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我想要什么
    购买比例60%, 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钟意忙做了个停的手势, 挑着眉看她:“就算你是记者, 我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你的大部分问题我无法回答,其实我就是个家教, 除了给他上课,别的都不知道。”

    “去过他家吗?”秦雯突然问道:“锦绣花园。”

    钟意睁大了眼睛:“你们连人家家在哪儿都知道?太变态了吧。”

    秦雯无所谓地耸耸肩:“知道不等于要去蹲点啊。我作为芋头帮的大粉头,连这都不知道的话,业务也太没水平了吧。所以你去没去过?沈妈妈人很好的,经常给小钰剧组的同事送吃的。”

    钟意沉默着,不回答不否认, 一副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的样子。

    秦雯眼珠一转,“你是不是签了什么保密协议,所以什么都不敢跟我说?”

    钟意愣了愣, 这个理由的确很充分, 可当时为何没人想到这么做?

    沈西风在第一天就把手机号告诉了自己, 当时自己还打趣问他知不知道这能卖多少钱,他们就这么相信自己?

    轻而易举地让并不熟悉的同学住到自己家里,毫不遮掩地带着参观工作状态,突发奇想地拉着一起逗弄粉丝。

    先前钟意一直介怀沈西风利用了自己。

    可这样一想, 他还真不愧是他妈妈的儿子,有种近乎赤诚的善良。

    好像, 错怪他了?

    秦雯不知钟意在什么, 只当是自己猜对了, 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儿,才放弃了进一步的打探。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不能再为难你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找他签个名吧,虽然跟他同班,但一直没机会要到他的签名。

    “还有,麻烦转告他,下半年进组的那部片子有很多打戏,一定要小心腰上的旧伤,不能再泡到冷水里了。五月的那个综艺能推就推,高考最重要。

    “生日会我们已经开始策划了,这是钰的成人礼,请他放心,我们一定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名字!”

    钟意略感震惊地看着秦雯,片刻后才问:“他生日是什么时候?”

    “10月8日,很好记的,过完国庆长假就是了。”

    “10月的生日……”钟意啜了一口拿铁,感慨道:“你们三月就开始筹备,真是,真是……”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褒义词,便悠悠住了口。

    “偶像的力量你不会懂的。”

    秦雯莞尔一笑,“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隔壁kfc门口摆着小钰的人形立牌,就像看到家人一样亲切。他真的很好,很努力,很优秀,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你是体会不到我们这种平凡人对于极致美好的臣服和仰望之情,因为你本身就是偶像级的。”

    钟意被她这夹带私货的一番话说愣了神,垂下眼想了想,“说到底还是人类的动物性作祟,群居的大型动物天生渴望领导者,对种群选出来的alpha盲目崇拜。”

    秦雯差点喷饭:“别把追星这么浪漫的事情说得好像动物世界一样!放心,沈钰虽是我大本命,但是姐姐最疼的还是你啦!

    “如果你跟钰同时跟我告白……嘿嘿嘿嘿,放心啦,姐姐,姐姐还是会选你的哦!”

    钟意拿着自己的拿铁,起身,“要点一首《梦醒时分》送给你吗?我还要去逛书店,拜拜。”

    “是给小钰买书吗?啊啊,等我等我,我跟你去跟你去!”

    秦雯连扑带拽地抓住钟意,一本正经道:“每本书我先摸过后你再给小钰看,这样就等于我们间接握手了!哈哈哈哈!”

    钟意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摸过同一本书就等于握手,那穿过同一件衣服,岂不是……

    赶紧住脑!

    钟意面色一僵,自动屏蔽掉某些不雅画面。

    这是怎么了,最近吃太多,脑满肠肥思想漂移了?

    钟意低头,默默将手里的咖啡扔进了垃圾箱。

    钟意是趁沈西风去公司的时候出去的,沈西风是趁钟意午睡的时候去的公司。

    钟意想着沈西风去公司至少要半天,就在外面多玩了一会儿。

    沈西风想着钟意午睡最多两小时,所以赶天赶地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回家了。

    而钟意,是在三个小时以后才回来的。

    在这三个小时里……

    沈西风喝光了两大壶冰糖雪梨汁,吃光了果盘里除蓝莓跟车厘子之外的所有水果;

    一百零八次打开高考真题,又一百零八次合上试题集;

    弹崩了两根吉他弦,最后抓了本英语单词大全闯进钟意睡的客房,左右巡视了一圈,往地板上一坐,靠着床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背起了单词。

    天快黑时,沈妈妈推开客房门,探了个脑袋进来,“臭小子你还真在这儿!快,打电话问问小意要不要回来吃饭,你爸今晚回来,我买了龙虾!”

    沈西风眼皮一抬,冷冷道:“他又把钱输光了?”

    “什么话,那可是你爸!”

    沈妈妈啐了他一口,催促着:“快问问小意啥时候回来,我好比着时间下锅。”

    “我不问。”沈西风哗哗翻着书页,“他爱回不回。”

    咋了,这两小子闹矛盾了?

    沈妈妈懒得管这些叛逆期的刺头,‘啪’地打开了房间灯,“这么暗看什么书,眼睛不想要啦?”

    沈西风被突如其来的亮光刺得眯了眯眼。

    他本来就没认真看书,这会儿被他妈一闹,还有些饿了。

    他转身从果盘里抓了一大把蓝莓,泄愤似的塞进嘴里。

    再不回来,就把你喜欢的都吃光,还要把房间弄脏!

