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跟他在一起[修]
    ..,

    购买比例60%, 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沈钰婉拒了杂志主编邀他共进午餐的好意,一刻不停地回到保姆车上。

    接过成哥递来的盒饭,沈钰匆匆扒了两口,道:“不回公司了, 直接回我家。”

    成哥点了点车窗, 示意沈钰朝外看,“那边有十几个粉丝等了一上午, 都很规矩, 小刘一直让她们回去可没人动,你看要不要……”

    沈钰左右打量了一圈, 问:“就她们这些没别人了吧?可别像上次在建宁市那样, 五六个打头,大部队躲在后面等着伏击我。”

    成哥笑着摇摇头, “没了,我刚才都仔细搜了一遍, 就那一小撮,问了说是杂志社的朋友告诉她们的。”

    沈钰看了看表,放下盒饭, “行,签几个就走。”

    看见沈钰下了车, 聚在马路对面的那群人明显有了骚动。

    沈钰伸出食指比了个嘘, 压着帽檐跟着成哥过了马路。

    “沈钰!沈钰!”

    “啊~好帅啊!沈钰!”

    “小钰!芋头永远跟你在一起!”

    十几只手齐刷刷地伸向沈钰, 活似一群嗷嗷待哺的雏鸟。

    沈钰挂着职业微笑, 接过一本又一本笔记本,边签名边问候着:“今天有点冷,大家等了一上午,穿得够吗?”

    “不冷不冷,看到小钰就不冷了!”

    “天哪,我们钰真是大暖男啊!”

    “十八岁之前不许谈恋爱哦!”

    “十八以后也不许,姐姐们陪你一辈子!”

    “高三了,小钰要加油哦,姐姐在大学里等你!”

    听到最后这一句,沈钰停笔抬头看了看,笑道:“好啊,我会加油的,请了个很厉害的老师辅导我呢。”

    这话又引来齐齐赞叹,什么小钰本来就是名校生,一定不会有问题;

    什么芋头帮会尽全力守护小钰,你就安心准备高考吧。

    沈钰不住地点头道谢,最后捧了一怀抱的鲜花公仔抽身而退。

    这一耽搁,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沈钰看了看时间,也没心情再吃东西。

    他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后背椅,合上了眼睛,“快,两点前我得到家。”

    *

    钟意抵达锦绣花园时,手机显示是一点四十五分。

    这小区全市都挺有名气,背靠5a级的湿地公园,是闹中取静的典范。小区里分别墅区和花园洋房区。

    钟意本以为沈钰住的一定是别墅,却在物管的指引下来到一栋5层高的洋房楼前。

    钟意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我在你家楼下了,你在家吗?”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回信。

    钟意从道馆出来换了身衣服,也就一件t恤加外套,站在楼道的风口处,冻得直哆嗦。

    有人从楼梯间走了出来,是个微胖的中年妇女。

    她看到冷风中的钟意,一愣,上下一打量,犹豫地开口:“同学,你,是来找……”

    “沈西风。我是来给他补习的。”看着这张跟沈西风有七分相似的脸,钟意忍着寒意尽量平静地回到。

    “嗳哟,还真是来找西风的啊!快快快,瞧把这孩子冻的,快请进来!”

    沈妈妈拉着钟意就往屋里走,摸到他薄薄的衣料,又是一阵惊呼,“就穿这么点出门,能不冷吗?现在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倔,我们家西风也是,再冷的天儿也不肯多穿几件!”

    沈西风的家很大,光是客厅就能骑着自行车溜圈儿了,不过装修风格倒是挺平民化的,跟沈妈妈一样接地气儿。

    屋里开着地暖,钟意一进门,顿觉活了回来。

    家里另有保姆在门口候着,看见客人来了,忙上前接包递鞋。

    因在道馆里多是打赤脚,钟意就没穿袜子,光着一双脚换了拖鞋。

    沈妈妈瞧见了,又絮叨开来:“嗳哟这孩子,你怎么连袜子都不穿啊?寒从脚起,你以后身体会吃亏的啊!

    “你就是西风的班长对吧?西风上午特意发微信跟我说了,你是专门来给他补课的。好孩子啊!

