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我们意也是
    沈西风还在等着钟意给出评价, 小心谨慎地将他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

    沈西风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来对方的一个皱眉或是不屑, 只要对方有一丁点的反感, 都会给他一种被判了死刑的绝望。

    其实, 有没有可能,哪怕一点点可能, 钟意会欣赏这样的自己?

    “这个我也知道。”钟意微笑着开口, 让沈西风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钟意接着说:“秦雯念叨过好久,你的粉丝都快被你的优秀闪瞎眼了。”

    那你呢?

    沈西风想问, 却不敢开口, 只能跟着钟意一起傻笑:“他家的男香还不错, 等我拍广告的时候,给你要个小支的。”

    “我要那个干嘛, ”钟意扯了扯‘灰太狼’的牵引绳,老气横秋地摇摇头:“不符合我的身份。”

    沈西风被他的样子逗笑了, 上前狠狠地揉了一把发顶, 带着他往基德广场里走。

    “我们意意会长大啊, 哪能永远当玩气球的小朋友呢?等进了b大,我们意就是大孩子了,什么都得要最好的!”沈西风说。

    听到b大二字,钟意神色一僵, 忙转过脸, 看向商场内部琳琅满目的商铺。

    钟意看着来往的人们, 问:“午饭吃什么?这里人这么多, 你就这样不会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沈西风揪着绳子,把‘灰太狼’扯到自己面前,挡住脸,笑道:“这样就没问题啦。我看人家卖气球的手里什么动漫人物都有,你买个超级英雄也好啊,干嘛偏偏挑这个怕媳妇儿的?”

    “我哪个都不想买!”钟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这人本就打眼,还抓个花花绿绿的气球来惹人眼球,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眼看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他俩,钟意当机立断,抓着沈西风就往防火通道里走。

    钟意边走边没好气道:“这样太危险了,别在这里瞎转悠了,你下午没工作吗?随便吃个快餐就回去吧。”

    防火门内没什么人,沈西风摘下墨镜,认真地看了钟意一眼,道:“可我从来没跟你在外面吃过一顿饭,我们都出来了,就不能吃顿像样点的吗?”

    在外面吃饭,逛街,打游戏,这些哪怕是普通朋友都会经常做的事情,沈西风在出道以后就没再尝试过。

    ——他总是忙,忙到无家可归,忙到没有朋友。

    钟意听出他语气里的挽留,实在无力反驳,便把手里的气球绳子递给他,问:“想吃什么,我先去定个包间。”

    吃软不吃硬的小朋友呐!

    沈西风心满意足地笑了,说:“顶楼有一家‘杭州食府’,老板我认识,刚给他打过电话,那里的龙井虾仁包你喜欢。”

    钟意点点头,正好厕所就在前面,便拐进去洗个手。

    沈西风拿着气球跟鲜花站在门外等着。

    不一会儿来了个刚能走路的小不点,扑到沈西风大腿上,咬着手指盯住那个‘灰太狼’,眼巴巴地模样格外惹人怜。

    沈西风蹲下身,把那个气球送到小男孩面前,问:“是喜欢这个吗?”

    小不点怯怯地点点头,沈西风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顶,“真可爱,哥哥能给你玩一会儿……”

    听到能玩,小不点眼睛都亮了。

    他正想伸手接住,谁知又听到沈西风接着说:“但是玩了以后,要还给哥哥哦,因为哥哥身边有个更可爱的小朋友要玩。”

    这话说完,小不点就不知道该不该接了。

    小不点为难地看看沈西风,又看看‘灰太狼’,估计问题太过烧脑,瞬间就把眼泪给憋出来了。

    “哦哦……那个、别、别哭啊……”

    沈西风被吓了一跳,赶紧低头掏纸巾想要给小不点擦眼泪。不过他动作太快没掌握好平衡,身子往前一晃,连带着把小不点给摔地上了。

    这下,哭声就有些震天了。

    “对、对不起啊……小弟弟,我、别别哭,哥哥请你吃糖……”

    沈西风手忙脚乱地扶起小不点,又伸手拍拍他屁股上的浮灰,扯着衣服下摆,笨拙地给他擦眼泪。

    正好孩子的妈妈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这场景,马上抱起孩子。

    她惊恐地瞪着沈西风:“你干嘛欺负我家孩子?”

    钟意这时也出来了,没头没尾地只看到那女人找沈西风麻烦,忙上前挡住沈西风,警戒地盯着对方。

    孩子妈妈见还来了个帮手,更生气了:“干嘛你们,还想抱团欺负人吗?看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好下手是不是?”

    “不不,我是不小心撞到小弟弟……”

    沈西风的话说了一半,就被那妈妈愤怒地打断了:“什么小弟弟!这是小妹妹!没看见人家衣服上有花吗?!”

    “……”

    钟意跟沈西风两人同时扫了眼那孩子身上的深蓝衬衣,没谁能看出衣服上的花。

    “什么意思啊你们?”那位妈妈似乎感觉到了他俩的疑惑,顿时火冒三丈:“我们家瑶瑶可是微博上的小童星,粉丝都有好几千呢!你们有没有点眼力?摔着了你们赔得起吗?!”

    沈西风一听这话,就知道遇上找茬的了。

    他也不多废话,一把抓住钟意肩膀,带着他往外走,“没啥事,你别那么紧张。”

    “你脸都不遮一下我能不紧张吗?”钟意说完这句,余光瞟见了什么,猛地停下脚步。

    沈西风这才拉开了几步,钟意又跟脱缰的野马似地跑了,他一回头,就看见钟意转身快步朝那个妈妈走去。

    “请把刚才的照片删了。”钟意眼神如剑,紧紧盯住那女人,语气不容妥协。

    “什么照片?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拍照片了!”那位妈妈显然不是省油的灯。

    她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抱着孩子,声音越来越大:“怎么回事啊你们!哪个学校的,有没有基本公德心?才多大啊,就一身的名牌,富二代不得了啊?就能随便欺负人了?”

