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这房间是你
    购买比例60%,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 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秦雯猛地冲出星巴克, 钟意隐隐听见商场里有回声传来。

    好一会儿, 秦雯才理着鬓发款款而归,坐到钟意面前,这一次连采访稿都拿在了手里。

    “什么时候开始的?在哪里补习?沈钰的程度如何?他要考北京还是上海?

    “你跟他有多熟?为什么被粉丝看到你们俩在一起?当时沈钰说你是他哥们儿,为什么跟我同桌三年对此只字不提?

    “你不住校是为了配合沈钰的时间?他接下来……”

    “打住,打住!”

    钟意忙做了个停的手势, 挑着眉看她:“就算你是记者,我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你的大部分问题我无法回答,其实我就是个家教, 除了给他上课, 别的都不知道。”

    “去过他家吗?”秦雯突然问道:“锦绣花园。”

    钟意睁大了眼睛:“你们连人家家在哪儿都知道?太变态了吧。”

    秦雯无所谓地耸耸肩:“知道不等于要去蹲点啊。我作为芋头帮的大粉头, 连这都不知道的话, 业务也太没水平了吧。所以你去没去过?沈妈妈人很好的, 经常给小钰剧组的同事送吃的。”

    钟意沉默着, 不回答不否认,一副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的样子。

    秦雯眼珠一转,“你是不是签了什么保密协议, 所以什么都不敢跟我说?”

    钟意愣了愣,这个理由的确很充分,可当时为何没人想到这么做?

    沈西风在第一天就把手机号告诉了自己, 当时自己还打趣问他知不知道这能卖多少钱, 他们就这么相信自己?

    轻而易举地让并不熟悉的同学住到自己家里, 毫不遮掩地带着参观工作状态,突发奇想地拉着一起逗弄粉丝。

    先前钟意一直介怀沈西风利用了自己。

    可这样一想,他还真不愧是他妈妈的儿子,有种近乎赤诚的善良。

    好像,错怪他了?

    秦雯不知钟意在什么,只当是自己猜对了,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儿,才放弃了进一步的打探。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不能再为难你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找他签个名吧,虽然跟他同班,但一直没机会要到他的签名。

    “还有,麻烦转告他,下半年进组的那部片子有很多打戏,一定要小心腰上的旧伤,不能再泡到冷水里了。五月的那个综艺能推就推,高考最重要。

    “生日会我们已经开始策划了,这是钰的成人礼,请他放心,我们一定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名字!”

    钟意略感震惊地看着秦雯,片刻后才问:“他生日是什么时候?”

    “10月8日,很好记的,过完国庆长假就是了。”

    “10月的生日……”钟意啜了一口拿铁,感慨道:“你们三月就开始筹备,真是,真是……”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褒义词,便悠悠住了口。

    “偶像的力量你不会懂的。”

    秦雯莞尔一笑,“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隔壁kfc门口摆着小钰的人形立牌,就像看到家人一样亲切。他真的很好,很努力,很优秀,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你是体会不到我们这种平凡人对于极致美好的臣服和仰望之情,因为你本身就是偶像级的。”

    钟意被她这夹带私货的一番话说愣了神,垂下眼想了想,“说到底还是人类的动物性作祟,群居的大型动物天生渴望领导者,对种群选出来的alpha盲目崇拜。”

    秦雯差点喷饭:“别把追星这么浪漫的事情说得好像动物世界一样!放心,沈钰虽是我大本命,但是姐姐最疼的还是你啦!

    “如果你跟钰同时跟我告白……嘿嘿嘿嘿,放心啦,姐姐,姐姐还是会选你的哦!”

    钟意拿着自己的拿铁,起身,“要点一首《梦醒时分》送给你吗?我还要去逛书店,拜拜。”

    “是给小钰买书吗?啊啊,等我等我,我跟你去跟你去!”

    秦雯连扑带拽地抓住钟意,一本正经道:“每本书我先摸过后你再给小钰看,这样就等于我们间接握手了!哈哈哈哈!”

    钟意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摸过同一本书就等于握手,那穿过同一件衣服,岂不是……

    赶紧住脑!

    钟意面色一僵,自动屏蔽掉某些不雅画面。

    这是怎么了,最近吃太多,脑满肠肥思想漂移了?

