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妈你变心了
    钟意也是病了一天脑子不够清醒,鬼使神差地张开嘴,接过了那块排骨。

    刚一进口,他自己又是一怔。

    这人洗手了吗?就拿食物!

    沈西风喂完排骨拍了拍手,拉着他妈往饭厅走,“妈你变心了,以前都说你儿子天下第一帅,现在来了新人就不看旧人了!”

    “瞎说些什么呐!”沈妈妈笑着去掐沈西风,被沈西风灵巧地躲开,又偷了个虾仁送进嘴里。

    沈妈妈拍掉他的手,“去,叫钟意来吃饭。”

    沈西风回过头,扑哧笑出了声:“怎么跟狗似的,叼着肉不会吃啊?汪汪,小狗狗来吃饭饭了。”

    钟意这才动了动,伸手拿下排骨。

    可齿间残留的滋味实在太好了!

    他没忍住,就着手里那块狠狠地咬了一口,就把洗没洗手的疑问抛诸脑后了。

    晚饭很丰盛,且顾及到有病人,口味都比较清淡。

    大家都上桌后,沈西风电话响了,他自回房接电话。

    沈妈妈跟保姆似乎见惯不怪了,招呼钟意夹菜。

    钟意端着手里的饭,见沈西风的碗里还空着,就想等着他一起吃。

    沈西风打完电话回来,见钟意还没动筷,以为他不好意思,便提筷夹了个虾仁给他。

    沈西风说:“龙井虾仁,这可是正宗的明前龙井,你尝尝。”

    钟意把虾仁塞进嘴里,又吃了几筷子青菜。

    他瞥见沈西风的空碗,不禁发问:“你不吃米饭吗?”

    沈西风啃着面前的白灼鸡胸肉,含糊不清地答道:“又不是周末,哪能吃主食啊。你们喝的骨头汤我也不能喝,厨房里还有小半锅青菜汤等着我呢。”

    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钟意皱眉:“你还没成年啊,有必要这样控制饮食吗?何况你也不肥啊。”

    “一切为了上镜。”

    沈西风又夹了些青菜,“我这月长了两斤,快135了,毅哥让我在月底务必减到130。”

    “太瘦了!”对面坐着的沈妈妈来了一句,“一米八几的个子,还没你妈重!”

    沈西风差点喷饭,转过头看了看钟意,“你也很瘦啊,有多重?是不是挑嘴不爱吃东西才这么瘦的?”

    钟意咬着筷子看了眼沈妈妈,“不到130,但我不挑嘴,只是吃多少都长不胖。”

    沈西风啧了一声,“故意气我的吧?快吃快吃,我看了一下午那个三角函数,完全看不懂。”

    闻言,钟意快快地扒了几口饭。

    沈妈妈在对面叮嘱他慢点吃,又盛了碗汤递过来,沈西风在他身边叨叨着数学有多难。

    饭桌上碗筷叮当,厨房里还有生菜下锅的刺啦声,钟意包裹在浓浓的烟火气中,有几分恍惚。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妈妈还在的时候。

    晚饭后,钟意给沈西风讲了两个小时的三角函数。

    他有些意外地发现面前这人脑子其实很灵光,专注度跟接受能力都属上乘。

    虽然底子是挺差的,但一点就通。且很会举一反三,给他讲题几乎算是钟意这么多年讲题生涯里最惬意的一次。

    “你应该是被颜值耽误了。”

    在沈西风解出一道高考例题后,钟意用笔敲着桌面随口来了这样一句。

    钟意左手持卷,头微微偏向台灯,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从沈西风的角度看过去,灯光的斜射凸显了他挺直的鼻梁和流畅的下颌线,细腻的皮肤泛着白瓷般的光泽。

    沈西风蓦地伸手比了个相框,前后移动着好似在找角度:“唉唉,好的,就这样,脸在低一点点,眼睛再睁开一点点,很好很好,再往我这边侧一点点,完美,perfect!”

    钟意回了他一个白眼,马上引来摄影师的不满。

    沈西风夸张道:“不不不,这个眼神不好,有杀气!我们要的感觉是知性、睿智,请某人好好配合,不要恃美而骄啊!

    钟意没绷住,笑意延伸进了眼里,果真转过头盯住沈西风那个用手做的相框。

    他的这个笑掺了些高傲和疏离,配上他立体的五官,自带了一股子贵气。

    沈西风看得一愣,嘴里“咔嚓”一声,放下手,笑道:“很好,这是沈大师今年拍的最满意的一次。这位帅哥,你前途无量啊!”

    钟意把卷子往沈西风面前一推:“做完这套题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又有点发烧,先回去了。”

    沈西风忙伸手探了探他额头,拉着他起身,“快去吃药睡觉,还回什么啊,下午那个客房不满意,我再给你换一间?”

    “不了,我还是……”

    “不什么呀不,”沈西风推着钟意出书房,扯开嗓子嚷道:“妈,钟意又发烧了!”

    又是一轮量体温、吃药,折腾完后,沈妈妈亲自给钟意盖好被子,又在他床头放了个保温瓶。

    终于忙完后,沈妈妈说:“你发烧容易口干,晚上起来就喝这个保温瓶里的水,要觉得难受了记得叫人,别自己扛着啊。”

    钟意迷糊着点了点头,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晚钟意睡得还算踏实,半夜烧得浑身滚烫之时,好像有双冰凉的手覆在他额前,恍惚中似乎还被扶起身灌了些水。

    不过天亮后,这些他都不大记得了,出过几身汗以后,他自觉已经好了一大半。

    昨天钟意没功夫看手机,现在拿来一瞧,早就没电了。

    他起身穿好衣服,想去书房找充电器,推开门就看见沈西风穿戴着口罩和帽子,一副正要出门的打扮。

    两人看见对方,皆是一愣。

    沈西风先开口:“怎么就起来了?也不多休息会儿。”

    钟意摇摇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要出去?”

    “嗯。”

    沈西风点点头,看钟意已穿戴整齐,就把手里的羽绒外套丢给他,“既然起来了,就跟我一起走,本来我还想等会儿让成哥来接你的。”

    那外套不是昨天那件,还散着衣柜里清新剂的味道,应是才拿出来的。

    钟意边穿边问:“去哪儿?你有事?”

    “你也有事啊,24小时马上到了,得去医院换药。”

    沈西风迈开长腿往大门口走,“我得去公司,昨天落下的功课今天还得补上。”

    钟意跟了两步,想起没电的手机,“能等会儿吗?我想给手机充下电。”

    沈西风头也没回地一挥手:“走吧,车上可以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