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喜欢你,那
    第二天清晨, 钟意惴惴不安地坐在练歌厅外, 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又一声咆哮。

    “绝对不行!”

    张可毅这几天肝火烧得旺,脸上长了好几个大包, 一做表情就扯着疼,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止他发出怒号。

    “凌昇是公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才给你请来的,前期宣传都放出去了, 微博上也在造势, 你临到头来跟我说换人?”张可毅道。

    他用手里的歌谱狠狠敲着钢琴台面, 恨不得敲在沈钰的头上。

    见沈钰沉默了,张可毅说得更起劲了,“如果是个什么商演, 你糊弄一下,抓个素人做陪衬, 也算玩个新鲜。这次是什么?是你要打翻身仗的比赛!你随便抓个同学就想替代凌昇?沈钰, 我看你是最近过得太自由, 思想飘了!”

    沈西风没搭腔,坐在一旁静静地看他发飙。

    钟意在门外听不清具体内容,单从音量上看,张可毅应该是气得不轻。

    他自己也挺茫然的, 昨晚脑子一热就答应了沈西风, 今早起来, 恨不得反悔一百次!

    可看到沈西风那哼着小曲儿的高兴劲, 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除了不想让沈西风失望,钟意还觉得自己跟他上过两次热搜,与其暗地里受人猜疑,还不如大大方方地站到镜头下,让谣言不攻自破。

    然而今早一踏进这个工作室,看着那些从没见过的专业录音设备,钟意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他对娱乐圈实在陌生,这个日进斗金的行业,游戏规则能如此随意吗?

    “小意,”成哥在休息室门口冲他招手:“进来喝咖啡。”

    一大早的喝什么咖啡?

    钟意虽诧异,但还是跟着成哥进了休息室。

    休息室的茶几上整整齐齐放着20来杯咖啡,旁边是纸盒装的一块块小蛋糕,一旁的地面上还有一个硕大的果篮,上面写着“南京芋头祝小钰旗开得胜”。

    “粉丝每天都送,说了也不管用。”成哥走过去,挑了块蓝莓蛋糕递给钟意:“小钰不能吃这些高热量的东西,我们几个人也吃不完,都送给大厦的清洁工了。今天你来了,还能多消灭一份。”

    钟意笑了笑,“粉丝对他是真爱呐。”

    这蛋糕来自某个连锁咖啡店,是钟意喜欢的口味。

    钟意本来尴尬的心情被缓解。

    他用叉子吃了几口,就听见成哥看着那些咖啡杯嘀咕道:“没你要喝的拿铁,算了,我给你倒杯水吧。”

    拿铁?

    钟意怔了怔,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蓝莓蛋糕,又起身瞧瞧桌上摆着的那些,香草、慕斯、千层,各种都有。

    所以自己手里的这个,是成哥特意挑出来的?

    “成哥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这话刚问出口,钟意就有些后悔了,毕竟答案不言而喻。

    成哥用一次性纸杯接了杯温水放到钟意手边,淡笑:“做艺人的助理,什么都得记在脑子里。反正你俩能吃的东西也不多,不费事。”

    对于这位稳重不多话的助理,钟意一向很有好感。

    成哥身高不到180,但身强体壮,胳膊能比钟意大腿粗,五官平淡,但自带威严,说话做事稳如泰山。

    有他陪在身边,钟意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有所缓解。

    钟意想了想,开口道:“沈钰的那个提议……我也知道很荒唐,但他应该是真不想再跟凌昇合作了。”

    “那个人对小钰伤害很大。”成哥看了一眼钟意,突然笑了笑:“小钰很有头脑,让你上台,并不是一时冲动。”

    “?”钟意不明就里,有些发怔。

    成哥微微摇了摇头,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别看毅哥现在吵翻了天,他会被小钰说服的。”

    *

    练歌厅里,张可毅结束了一轮咆哮,愤愤地拧开一瓶矿泉水,灌下去一大半。

    他歇了口气,还想再继续,却被沈西风打断了。

    “钟意跟凌昇,谁的颜值更高?”

    沈西风坐在高脚凳上,点着手机,头也不抬地问。

    张可毅愣了一瞬,语气仍然很不好:“这场比赛是比实力,跟颜值没多大关系。你那个同学,连最基本的舞台经验都没有,拉上去丢人吗?”

    “人家上过的舞台,可不是我们这种用钱砸砸就能上的。”

    沈西风把手机屏幕转过去给张可毅看:“在上那次跑酷的热搜时,我的很多粉丝就认识钟意了;我空降粉丝群时,也提到过他是我班长,人又帅又聪明,圈了一堆粉。

    “这次那个妈妈被骂得这么惨,也是因为她黑了我和钟意两人,粉丝加倍愤怒,才闹得这样大。这说明,钟意很有观众缘,在大家完全不认识他的情况下,都能吸引这么多人为他抱不平。”

    张可毅沉着脸,滑动着翻看热搜里的那些微博,十条里有一半都提到了那位“会跑酷的小哥哥”。

    粉丝们表示绝对不相信眼神如此温柔的小哥哥,会对小朋友做出不礼貌的事情。

    见张可毅的神色有所松动,沈西风继续道:“我听过钟意唱歌,素人能有他这样的水准,非常难得了。反观凌昇,就去年年中发了几只单曲,水花平平,只在粉丝圈里有热度;他接太多综艺广告,歌手的身份已经开始模糊,跟这样的人一起合唱,真的能帮我晋级?”

