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我们要不要
    购买比例60%, 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微信里秦雯发的有三十多条, 基本都是问他在哪儿,怎么不回信;

    班主任何老师有五条, 先是表示知道秦雯已经转告他要去打工的消息,后来也在问他在什么地方, 怎么手机关机了。

    最下面的信息来自钟民华, 只有一条:已到巴黎,短期不会回国, 你自己多保重。

    钟意关上手机, 静静地凝望窗外的景物。

    沈西风发完信息, 想了想,抬头看向钟意。

    “你换完药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我在公司可能要待到下午。你回去多休息。”

    钟意没接话, 好在沈西风的公司转眼就到了。

    沈西风下了车,钟意继续往医院去。

    换好药钟意没按沈西风的安排回家,让司机载着他去了一中。

    走近教学楼正是下课时分, 满楼清一色的校服里就他穿着便服。

    幸亏沈西风的外套多是低调的黑灰两色, 并不扎眼, 没引来多少注目他就拐进了高三年纪的办公室。

    何老师一眼就看到了钟意,赶紧把喝了一半的水杯放下, 诧异道:“钟意?你怎么来了?病好了吗?”

    钟意一愣, “何老师你怎么知道……”

    何老师放下水杯, 朝他招招手, “沈钰的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了。来来,我看看,哟,还真把头撞破了,现在没发烧了吧?”

    “没,都好了。”钟意走到何老师面前,想解释又不知沈妈妈说了些什么。

    钟意正踌躇着,何老师笑了:“听到你去了他家,我反而放心了。沈钰妈妈跟学校联系挺多,我们都熟悉,她是个热心又负责的家长,你去他家养病比在学校寝室里躺着强多了。”

    顿了顿,何老师又说:“沈钰这两周都不用外出,他妈妈的意思,是想你这两周都住到他家去,全天候的辅导。

    “三月底的一模,公司就要看到沈钰的成绩,他们想这段时间能做个冲刺。

    “我没敢替你答应,不过你除了四月初去参观大学,别的也没啥事儿了,你看如果可以,就去吧。”

    钟意低头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他冲何老师一笑:“行,那我去寝室收拾衣服,这两周就不来学校了。”

    “钟意——”

    刚走出教学楼,背后就传来一声疾呼。

    钟意停下脚步回头:“我就进去了五分钟不到,还是被你看见了。”

    秦雯风风火火地朝他冲过来,不满地捶了他一拳,“昨天干嘛不回我电话!你小子玩什么失踪!还有,今天来了怎么也不去上课,你想造反啊!”

    钟意假装吃痛地揉了揉左手臂,退开两步,“昨天我生病了,在亲戚家睡了一天。接下来两周我有事,不能来上课。”

    “有事?什么事?打工吗?”

    秦雯连珠炮似发问:“你打的什么工,我问何老师也不告诉我,你别想偷偷一个人出去玩!”

    说到此处,她猛地住了口,紧紧盯住钟意揉着的左手臂,“你这羽绒服,在哪儿买的?”

    “?”钟意心说,这还真把我问住了。

    他低头看了看,就是一件普通的长款羽绒服,襟口有几个意义不明的英文字母,虽然不算厚,穿着还挺暖和的。

    钟意说:“就商场买的啊。”

    “我们市的商场?”

    秦雯眯起了眼,狐疑地看向钟意,“买成多少钱?”

    钟意在脑子里飞快搜索着“一件羽绒服多少钱”。

    然而他iq180的大脑里是没有这类知识储备的。

    于是他犹豫地开口:“八百?”

    “多少?”秦雯的眉毛都拧到一块儿了,眼神严厉地像探照灯。

    “我哪记得这些啊。”钟意又退了一步,随时准备开溜。

    “这是oncler的限量版羽绒服!今年2月才上市!国内根本买不到!就算能买到,我们这种三线城市根本没有oncler的专卖店!”

    秦雯像个嗅觉灵敏的警犬,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步步逼近钟意,“所以,你这衣服哪儿来的?”

    羽绒服还有限量版?

    钟意又一次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说:“哦,那我记错了,这件是我爸给我带回来的。”

    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秦雯不再怀疑。

    她凑到他跟前左右打量了一下,“你爸对你挺好啊,舍得买oncler,还是最新款。我记得明星里,他是第一个穿的。”

    最后一句秦雯的语速很快,钟意没听清。

    他为自己蒙混过关松了口气,冲她挥挥手:“我得走了,你也赶紧回去上课吧。别整天惦记人家衣服。”

    秦雯见从钟意嘴里再也榨不出来什么了,只好瘪瘪嘴,依依不舍地目送他远去。

    “喂,钟小意!好好对待这件衣服,你爸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啊!”

    钟意心里一咯噔,回头问道:“多少钱?很贵吗?”

    “八百的二十倍吧,得看汇率高低。”秦雯随口道。

    钟意波澜不惊地穿过操场,等秦雯再也看不到他了,迅速脱下羽绒服。

    开什么玩笑!

    一件衣服要一万多?!

