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抱着小意意
    ..学渣影帝告白没?

    购买比例60%,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 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一中的教学楼是个回字型, 中间空出一大块天井, 雨丝便随着二月末的料峭春风洒进回廊,透着些凉意。

    走廊里人来人往,看到钟意出了教室, 各班散在走廊里的女生纷纷聚集成团,窃窃低语, 眼风不断地往他身上瞟。

    有零星的话语被风吹进耳朵里,满满皆是艳羡。

    “就是他,六班的班长,帅成这样还保送b大!”

    “靠, 六班什么风水宝地,出了个沈钰,还有个更厉害的在家里!”

    “妈呀, 要是他跟沈钰同框, 我死了我死了, 想想都刺激得不得了……”

    钟意充耳不闻,一边留心着跑动的人群,一边微侧过身, 护着怀里的试卷不被雨淋到, 好容易才走到高三年级办公室的门口。

    钟意轻车熟路地把试卷放到物理老师的位置上, 一转头, 看见班主任何老师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

    “何老师, 有事找我?”他很自然地走过去,何老师指了指桌旁的塑料凳子,示意他坐下。

    “刚才沈钰的经纪人来学校了,说是想让学校给他单独开小灶,突袭下文化课程,让他高考至少能过艺术生线。

    “你知道,我们学校出了个娱乐明星,是另一种长脸,校长也挺乐意的,就答应了。

    “那经纪人说不能让沈钰天天来学校,会被粉丝堵门,让我们派人去他家里补课。而这个补课的人,他选了你。”

    钟意静静听着,等最后一句出来,他才神情微变,“我?怎么是我?”

    “你保送的新闻就在大门口的公告栏里,他一进校门就看到了。校长也觉得派你去很能显示一中的实力,就让我来问问你的意思。”

    何老师推了推眼镜,把声音压低了些,“不是白教,有酬劳的,每月这个数。”

    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比了比,“你给他补四个月课,大学四年的学费就齐活了。怎样?老师没能给你申请到奖学金,心里始终不是个滋味。”

    钟意刚想推辞,听到大学四年的学费,顿了顿,浮出些笑意,“行啊,帮同学共同进步嘛。”

    何老师满意地点点头,拿起桌上的一张名片递给钟意,“这是他经纪人的名片,你中午打个电话跟他约下时间。沈钰还在外面跑通告,好像要这周五才能回来。”

    钟意接过名片扫了一眼,抬头笑着答应了,“那我回去上课了。”

    何老师朝着他的背影又不放心地加上一句,“他现在是名人了,跟以前改变很大,你就是去给他补课的,旧事就别提了啊!”

    钟意头也不回地挥挥手,长腿一撩,出了办公室。

    *

    转眼到了周五下午,钟意上了两节课,直接从学校出发。

    他跟沈钰经纪人约好六点去城南的经纪公司等。

    从城北出发,钟意转了两次公交一次地铁,五点半左右来到了“艺铭艺术发展有限公司”门口。

    城南是老居民区,公司所在的街道也只是条普通的商业街。

    左邻右舍都是些“自然x家居生活”、“陈昌y律师事务所”、“童心飞扬少年儿童课外发展机构”之类的门脸,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这几天钟意上网搜了搜,有关沈钰的报道多是“史上最年轻人气王”、“八亿少女的渴望”、“3.25亿身价荣登20岁以下富豪榜探花”。

    娱乐新闻看多了,只觉得沈钰两个字都闪着金光,随时会亮瞎狗眼!

    只是这个公司,左看右看,也不像能承载八亿少女渴望的地方啊?

    钟意对着手机上的地址看了好几遍,才犹犹豫豫地推开了玻璃门。

    室内比室外像样了许多,装潢简洁现代,墙上贴着各色海报,一大半都是沈钰的大头像,前台旁边的三层玻璃柜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奖杯。

    “同学,来试镜的吗?但是这会儿时间已经过了啊……”

    前台妹子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钟意好几遍,眼睛都泛起了绿光,“要不你等等,我马上给上面打个电话!”

    “我,我是来找人的。”

    钟意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下意识地裹了裹校服外套,“张可毅先生在吗?”

    “毅哥?”

    前台小妹一愣,鸡啄米似地猛点头,“在啊在啊刚回来,是毅哥约的你?你有什么特长啊,会唱歌吗?唱谁的歌?”

