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那个少女梦
    “唉唉,钟意,钟意!你们快看,咱们的男主角来了!就是那位高高帅帅的美少年!钟意,你快过来!嘿,你跑什么啊!小李,去把他抓过来!”

    李教练刚升的黑带四段,走路如风,哐哐敲着铜锣几步就追上了钟意,伸腿一绊:“跑什么,今天就靠你卖课时了!”

    钟意一个腾身,落地后撒腿就跑,被李教练一把扯住腰带,使劲往回拉。

    张教练趁机大声叫卖:“来来来,乡亲们快看!帅不帅?就问你们帅不帅!是吧,又帅脑子又好,这是为什么?对啦,就是因为进了我们道馆练了跆拳道啊!来来来,今天报名全部送课时啊!”

    钟意的腰被勒得生疼,一个格挡挣脱了禁锢,扯了扯道服下摆,没好气地问:“你们又在搞什么?馆长呢?”

    李教练乐呵呵地正想答话,蓦地看见钟意头上的纱布,脸色一变,“咋的,被人开瓢了?早说让你去学学散打,你那花拳绣腿的实战根本不顶用。”

    钟意甩了甩额前的刘海,尽量掩住纱布,“走路不小心撞的,我以后都靠脑子吃饭,不会有要实战的那一天。”

    “德性!”李教练闷哼一声,“智商高了不起啊,我们体校生一样能顶半边天!”

    黄教练的喇叭还在不停地轰炸:“来来来,多看几眼我们的镇馆之宝,下半年人家就要去北京了!唉,来,小弟弟去摸摸他的手,保你成绩不下九十九;唉,抱抱他的腰,百病都要消……”

    一堆缺牙儿童嘻嘻哈哈地就往钟意身上蹿。

    在第五个孩子挂上他肩膀时,钟意怒了,抖落一地猢狲冷着脸进了道馆。

    “别介意别介意,高材生脾气都大。来来来,微信支付的扫这个,现金支付还能享受买一千送十块的优惠,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

    道馆里也不比外面清净,几十个白黄带、黄带的小豆丁正被教练罚跑圈,哼哧哼哧的接成长龙快速蠕动。

    钟意避开这群毛毛虫,朝着馆长办公室走去,中途遇到几个问好的蓝带小师弟,点着头一一回了礼。

    馆长姓金,是个面相敦厚的中年人。

    这会儿正窝在沙发里拿手机看着小视屏,嘴里咔嚓咔嚓啃着一个苹果,见钟意来了,直起身让出半个位儿,“咦,脑袋怎么伤着了?”

    钟意没去坐沙发,自己拉开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活动活动头颈,问:“大师兄呢,我想跟他打一场。”

    “好啊好啊。”

    金馆长嘎吱嘎吱嚼着苹果,“你们去前面打,能招揽更多的人。今天开馆不到两小时我们就收了十几个娃,黄教练想出来的这个招好使吧!”

    “什么招?拿我当吉祥物吗?”钟意看馆长吃得那么香,也想捞个什么水果来吃,可看来看去只有苹果跟香蕉,只好作罢。

    “别找了,没你要吃的高档水果。”

    金馆长戳着钟意的脑门教训着,“吃饭挑三拣四也就罢了,吃个水果也要挑,养你一个比养十头猪还要费钱!让你当当吉祥物怎么了?吃了道馆这么多年,不能想着给我们创收啊?”

    钟意躲着金馆长的手指头,“打我的招牌还不买水果给我吃。有这么小气的吗?”

    “嘿你个死孩子,苹果香蕉有哪点不好?大冬天的你让我上哪儿给你整芒果菠萝的?”

    钟意早上就喝了杯牛奶,这会儿早饿了,偏着头不说话。

    金馆长看他下巴尖尖的垂着脑袋,额前那块纱布正明晃晃地对着自己,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了。

    金馆长起身翻箱倒柜搜出一袋巧克力,‘啪’地丢到钟意面前,“这是上次你自己拿过来的,说是你爸从欧洲带回来的礼物。”

    钟意拆开袋子剥了一颗送进嘴里,含糊道:“他昨天又回来了,现在连礼物都不愿意带了。”

    “你爸回来了?”金馆长抬眼看了看钟意,不赞同地皱起了眉,“那你今天怎么还来道馆,该在家里多陪陪他。”

    钟意没吱声,吃完了那颗巧克力糖才回道:“陪他做什么,我保送b大他还没你们高兴。”

    “胡说,哪有当父母的看见自己孩子有出息了会不高兴?你爸就是不善于沟通。你这孩子学习上一点就通,跟人相处怎么就这么不开窍?”

    金馆长说了他几句,看他一颗接一颗地吃着糖,叹了口气,“唉,其实也是你还小,都快高中毕业了,还没到17,不懂事儿也就不懂事儿吧。这时间可是眨眼就过去了,当年你进道馆的时候,才那么大点的一个小华侨……”

    “我不是华侨。”钟意第一百零八遍地申明:“我妈是香港人,我是在大陆出生的中国公民。”

    “……穿着打扮跟本地的孩子截然不同,可那时哪能看出你以后能长成这样?”

    金馆长充耳不闻地继续着,“最近这一两年你才算是长开了,有点少年郎的模样了。你没见外面那些小姑娘片子眼珠都盯着你不动了吗?唉我说,你们学校不是出了个什么童星吗?你要不要去试一下?你看你能文能武的,当个偶像明星绝对没问题!”

    ……

    这两天遇到的人是不是得的同一种病?

    钟意站起身,“大师兄还来不来?不来我走了。”

    “来来,怎么不来!”

    说着,金馆长拿起了电话,“那小子要先去补课,他也高三了,要上好几科的补习班。你当人人都像你那么聪明啊。”

    钟意微微仰起头,喃喃吐出一句:“聪明也没什么好的,一样会不开心。”

    “聪明就是最大的财富。”金馆长发了个微信催大徒弟快过来,惜财如命的他能蹭wifi流量绝不会打电话。

    “你这样的,小时候是模范,引着周围的孩子向你学;长大了就是领导,带着年轻人跟你干实事。社会就是有了你们这些脑袋聪明的,才会越来越好。人嘛,总得要有个榜样在前头领着,要不现在那些明星怎么能这么火呢?对不对?”

    说到明星,钟意立刻就想到了下午要去辅导的那个“少女梦”。

    他扬了扬唇角,转过身做起热身,“能随时碾压众人的感觉,的确很爽。”

    “唉唉,骄傲了吧,膨胀了吧!小钟同学,你翅膀还不够硬……”金馆长一面说着话,一面出其不意地抬脚踹向钟意。

    钟意背对着他,头也没回的闪身躲过,跳着隔开了三五米,笑意渐深,“馆长你骨头生锈了,我都听到它们在咯嘣响了。”

    金馆长虎躯一震,气势汹汹地拉开架势:“呔——为师今日就要来好好收拾你这个孽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