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他长得比我
    这周末要拍毕业照, 周六补课一天, 周五下午正常上课。

    钟意找了个课间时分走进教室, 班里的同学见到他先是一愣, 等反应过来后, 全都围上来打听八卦。

    沈钰那条微博人人都看到了, 六班的学生一眼就能认出那是钟意!

    谁都不敢相信他们班冷酷的大班长, 竟然会上台唱歌,为这事已经分成两派吵了两天了。

    “钟意你只是去探班对吧?”

    “你跑南京去干嘛,还能遇到沈钰, 也太巧了吧!”

    “钟意我看见了看见了!有芋头直播, 我看到了!”

    “什么直播, 这种录播节目怎么会有直播?瞎吹吧你!”

    “这种偷拍你们当然不会知道, 只有高级粉丝才看得到, 不信明晚看电视!”

    “看什么电视,钟意这不回来了吗, 问他!”

    同学们正吵得欢, 班主任也进来了。

    班主任看到钟意也忍不住招手:“钟意回来了?过来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钟意实在无心解释什么,索性课也不上了,推说自己头疼, 径直回了寝室。

    昨晚他又是一整夜没合眼,躺在留有沈西风气息的枕边, 烦躁得像是有万只蚂蚁爬过。

    在酒店里他不敢抽烟, 这会儿到了寝室, 便敞开了抽。

    他不想看手机,便拿出复习资料,随意刷了套数学卷。

    不过最后一算分居然只有132,大题连错两道,他仔细看看,都是审题有误。

    自进了高中,语数外三科变成150满分起,钟意在这三科上,就没拿过140以下的分数。

    钟意看着那刺目的三个数字,呼吸有些加速。

    心不静,意难平。

    钟意果断起身,换了身运动服,直接下操场跑圈。

    等众人晚自习结束后回到寝室,就看到一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钟意吊着最后一口气,回来了。

    “靠,老幺你疯了?”

    老三谢仲俞伸手碰了碰钟意的胳膊,发现他手臂上全是汗!

    “你这是跑了多少圈啊?”

    “不知道。”钟意累得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他撑在书桌边问:“现在几点了?我7点过下去的。”

    “快11点了。”许云看了看手机,有些不敢置信,“你跑了将近4个小时?”

    “很久没活动了。”钟意缓了好半天,拿起毛巾往卫生间走。

    寝室几人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影,面面相觑。

    万帆咂摸着下巴,问许云:“老大,上次老幺这么发疯是什么时候?”

    “高二吧?”许云回想了下,“物理还是化学竞赛,只拿了三等奖?”

    “全国化学竞赛。”谢仲俞推了推眼镜,补充道:“他一晚上跑了60圈,我在旁边亲自数的。”

    “那这次又是为什么?”万帆想到了什么,低声问:“取消保送那事?”

    “别说了。”许云忙制止道:“他不见得一回来就去看公告栏,估计还有别的事。都别瞎猜了,让他早点休息。”

    这一晚,钟意果然睡着了,就是有些不踏实,梦里老是能看见沈西风昨晚光彩尽失的眸子,胸闷得慌。

    第二天起来,钟意连刷了三套理综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他的水平终于回升到他能接受的程度,钟意这才小小的松了口气。

    他滑开手机,在微信里翻出班级群,发了条@所有人的信息——

    “下午要照两套衣服,校服跟校礼服,找不到的可以穿白衬衣黑领带代替。”

    没过多久,有人开始回复。

    “知道了大班长。”

    “昨天老班强调过啦,班长还真是操心。”

    “要化妆吗?女生可以化妆吧?”

    “可以,黑丝超短裙什么的都来啊!”

    “制服诱惑可以吗?”

    “滚,只有校服诱惑。”

    钟意看着屏幕上滑过的对话,敛了敛眸,摇头:都是些什么素质!

    毕业照时间定在下午3点开始,午饭后,大家纷纷开始做起了准备。

    宁州一中的毕业照非常正式,所有校方领导全员到齐,跟高三年级组的老师一起占了满满一整排。

    地点永远不变,就在操场边的校训壁前。

    “博观约取,厚积薄发”八个赤金大字,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学子,从最初的胶片时代,到如今的数码摄像,见证了这座百年老校的发展。

    按惯例,每个班级要照两次,一次着全市统一的校服,一次穿一中自己的校礼服。

    校礼服是一中的传统,校庆元旦之类的节庆日子都要求正装出席活动,十七八岁青嫩的身板穿上正装,说话动作都会稳重不少。

    在今天这样的大日子里,人人都把衬衣熨得没有一丝褶皱,想要在毕业照里留下最美的身影。

    这是最后一次同框了。

    同窗三年,多少明里暗里的情愫即将随风飘散,结不了果的花开了好几季,终是到了凋零的时候。

    操场上站满了人,高三十二个班的同学站在各自的队伍里,笑笑闹闹的相互打量,帮对方整理仪容。

    五月的阳光洒在他们头上,满满皆是耀目的青春。

    本来照相的顺序是按照班级号来排的,但因沈钰迟迟未到,六班只好在一边干等着。

    同学们等着倒不觉得无聊,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八卦。

    他们班里出了这么个大明星,这事儿够他们进大学后吹上四年,有关沈钰的事情,说多少也不嫌腻。

    更何况今晚还有他的复活赛,大家对他能否晋级展开了激烈辩论。

    但没人敢再去缠钟意,毕竟他今天的气场比往常更冷了七八度。

    只有多日没到校的秦雯不惧冰冻,热情似火地走过去找钟意说话。

    “没想到你还会唱歌,不简单啊钟小意!”秦雯道。

    钟意抬了抬眼皮,看着她不说话。

    秦雯神秘一笑,表情略带骄傲:“我看了直播,放心,只有我这种高级粉丝才有资格进群,不会外传的。”

    说着,秦雯神情一黯,惋惜道:“本来我想去南京看现场的,可有事耽搁了。没能亲眼看到你俩在台上互动,是在太遗憾了!”

