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这辈子我也
    购买比例60%, 防盗72小时~~如有误伤,刷新或清除缓存呀~  钟意听他这样一说, 白了一眼。

    不过他也不好再推辞,靠着椅背闭上了眼, “行, 让我睡几小时就好了。”

    沈妈妈见西风带了个病号回家, 顿时忙翻了天,一面让阿姨熬粥一面亲自去收拾客房。

    钟意在被强行灌了一碗粥,一大把药后,被安排进客房午睡。

    枕头上放了一套睡衣,钟意困得很了,换上衣服钻进被窝顷刻便睡了过去。

    等钟意再次醒来时, 睁开眼看见陌生的房间。

    有片刻的恍惚, 过了会儿他才想起早上看病一事。

    他吃了药又睡饱了觉,现在体温完全正常了,只是全身泛着发热后的酸疼。

    不过比起早上的忽冷忽热已经好了很多。

    包好像放在客厅没拿进来,他找不到手机看时间,看看窗外已有暮色, 他这是睡了一下午?

    床头放了两支矿泉水,钟意拧开一瓶一口气喝了个光, 觉得精力又恢复了几分。

    他下床出门, 在客厅走了一圈也没见到人, 只好推开了虚掩着的书房门。

    沈西风正趴在书桌上看书, 听见声音转过头来, 上下打量着钟意。

    “好些了?怎么没穿大衣就出来了?”

    钟意摇摇头,走到书桌边,“我那身衣服裤子坐了医院的椅子,得赶紧洗,不知沾上多少细菌了。”

    “……”

    沈西风无言地起身,捞起沙发上自己的外套扔给钟意,“赶紧穿上,待会儿又发烧了。”

    钟意把那件外套稍稍拿开了些,用眼神询问沈西风,犹豫道:“这是你早上穿过的?”

    沈西风简直想揍人了!

    他指着钟意身上那套格子睡衣:“这也是我穿过的睡衣啊,你不也穿得好好的!”

    钟意也有些为难。

    一方面他不愿穿沈西风的衣服,另一方面他更不愿穿大量流过汗且去过医院的衣服。

    两相权衡,钟意索性放下外套,直视沈西风:“我想洗个澡。”

    沈西风被他逗笑了,“这下你连内裤都得穿我的了。”

    钟意沉默了数秒,转身往外走。

    沈西风连忙跟上,“你知道浴室在哪边吗?去我房间吧,我给你拿条新毛巾。”

    钟意从客厅沙发上抓起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我自己回家洗。”

    “别别别!”

    沈西风冲了几步拽住钟意的书包带,“跟你开个玩笑嘛,我有全新的,全新没有穿过的!”

    两人站在玄关拉拉扯扯都不愿放手。

    忽然大门哐当一声被人推开,沈妈妈夹着一身寒气从外面回来,一抬头看到这场景,不由得一愣。

    沈妈妈问:“怎么了?钟意不是还在发烧吗,怎么穿着睡衣就出来了?沈西风!是不是你欺负人家了!”

    最后一句口气陡转,吓得沈西风头一缩,“我没有!我劝他穿衣服来着!”

    沈妈妈不由分说地上前先揍了两下沈西风,再搂过钟意把他往里推,“快快,别杵在门口吹风,你这才把体温降下来,得注意保暖。”

    钟意对这样的热情实在无力抵抗,双脚不自觉地跟上了。

    沈西风吊在后面瞎嚷嚷:“他说他想洗澡!”

    “洗就洗啊,洗澡好,把身上的细菌灰尘都冲掉,去去晦气!去吧,去西风的房间冲个澡,阿姨给你拿换洗的衣服,都是新崭崭的,那臭小子一件都没穿过!”

    等钟意洗完澡出来,窗外已是黑沉沉的一片。

    他用毛巾擦着头,步出沈西风的卧室,就闻到阵阵饭菜香扑面而来。

    沈妈妈正在摆碗筷,见他出来了,莞尔一笑:“洗好啦?嗯,气色看起来都好了不少。”

    她走到钟意面前,扯了扯他身上的衬衫和毛衣,“嗯,你看着只比西风矮半个头,但是骨架小,穿他的衣服还是大了一号。明天我重新去给你买。”

    钟意的手正在头顶呼噜头发,闻言一怔。

    他保持着那个姿势僵硬地回道:“不,不用,我自己有衣服……”

    “没事,我一天闲着无聊,逛街就当锻炼了。我们家西风上大学还得指望你,买几件衣服算得了什么。西风说你爸妈都不在身边,你要不介意,就常过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沈妈妈热情道。

    沈妈妈眉眼弯弯地笑着,沈西风的眉眼完全承袭了她的风韵——圈内人称“杨柳风”。

    两人笑起来真如和煦春风一般,给人以莫大的安抚。

    钟意看着沈妈妈,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样不带丝毫功利的善意了。

    一时间心里有滚滚热流淌过,让他说不出话来。

    “吃饭了?”沈西风伸着懒腰从书房里走出来,瞟了眼钟意和他妈妈,“干嘛呢,偷偷说我坏话?”

    他径直走到餐桌边,捞了块排骨丢进嘴里,嚼了嚼不过瘾,手里又拿上一块,转身朝钟意他们走去。

    “嗯,这毛衣挺好看啊,妈你什么时候买的?这颜色叫什么?看起来很高级啊。”

    沈妈妈退后两步,笑着打量起钟意,“这叫西柚红,今年可流行了,也就钟意这样的气质能穿出这个味道,你穿都不见得能有他好看。”

    确实好看,沈西风边吃排骨边品美人。

    饱和度偏低的水红色配上钟意的黑发白肤,整个人清新得好似雨后的莲花。

    两母子站在一处,同时抄起手,上上下下地打量,弄得钟意无比尴尬。

    钟意愣愣地看向沈西风,指望他能解个围。

    沈西风果然收到了他求助的眼神,眉毛一挑,“怎么,你也想吃排骨?来来来,这是我们家保姆阿姨的拿手好菜,你在外面绝对吃不到!”

