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胆子够肥的
    虽然口罩遮住了沈西风的大半张脸, 但听他那欢快又自信的语气,明显能感到说这话时他有多开心。

    全世界最好的老师?

    钟意伸手关掉了视频, 转头问何老师:“他一模成绩怎么样?”

    “他啊?”何老师摸出成绩单看了看, “呃, 338, 离去年的分数线,还差几分。”

    钟意面色一沉,“何老师, 麻烦你等会把他所有的试卷拿给我。”

    想了想, 他又道:“另外,我的事别告诉他。”

    一个能让烤鸭店员工, 打飞的去另一个城市现场做菜的人, 你无法预料他的下一步会是什么。

    何老师看了钟意一眼,沉声道:“钟意,现在你要备战高考, 学校会另外安排人去给沈钰补课,你就在学校安心复习好了。”

    “没事,”钟意摇头, “换人他会怀疑的。而且, 我也需要赚那个钱。接下来我会把他盯得更紧, 保证完成任务。”

    “那怎么行!”

    何老师不由分说地摆摆手, “你得好好准备, 那毕竟是高考, 大意不得!学校也不会允许高考生不到校的, 这种人生大事,开不得玩笑。你要钱,我先借你都行,绝不能本末倒置!”

    何老师紧抿着嘴,眼神里带着无可商量的坚定。

    钟意这孩子他心疼了三年,到最后也没能护他一个周全,要是高考再出什么岔子,他这老师就别当了!

    钟意没急着反驳,等何老师平静下来后,突然倾身往前,把手放到书桌上。

    钟意问:“老师,我一模成绩怎样?”

    何老师怔了怔,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也不去看那个成绩单,表情却变得有些不大自然了。

    “恩,你还不错。”何老师说。

    “第几?”

    “……第四。”

    “全校?”

    “……恩,全市。”

    钟意没说话了,右手四个手指,轮流敲击着桌面,像是在弹奏一曲欢快的乐章。

    “差不多,作文写到最后我有些不耐烦了。”

    说到这里,钟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踌躇满志地一笑,像亮刃的利剑。

    “放心,我会好好复习。这下我们学校争理科状元的选手,又多了一个,好事情。”

    *

    艺考持续了两天,最后一科命题表演结束后,沈西风留下来跟参加考试的同学聊了会儿天。

    还没走出校门,沈西风就接到了张可毅的电话。

    “成了!小钰你太棒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异常激动,“我问了几个考官,你的成绩应该排在前五十,上线稳稳的!而且考官对你的印象也非常好,尤其是最后那个表演,都说你的台词跟爆发力一流,是可造之材!快快,成哥在校门口等着接你,晚上吴总要请你吃饭!”

    虽然考前已经有点底了,但等考完后再听到这样的消息,那底就彻底牢固了。

    沈西风很是开心,他一开心就想给钟意打电话。

    不过看看手机,这会儿才刚到5点,下午正上课呢,还是等着晚上再说吧。

    但晚上钟意住寝室,那边方不方便说话呢?

    沈西风想了想,滑开手机,给钟意发了条信息:“晚上几点有空,我找你有事。”

    *

    晚饭地点选在某个私人会所里,人不多,就公司几个高层和张可毅。

    三年前,吴颜良的老爸为了激励不成器的儿子,甩手给了他两百万,勒令他不论做什么,必须一年内翻本。

    否则所有家产一个子儿也不会留给他。

    吃喝打屁玩了近三十年的吴颜良,花钱如泄洪,赚钱却是难于上青天。

    他先砸了五十万进股市,不到两个月赔了个精光。

    随后吴颜良又跟着哥们儿搞共享单车,入了五十万的股,结果半年后,哥们儿卷款潜逃,不到一年时间,两百万就没了一半。

    正当吴颜良灰头土脸地准备拿着剩下的一百万去放高利贷,他那时的女友,一个平时爱追星的小丫头给他出了个主意——用这钱去开个经纪公司培养艺人出道!

    也活该这吴颜良走运,本来他那小破公司注册了几个月,连只苍蝇也没招进来。

    正郁闷得茶饭不思,他那小女友搞到了当年校园歌手大赛决赛的门票,拉着他去散心。

    这一散,就遇见了舞台上还没改名的沈西风。

    “西风啊,哦不,小钰!”吴颜良几杯红酒下肚,耳朵根子都红透了,拉着沈西风的手不放。

    “你是真有出息!当年哥看见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哥的财神爷,救世主,大恩人!”