    钟意乜了她一眼,心道幸好你没去添乱。

    秦雯见钟意把衬衣穿在校服里,便一伸手:“钟小意小朋友,领带拿来吧。”

    系领带这种小事,钟意当然是不会的。同桌三年,每次着正装时,都是秦雯帮他系的。

    对此,手残意自然不会拒绝。

    他笑了笑,从裤兜里摸出领带,转念一想,又放了回去。

    钟意道:“等校服照完了再系吧,不然校服里面有根领带看着会奇怪。”

    秦雯点点头,伸手擦了把汗,四处一望,叹道:“小钰还有多久啊,我们同学等会儿没什么,让老师一起等,就不大好了。”

    钟意也抬起头看了看,这已经是最后一个班在照相了。

    二十来个老师加领导在太阳下晒了这么久,确实没有理由让他们再等了。

    “大家都起来了,”钟意回身招呼着全班同学:“按高矮顺序站好,女生在前面,男生排后面,十二班照完,我们就过去。”

    “沈钰来了吗?”

    同学们纷纷探头探脑地张望,秦雯也悄声问钟意:“小钰说马上到了吗?”

    “不等他了。”

    钟意淡道,离开秦雯,走到队伍最前面,开始组织班里人排队。

    不等了?

    秦雯愕然,这样重要的毕业照,不等人到齐?

    她明明看见他之前一直在看手机,有那么多时间,为什么不能打电话问问?

    秦雯看着钟意忙碌的背影,不禁皱起了眉。

    去了趟南京回来,这人的气场有些不对劲。

    在那边发生了什么吗?

    等六班的同学走上台阶排好了队形,班主任何老师突然问:“沈钰在哪儿?让他到第一排来照!”

    “沈钰还没到,班长说不等了。”有同学回道。

    “没到?”何老师从前排走出来,往队伍里看了看,用眼神询问着钟意。

    钟意站在最后一排的边上,神色平静地回道:“他可能有事……”

    “来了来了!”有人猛地叫出声,指着教学楼方向说:“看,沈钰来了!”

    所有人同时转过头去,就见穿着校服的沈西风穿过操场,笑着朝他们奔来。

    他今天没做任何发型,发丝随风轻扬,笑容比阳光更灿烂。

    人群里顿时爆出一阵花痴声,女生们夸张地抚上胸口,眼神都粘在了他身上。

    连第一排的老师也忍不住称赞:“恩,的确很青春阳光,是我们一中出的好苗子!”

    钟意也随着人群看过去,眼神与沈西风的在空中蓦然相交,同时骤然转开。

    “抱歉,抱歉,有事情耽搁了。”

    沈西风拱手道着歉,他跑得急,额前都渗出了汗。

    很多老师没见过他几面,这会儿看到真人,免不了拉着他问上几句。

    何老师想拉他跟校长一起站,被沈西风婉言拒绝了,他抬头左右看了看,径直往后排跑去。

    “来来来,中间来!”排在队中央的男生都纷纷让开位。

    沈西风笑着摆了摆手,两步垮上台阶,站到了队伍最右侧钟意的身边。

    前方指挥排队伍的摄影师不干了,指着沈西风喊:“这位同学,你个子比你身边那位同学高,你们俩换一换!”

    钟意侧过身正要往外走,被沈西风一把拦下。

    “没事,他长得比我好看,就应该站这儿。”

    沈西风的话一出口,立刻引来哄笑,大家纷纷侧目看向他和钟意。

    钟意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么无赖的模样,他怎么一点都没觉得意外呢?

    “好好好,大家全部看向我,看着我的手啊!”

    摄影师再次吸引住所有人目光:“好的,想象一下,大家都考上了自己梦想中的大学,马上就要有三个月的长假了!”

    沈西风不露痕迹地朝钟意那边靠了靠,挺直背,露出标准微笑。

    带着热度和压迫感的身子,让钟意往左侧了侧脸。

    钟意用手肘碰了碰沈西风,轻声道:“擦擦汗。”

    沈西风低头见是包纸巾,抿着笑接了过来。

    两人指尖一触即分,彼此心中皆是一跳。

    “等会儿还要照一套衣服,你带了吗?”

    钟意眼盯着摄影师,再次问道。

    沈西风用眼角瞟了瞟钟意,轻声回了句“带了”。

    不单独发信息告诉他,反而去群里提醒所有人注意,这个小别扭的行事,永远那么可爱。

    第一套很快照好了,大家纷纷跳下台阶,开始换衣服。

    男生大多把衬衣穿在校服里,脱个外套,系上领带就完事。

    女生就麻烦些,还要跑厕所去换裙子。

    等秦雯换完装,急匆匆地跑回来准备给钟意系领带时,就看到校训壁前,沈钰正在做着她想做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