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你知不知道
    果然就是那个抱小孩的妈妈发的贴。

    她先是痛斥了国内大型购物商场没有完善的婴幼儿设施, 父母在带着跟自己性别不同的宝宝逛商场时,如果需要上厕所, 宝宝就只能独自待在厕所外等着。

    这样有多危险, 不言而喻。

    她家宝宝就是在自己上厕所的五分钟时间里, 被两个男生欺负,吓到了, 哭了一整夜, 把全家折腾疯了。

    帖子末尾,她不仅放出了自己宝宝可怜的照片, 还放出了“那两个男生”的照片。

    总共三张照片, 一张宝宝哭的稀里哗啦, 还有两张是那俩男生勾肩搭背说话时偷拍的,虽然画质有些糊, 但能看清那两人各自的半张脸。

    钟意甚至能从照片中,看出当时自己的愤怒, 而身边的沈西风, 被拍到了一个完整的侧颜, 那标志性的眉眼,想抵赖都绝无可能。

    帖子是昨晚7点过发出的,一开始激起了新手爸妈们的一致赞同,大家纷纷列举自己在商场里带娃上厕所的不便;

    顺便从国家开放二胎扯到了国民素质, 又拐了弯抨击如今的90后、00后。

    本来画风正常的评论楼, 在零点过后, 突然有人提了一句:“那两个男生, 高的那个,好像是个明星?”

    从这条留言开始,楼就开始歪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人言之凿凿地回道:“天哪,那是沈钰!我女儿特别迷他,绝对没有看错!”

    人名出来后,留言开始疯涨,众人对钟意的身份也是格外好奇,各种猜测对比,众说纷纭。

    天亮后,帖子估计被人转到了其他网站上,这一下,完全炸锅了。

    因为钟意之前跟沈西风上过热搜,不少死忠粉对这个帅气的小哥哥很有好感,见这次两人同时被黑,简直怒不可遏。

    “疯了吧,碰瓷碰到我家头上了?”

    “我沈钰一年赚3个多亿,会去欺负你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孩?”

    “他身边的是他朋友,非娱乐圈的人求不黑!”

    “应该不是籍籍无名的小孩儿?我看那孩子好像是近期网上非常红的晏白白小公主?”

    大量芋头源源不断地涌入网站,控评的撕逼的,吵得不可开交。

    黑子、路人、粉丝三方生生把这个小论坛的服务器拉跨了好几次。

    钟意看不下去了,打开微博的24小时热搜,“沈钰欺负小女孩”赫然排在了第二的位置。

    他还没来得及换口气,就瞟到了排在第一的热搜:“沈钰耍大牌凌昇”。

    点进去,里面排在首位的内容是一段不到两分钟的视频。

    蹲守的记者逮住了正要出门的沈钰,追着他问欺负小孩的事情。

    见沈钰没有回答的意愿,又穷追猛打地问:旁边那个男生是不是之前跟他上过热搜的同学,问他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凌昇是否也知道这个消息,还愿不愿继续跟他合作。

    沈钰戴着墨镜,嘴角抿得很紧,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成哥立刻冲上来隔开了记者,护着沈钰向前走。

    记者不死心地跟上去,继续问:“凌昇这周要拍摄橘子手机的广告,是否有足够的时间跟你进行排练?你对复活赛的晋级有没有十足的把握?”

    沈钰似乎被最后一个问题惹恼了,回过头丢下句:“有关凌昇的问题,你们不知道找他问吗?老是揪着我问有什么意思?我有义务帮他回答吗?”

    虽然说这话时,沈钰的脸被成哥挡了一大半,但钟意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焦躁。

    他从没对谁如此不耐烦过,言语中的尖刻与怒气纤毫毕现,他是真的生气了。

    视频播完之后,钟意盯着漆黑的屏幕看了好一会儿,单手成拳抵在嘴边,脑子飞快地转着。

    他知道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可手心已浸出冷汗。

    这些事已远远超出了他的处理范围,可他必须冷静,把事件的前因后果想清楚,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夫子庙外人来人往,喧闹不断,街边商铺亮起了各色霓虹招牌,合着鼓点强劲的音乐,大声地招揽着客人。

    钟意在这片喧嚣中静立了片刻,猛地抬起头,找了个人少的角落,打开手机。

    他眉头微蹙,手指在屏幕上不停点击、滑动,手机荧白的背景光反射到他脸上,照亮了他紧绷的腮帮。

    大约半个小时后,钟意放下手机,揉着眉心,长长地吐了口气。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才要进入正题了。

    *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边练歌厅里,沈西风正刷着手机,面无表情地听张可毅发飙。

    “……就因为你这种个性,公司早就明文禁止你私自接受记者采访!说过多少遍,我不在场时,他们的任何问题,你都不要回答!”