    他突然想起身上的毛衣和长裤都是沈妈妈昨晚给的,这些又要多少钱?

    钟意站在瑟瑟寒风中,觉得自己就是行走的人民币。

    从学校出来后,钟意突然想问问沈西风在干嘛。

    如今他算是他的全职家教了,自然得时刻关心学生的动态。

    拿起手机,钟意想了想,编辑信息发给了成哥:“成哥,我这边没事了,请问沈钰还在公司吗?”

    成哥回得很快:“在,他的体能训练还有半个小时。接下来还有舞蹈跟声乐训练。”

    这么忙?今天还有时间学习吗?

    钟意陷入了沉思。

    成哥的消息又来了:“要不你过来看看?今天招练习生,小钰也要当评审,挺热闹。”

    热闹……

    钟意被成哥的质朴感染了,加之的确没地方可去,便回了个“好”。

    今天的艺铭,的确热闹。

    刚出电梯间,各色吹拉弹唱的声音就如潮水般向钟意涌来。

    走廊里不时有容貌俊俏的少年急匆匆走过,后面跟着神色肃穆的家长。

    钟意见到处都闹哄哄的,也不知该往哪儿去,只好往沈钰的休息室走。

    然而休息室也被征用了,里面分散着好几个人在练歌。

    钟意退了出来,旁边的练舞厅倒是黑漆漆的空无一人。

    他走了进去,从角落里拖了个塑料凳坐好,掏出手机,点开微信。

    没有新信息。

    看着底下一长溜的对话框,他丝毫没有沟通的**。

    于是,打开声音,将页面整体往下一拉,玩起了跳一跳。

    很简单甚至有些枯燥的小游戏,据开发者说这本是一个deo,却意外大火。

    对钟意而言,这是个能让他放空脑袋的玩意儿。

    他节奏感极好,听着提示音几乎每跳都能正中中心,且从不犹豫,两三分钟就能打出四、五百的高分。

    这种机械的类似流水线的操作,让他很是放松,玩起来像个执行程序的机器人,冰冷但准确。

    打上了五百分后,钟意就显出一种入定的状态,眼耳手融为一体,外界的声光动静再难影响到他。

    所以当众人进入练舞厅,打开所有灯光,老师拍手示意练习生一个个地站好。

    这些,钟意全都充耳不闻。

    kevin老师生气了,“谁啊这是?马上要评选了还在玩儿手机?这还不是腕儿呢就这么耍大牌?”

    离钟意最近的一个练习生悄悄走过去,拉了他一把:“快起来,老师生气了。”

    钟意被这一拉,死了。

    他皱着眉站起身,一脸的不高兴。

    kevin老师见了,‘哟’了一声,抿出个笑,道:“确实有资本。好吧,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原谅你了。”

    kevin老师腰肢一扭,将双手举过头顶拍了拍:“来来来,我们这个考室呢,是要看看各位的体型体态,以及身体的柔韧性。

    “大家可千万不要小瞧哦,你们熟悉的小钰钰沈钰,跟我学了两年,现在身板儿比之前软了很多,舞也越跳越好了。好了,闲话不多说,咱们就一个一个的来吧。”

    沈钰这时从练舞厅的前门走了进来,刚想跟kevin老师说些什么,就看见钟意一脸茫然地站在练习生里,眼神还在左右乱瞟。

    “老师,他……”沈钰指着钟意,有点搞不清状况。

    kevin老师娇柔一笑,指着钟意冲沈钰道:“小钰的眼光跟我一样好,我也觉得他是这批里面最帅的。好,就从你开始吧,小红毛衣,来,先劈个叉给我看看。”

    劈叉?

    小红毛衣?

    “又不是打不过。”

    好半天,钟意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带着些不服输的倔强,“被那姓景的挡了一下,才偏了方向,他还不识好歹,真不该救他。”

    沈西风看着他臊眉耷眼的小模样,先前的那股子怒气早没了影,只想把他抓过来好好揉揉脑袋。

    “是是,都是姓景的不好,哥让他给你赔礼道歉啊!”

    说着,沈西风的眼神扫过钟意身上的外套,又添了一句:“这衣服不吉利,明天给你换一件,是厂商送我的,不要钱。”

    “我自己去买,不用穿你的。”钟意的脾气还没下去,垂着眼态度冷淡。

    沈西风唇角微扬,压不住心里的躁动,伸手顺了顺钟意的头发:“好好,带你去买新的。”

    第二天一大早,钟意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

    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ww,心中尚有几分迷糊,按下通话键,哑着嗓子叫了声喂。

    “还没起?快下来,我在你寝室大门口。”

    沈西风的话音轻快又悦耳,伴着寝室的暖气,让钟意恍如置身在春日里。

    他揉揉眼,翻身下床,从背包里抽出干净的t恤长裤穿上,又伸手去拿外套,见是昨晚穿的那件羽绒服,迟疑了一瞬,转头看向窗外。

    呃,今天仍是下着小雪。

    许是室内的温度太高,又或是刚才沈西风的声音太暖,钟意没拿外套,穿着一件长袖便打开了门。

    等钟意从四楼跑下来时,早已冻得哆哆嗦嗦的,他双手不停地搓着手臂,还没来得及四处张望,就被一件大衣裹住了身子。

    “就知道你不会穿昨晚的外套!”沈西风戴着帽子跟口罩,露出一双笑意盈盈的眼。

    昨晚他只把钟意送到宿舍楼门口,没上去,不知道房间号,今天来就只好在大门口等着。

    钟意一怔,忙拉着沈西风走到楼梯拐角处,轻声斥道:“你怎么大白天的跑这儿来?也不怕被人看见!”

