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他的眼神落
    沈西风大笑出声, 从旁边挤过去,一边揽着钟意的肩把他往屋外带, 一边扭着头对张可毅说:“人家b大高材生,怎么都不会走这条道的!”

    “噢——”

    女生们发出惋惜地感慨声, 纷纷掏出了手机。

    果然啊, 长得好看又有才华的小哥哥是人间至宝, 趁着能看的时候多看两眼。

    张可毅在身后气急败坏地嚷嚷:“别忘了你答应的直播!”

    沈西风把钟意带到练歌厅, 伸手揉了揉他的发,笑得很克制:“我们意做什么都是最厉害的。”

    说着,沈西风冲墙角的钢琴抬了抬下巴, 示意钟意:“你先去玩会儿琴,我跟毅哥谈妥了就过来。”

    “确定没问题了?”钟意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么唱首歌就完事了?

    沈西风背对着门口往后退, 盯着钟意直笑:“你就好好想想我俩该唱什么吧,我都听你的。”

    唱什么?

    这的确是个问题。

    钟意的歌单几乎都是由他妈妈植入脑中的。

    而作为一位七十年代出生的中英混血港籍人士,钟妈妈恰好经历了九十年代的粤语黄金期……

    所以从童年起, 钟家的音响里飘的都是那一代人的回忆。

    小时候,钟意学钢琴, 多接触古典音乐,空闲时听的‘流行音乐’都是钟妈妈放给他听的。

    ——以至于当别人家的孩子哼着exo、tfboys的歌时,钟意还停留在“四大天王”的时代里。

    当他意识到自己与同龄人的音乐审美差距有多大时, 他已经改不过来了。

    所以, 他极少在人前唱歌。

    不是因为高冷, 而是因为羞耻。

    作为一个少年人, 他会因为自己取得的成绩而高傲,也会因为自己的脱群而面红耳赤。

    试问,让这样一位满脑子都是‘十大劲歌金曲’的陈腐少年选歌,他能选出什么样的奇迹?

    而钟意对现在的流行歌曲知之甚少,若是沈西风挑一首他完全没听过的,这剩下不到四天的时间,他能学好并在舞台上好好发挥吗?

    钟意觉得这整件事难得有点超纲。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坐上琴凳,双手自然而然地摸上琴键,脑子里搜索着哪些歌曲上得了台面。

    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弹完了一整首《秋日私语》。

    啪——啪——沈西风鼓着掌,一屁股挤上琴凳,目光灼灼地盯着钟意。

    “大师,想好我们要唱什么了吗?”沈西风问。

    大师矜持地瞟了他一眼,单手弹了节轻快的大三和弦,“真由我们说了算?你那个经纪人保证不发飙?”

    “保证不了。”沈西风的语气如常。

    他的眼神落在钟意那双手上,那手长得好看,他一直都知道,修长又秀气,拿着书或是握个笔,时常能让他看得呆过去。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的一双手,弹起钢琴来,竟是如此的……撩人。

    沈西风喉结滚了滚,强行拉开目光。

    他对钟意展颜一笑:“但我们可以尽量去争取。毅哥说你的粤语有绝对优势,让我们往这个方向去思考。我粤语虽烂,但毕竟是一个国家的,学起来总比英文快吧。那首《vincent》我学了一个月,现在可没那么多时间了。”

    “粤语?”钟意开始思考,手指又无意识地在琴键上跳动。

    沈西风死死盯着那只手,看它曲起的手指,看它手背上时隐时现的筋骨,直到实在忍不下去了,伸出手,抓住那几根像是在跳华尔兹的手指。

    沈西风使劲捏了捏,低声道:“别弹了,弹得我心里乱。”

    出乎意料地,钟意没立刻抽回手。

    他双眼放光地盯住沈西风,有些激动地冲沈西风说:“我想到可以唱什么了!”

    沈西风猛地抬起头,就看见钟意伸出另一只没被捉住的手,随着话音比划着一二三:“难度、普及度、逼格,占全了!只要我们能唱好,这样的歌拿去pk,战无不胜!”

    钟意的脸上又浮出那种得意的小模样。

    不过之后他把上扬的唇角压了压,话锋一转:“不过,那歌词的节奏很快,你的粤语一定要非常流利才行。”

    沈西风用视线牵着钟意,趁他没注意,把五指微微插入他被握住的那只手里,形成十指交缠的模样。

    他的面上微微发热,心底偷偷爆了一个烟花。

    沈西风独享着这个小秘密,冲钟意微笑:“有你这个世界第一的老师,还担心什么?”

    *

    两人跟张可毅过了曲目,确实如钟意所以,那首歌的难度、普及度、逼格都接近满分。

    张可毅唯一担心的是他俩唱不好。

    “怎么会想到选这个?”张可毅拧着眉,不赞同摇头:“让你们选粤语歌,但不是挑这种神级的啊!”