    “西风常常念叨你们班的同学,别看他现在满世界的跑,他心里其实也跟你们一样,就是个半大的孩子。”

    沈妈妈把钟意领到书房安顿好,看了看时间,‘哟’了一声,“西风说的2点回来,估计又有事耽误了。同学你先坐着等会儿,我让阿姨给你拿点水果来。”

    钟意实在不习惯这种密不透风的热情,全程保持着局促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等沈妈妈关门离开后,钟意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书房比客厅看着年轻多了,落地书柜,懒人沙发,墙上贴着动漫、电影之类的海报。

    角落里还有两把吉他,最显眼的是大叠的手稿从书桌一直铺到地板上,洋洋洒洒占满了大半个房间。

    钟意猜测这应该是沈西风的创作稿,不便翻动,就找了个角落盘腿坐下。

    房间里有地暖,坐在地板上暖烘烘的,比坐沙发更舒服。

    钟意随手从书柜里抽了本《名侦探柯南》的漫画翻着,手机响起了提示音,拿来一看,是微博里“娱乐大揭秘”的推送。

    他不记得自己有关注这个博主,但前两天在微博上搜了搜有关沈钰的消息,按渣浪的尿性应是强制让人关注了。

    钟意本不想理会,可扫了一眼看到“沈钰”二字,停顿了两秒,食指滑开屏幕。

    “今天小编冒着冷风在《青裳》杂志社门口蹲了一上午,果然大有收获。

    “中午十二点四十左右,人气王沈钰在其助理的掩护下从杂志社的偏门走了出来。

    “据悉沈钰今天是去《青裳》做封面人物专访,这位还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偶像凭借其超群的号召力……”

    播音员连珠炮似的声音响起。

    镜头里一个年轻的身影穿过马路,去到粉丝跟前给她们签名。

    那地方钟意认识——每个宁州市人都认识——宁州市第一高楼,海宁大厦。

    海宁大厦就在西城区的cbd中心,离这个小区车程半小时。

    所以,人气王现在都没回家是被粉丝绊住了?

    钟意按熄了手机,专心致志地看起了手里的柯南。

    *

    保姆车上,沈西风是被成哥摇醒的。

    这孩子常年缺觉,早养成了沾着车椅靠背就能睡着的习惯。

    “到你家了,你不是说下午还要补习吗?现在已经晚了哦。”

    沈西风还有些迷糊的神智瞬间清醒,抓过手机又是满屏的微信信息提示,滑开来一栏栏的检视,果然有一条yz的信息。

    ——钟意不到两点就在他家楼下了,现在时间……2点48分。

    他一跃而起,拉开门快步冲了出去。

    进了家门,踢踏着换了拖鞋,沈西风在保姆的指引下径直走向了书房。

    推开门,就看到一个深蓝色的身影盘腿坐在书架旁,一只光脚丫子正对着门,闲适地晃悠着。

    钟意听见响动,抬起头,手里的草莓刚咬了一半,见沈西风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伸手拿过书架上的果盘递过去:“要吃吗?”

    沈西风如梦初醒般地点点头,伸出了手——果盘蓦地一躲。

    钟意皱起眉:“先去洗个手啊。”

    沈西风低头看了看还带着马克笔残迹的手,实在不能睁眼瞎说自己洗过了。

    只好风风火火地去厕所转了一圈回来,学钟意那样坐在地板上,捻了颗草莓丢进嘴里。

    纯肉食动物的沈西风其实不爱吃水果,就算吃,也看不上什么草莓、车厘子之类娘炮兮兮的种类。

    真是看钟意吃得太香,才跟着嘴馋了一把。

    两人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说话都有些含糊。

    沈西风抱歉:“不好意思啊,刚刚堵车,回来晚了。”

    钟意眉毛一挑:“没事,你家的东西挺好吃。现在开始吗?你才回来,要不要歇一下?”

    沈西风摇头:“不用,我刚在车上睡了一觉,开始吧。”

    钟意叼着颗草莓,从书包里摸出本《中考数学试卷大全》丢给沈西风,“先摸个底,你选一套做吧。”

    沈西风抓了抓脑袋,认命地叹了口气,随手拂开桌上的手稿,腾出一小块空白,开始做题。

    见他如此随意地对待那堆东西,钟意有点意外,更多的是糟心。

    钟意看了又看,实在没忍住,问道:“你不收拾一下吗?”

    “啊?”沈西风茫然抬头,见钟意紧盯着地上雪片似的稿纸,不在意地回道:“阿姨会整理的,也没啥重要的内容。”

    钟意左右无事,闲着也是闲着,便起身走过去开始清理。

    沈西风一愣,忙阻止道:“不用管啊,我的东西都是阿姨整理的,堆着就好了。”

    钟意头也不抬:“我看不惯。”

    敢情是个有洁癖的学霸啊。

    沈西风耸耸肩,又埋首于试卷中。

    钟意扫了几页手稿,上面是些未完成的歌词,大体看下来,多带着古风的韵味。

    什么“风潇雨歇长路难平”,“壮志未酬身死犹在”。

    看不出,写词的这位还有一腔侠义情怀。

    “你干嘛要改名?”钟意不经意地出声。

    沈西风摇摇头,没搭话。

    过了不多会儿,钟意顶着一头的纱布从急诊室里走出来。

    沈西风忙迎上前去,问道:“怎么样,缝了几针?”

    钟意一脸的不高兴,眼角似乎还有些红,“缝了五针,等下还要打破伤风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