    钟意实在不喜欢她那要吃人的眼神,礼貌地笑了笑,不再说话,低头滑开手机给张先生发信息。

    他一低头,前台小妹就更肆无忌惮了,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好久没见过这一款的帅哥了!

    小妹掏空了脑子里仅有的几个形容词,艰难地凑出两个字:儒雅。

    对,就是儒雅!

    180左右的个头,瘦削修长,穿着满大街都是的中学校服,却难掩气质。

    低头看手机时轻颤的睫毛和骨节分明的手指,真是360度无死角的帅!

    “钟意?是吗?”

    张可毅从电梯间走出来,手指着钟意,眼神上下一扫,喜出望外,“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来来来,沈钰还在练歌,马上就好,我们先上去坐坐。”

    张可毅揽着钟意朝电梯走,路过前台时,隔空打了个响指:“口水流出来了,擦擦!”

    两人进了电梯,张可毅退开半步,面带欣赏的又扫视了钟意几遍,问道:“钟同学,你喜欢唱歌吗?”

    这一公司的人都不大正常吧。

    钟意淡淡开口:“我只是来做家教的,张先生。”

    “哈,学习出道两不误嘛!你看,像我们沈钰就是啊!你们一中还真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啊,我刚进你们学校大门,一眼就注意到了你的照片,一张普通的半身照能有杂志硬照的效果,我当时就觉得这孩子一定不简单!果不其然,不仅颜值高,还是个学霸呢……”

    “叮——”电梯到了五楼。

    钟意率先跨出轿厢,左右看了看,不知该往哪边走,忍耐着长吐了口气。

    张可毅后脚跟出来,热情地招呼着:“这边这边,我们去休息室等着。钟同学,你外型条件真的非常优秀,这么跟你说吧,当年要是你来参赛,就没沈钰那小子什么事儿了!怎样,考虑考虑?学霸型偶像太少见了,一定会一飞冲天的!”

    休息室的门牌就在前面。

    钟意停下步子,转头问张可毅:“张先生,何老师说你们给我每月一万的费用?”

    张可毅忙点点头:“对对,只要你能让我们沈钰过艺考线。不过这点钱跟出道后的钱相比,真是……”

    “要不我拿少点吧,八千怎么样?”钟意打断他的话。

    张可毅一愣,豪气地挥挥手:“不用不用,这是你的价值!考过了还有奖金!”

    “这样啊,”钟意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跟我说那么多,是想让我打折呢。”

    张可毅没料到钟意会来这样一句,顿时没反应过来。

    想了好一会儿,张可毅才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这些高材生啊,都是有脾气的。你先进去坐坐,我给你叫沈钰去。”

    总算清净了。

    钟意拧开休息室的门,见里面靠墙摆了些沙发茶几,也没个书桌什么的,看着不像能学习的地方,便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是头一次上课,为了摸底,钟意把高一高二所有的教科书和试卷都带来了。

    书包沉甸甸的背了快两个小时,勒得他肩膀疼。

    他放下书包,抬手揉起了后肩,刚揉了没多久,门蓦地被推开了。

    一个黑衣少年夹着走道上的音乐声闯了进来,抬眼看见钟意,愣了愣,不敢置信地问:“钟班长?怎么是你?”

    钟意放下揉肩的手,微微颔首:“是我,沈同学。是你经纪人请我来给你补课的。”

    少年一头栗发微卷,长过了眉毛,遮住了耳朵,看起来洋气又闲散。

    他嘴角一弯,往沙发上一跳,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带着鼻音回道:“那接下来就得麻烦大班长了。好像你是那个保送了?去哪个学校啊?”

    “b大。”

    “牛逼啊!”

    少年懒懒地表示了钦佩,身子陷在沙发里,看人的眼神也软了许多,“一中就是一中,咱们班不知道还有多少保送清北的?像我这样挣扎三本线的给精英们拖后腿啦。”

    “艺术类分数线。”钟意平静地回道。

    少年没听清,“啊”的看着他。

    钟意便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你要过的是艺术生线,比三本线还要低。”

    少年愣了愣神,随后呼地笑开了,“那更好,相信在大班长的教导下,我这堆烂泥也能上得了墙。”

    说着,他抬手看了看表,“哟,都六点半了,班长还没吃饭吧?我让成哥给我们送盒饭过来。你等着啊。”

    钟意看他打开微信,发了几条语音信息,想着送饭过来还得有一段时间,便抓过书包问道:“等会儿在哪里上课?”