    说着,沈西风把手里那块排骨往前一递,送到了钟意嘴边。

    “你不住校是为了配合沈钰的时间?他接下来……”

    “打住,打住!”

    钟意忙做了个停的手势,挑着眉看她:“就算你是记者,我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你的大部分问题我无法回答,其实我就是个家教,除了给他上课,别的都不知道。”

    “去过他家吗?”秦雯突然问道:“锦绣花园。”

    钟意睁大了眼睛:“你们连人家家在哪儿都知道?太变态了吧。”

    秦雯无所谓地耸耸肩:“知道不等于要去蹲点啊。我作为芋头帮的大粉头,连这都不知道的话,业务也太没水平了吧。所以你去没去过?沈妈妈人很好的,经常给小钰剧组的同事送吃的。”

    钟意沉默着,不回答不否认,一副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的样子。

    秦雯眼珠一转,“你是不是签了什么保密协议,所以什么都不敢跟我说?”

    钟意愣了愣,这个理由的确很充分,可当时为何没人想到这么做?

    沈西风在第一天就把手机号告诉了自己,当时自己还打趣问他知不知道这能卖多少钱,他们就这么相信自己?

    轻而易举地让并不熟悉的同学住到自己家里,毫不遮掩地带着参观工作状态,突发奇想地拉着一起逗弄粉丝。

    先前钟意一直介怀沈西风利用了自己。

    可这样一想,他还真不愧是他妈妈的儿子,有种近乎赤诚的善良。

    好像,错怪他了?

    秦雯不知钟意在什么,只当是自己猜对了,抓耳挠腮了好一阵儿,才放弃了进一步的打探。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不能再为难你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找他签个名吧,虽然跟他同班,但一直没机会要到他的签名。

    “还有,麻烦转告他,下半年进组的那部片子有很多打戏,一定要小心腰上的旧伤,不能再泡到冷水里了。五月的那个综艺能推就推,高考最重要。

    “生日会我们已经开始策划了,这是钰的成人礼,请他放心,我们一定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名字!”

    钟意略感震惊地看着秦雯,片刻后才问:“他生日是什么时候?”

    “10月8日,很好记的,过完国庆长假就是了。”

    “10月的生日……”钟意啜了一口拿铁,感慨道:“你们三月就开始筹备,真是,真是……”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褒义词,便悠悠住了口。

    “偶像的力量你不会懂的。”

    秦雯莞尔一笑,“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隔壁kfc门口摆着小钰的人形立牌,就像看到家人一样亲切。他真的很好,很努力,很优秀,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你是体会不到我们这种平凡人对于极致美好的臣服和仰望之情,因为你本身就是偶像级的。”

    钟意被她这夹带私货的一番话说愣了神,垂下眼想了想,“说到底还是人类的动物性作祟,群居的大型动物天生渴望领导者,对种群选出来的alpha盲目崇拜。”

    秦雯差点喷饭:“别把追星这么浪漫的事情说得好像动物世界一样!放心,沈钰虽是我大本命,但是姐姐最疼的还是你啦!

    “如果你跟钰同时跟我告白……嘿嘿嘿嘿,放心啦,姐姐,姐姐还是会选你的哦!”

    钟意拿着自己的拿铁,起身,“要点一首《梦醒时分》送给你吗?我还要去逛书店,拜拜。”

    “是给小钰买书吗?啊啊,等我等我,我跟你去跟你去!”

    秦雯连扑带拽地抓住钟意,一本正经道:“每本书我先摸过后你再给小钰看,这样就等于我们间接握手了!哈哈哈哈!”

    钟意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摸过同一本书就等于握手,那穿过同一件衣服,岂不是……

    赶紧住脑!

    钟意面色一僵,自动屏蔽掉某些不雅画面。

    这是怎么了,最近吃太多,脑满肠肥思想漂移了?

    钟意低头,默默将手里的咖啡扔进了垃圾箱。

    钟意是趁沈西风去公司的时候出去的,沈西风是趁钟意午睡的时候去的公司。

    钟意想着沈西风去公司至少要半天,就在外面多玩了一会儿。

    沈西风想着钟意午睡最多两小时,所以赶天赶地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回家了。

    而钟意,是在三个小时以后才回来的。

    在这三个小时里……

    沈西风喝光了两大壶冰糖雪梨汁,吃光了果盘里除蓝莓跟车厘子之外的所有水果;

    一百零八次打开高考真题,又一百零八次合上试题集;

    弹崩了两根吉他弦,最后抓了本英语单词大全闯进钟意睡的客房,左右巡视了一圈,往地板上一坐,靠着床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背起了单词。

    天快黑时,沈妈妈推开客房门,探了个脑袋进来,“臭小子你还真在这儿!快,打电话问问小意要不要回来吃饭,你爸今晚回来,我买了龙虾!”

    沈西风眼皮一抬,冷冷道:“他又把钱输光了?”

    “什么话,那可是你爸!”

    沈妈妈啐了他一口,催促着:“快问问小意啥时候回来,我好比着时间下锅。”

    “我不问。”沈西风哗哗翻着书页,“他爱回不回。”

    咋了,这两小子闹矛盾了?

    沈妈妈懒得管这些叛逆期的刺头,‘啪’地打开了房间灯,“这么暗看什么书,眼睛不想要啦?”

    沈西风被突如其来的亮光刺得眯了眯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