    钟意低头,默默将手里的咖啡扔进了垃圾箱。

    钟意是趁沈西风去公司的时候出去的,沈西风是趁钟意午睡的时候去的公司。

    钟意想着沈西风去公司至少要半天,就在外面多玩了一会儿。

    沈西风想着钟意午睡最多两小时,所以赶天赶地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回家了。

    而钟意,是在三个小时以后才回来的。

    在这三个小时里……

    沈西风喝光了两大壶冰糖雪梨汁,吃光了果盘里除蓝莓跟车厘子之外的所有水果;

    一百零八次打开高考真题,又一百零八次合上试题集;

    弹崩了两根吉他弦,最后抓了本英语单词大全闯进钟意睡的客房,左右巡视了一圈,往地板上一坐,靠着床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背起了单词。

    天快黑时,沈妈妈推开客房门,探了个脑袋进来,“臭小子你还真在这儿!快,打电话问问小意要不要回来吃饭,你爸今晚回来,我买了龙虾!”

    沈西风眼皮一抬,冷冷道:“他又把钱输光了?”

    “什么话,那可是你爸!”

    沈妈妈啐了他一口,催促着:“快问问小意啥时候回来,我好比着时间下锅。”

    “我不问。”沈西风哗哗翻着书页,“他爱回不回。”

    咋了,这两小子闹矛盾了?

    沈妈妈懒得管这些叛逆期的刺头,‘啪’地打开了房间灯,“这么暗看什么书,眼睛不想要啦?”

    沈西风被突如其来的亮光刺得眯了眯眼。

    他本来就没认真看书,这会儿被他妈一闹,还有些饿了。

    他转身从果盘里抓了一大把蓝莓,泄愤似的塞进嘴里。

    再不回来,就把你喜欢的都吃光,还要把房间弄脏!

    蓝莓比草莓还难吃,酸不拉几涩不拉几的。

    沈西风硬着头皮嚼完了那一把,又尝了尝车厘子,发现这个还稍微能入口,就是有核。

    他剔完了果肉,嘴里存了三四个核,正到处找垃圾桶,一抬头,就见钟意站在门口疑惑地看着自己。

    他心里一慌,开口刚想解释——嘴里的果核骨碌碌地滚落下地,在原木色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淡红印迹。

    钟意向来风轻云淡的表情崩塌了,嘴角抽搐个不停。

    只到沈西风胸口的粉红小泡泡看了看钟意的高度,瘪着嘴一跺脚,转身掩面跑出了粥铺。

    沈西风咽了咽唾沫,走到钟意面前,艰难开口:“那个,我真的不喜欢男人……”

    钟意面无表情地盯住他,“好巧,我也不喜欢。”

    经历了刚才那一幕,等上菜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尴尬。

    他们各自拿出手机,沉默地刷着。

    沈西风有三通未接来电,都是张可毅打来的,他没有回拨。

    他点开微信,果然有张可毅的几条微信,发送时间相距半个小时,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前面是在斥责他为何要从大门出去引来粉丝围追,都这个段位了做事怎么还是不过脑子;

    后面则是表扬他策略成功,做得不错。

    沈西风心里‘嗤’了一声,最后打开微博一看,果然“沈钰跑酷”这条已经登上了实时热搜的第九位。

    点进去随意一拉,相关视屏不少,各个角度各种画质生动全面地记录了他跟钟意是怎样跳上平方屋顶的。

    “来来,”沈西风兴冲冲地朝钟意招手,把手机屏幕转给他看,“看,你的身手真的很利落,很有高手气魄!”

    钟意看完视频,疑惑道:“这是谁拍的?那些粉丝吗?他们能未经允许随意发布别人的影像?”

    沈西风无所谓地笑笑,“追星嘛,本来就是这样。你搜搜微博,你也跟着上了一波热搜,大家都在猜你是不是即将出道的新人。”

    钟意忙打开微博,第一条热门微博是十几分钟前发布的,这会儿转发已有五千多。

    留言除了花式表白沈钰,的确有不少人在问后面那个红毛衣的小哥哥是谁。

    钟意越看眉头皱得越厉害,抬头问沈西风:“你经常被人乱拍了发到网上吗?公司也不采取措施管管?”

    “管啊!”沈西风丝毫没洞察钟意的不悦,继续朝着危险的深渊滑去。

    “公司宣发会定期给各大站子发任务,不好的视频和照片也会回收,有时还会内部拍一些场景给到粉丝,以他们的微博发出来。呵呵,娱乐圈嘛,你懂的……”

    说最后一句时,沈西风抬眼看到了钟意的脸色,后半段的声音就低了下去。

    他这是,不高兴了?

