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回答我,你
    为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沈西风抓着钟意肩膀的双手指节开始泛白, 比起站在万千瞩目的舞台上,似乎被钟意看着, 才是人世间最让人紧张的事。

    他深吸了一口气, 开口道:“意,我……”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打断了他的话。

    外面脚步声纷至沓来, 夹杂着好几个人声:“小钰,小钰??你们在里面吗?快开门, 到你们接受采访了!”

    沈西风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 被突如其来的嘈杂扰没了影。

    他与钟意四目怔然地对视了片刻, 只能咬着后槽牙,转身打开了门。

    成哥马上探了半个身子进来,冲他俩招手:“怎么跑这儿来了, 快,节目组在到处找你们!”

    说着, 他的目光扫过钟意,一愣:“钟意的头发怎么乱了?快出来,我让化妆师马上过来给你弄弄。”

    钟意摸了摸脑袋,‘哦’了一声准备往外走。

    路过沈西风时,停了停,转头问他:“刚才你想说什么?”

    沈西风闭了闭眼, 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想说, 因为你是全世界最好的钟意, 所以我想要朝着你的方向努力。”

    突然这么有觉悟了?

    钟意笑了笑, 没再接话,径直出了休息室。

    能从学渣嘴里听到如此上进的口号,作为老师的他本该感到无比欣慰。

    可不知怎的,钟意隐隐觉得有些失落,好像玩字母拼图的小朋友,没有把字母放进相应的凹槽中一样。

    “要不小钰你先去吧,就在5号厅,钟意还要……”

    成哥说着,一转身看到沈西风的眼神,吓得忘了后面的话。

    这孩子最近对他似乎很有意见啊,时常眼风如刀,嗖嗖的看得他心里直发毛。

    也是,临近高考了,正常的孩子们都已经在抓紧时间复习,而小钰还在满世界地乱窜,心情忽高忽低的也是正常。

    成哥硬着头皮说:“小钰,这、这是采访稿……”

    沈西风不等他说完话,一把拖过采访稿,无声地幽怨地瞪了成哥一眼。

    成哥手下一顿,成哥惶恐,成哥不想换工作,成哥需要好好反思自己。

    采访是两人分开进行的,节目组明显对钟意更感兴趣,拉着他录了快半个小时。

    从‘做沈钰的同学是怎样的感受’到‘你小时候是否有音乐方面的天赋’,不时有化妆师上去给他补补妆,弄弄发型,搞得他很不适应。

    当主持人问道:“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你已经提前保送b大了,请问你觉得参加我们的节目对你以后的大学生活,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钟意一愣,看了眼一旁的摄像机,转头答道:“这个消息有误,我跟b大没关系,这段麻烦不要播出可以吗?”

    主持人微怔,随即释然道:“当然可以,播出的内容都会先经过你的允许。那么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

    等钟意走出采访室时,沈西风正跟张可毅在电梯间门口说着什么。

    见他来了,张可毅马上用手指了指,示意沈西风:“正好钟意来了,你要问就赶紧问,不然等会站姐都把照片发出去了。”

    钟意走到他俩身边,用眼神询问着沈西风。

    沈西风把手机转过去给他看,“毅哥说要准备为换人造势,让我先发一张照片到微博上。”

    上节目期间,要保持必要的宣传和曝光。

    这个沈西风也跟钟意谈过,钟意看那照片只是他俩排练时的背影,便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趁着沈西风发微博的空档,张可毅拉着钟意一阵猛夸。

    张可毅说:“……虽然现在名次还没排出来,但观众的热情你也看到了对吧?刚才连节目组的总导演都来问我你是谁,说你非常有潜质。这节目的导演是谁?江崇鸣啊!”

    沈西风发完微博,点进微信上下滑动着。

    突然,他扯了扯嘴角,抬头冲钟意笑道:“来了个饭搭子,晚上又有大餐吃了。”

    没等钟意回答,张可毅先接话道:“吃!毅哥我请!你们俩都辛苦了!是该好好犒劳犒劳!说吧,想吃什么?”

    “不用你请,”沈西风回着信息,头也不抬道:“景明初来了。”

    “哦,是小景啊。”张可毅顿时堆满了笑容,搓着手一脸期待:“上次他来南京,我跟他刚好错过了,算算真是好久没见面了。”

    “他没叫你,只叫我跟钟意过去。”

    沈西风发完信息,把手机揣回兜里,压着笑,揽住钟意往外走。

    “又是他?我不去了吧……”

    钟意话没说完,就听见张可毅在身后不依不饶地问:“钟意?小景怎么知道钟意的?唉,你们别走啊,要不我当司机,把你们送去,见着小景了,你们提一嘴毅哥在车上,怎么样?”

