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少年强,则中国强(修)
    ..,

    购买比例60%, 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用杂志通稿的话来说,“这是一张穿梭于少年和成年之间的脸,无可挑剔的五官将青涩与微熟糅合得恰到好处”。

    名唤沈西风的少年,如今早已改头换面, 是一个背影都能惹得万千粉丝惊声尖叫的沈钰!

    不过在他没成为沈钰之前, 沈西风这小子,颇有些上不了台面。

    三流初中毕业!撞大运压线考上省重点宁州一中!

    沈西风开学不到半月便认清了自己鸡立鹤群的现实。

    宁州一中是什么学校?

    一本升学率70%, 每年清北港录取人数近百人, 校友遍及全球,连南极科考队里都能认到师兄!

    沈西风在这个学霸丛林里, 渺小得宛如一根狗尾巴草。

    好在这是根人高马大的狗尾巴草, 又加上相貌出众,很快他便被学校的混混团体招揽入社, 成天游荡于网吧k厅,斩获了大片小太妹的芳心。

    身为混混, 打家劫舍,虽然不大敢,但劫富济个贫倒是家常便饭。

    一中的学霸们更关注自身的长远发展, 但凡遇到打劫,整体配合度颇高。

    ——这也造成了越来越多的混混爱在这一片蹲点。

    沈西风跟钟意初次短兵相接, 便是在一个微风不燥夕阳正好的周五傍晚。

    混混头子大程领着一批新晋社员出业绩, 选在了一中后门的公交车站旁。

    周五是住校学生回家的高峰期, 他们随随便便就拦了七八个学生, “借”到了五六百块。

    大程数着钱,心里美得直冒泡,晚上的大餐跟开黑都搞定了。

    这时,有人碰了碰他胳膊,“程哥,前面又来了个小白脸,还动不动手?”

    大程抬头一看,笑了。

    这小白脸可真没叫错,面前走过来的这一位白白净净,巴掌大的小脸,拽着书包带子的手腕细如麻杆。

    这样的拿来‘下暴’最合适不过了。

    大程环顾了一圈,指着还没动过手的沈西风,“西风,你去练练手。”

    沈西风当然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们班的同学,内心是抗拒的。

    其实他对整个打劫业务块都是抗拒的,只是为了更好的与民同乐,没太好意思表现出来。

    说下暴是个乐子还真不假。

    能上一中的人,除了极个别跟他一样走狗屎运的,剩下的可分为五成学霸五成贵胄!分数不够就用钱凑,赞助费六位数起价,家底不够殷实的真上不起这个学校。

    所以这帮孩子能缺钱吗?

    不过抢的总比父母给的刺激!

    ——智商上长期被碾压的人群,多少有点心理变态,想着法儿的要报复回来。

    大程见沈西风半天不动弹,啧了一声不耐烦道:“快点啊,磨磨唧唧跟个娘们儿一样!”

    不愿做娘们儿的沈西风挺起胸,走到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钟意面前,歪唇一笑:“那个,班长,借点钱——”

    按台本这里应是“给哥儿们乐呵乐呵”一类的狠话!

    可坏就坏在那会儿沈西风带了点不甘不愿的情绪,加上肚子也饿了,嘴边的话就变成:“给我们吃晚饭吧。”

    身后立马爆出一阵哄笑,大程气急败坏地踹了沈西风一脚:“他妈的你是下暴还是讨口啊?还借钱吃晚饭!你他妈怎么不借钱去买棒棒糖呢!”

    沈西风在哄笑声中爬起来,拍了拍大腿上的脚印,脸上讪讪的不敢回头也不敢走开。

    自始自终一言未发的钟意抬起头,扫了扫沈西风身后那圈奇形怪状的同伙,掏出钱夹,抽了三张一百,问:“够了吧?总得给我留点车费钱。”

    忆起这段往事,沈钰很有些不自在。

    他放下饭盒,在两边裤兜里摸了摸,抓出几把散钱,凑了两百多,全部递给钟意:“我一般身上不带现金,这点你先拿着,回头我让成哥再取一千块新票子,权当补偿和道歉。”

    钟意瞟了眼那把散钱,没接,眉头还皱了皱:“放一边儿去,吃饭的时候摸什么钱,脏不脏?”

    沈钰又是一愣,只好把钱放到茶几上。

    他扒拉了几口饭,边吃边嘟囔:“我那时真没想要打劫,不是被逼无奈嘛。后来一直想跟你道歉来着,结果事儿忙起来就给忘了。”

    沈钰说的事忙的确不假。

    在那之后没过多久,一场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校园歌手选秀大赛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

    沈西风在别人的撺掇下报了名,竟凭着实力加外型一路过关斩将,站到了全国总决赛的舞台上。

    钟意也知道这事儿,一中出了个这样的人物,自然成了全校乃至全市炙手可热的话题。

    事实上还有记者到他们班来采访过。

    身为班长的钟意被推举着接受了采访,对着镜头背了几句什么西风个性活泼开朗,跟同学相处融洽之类的鬼话。

    不过后来这段也没播,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很可能是那时沈西风已经改名叫沈钰,签了公司正式出道了。

    钟意记得那段时间的校园比校庆时还要热闹,四处都是沈钰的大幅海报!