    沈西风给他拢了拢大衣的襟口,再把帽檐压低了些,“我要不来,你都出不了门。昨晚的衣服进过医院,你这小洁癖又不愿穿了吧?去把脏衣服拿下来,我带回酒店去送洗。”

    钟意穿上大衣顿时暖和了许多,听沈西风这样说,便点点头。

    转身想要上楼,钟意想了想,又回过头看向沈西风:“你也来吧,我住的单人间,就我一个。”

    沈西风当然求之不得,抬脚就跟了上去。

    b大对未来的校友很不错,提供的住宿是最新的研究生楼,单人间带独立卫浴,房间虽小,但书桌沙发都有。

    进了房门,钟意示意沈西风坐下,自己转身去卫生间洗漱。

    沈西风见他走得风风火火的,叮嘱道:“你小心点,别把伤口压到了。”

    屋里暖气太热,沈西风摘了帽子跟口罩,又脱掉外套,把衣袖撸到手肘,摸出外套口袋里的酒精纱布,放到桌面上摆好。

    钟意从卫生间出来,刚洗过脸,水珠还挂在眼睫上,盯着桌上的东西愣了愣,“我以为你会给我带早餐。”

    沈西风对此种依赖行为很是满意,双手交抱在胸前,冲钟意咧嘴一笑:“成哥马上就送来。你先乖乖的把裤子脱掉。”

    “?!”钟意警戒地看向沈西风,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沈西风笑而不语,猛地凑到钟意面前,深深地嗅了嗅,一脸我就知道的神情指着他。

    沈西风道:“昨晚又洗澡了吧!医生还特意叮嘱你别沾水,我就知道你这个小洁癖忍不住!赶紧脱裤子,看看伤口有没有被水泡着。”

    钟意眼角一耷,满脸的不情愿。

    沈西风毫不退让,伸手就去抓他的皮带,“快点,等会儿又发烧了怎么办?你还想不想参加b大的活动了?”

    钟意哪能让他得手,迅速后撤的同时伸手去格挡,沈西风干脆抓住他的手,使劲往自己怀里带。

    正常情况下,沈西风健身练出来的力气是敌不过钟意的。

    但这房间太小,钟意退的时候伤口撞到了床柱,一时吃痛,被沈西风抓着时机,狠狠抱了个满怀。

    是真狠,钟意的额头撞上了沈西风的下颌,痛得两人同时一声抽气。

    沈西风见钟意的额头都撞红了,顾不上自己,忙伸手给他揉了揉:“疼不疼?这么小的地方你闹什么劲啊!”

    啧,真是身娇肉贵!

    就这么撞一下,额头就红了一大片,连眼底也泛起了水光,直看得沈西风心肝疼。

    “不疼不疼哦,来哥给你吹吹,吹吹!”说着沈西风就凑了上去。

    钟意被他箍着腰身子动不了,只得竭力后倾躲开他,“滚!再过来我就动手了啊!”

    “别躲啊你,真红了!别闹,待会儿又撞到伤口了!”

    “再不放手我让你也有伤口!”

    成哥推开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大男孩搂搂抱抱地缠在一起,六目相接,彼此都是一怔。

    “早餐。”成哥提了提手里的kfc纸袋,补充道:“记得关门。”

    两人迅速分开,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扯扯衣服,扒扒头发。

    沈西风拉开纸袋看了看,拿了其中一袋递给钟意:“你的粥。”

    自己拿出咖啡打开来加奶放糖。

    成哥卸下身后的背包,询问地看了看沈西风。

    沈西风这才想起了正事,转头问钟意:“你今天就别出去了,在屋里好好歇着,没别的事儿了吧?”

    钟意无所谓地耸耸肩,咬了口薯饼,“没事,外面天气那么差,我也不想动。”

    “那就好!”沈西风把背包里的书本‘哗啦’一下倒在床上,冲钟意露出一口白牙:“那今天我就在你这儿复习啦!”

    *

    钟意还是被押着查看了伤口,反正也不打算出门了,他便换了睡裤,把裤腿撩到了膝盖。

    伤口果然被水泡得有些发白,成哥麻利地给他消毒换药,重新包扎好,完了提醒道:“伤口很长,一定注意别再沾到水了。”

    沈西风一边在书桌上摊开书本试卷,一边帮腔:“这天气那么冷,你就别洗澡了,实在要洗,我帮你!”

    钟意放下裤腿,冷冷问道:“如何判断直线与圆的位置?方程式是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