    钟意紧紧盯住沈西风:“所以刚才你是故意从大门出去,就想博个热搜头条?”

    “也不是存心想要达到什么结果。”

    沈西风越解释越感无力,“就是,就是觉得这样会比较好玩……我要闭关一段时间,曝光度会减少,想让粉丝们多看看我……”

    “来咯,热腾腾的虾蟹粥!”

    老板娘端着冒着热气的砂锅,适时地走进屋里,“这位同学是第一次来吧,我们家的粥一定要趁热吃,加点酱黄豆,味道好得不得了!”

    粥上桌了,两人怔怔地坐着,没一人动手。

    老板娘看不过去,揭开锅盖拿饭勺分了两碗放到他俩面前,“凉个一两分钟就要吃啊,花甲和青菜马上就来。”

    等老板娘走后,钟意率先拿起勺子开始吃粥。

    沈西风不安地瞟着他,小心翼翼地问:“你对上热搜的事……不大高兴?”

    这粥的味道的确不错,又香又滑。

    钟意默默地吃着,半晌才冷淡开口:“我对娱乐圈的事不熟,以后别再拉着我做陪衬。”

    沈西风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怎么,只好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也闷头吃起了粥。

    两个别扭少年匆匆结束了这顿别扭的午饭。

    回家的车上,钟意问沈西风要不要午睡,沈西风心道我不用睡你个病人也得睡。沈西风便点点头,“我难得有时间,让我睡到3点起来吧。”

    钟意没搭腔,拧开矿泉水吃药。

    两人沉默了一路,到家后各自回房午休。

    午后的补习进行得还算顺利,讲完了高一的立体几何,做了同类型的高考例题,沈西风的正确率在80%以上。

    再加上又吃光了两大盘进口草莓,钟意的脸色终于有了缓和,肯在摇头与点头的间隙多吐出几个字。

    “照这个势头继续下去,你的数学不会有太大问题。一模前要把高中三年的考点拉完,你得多做真题。以后每天两套数学、英语语文各一套。”

    沈西风不敢叫苦,捣蒜般地直点头,接过钟意手里的试卷又准备埋头继续。

    钟意看了看时间,开恩道:“已经连续做了两小时,休息二十分钟。”

    沈西风如获大赦,丢了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叹息道:“这几天做的题比我前十几年做的全部加起来都要多,还好没选读书这条路,不然真是要憋死我。”

    学霸对此类言辞很是不屑,自去书柜边拿了本漫画坐到沙发上看。

    沈西风这才注意到钟意已经换了身衣服,半新不旧的黑色圆领毛衣和灰色长裤,比起早上的西柚红多了几分沉稳。

    “怎么睡个午觉就换衣服了?”

    沈西风没话找话,“去一趟医院就换身衣服,这得多累啊。我不怕你有细菌,我抵抗力可好了,一整年都不带生病的。”

    提到衣服,让钟意抬起了头,“早上你给我那件羽绒外套,是大牌吗?”

    羽绒外套?

    沈西风回忆了一下,才道:“moncler那件?不算大牌吧,怎么,穿着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谁能把一年的伙食费穿在身上?

    钟意垂下眼,翻了页书,“我带足了换洗的衣服,以后不用再穿你的了。”

    什么意思?

    嫌弃?

    划清界线?

    不管哪一种,都让沈西风很不爽。

    他从中午不爽到现在了,不爽他对他的态度,不爽他说话的语气,不爽他……不愿穿自己的衣服。

    沈西风猛地站起身,推开椅子走到钟意面前,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光线,迫得钟意再次抬头。

    钟意的眼神从垂落的刘海缝隙里望出来,冷然中带了些微疑惑,仿佛在问:“学渣找朕有何事?”

    “是吧是吧,他一直拿围巾遮了下半张脸在睡觉,我看他眼线那么长就知道肯定好看。”

    “他的手也好好看,又细又长,苏死了!”

    “六点过就上车了,他肯定没吃早饭,我们给他买点吧。”

    她们口中那位超帅的男生,正坐在第一排靠着车窗熟睡。

    深灰的羊绒围巾,浅灰的呢子大衣,跟周围的油腻大叔们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精致漂亮得像刚从杂志封面走下来的明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