    张可毅气急败坏地来回踱步,“还有,那个小女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收场?啊?又是花钱撤热搜是不是??真当渣浪是你开的啊!他妈的一个破气球,整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我他妈真是服你!谁都不服,就服你!!”

    沈西风突然打断道:“不是小男孩儿吗?”

    张可毅的怒气还没宣泄出来,又被打断了一下,面色铁青地道:“周四就要上场,现在是周天晚上7点半,你还没跟凌昇定好歌,并且,还勇夺两个负面热搜,两个!你知道这会对你有多大影响吗?

    “复活赛人人都卯足了劲,公司给你制造了这么好的话题度,你不要,偏要靠自己本事上热搜!这下上得好啊,一手好牌全被你打烂了!现在人家凌昇还愿不愿意跟你合作,没人知道!他要不干了,我们还能找谁?找谁??”

    “随你们便。”沈西风把手机揣进兜里,起身就要往外走:“反正做决定向来都是你们,关老子屁事。当初接这个节目的时候,我就有疑问,时间跟高考挨得那么紧,谁他妈有精力两头跑?”

    张可毅极少听到沈西风骂脏话,愣怔了一瞬,马上又堵住他的去路:“你干嘛?等会儿你再给凌昇打个电话,问他晚上还来不来。”

    沈西风烦躁地一甩头:“谁爱打谁打,还让不让人吃饭睡觉了?我是个考生,要回去刷题。让开!”

    成哥听见争吵,早已在门口候着了,这时候叫了一声“毅哥”,用眼神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趁着这个档口,沈西风闪身出了练歌厅的大门。

    “回酒店。”沈西风头也不回地吩咐道,不用看就知道成哥在后面跟着他。

    这两天多个事情叠加在一起,让他的心情跌至谷底。

    钟意也没联系他,不知道有没有看到网上的议论,看到了,估计也会生气吧。

    想到这个,沈西风的心情直接被打进了十八层地狱。

    他是个扫把星吗?

    怎么每次不好的事情,都能把钟意拖下水?

    成哥下到地库去取车,沈西风推开大厦的玻璃门,来到了室外。

    晴日的夜晚,能见度很高,入夏后白昼长,到这会儿天也没完全黑透,是清透的深黛色,除了不远处的月亮外,还能看到疏疏几颗残星。

    沈西风站在清朗的夏夜星空下,觉得自己一败涂地。

    *

    回到酒店后,沈西风先去泳池游了一个多小时,又拖着沉重的自己回房间泡了个长长的澡,等拿着手机上床后,已经快到12点了。

    沈西风正想打开微博,忽然听到门铃在响。

    成哥有事会直接打他电话,住在五星酒店有访客前台一定会先电话确认,这个时间,会是谁在敲门?

    沈西风下床,凑到猫眼前一看,哗啦取下物理锁,打开了房门。

    钟意背着手站在门外,朝他微微扬了扬唇角。

    “你怎么这时候来了?”沈西风身体先于大脑,把人拉进房间了才开口问话。

    钟意举起双手,浮出一个浅笑:“欺负小孩的那个帖子,解决了。现在热搜应该已经顶上来了。”

    沈西风这才看到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里拿着的是只录音笔。

    什么意思?怎么解决的,钟意自己掏钱撤了热搜?