    蓝莓比草莓还难吃,酸不拉几涩不拉几的。

    沈西风硬着头皮嚼完了那一把,又尝了尝车厘子,发现这个还稍微能入口,就是有核。

    他剔完了果肉,嘴里存了三四个核,正到处找垃圾桶,一抬头,就见钟意站在门口疑惑地看着自己。

    他心里一慌,开口刚想解释——嘴里的果核骨碌碌地滚落下地,在原木色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淡红印迹。

    沈妈妈拍掉他的手,“去,叫钟意来吃饭。”

    沈西风回过头,扑哧笑出了声:“怎么跟狗似的,叼着肉不会吃啊?汪汪,小狗狗来吃饭饭了。”

    钟意这才动了动,伸手拿下排骨。

    可齿间残留的滋味实在太好了!

    他没忍住,就着手里那块狠狠地咬了一口,就把洗没洗手的疑问抛诸脑后了。

    晚饭很丰盛,且顾及到有病人,口味都比较清淡。

    大家都上桌后,沈西风电话响了,他自回房接电话。

    沈妈妈跟保姆似乎见惯不怪了,招呼钟意夹菜。

    钟意端着手里的饭,见沈西风的碗里还空着,就想等着他一起吃。

    沈西风打完电话回来,见钟意还没动筷,以为他不好意思,便提筷夹了个虾仁给他。

    沈西风说:“龙井虾仁,这可是正宗的明前龙井,你尝尝。”

    钟意把虾仁塞进嘴里,又吃了几筷子青菜。

    他瞥见沈西风的空碗,不禁发问:“你不吃米饭吗?”

    沈西风啃着面前的白灼鸡胸肉,含糊不清地答道:“又不是周末,哪能吃主食啊。你们喝的骨头汤我也不能喝,厨房里还有小半锅青菜汤等着我呢。”

    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钟意皱眉:“你还没成年啊,有必要这样控制饮食吗?何况你也不肥啊。”

    “一切为了上镜。”

    沈西风又夹了些青菜,“我这月长了两斤,快135了,毅哥让我在月底务必减到130。”

    “太瘦了!”对面坐着的沈妈妈来了一句,“一米八几的个子,还没你妈重!”

    沈西风差点喷饭,转过头看了看钟意,“你也很瘦啊,有多重?是不是挑嘴不爱吃东西才这么瘦的?”

    钟意咬着筷子看了眼沈妈妈,“不到130,但我不挑嘴,只是吃多少都长不胖。”

    沈西风啧了一声,“故意气我的吧?快吃快吃,我看了一下午那个三角函数,完全看不懂。”

    闻言,钟意快快地扒了几口饭。

    沈妈妈在对面叮嘱他慢点吃,又盛了碗汤递过来,沈西风在他身边叨叨着数学有多难。

    饭桌上碗筷叮当,厨房里还有生菜下锅的刺啦声,钟意包裹在浓浓的烟火气中,有几分恍惚。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妈妈还在的时候。

    晚饭后,钟意给沈西风讲了两个小时的三角函数。

    他有些意外地发现面前这人脑子其实很灵光,专注度跟接受能力都属上乘。

    虽然底子是挺差的,但一点就通。且很会举一反三,给他讲题几乎算是钟意这么多年讲题生涯里最惬意的一次。

    “你应该是被颜值耽误了。”

    在沈西风解出一道高考例题后,钟意用笔敲着桌面随口来了这样一句。

    钟意左手持卷,头微微偏向台灯,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从沈西风的角度看过去,灯光的斜射凸显了他挺直的鼻梁和流畅的下颌线,细腻的皮肤泛着白瓷般的光泽。

    沈西风蓦地伸手比了个相框,前后移动着好似在找角度:“唉唉,好的,就这样,脸在低一点点,眼睛再睁开一点点,很好很好,再往我这边侧一点点,完美,perfect!”

    钟意回了他一个白眼,马上引来摄影师的不满。

    沈西风夸张道:“不不不,这个眼神不好,有杀气!我们要的感觉是知性、睿智,请某人好好配合,不要恃美而骄啊!

    钟意没绷住,笑意延伸进了眼里,果真转过头盯住沈西风那个用手做的相框。

    他的这个笑掺了些高傲和疏离,配上他立体的五官,自带了一股子贵气。

    沈西风看得一愣,嘴里“咔嚓”一声,放下手,笑道:“很好,这是沈大师今年拍的最满意的一次。这位帅哥,你前途无量啊!”

    钟意把卷子往沈西风面前一推:“做完这套题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又有点发烧,先回去了。”

    沈西风忙伸手探了探他额头,拉着他起身,“快去吃药睡觉,还回什么啊,下午那个客房不满意,我再给你换一间?”

    “不了,我还是……”

    “不什么呀不,”沈西风推着钟意出书房,扯开嗓子嚷道:“妈,钟意又发烧了!”

    又是一轮量体温、吃药,折腾完后,沈妈妈亲自给钟意盖好被子,又在他床头放了个保温瓶。

    终于忙完后,沈妈妈说:“你发烧容易口干,晚上起来就喝这个保温瓶里的水,要觉得难受了记得叫人,别自己扛着啊。”

    钟意迷糊着点了点头,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晚钟意睡得还算踏实,半夜烧得浑身滚烫之时,好像有双冰凉的手覆在他额前,恍惚中似乎还被扶起身灌了些水。

    不过天亮后,这些他都不大记得了,出过几身汗以后,他自觉已经好了一大半。

    昨天钟意没功夫看手机,现在拿来一瞧,早就没电了。

    他起身穿好衣服,想去书房找充电器,推开门就看见沈西风穿戴着口罩和帽子,一副正要出门的打扮。

    两人看见对方,皆是一愣。

    沈西风先开口:“怎么就起来了?也不多休息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