    说着,张可毅转身打开电脑,在网上搜了片刻,点开一个视频放给他俩看。

    “这是今年初的某台跨年晚会,由原唱带着一新人合唱,你们看看现场效果。”

    这首歌的原唱是位殿堂级天王,嗓音无可挑剔,唱现场跟cd放出来的几无差别。

    而他旁边那位,是去年某个音乐类选秀节目的全国总冠军。

    到底是全国总冠军,实力本是不弱的,但跟原唱一比,气息不稳,节奏不准,吐字含混,堪称车祸现场。

    “这首歌对气息和音准的把握要求非常高,先不说小钰,钟意这样从没受过正规声乐训练的,半首歌唱下来就没气儿了。”

    张可毅点着电脑屏幕,逐个教训着他俩:“至于你,小钰,你对快歌的掌控本来就不太好,到时候在上台肯定还要跳几个舞步,气息一被打乱,能比车祸现场还惨烈。”

    说完,张可毅把电脑一合,总结道:“换别的,这个你们驾驭不了,还早了至少七八年。”

    大多数情况下,钟意是谦和有礼,与世无争的乖宝宝。

    可这不代表他性情温顺,只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对平凡大众的漠然罢了。

    而当他的能力受到质疑时,不容挑战的王者之气便会瞬间勃发。

    “我可以只唱那段节奏舒缓的副歌。”

    钟意盯着张可毅,丝毫不打算退步:“让沈钰这几天好好练练发声,实在不行,还能把节奏稍微调慢一些。这首歌音域适中,只是难在歌词和节拍上,我相信沈钰能比视频上那人做得更好。”

    据理力争的钟意,浑身都在发光。

    沈西风只看了他一眼,就被激起了一腔热血。

    他也冲张可毅抬抬下巴,道:“我也有信心能唱好!这段时间我都加大了体能和力量训练,肺活量比以前增大许多,边唱边跳也没什么大不了。何况这歌只需要做几个简单动作,不会太耗体力的。”

    张可毅懒得跟两个小孩掰扯,他起身,敷衍地点点头:“行行行,你们先练一下午,晚上给我看看成果。我还得给凌昇那边打电话呢。”

    他走出几步,又回过头,用食指点着两人:“先说好啊,如果晚上达不到我要的效果,就必须换歌!”

    “歌词没那么快能熟悉的!”钟意的反应相当迅速,这么一大篇的粤语是不可能短时间学会的。

    张可毅想了想也对,便指着沈西风:“你可以先用普通话唱,但必须是原调原节拍。”

    等张可毅走出了休息室,沈西风才转过头问钟意:“你真觉得我能比那谁唱得更好?其实我……”

    “不觉得。”钟意无情地戳破了沈西风的幻想,“你那经济人说得很对,这歌的确很难。我只是不想听他说我们不行。”

    沈西风还以为能听到钟意夸他,结果却是兜头一盆凉水倒下来。

    不过,凉水就凉水,钟意给的什么他都喜欢。

    钟意一转身,拉着沈西风就往练歌厅走:“我要先听你唱一遍,再决定要不要换歌。”

    沈西风被他扯着衣服下摆,很是享受。

    他摇头晃脑地跟在钟意身后,戏谑道:“粗现了!学霸的好胜心!这一次钟意意小朋友会给大家带来怎样的奇迹呢?请拭目以待!”

    钟意意小朋友听了想打人。

    他把沈西风摔到凳子上,皱着眉头问:“你熟悉这歌吗?我选它是因为我妈曾参与过编曲,所以对它有特殊的感情。”

    “??”沈西风惊得睁大眼,“你、你妈妈是做什么的?”

    钟意被问得一怔,这时候有必要谈论他妈妈的职业吗?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回道:“我妈妈没有固定的职业,她从茱莉亚毕业以后,就到处找音乐人合作,也是为了做唱片才来到大陆,认识了我爸。”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非常大。

    沈西风点着头,逐字逐句消化着钟意话里的意思。

    “所以你妈妈是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然后她是个音乐制作人,还参与过这种天王级歌星的唱片编曲。”

    沈西风在脑子里过着这几层递进的关系,除了感慨,还是感慨。

    早该想到,如此优秀的孩子,父母的基因不知该有多好!

    “你干嘛把我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钟意对这位学渣的理解力越来越感到头疼,都十万火急了,还有心情谈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时,成哥拿着打印好的歌谱走了进来,顺便给沈西风带了把吉他:“毅哥让你试试自弹前奏。”

    “这个提议不错!”

    钟意眼睛一亮,拿过歌谱看了看,又对沈西风提议道:“前奏很短,你完全可以自己来,到时候追光灯一打,就跟上次你在音乐节上的出场一样。”

    沈西风接过吉他,照着歌谱试了几个音,抬头看向钟意,眼里满是星光。

    沈西风似笑非笑地说:“下次你扫墓的时候,也把我带去呗,我想亲自跟钟妈妈道个谢。”

    “她姓黎。”钟意不解地盯着沈西风:“你要道什么谢?”

    “谢谢黎女士生出了全世界最好的钟意啊。”

    沈西风说完,埋下头开始弹起了吉他,留下钟意跟成哥两脸怔然地呆立当场。

    为什么老是被00后伤害?

    现在的小孩都不懂尊老爱幼了吗?

    成哥黝黑的脸庞又加深了一度。

    钟意的脸色在青红之间转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吼道:“八分之一的休止符你看不到吗?你停顿的时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沈西风被吓得一哆嗦,惶惶然抬起头,刚想辩解,被钟意大手一挥,止住了。

    钟意气势如虹地拽来谱架,又拖了根独脚凳坐到沈西风身边.

    钟意用手掌打着节拍:“说了这首歌节拍很重要,你先要在心里打出节奏!吉他学几年了?就这么简单几小节都处理不好?”

    好凶!

    这跟平时冷静讲题的钟意完全不一样!

    沈西风在钟意的要求下,苦哈哈地唱了几遍谱,才被允许摸吉他。

    他抬眼把钟意瞧了又瞧,没忍住,轻声问:“你,觉不觉得你的态度不怎么好?”

    “学琴能有什么好态度?”

    钟意用食指‘空空’敲着谱架,示意沈西风做好准备。

    “我妈从小就这么教的我。背挺直!肩打开!一二三,走!”

    可怜沈西风这位半吊子音乐少年,被钟大师的严酷教学折磨了两三个小时,期间只有一个想法。

    黎女士,您对您的孩子,太严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