶的天窗封死,两人已经早早的把四处的开口都尽数封闭了……

    失去了阳光后,教堂内顿时变得昏暗起来。借助着手电那微弱的灯光,三人好歹还是汇聚在了一起。

    “为什么要把这教堂给封起来呢?”40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只是遵循着前人留下的提示来进行的。”墨再次摸了摸雕像。果不其然!在失去了阳光的照射后,雕像的温度正在迅速下降着。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切都是捕风,一切都是捉影。”45轻轻的念出了先前所得寻得的指示:“如果把前面的那句话当成提示大门的位置的话,那么后面那句话一定就是启示你怎么开启它。”

    “???”

    一头雾水的看着前方两人,40的脸上爬满了问号:“什么虚空?什么太阳?小墨和45酱你们在说什么啊?”

    “教堂里面的谜题哦……”墨轻轻的摸了摸少女的脑袋,昏暗的空间里无法看清他的表情:“这座雕像用的是一种特殊金属,其特性是极易做到两极转化。如果失去了阳光直射的话,在这片昏暗又凉快空间里。这座雕像很快就会降下温度……”

    摸了摸雕像,感受着从手心传来的冰凉感。墨一边回忆着脑海里面的耶稣十字架一边开始着手调整起了面前的雕像。

    与此同时,教堂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没有任何言语,这几天来所经历过的出生入死早就使得三人的内心彼此相连。只需要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们便能了解他的意思并且迅速的做出回应。

    “还是那句话。”墨没有回头。

    “一定要回来!”

    闻言,两人相视一笑。

    “嗯~”x2

    冲出了教堂,看着面前那密密麻麻的铁血部队。少女毫不畏惧的提起了武器朝着她们冲去!

    突突突突!

    铁血部队们凭借着人多的优势,分成了数个纵队朝着她们袭来。虽然这里是陵园,但是她们可没有什么“尊重亡者”的想法。顿时,一批墓碑就这么被迸发而来的子弹风暴给摧毁了。

    即便如此凭借着smg系列人型独有的高机动性,45和40两人任然可以一边躲闪着敌人的攻击一边寻找着机会反击。虽然占据不了上风,也可以不落下风。

    打光了一梭子弹后,45迅速的躲到了一块墓碑后方。凭借着娴熟的技巧快速换好子弹后,她再度展开攻击!

    (就这么僵持下去吧,就这么僵持下去吧!这样就可以为墨争取到时间了!)

    危险!

    突然,一股凉意从45的背后升起。凭借着先前的战斗所攒积下来的经验,45一个右扑卧倒在了一旁。与此同时,她刚刚所在的位置的掩体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贯穿了!

    (如果刚刚没有躲开的话!死的就是我了吧!?)

    趁着这会功夫,一批铁血人型再度拉近了45的距离——紧随而来的,便是密集的子弹风暴!

    “45!”见状,40紧张道。

    就在她正要跑去支援时45,那股莫名的“第六感?”再度警示了她!

    就像本能一样,她迅速的转过了身并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雾月处刑!”

    手中的ump40冲锋枪轻易的被一分为二,黑色的光芒轻易的撕裂了40的身躯!

    “刽子……手……”

    “啊啊~又见面了~”

    漆黑的瞳孔中散发着冰冷的光芒、嘴角还是挂着那丝若有若无的诡笑以及那漆黑的大砍刀如同她的象征一般!

    刽子手再度登场!

    “ump40!!!”

    看着因为重创而生死不明的40,45愤怒的咆哮起来。那双暗金色瞳孔中的红芒时隐时现的样子是如此的诡异!

    “……在战场上失去冷静可是最大的忌讳啊。”

    就在这时,熟悉而又冰冷的声音从45的耳边响起。就在下一刻,两道赤色的光芒穿透了她的胸膛!

    “激光……武器?!”

    忍受着胸口传来的剧痛感,45缓缓的转过身去。用狰狞的表情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45咬牙切齿的说出了她的名字:

    “稻草人!”

    “……”

    没有理会45,只见稻草人缓缓的举起了手——白色的天空顿时被密密麻麻的炮台所占据!

    “什——”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45愤怒的朝着她大叫道:“这才是你的本体真正的实力吗?!难道你先前一直都是在戏弄我们吗!?”

    “……”

    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那双琥铂色的双眸仿佛已经映射出了45的死状!就在另一边,刽子手也来到了昏迷的40身旁——

    炮台开始预热/砍刀已经缓缓的举起

    (结束了吗?)

    看着渐渐靠近的炮台,45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墨……)

    (但是——)

    猛然的睁开了双眼,45在这一刻仿佛超越了极限一般!那近乎瞬移一般的速度使得她瞬间来到了毫无防备的刽子手身边——

    “什——”

    砰!一记友情破颜拳把她整个人都打飞了出去。几乎就在同时,45也一把抓起了昏迷中的40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她朝着教堂的方向甩去……

    看着被丢进了教堂的40,45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随即便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她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与此同时,被踹飞的刽子手也走了回来。只见她一边揉着脸一边不满的朝着稻草人抱怨道:“喂喂~稻草人你怎么不破坏她的动力系统啊。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一下超疼的啊……”

    “……”没有理会刽子手,稻草人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她的双眼此时也在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这就是感情的力量吗?)

    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感情……)

    (佐治……)

    稻草人的怪异自然没有逃过刽子手的双眼,但是没有读心能力的她也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

    “这些事情还是交给主脑大人来操心吧~”

    “至于我——”

    缓缓的对着45举起了刀

    “再见了……小丫头!”

    黑色的砍刀在视野里逐渐放大。恍惚间,45似乎听到了墨的声音。

    (一定要回来!)

    “抱歉呢……我又要……食言——”

    “道歉的话待会再说吧。”

    “!”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影,刽子手先是一惊!但是没等她反应过来,又是一记友情破颜拳——看!流星!

    (可怜的刽子手……)

    这是在座所有人的内心想法。

    轻轻的抱起了45,墨露出了一个“愤怒”的笑容。

    “如果我没能赶得及的话,你们是不是又要食言了?”

    “……”

    看着装傻的45,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也不追究你了。谜底已经解开了,我们得赶紧离开!”

    “谁也别想走!”

    就在这时,一股直冲天际的怨气升起!刽子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回来。

    看着都被踩踏了的地面,墨十分明智闭上了嘴。

    “我一来这片区域就被队友卖了一整夜……”(稻草人的失误,人型暴走围攻刽子手……)

    “现在还是被队友卖了……”(没有毁掉45动力系统和稻草人发呆,导致被打脸……)

    “居然还有人敢这样对我……”(打脸……)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不知为何,看着这幅样子的刽子手。墨心中对她打伤40的怨恨减轻了不少,反而还多了一丝——怜悯??

    看着提着40米(雾)大砍刀的刽子手朝着自己冲来,习惯性的无视了某个伊姓男子的怒吼,墨轻轻的打了个响指——

    “突击者之眼启动……”

    只听见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着无数子弹从教堂内射出!

    “可恶!”连忙举起武器招架的刽子手一时间失去了两人的视野。

    “给我滚开!”

    随着咆哮的传来,一阵黑色刀光甩过——激射而来子弹就这么被切成了两半,与此同时攻击也停止了。

    “接下来就到你——”

    “……”

    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废墟,刽子手累积的怨气都足以凝聚成形了……

    “可恶啊!!别以我会放过你们!!!”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