    “快走快走!”

    沈西风推着钟意往外跑,“你还不乐意,没见多少人上赶着要去吗?明初不是坏人,多接触就知道了。对你未来校友多点包容心啊。”

    一提到这个话题,钟意就蔫了。

    他没打算高考前告诉沈西风,只好顺从地跟他上了车。

    刚坐上车没几分钟,钟意的手机响了,是秦雯打来的。

    他想了想,掐掉。

    五秒钟后,电话又来,再次掐掉,如此反复了三四次,秦雯终于死心了。

    接着,三条微信挤了进来。

    一张截图,一串问号,以及一句“你要和沈钰参加复活赛???”

    “你发微博了?”钟意没想到消息传得这样快。

    他点开截图看了看,沈钰那条微博是五分钟前发出的。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已经有三千多留言跟转发了。

    而那条微博是这样写的:

    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周六晚上的时间留给我,可以吗?

    “……”

    骚包!

    钟意剜了一眼凑过来看他手机的沈西风,正好对上他无辜又清澈的眼眸。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会撩?”沈西风春风满面地摸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图片,放大,左右端详了一番。

    沈西风叹道:“毅哥发了十多张,我特意挑了这张,知道为什么吗?”

    钟意也在看那张照片,是在他跟沈西风唱歌时拍下来的,两人正唱到和唱部分,拿着话筒,微微侧过脸想要看向对方。

    “有什么特别?都看不到脸啊。”钟意无语道。

    “你的侧颜。”沈西风把放大了n倍的照片放到钟意眼前,“记住,这是你的黄金角度。你的下颌线、下巴以及鼻梁的挺直程度,是大部分亚裔望尘莫及的。”

    说着,他抬头笑嘻嘻地看了眼真人,“根本不用看到你的五官,只要放出这个部位,就足够让粉丝尖叫了。”

    钟意又仔细看了看那照片,实在看不出来什么好,也不知道沈西风的审美到底是怎么长的。

    但翻翻微博的留言,的确被诸如“小哥哥侧颜杀!”、“那是工作人员还是马上要出道的小哥哥?”、“求正面清晰照”的内容刷屏了。

    钟意叹气道:“是啊,我同桌也尖叫了。这些人都住在微博上吗?怎么你一发内容,就闻着味儿来了?”

    钟意很有些头疼,因为寝室的群里也炸窝了,接着是班级群,人人都跟疯了似的at他,刷屏的消息快得像在坐火箭。

    “有自动推送啊!”沈西风得意地摇头晃脑,突然觉出了不对,“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列为‘特别关注’?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微博名!”

    他说着就要去抢钟意的手机:“快快快,告诉我你微博名!让我看看!”

    平时钟意的手机都是随便让沈西风翻的,这会儿却不知触到他哪片逆鳞,死死拽着手机尾部不给人看。

    沈西风见有异状,顿时起了好奇心,一手夺机,一手挠人痒痒,成功抢了过来。

    “别,别乱翻!”

    钟意是真慌了神,抢不到手机,索性伸手捂住沈西风的双眼,“这是侵犯人家**……你,你还给我!”

    “看到名字就还给你!”

    沈西风利用身材优势躲着钟意,又拉下他那只作乱的手,用下巴压住,另一手飞快点开了微博。

    主页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多是新闻美剧跟游戏;再点开‘我’那一栏,就看到名字是‘yz’,微博508,关注123,粉丝78。

    再往下,是渣浪最近新推出的一个功能:我经常访问的人(仅自己可见)。

    排在第一个的,赫然就是自己微博的头像。

    沈西风差点就没忍住,转头看看还在挣扎的钟意,无情地点进‘微博’一栏。

    最近一条,钟意转发了一个广告,并附言两个字:打call。

    沈西风甚至能想象到钟意在转发的时候,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个广告,是上个月才放出来的某个运动品牌的手表,代言人:沈钰。

    钟意看到沈西风的唇角,翘出越来越夸张的弧度,就知道脑残举动败露了。

    他急红了眼,正好一手被沈西风用下巴压着。

    钟意五指一收,掐住对方的脖子,威胁道:“快还给我!你什么都没看到!”

    沈西风的脖子虽被掐着,可那力度比按摩还轻,他甚至还皮痒地转了转头。

    沈西风晃着手里的手机,问道:“你喜欢这表啊,喜欢就告诉我啊,厂商送了我好几块。你喜欢什么就要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你喜欢呢?”

    “闭嘴!”钟意真的怒了,五指收紧,那眼神恨不得能把对方戳出两个洞来。

    然而沈西风丝毫不愿退缩,他伸手抚上钟意掐着自己咽喉的手,双眼紧紧盯住钟意,一字一句地问:“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