    她这一嗓子顿时引来好几个路人驻足,一边是女人和孩子,一边是两个高大的男生,任谁都会把谴责的目光投给后者。

    沈西风忙扯了扯帽子,再低下头,上前把怀里的那捧花递给那个妈妈,低声道:“误会误会,我是不小心碰到你家孩子了,对不起。这花就当赔礼了。”

    说完,他赶紧扯着钟意离开。

    钟意还在挣扎:“我看见的,她刚才拿手机拍我们了!”

    “拍就拍吧,还能管得了别人怎么用手机了?”沈西风紧紧箍钟意肩膀,生怕一不留神又被他钻了空子溜走。

    为了躲避路人眼神,他头压得很低,几乎是贴在钟意的耳畔,说:“别动了,大家都在看我们,乖点。”

    最后那两个字几乎是用气声喷出来的,听得钟意身子又是一僵。没几秒,钟意果真消停了下来,乖乖跟着沈西风进了电梯。

    直到热菜上桌后,钟意才想起问沈西风到底把人家孩子怎么了。

    沈西风瞟了眼飘着屋顶的‘灰太狼’,毫无羞耻心地回道:“他想抢我气球,哦不,你的气球。”

    钟意被这个弱智原因惊呆了,“一个破气球,你给他不就完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那不行。”沈西风给他夹了一筷子虾仁,抬头盈盈一笑:“我们意也是孩子,还没玩够呢。”

    说完,他怕钟意误会,又笑着打哈哈:“其实是我妈从小就爱把我的东西随便送人,我烦死这样的行为了,所以你不在,我肯定不会擅做主张动你的东西。”

    钟意张了张嘴,没法接这话,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瞅着沈西风那副‘我考虑很周到,我很绅士’的傻逼样,余怒难消,索性转头出门去卫生间抽了支烟,再回来,已经是一脸的平静了。

    “干嘛呢,出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迷路了。”沈西风见人回来了,忙递给他一碗热汤:“莼菜汤都上了好一会儿了,凉了味道会差很多,你快尝尝。”

    钟意接过汤抿了一口,道:“刚接了个电话,我下午就得去报到,吃完饭我回酒店收拾一下就走。”

    沈西风夹菜的手顿了顿,抬眼问:“在什么地方啊,我让成哥送你。”

    “不用了。”钟意迅速打断他的话,“你忙吧,下一场对你不是很重要吗,好好做准备。”

    沈西风看着钟意,慢慢放下了筷子:“意,我跟凌昇的纠葛,你知道多少?”

    “秦雯知道多少,我就知道多少。”钟意也没打算隐瞒,如实回道:“看你现在的状态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钟意放下碗,双手交叠挡在鼻前,脑子里像在对话框里打字,删删减减了好几回,终于把内容发了出去。

    “这就是一份工作,别太往心里去了,你这样的资质,以后多的是机会。

    “……你工作上的事,我们普通人都不太懂,也给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建议,只能鼓励你尽快强大,强大到无人能敌,那时候应该就有话语权了。”钟意语气平静地说着。

    沈西风听他又开始打官腔,不由得皱了皱眉,“那你什么时候回宁州?我可能这一周都在南京,要节目录完以后才能回去。”

    “你忙就是,我自己回去。”钟意客气地回道。

    话到此,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同时低头吃菜掩饰情绪。

    先前轻松和谐的气氛,就跟他俩手中的那碗汤一样,凉得失去了味道。

    *

    午饭后,钟意回了酒店,他本想定当晚的航班回宁州。

    不过等他打开app时多了个心眼,他怕沈西风又找人查他的航班,便定了个n大附近的快捷酒店,打算多待两天再走。

    这次来南京,除了一时冲动,也想看看这个城市。

    他不打算考北京的大学了,而南京跟杭州是离家最近的两座大城市,干脆就在这两个城市之间挑一个吧。

    第二天,钟意逛了逛南京城,中山陵、雨花台、玄武湖,这座六朝古都处处都留着历史的痕迹,是钟意喜欢的,有文化底蕴的城市。

    n大校园也非常漂亮,朴质的校训和校史深得钟意的心。

    傍晚他正在夫子庙附近闲逛,准备去尝尝鸭血粉丝汤,却突然接到了秦雯的电话。

    “你在南京,跟沈钰一起?”秦雯劈头盖脸就是这样一句。

    钟意一愣,脑子飞快地转了转,“网上有什么照片传出来了?”

    “……”秦雯沉默了几秒,尽量压抑着情绪,“钟小意,你怎么就这么冲动?我要是知道给了你那张病历单,会惹出这些,我……”

    她顿了顿,语气一转,“马上要高考了,不能再节外生枝了,沈钰耽误不起,你也耽误不起!我知道你保送被取消的事情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钟意口气森然,没心思理会她的絮叨。

    秦雯听他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挂了电话,直接发了一个链接过去。

    钟意急忙点开一看,那是个南京本土的亲子论坛,上面尽是有关育儿的话题。

    大部分帖子的点击率跟留言都不超过两位数。

    ——只有飘红置顶的那个帖子,点击近5万,留言已经超出计算范围了。

    帖子的题目是:八一八我在基德广场的遭遇,现在的学生素质太差!

    在看到这个标题一瞬间,钟意几乎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的食指有些发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点开了那个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