    一到课间,成群的扎着紫色丝带的女生游荡进各个教室,整齐划一地呐喊:“请各位同学多多支持103号沈钰,芋头爱你们哟,么么哒!”

    决赛采取场外投票制,每个手机号投票次数有限,于是那帮“芋头”不放过任何一个拿手机的人,哪怕追着跑大半个校园,也要你打开页面点击投票!

    钟意也被逼过,对方还是他们班的学习委员。

    在那圆脸小女生的殷切注目下,钟意打开投票页面,毫不犹豫地投给了45号。

    无孔不入的报道,极具煽动性的标语,让这股追星潮像瘟疫一样迅速蔓延着。

    连去个办公室交作业,都能听到老师们在争论沈钰拿总冠军的几率有多大。

    两月前那个让人避之不及的小混混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少年的楷模,青春的方向”。

    总决赛前,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芋头帮已不再满足追人投票,她们集资每天买上几百张新sim卡,不停地换卡投票。

    移动联通干脆在校门口摆上了摊,全天候无间断供货。

    钟意冷眼看着身边人日趋狂热的举动,不由得心生喟叹:当代青年的钻研精神和进取心都用在了这么无聊的事情上,国将不国啊。

    决赛的最后一场钟意也看了。

    能不看嘛?

    学校破例开恩,当晚的晚自习都取消了,各班打开教室里的电视等着看直播。

    那是钟意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沈西风。

    十六岁的沈钰身高已接近180,宽肩长腿,穿上定制的演出服,站在一排二十几岁的大学生里,丝毫不输阵势。

    他反应极快,总能第一时间接住主持人抛出的梗,开场前便狠狠刷了一番存在感。

    教室里跟炸开的马蜂窝一样,尖叫鼓掌闹做一团。

    钟意眯了眯眼,很难将电视上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跟不久前夕阳下惶惶无措的笑脸联系在一起。

    那晚沈钰唱了三首歌,中文粤语英文,除了最后一首英文歌的咬字让钟意嗤之以鼻,前面两首竟都还演绎得很不错。

    尤其在唱那首粤语老歌《红日》的时候,沈钰染着红发,换了件赤红的夹克,又唱又跳,把全场的气氛拉到了高点。

    教室里直接晕了两个,被同学七手八脚地抬了出去。

    但最终的名次好像并不太理想,沈钰似乎连前三都没挤进,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急速攀升的人气。

    大赛后,各种代言、通告雪片般飞来。

    从此沈钰成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世外高人,大家隔几天就能在电视上见到他,但再难在校园里见到他的身影。

    他的课桌仍在,像个神坛一般伫立在教室后方,供芋头帮的成员瞻仰膜拜。

    算起来,这还是钟意第二次与沈西风碰面。

    钟意牵了牵嘴角,淡道:“你是挺忙的,贵人多忘事,很正常。快吃吧,你时间金贵,我们就别浪费在忆苦思甜上了,早点开始吧。”

    “打住,打住!”

    钟意忙做了个停的手势,挑着眉看她:“就算你是记者,我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你的大部分问题我无法回答,其实我就是个家教,除了给他上课,别的都不知道。”

    “去过他家吗?”秦雯突然问道:“锦绣花园。”

    钟意睁大了眼睛:“你们连人家家在哪儿都知道?太变态了吧。”

    秦雯无所谓地耸耸肩:“知道不等于要去蹲点啊。我作为芋头帮的大粉头,连这都不知道的话,业务也太没水平了吧。所以你去没去过?沈妈妈人很好的,经常给小钰剧组的同事送吃的。”

    钟意沉默着,不回答不否认,一副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的样子。

    秦雯眼珠一转,“你是不是签了什么保密协议,所以什么都不敢跟我说?”

    钟意愣了愣,这个理由的确很充分,可当时为何没人想到这么做?

    沈西风在第一天就把手机号告诉了自己,当时自己还打趣问他知不知道这能卖多少钱,他们就这么相信自己?

    轻而易举地让并不熟悉的同学住到自己家里,毫不遮掩地带着参观工作状态,突发奇想地拉着一起逗弄粉丝。

    先前钟意一直介怀沈西风利用了自己。

    可这样一想,他还真不愧是他妈妈的儿子,有种近乎赤诚的善良。

    好像,错怪他了?

    秦雯不知钟意在什么,只当是自己猜对了,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儿,才放弃了进一步的打探。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不能再为难你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找他签个名吧,虽然跟他同班,但一直没机会要到他的签名。

    “还有,麻烦转告他,下半年进组的那部片子有很多打戏,一定要小心腰上的旧伤,不能再泡到冷水里了。五月的那个综艺能推就推,高考最重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