    钟意见他仍傻愣愣地盯着自己,便打开微博,点进某个热搜,拿给沈西风看:“我找到了这个妈妈,跟她道了歉,也问清楚了她家孩子的真实情况,录下我们所有的对话,逼着她在原论坛以及微博上发声,澄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相信明天,那些骂战跟谣言就能逐渐平息了。”

    说完,钟意看了看仍在滑动手机的沈西风,咬了咬唇,学着他的样子,伸手揉揉对方的头顶。

    钟意温言道:“今天你可以睡个好觉了。”

    沈西风的眼睛还停在手机上,左手却精准地抓住了钟意想要缩回去的手,再微一使劲,想把人往自己身边带。

    这个新上来的热搜是“沈钰小孩反转”。

    主题微博是一个叫‘emily89’的博主发的声明,沈西风粗粗扫了一下,那个妈妈还原了整个事件,并对他跟钟意表示了歉意。

    帖子是一个小时前发出的,已经被各大娱乐新闻转发超过了十万条,沈西风看了看转发和留言。

    “一直相信沈钰!”

    “道歉就行了吗,现在造谣的成本太低了!”

    “你的道歉是舆论压力给的,但我们不会原谅你!”

    “沈钰一直是礼貌有加的乖宝宝,希望大家看到他的努力。”

    “为了走红,拉踩当红偶像制造流量,宝宝有你们这样的父母真是可耻!”

    在热搜上来的时候就有不少的粉丝质疑,那个宝宝明明就是女孩子,但妈妈在发帖的时候却说‘性别不同’。

    但是在不占理,再加上黑粉蜂拥的情况下,沈钰的粉丝再强悍,也百口莫辩。

    而现在,终于让芋头们觉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舆论反转得这样快,连见惯了骂战的沈西风也有些不敢相信。

    身处话题风暴圈中心的沈钰,每天都会被扯进各色谣言中。

    在出现诸如此类负面又不易澄清的消息时,公司往往选择花钱撤销热度,再通知粉丝站不再议论,凭空抹去互联网中的痕迹,毕竟这是最高效又方便的办法。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谁能有那么多腿去断呢?

    而如今,真的来了个人,愿意为沈西风断腿。

    钟意跑了一整晚,满身都是汗,下意识地就要躲开对方才洗过澡的清爽身子。

    沈西风用一只手跟他较着劲,等看得差不多了,丢开手机,捉住钟意的双手,一把扯进怀里。

    “别闹。”

    沈西风咬着后槽牙,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冷静自然。

    他审视着钟意薄汗沾襟的模样,抬手用浴袍衣袖给他擦了擦额头,扫过他运动后略带红晕的脸颊,盯住那双清澄水眸。

    看了许久,就像是将这个人完全地给刻印在了心中。

    沈西风低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这个,钟意俊脸上浮出一丝得意,但很快又压了下去,正色道:“很简单。我先点开她的id,查看了她所有的发帖记录,掌握了她的基本信息,她不是说宝宝是小童星吗?其实还是很好找的。

    “她在今早还发了一条带着孩子上游乐场玩的微博,看图片和她的语气,并不像孩子哭闹了一整晚的样子,所以我怀疑她发帖的内容不实。

    “于是我查看了她三年发布的两千多条微博,用其中包含的信息推算出她的真实姓名,家庭所在的片区、楼盘名称。

    “因为最近一个月内她提到想要出租旧房,我就到她家小区楼下的房产中介那里说要租房,指明要她旧房的那种户型,中介给我看了三四套房,最后一套就是她的。

    “我说马上就能签约,中介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过来。之后的事情,录音笔能作证。”

    钟意一口气说到这里,骄傲的小尾巴实在有些藏不住了,唇角弯弯地给出了总结陈词:“大数据时代,让所有依赖网络的人,无所遁形。只要有心,什么都能查到。”

    钟意有多优秀,沈西风一向都知道的。

    他熟悉他刷题时的沉着冷酷,见识过他当班长的认真负责,看过他唱歌时的拘谨羞涩,却从没见过他高谈阔论的神采飞扬。

    那双眼睛透出来的,满满皆是从容自信,整个人帅得发光。

    这样的钟意,让人莫名想献出膝盖。

    沈西风伸手缓缓圈住钟意的肩,把头埋进他颈窝。

    钟意接受着沈西风一时的软弱,好半天,才听到沈西风幽幽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厉害,让我追得很辛苦啊……”

    追?

    追、追……什么鬼?

    钟意心跳漏了一拍,随即反应过来,沈西风应该是指“catch up”,而不是“chase”。

    他长吐了一口气,不太开心地腹诽:麻烦在中文易混淆的时候,用英文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