    说着,他用手里的酒杯碰了碰沈西风的果汁,“哥敬你!祝你前程似锦,日进斗金!”

    “好!吴总好口才!”公司其余几个高层,都是跟吴颜良沾亲带故的,一个比一个会拍马屁。

    张可毅适时拿出手机,点开视频,举着给众人看:“瞧瞧!这就是我们小钰艺考的画面!现在在网络上都传疯了,人人都夸小钰有才华,有颜值又努力!你们说他不火,谁能火?!”

    视频里就是最后一科命题表演的画面,沈西风扮演的罗密欧正抱着假死的朱丽叶痛哭流涕,表情夸张,一股浓浓的话剧风。

    沈西风自己看得尴尬得要死,但在场众人却一致叫好,举着酒杯高呼:

    “谁都没有我们小钰火!来来来,我们大家祝吴总和小钰以后日进斗金,不,千金万金!”

    这一餐饭,张可毅破例允许沈西风吃主食。

    可他节食惯了,吃了几口就觉得饱了,便一杯接一杯的喝果汁。

    到了最后,连果汁也喝不下了,又不好离场,只能陪着几个中年人看他们撒酒疯。

    沈西风心不在焉,不时地看一眼手机,从八点等到九点。

    没等到钟意的回信,却等来了景明初的电话。

    “考完了吧?过来鸟巢这边儿啊,今晚上又有得玩儿。”景明初说。

    沈西风心领神会,顶着景家找他的幌子,赔着笑溜出了酒桌,也不让成哥跟着,自己打了车就往鸟巢走。

    这一两年才累积起财富的沈西风,没有一般纨绔子弟的恶习,物质欲也不高,在染缸似的娱乐圈里,清新得像株兰草。

    难得娱乐圈的人还保有着最基本的道德,顾忌着他还是个未成年的,荤段子什么的都鲜少当着他面讲。

    说到底,沈西风本就是普通市民家的孩子。

    从小沈妈妈就管得严,性子早成了型,就算听到、看到些什么,也轻易不会被影响。

    唯独对某一样,他没能抵挡住诱惑。

    跟何老师谈完话后,钟意也没什么改变,该吃饭吃饭,该上课上课,晚自习照常刷题、讲题。

    保送与否,荣耀大过实际,实则还暗含了几分妥协在里面。

    现在重返高考,算是真正把自己的未来掌握在了手中。

    这是钟意喜欢的方式,他需要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以他的实力,的确可以闭着眼睛挑学校,加把劲儿冲个全市理科状元也不是不可能。

    但,或许这样的程度,仍是不够。

    钟意知道,被退保的学生,虽然档案上不会有记录,但高校互通,彼此抢生源的时候,都知道对方揽了哪些才。

    若是看到他的申请,再去查一查,恐怕……

    所以,只有拿出绝对的实力,让大学无法说不。

    钟意一旦开始静心,那是风吹不动水淹不觉的高度集中,几小时时光眨眼即逝。

    等他感到有些疲倦时,一抬头,班里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

    再看看手机,晚自习下了快有半个小时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沈西风几小时前给他发的信息。

    正好他拿到了沈西风的一模试卷,有人该挨板子了!

    教学楼快关灯了,钟意走到操场附近,选了个能看到寝室的角落拨通了电话,他要赶在关寝室大门前回去。

    第一次打过去,沈西风没接。

    钟意没在意,歇了会儿,又拨,还是没接,直到第三次快要自动挂掉时,电话才被接通。

    “喂喂?是钟意吗?喂?”

    这么晚了,也不知沈西风在哪儿,背景声一片嘈杂,男男女女的声音都有。

    “是我。”钟意也不得不提高声量,“你在哪儿?太吵了!”

    “啊,我在外面……你,你现在有空了?可我……”

    沈西风话到半截,那边就传出了别人的声音,“沈钰!你来不来?躲边儿上干嘛呢!大家都等着你呢大明星!”

    “我打电话呢,你们等等……”

    “等个屁啊,谁他妈的电话那么重要,赶紧的过来!”

    就这么不到半分钟的通话,钟意甚至还没来得及问他艺考得如何,就被对方挂掉了。

    再拨过去,手机就像是沉入大海似的再没人接听。

    这是钟意给沈西风补课以来,第一次联系不上他。

    记得以前沈西风说联系不上他,可以给成哥打电话,可这会儿钟意脾气上来了,直接关机,回寝室睡觉。

    胆子够肥的!考得那么差,晚上还敢出去鬼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