    “嗯?就这儿啊。”少年指了指面前的茶几,“这不有桌子嘛?”

    钟意扫了眼那与膝盖平行的茶几,心中冷笑了一声,你们这些学渣可真能将就。

    便不再言语。

    没过多会儿,那叫成哥的捧着几个饭盒就过来了。

    跟刚才那位话唠毅哥不同,这位粗膀子花臂成哥人狠话不多。

    他放下盒饭,一个个拿出来打开,掰开筷子夹了些青菜和鸡胸肉放在米饭上,再端给那黑衣少年。

    “你的是红烧牛腩和白灼菜心。”

    成哥一面把剩下的两个饭盒推给钟意,一面将筷子递到他手里,“十五分钟后我再过来,还有虫草鸡汤,在微波炉里热着的。”

    做完这些,成哥悄然退了出去。

    钟意打开饭盒扒了两口米饭,又揭开盛着红烧牛腩的盒子,正准备下筷,突然看见另一双筷子也伸向了自己的饭盒。

    他猛地扭过头,就见那少年已转到自己的沙发上来,身子都快贴过来了。

    “你干嘛!”

    钟意狠狠地退了好几步,一脸警戒地瞪着他。

    少年夹了块牛腩放进嘴里,含混不清道:“尝尝你的菜啊,怎么这样小气?那你也吃我的好了。”

    说着他把手里的饭盒朝钟意递了过去。

    钟意深吸了几口气,仰头,半眯起眼睛,冷冷道:“你是不是把以前打劫我的事儿假装都忘了啊?沈西风?”

    ——

    ——

    原名《西风不解意》,2018年2月22日连载j|j|w|x|c,作者徐歇。

    沈钰婉拒了杂志主编邀他共进午餐的好意,一刻不停地回到保姆车上。

    接过成哥递来的盒饭,沈钰匆匆扒了两口,道:“不回公司了,直接回我家。”

    成哥点了点车窗,示意沈钰朝外看,“那边有十几个粉丝等了一上午,都很规矩,小刘一直让她们回去可没人动,你看要不要……”

    沈钰左右打量了一圈,问:“就她们这些没别人了吧?可别像上次在建宁市那样,五六个打头,大部队躲在后面等着伏击我。”

    成哥笑着摇摇头,“没了,我刚才都仔细搜了一遍,就那一小撮,问了说是杂志社的朋友告诉她们的。”

    沈钰看了看表,放下盒饭,“行,签几个就走。”

    看见沈钰下了车,聚在马路对面的那群人明显有了骚动。

    沈钰伸出食指比了个嘘,压着帽檐跟着成哥过了马路。

    “沈钰!沈钰!”

    “啊~好帅啊!沈钰!”

    “小钰!芋头永远跟你在一起!”

    十几只手齐刷刷地伸向沈钰,活似一群嗷嗷待哺的雏鸟。

    沈钰挂着职业微笑,接过一本又一本笔记本,边签名边问候着:“今天有点冷,大家等了一上午,穿得够吗?”

    “不冷不冷,看到小钰就不冷了!”

    “天哪,我们钰真是大暖男啊!”

    “十八岁之前不许谈恋爱哦!”

    “十八以后也不许,姐姐们陪你一辈子!”

    “高三了,小钰要加油哦,姐姐在大学里等你!”

    听到最后这一句,沈钰停笔抬头看了看,笑道:“好啊,我会加油的,请了个很厉害的老师辅导我呢。”

    这话又引来齐齐赞叹,什么小钰本来就是名校生,一定不会有问题;

    什么芋头帮会尽全力守护小钰,你就安心准备高考吧。

    沈钰不住地点头道谢,最后捧了一怀抱的鲜花公仔抽身而退。

    这一耽搁,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沈钰看了看时间,也没心情再吃东西。

    他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后背椅,合上了眼睛,“快,两点前我得到家。”

    *

    钟意抵达锦绣花园时,手机显示是一点四十五分。

    这小区全市都挺有名气,背靠5a级的湿地公园,是闹中取静的典范。小区里分别墅区和花园洋房区。

    钟意本以为沈钰住的一定是别墅,却在物管的指引下来到一栋5层高的洋房楼前。

    钟意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我在你家楼下了,你在家吗?”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回信。