    张可毅刚想反驳,被沈西风抬手制止了:“我知道你们想要有热度,钟意不是普通人,自带热度。节目播出前,我再做个微博直播,给大家专门介绍介绍他,这样可以了吧?”

    做直播这个事,张可毅跟沈西风念叨了好久,他一直没答应,觉得这种一个人对着镜头叨叨逼的行为特别像二傻子。

    ——这次为了钟意,也算豁出去了。

    张可毅没说话,审视地看着沈西风,脑子里激烈地权衡着两个人选的优劣,过了好半天,才道:“让钟意唱首歌再说。”

    *

    “放松,那里面很安静,耳机里除了音乐声,还会收录你自己的声音,让你随时能调节。”

    沈西风拍着钟意的肩膀,隔着玻璃墙,给他解说录音棚里的设备。

    “那个话筒是专业的电容话筒,非常灵敏,你别凑近了,离个半臂的距离比较合适。话筒前面是防喷罩,防止你的气息直接打在话筒上,这样出来的效果会更好……”

    “知道了。”钟意有些烦躁地打断沈西风。

    现在只是进个录音棚,他都不免紧张,这样的心理素质,真能撑到电视台上去?

    自己到时会不会紧张得一句都唱不出来,反而拖了沈西风的后腿?

    沈西风不明白钟意在想什么,见他面露不豫,只当他是不耐烦做这些事,顿时僵住了。

    “伴奏找好了吗?”

    钟意见录音师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心跳骤然加速,急喘了几口气,心一横,正要往录音室走,却被沈西风一把拉住了。

    “算了,”沈西风笑得很平和,“你站的舞台,不应该是让人指指点点的地方,是我没考虑周全,难为你了。”

    说着,沈西风垂目顿了顿,很快又抬起头道:“等会儿我就给凌昇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想什么呢,”钟意推了沈西风一把,陡然硬气起来:“实力足够,不就没人敢指指点点了吗?唱个歌而已,能有多难?”

    说完这话,他瞥了眼沈西风,毅然决然地拉开了玻璃门。

    沈西风站在原地,有一瞬间,他觉得这个人换上了高级装备,就准备下副本打怪了。

    录音师立刻带上耳机,打开控制按钮,准备就位。

    工作室还有几名宣发和采购,听说沈钰带了同学来录音,都跑来瞧热闹。

    录音棚里,钟意站在话筒前,观察了几秒,好奇地伸手点了点,被混响吓得一退。

    这场景落在几位女性眼里,顿时让她们笑开了眉:“这位小哥哥略有些可爱啊!”

    张可毅站在一旁,皱着眉,面无表情地看着钟意,而后拍拍录音师的肩:“让他开始。”

    “等等。”沈西风出言阻止着,伸手关掉了录音室里的几盏大灯,才道:“可以了。”

    密闭又空荡的房间,连根凳子也没有,钟意站在明晃晃的灯光里,正有些手足无措,忽见灯光暗了下去。

    他抬头,看到沈西风笑着冲他比了比大拇指,稍稍缓和了些紧张,深吸一口气,罩上耳机,朝录音师点了点头。

    夹着电子音的前奏一出来,沈西风顿时怔住了,如此浓郁的上世纪风潮是怎么回事?

    旁边年纪大点的工作人员 “咦”了几声,低语着“这小孩会唱这歌?”,“经典哦,00后能把粤语唱好吗?”

    十几秒的前奏,沈西风愣是没想出来是什么歌,直到拿着手机看歌词的钟意开口唱出第一句。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抹去雨水双眼无辜地仰望。

    “哇——”

    “要不是声线不一样,我会以为是原唱!”

    “他粤语好好听!当然我也听不懂,但就是觉得好好听!”

    前台跟采购都是几个年轻妹子,一脸花痴地盯着钟意,有人还拉着沈西风问:“小钰,这是你介绍来的新人吗?”

    沈西风笑了笑没答话,穿过人群去看张可毅,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录音棚,心里暗自窃喜。

    歌词一出来,沈西风自然就知道了,搞音乐的,哪能不知道beyond乐队呢。

    钟意的歌单,还真是……非常复古啊!

    明明是个洋气的混血,怎么总带着一股子老干部风情呢?

    沈西风被这个想法逗乐了,笑盈盈地转头去看向钟意。

    恰好钟意唱到“是我衷心地说声——”,估计马上进入副歌,他不用再看歌词,一抬头,看见沈西风那个笑,不禁也勾了勾唇,接着道:

    “喜欢你,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

    旁边的妹子突然道:“超撩也!他笑起来好好看哦!”

    “哇,他是不是对着我在唱啊,天哪,我的脸都要红了!”

    “才没有,是看着我笑的!”

    沈西风被钟意那个笑勾得漏了一拍心跳,定了定神,才不着痕迹地扫过身边那几个女生,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他是冲着我笑的,那是我家的意意!

    一曲唱毕,混音室里居然响起了零星的掌声,几个妹子嘻嘻哈哈地笑:“这个小哥哥叫什么,几时出道啊?我要给他打call!”

    钟意从录音室里走出来,面上带着几分不自在。

    他还是第一次从耳机里听到自己的歌声,总觉得有些别扭,这样的水平是不是太菜鸟了?

    没等沈西风有所动作,张可毅几步走到钟意面前,一脸严肃地上下打量他。

    钟意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清了清嗓子,犹豫着开口:“我,刚才吃了块蛋糕,嗓子有点腻,要不,下午再……”

    “钟意是吧?”张可毅打断他的话,满面激动:“我记得之前就问过你,开个价吧,怎么才会考虑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