    钟意从道馆出来换了身衣服,也就一件t恤加外套,站在楼道的风口处,冻得直哆嗦。

    有人从楼梯间走了出来,是个微胖的中年妇女。

    她看到冷风中的钟意,一愣,上下一打量,犹豫地开口:“同学,你,是来找……”

    “沈西风。我是来给他补习的。”看着这张跟沈西风有七分相似的脸,钟意忍着寒意尽量平静地回到。

    “嗳哟,还真是来找西风的啊!快快快,瞧把这孩子冻的,快请进来!”

    沈妈妈拉着钟意就往屋里走,摸到他薄薄的衣料,又是一阵惊呼,“就穿这么点出门,能不冷吗?现在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倔,我们家西风也是,再冷的天儿也不肯多穿几件!”

    沈西风的家很大,光是客厅就能骑着自行车溜圈儿了,不过装修风格倒是挺平民化的,跟沈妈妈一样接地气儿。

    屋里开着地暖,钟意一进门,顿觉活了回来。

    家里另有保姆在门口候着,看见客人来了,忙上前接包递鞋。

    因在道馆里多是打赤脚,钟意就没穿袜子,光着一双脚换了拖鞋。

    沈妈妈瞧见了,又絮叨开来:“嗳哟这孩子,你怎么连袜子都不穿啊?寒从脚起,你以后身体会吃亏的啊!

    “你就是西风的班长对吧?西风上午特意发微信跟我说了,你是专门来给他补课的。好孩子啊!

    “西风常常念叨你们班的同学,别看他现在满世界的跑,他心里其实也跟你们一样,就是个半大的孩子。”

    沈妈妈把钟意领到书房安顿好,看了看时间,‘哟’了一声,“西风说的2点回来,估计又有事耽误了。同学你先坐着等会儿,我让阿姨给你拿点水果来。”

    钟意实在不习惯这种密不透风的热情,全程保持着局促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等沈妈妈关门离开后,钟意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书房比客厅看着年轻多了,落地书柜,懒人沙发,墙上贴着动漫、电影之类的海报。

    角落里还有两把吉他,最显眼的是大叠的手稿从书桌一直铺到地板上,洋洋洒洒占满了大半个房间。

    钟意猜测这应该是沈西风的创作稿,不便翻动,就找了个角落盘腿坐下。

    房间里有地暖,坐在地板上暖烘烘的,比坐沙发更舒服。

    钟意随手从书柜里抽了本《名侦探柯南》的漫画翻着,手机响起了提示音,拿来一看,是微博里“娱乐大揭秘”的推送。

    他不记得自己有关注这个博主,但前两天在微博上搜了搜有关沈钰的消息,按渣浪的尿性应是强制让人关注了。

    钟意本不想理会,可扫了一眼看到“沈钰”二字,停顿了两秒,食指滑开屏幕。

    “今天小编冒着冷风在《青裳》杂志社门口蹲了一上午,果然大有收获。

    “中午十二点四十左右,人气王沈钰在其助理的掩护下从杂志社的偏门走了出来。

    “据悉沈钰今天是去《青裳》做封面人物专访,这位还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偶像凭借其超群的号召力……”

    播音员连珠炮似的声音响起。

    镜头里一个年轻的身影穿过马路,去到粉丝跟前给她们签名。

    那地方钟意认识——每个宁州市人都认识——宁州市第一高楼,海宁大厦。

    海宁大厦就在西城区的cbd中心,离这个小区车程半小时。

    所以,人气王现在都没回家是被粉丝绊住了?

    钟意按熄了手机,专心致志地看起了手里的柯南。

    *

    保姆车上,沈西风是被成哥摇醒的。

    这孩子常年缺觉,早养成了沾着车椅靠背就能睡着的习惯。

    “到你家了,你不是说下午还要补习吗?现在已经晚了哦。”

    沈西风还有些迷糊的神智瞬间清醒,抓过手机又是满屏的微信信息提示,滑开来一栏栏的检视,果然有一条yz的信息。

    ——钟意不到两点就在他家楼下了,现在时间……2点48分。

    他一跃而起,拉开门快步冲了出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