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第 153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城种民君。

    白启后打开信封, 一目十行。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刘英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凑近, 逐字逐句地念了出来。

    “白启后同志,安心养身子,此时延后再谈。”

    正房里静悄悄的, 刘英抬头看了看丈夫的表情,有些担忧:“启后,你, 没事吧?”对于这样的结果, 她非常惊讶, 但是她更担心的是他。她知道,他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写了这封信。现在这个结果, 对他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她也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更担忧。

    出乎刘英的预料, 白启后没有表现出失望的情绪, 他只是安静地往东北角院走,想找个地方静一静。

    “启后……”刘英追了上去。

    “别跟过来!”白启后头也不回地说道。刘英的步伐顿了顿, 等他的身体消失在二进院的时候。她咬咬牙, 还是跟了上去。

    “哎!这是怎么回事呀!那信的意思是启后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他的身体不是已经好了吗?”冯秋兰的话里透着点幸灾乐祸。白家三个儿子, 老二的工资最高,老三最低,如果老三的工作安排下来了,那搞不好工资最低的那个人就是她的丈夫白启煌了。这样一来,她这个大嫂在其他两个弟媳眼中,岂不是没什么地位?

    “哼!”白金氏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冯秋兰被这个眼神吓得一激灵!她怎么就忘了婆婆在了!她赶紧补救:“我就是为启后不平,他在部队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就因为他生病,就让他闲置在家呢?”

    白金氏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看得冯秋兰心里忐忑:“妈……”

    “你把嘴巴闭上,没人当你是哑巴!”虽然她对老三那口子也有诸多不满,但是一个家里,最忌讳的就是家里兄弟倪墙!老大媳妇嘴里酸得发臭了!她这些话若被那不仅敏感,还有些小心眼的老三听到了,准记仇!

    “就是!每天说东道西。”白启煌可不会为妻子开脱,这女人就是欠收拾!他没有时间管,正好妈妈帮管!

    一旁被冷落的”革命小军”,这时候刷起了存在感。

    “奶奶,我们想去幼儿园。”说话的是白梅。但是摇篮里的白曙看得分明,刚才白昌和白仁对白梅挤眉弄眼,咬着耳朵许了些好处,白梅这才出头的。

    白梅的声音清亮悦耳,带着撒娇和委屈。

    白金氏因为老三的事情,也没了一开始的好笑好气,她平静地对几个孩子说道:“幼儿园里头好些孩子都长了大嘴巴,所以幼儿园暂时关门了。至于什么时候开学,得等通知!”

    “怎会这样?”白昌和白仁惊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

    不好!白启煌深觉不妙,未免事情败露,他赶紧拉着白昌几个出去:“好了,好了,你们快出去吧,别打扰到奶奶和小曙了!上幼儿园这事情我知道,我跟你们说!”

    不明所以的孩子被白启煌带出了正房。

    等他们走了之后,白金氏轻嗤了一声,鄙视地说道:“真是够蠢的。”

    白曙头上三根黑线,在奶奶眼里,白家人除了她,都是蠢的吧?

    南边的信,才到了两天,白鹿萍就上门了。

    “你怎么来了?文志和孩子呢?”白金氏看着只身一人回来的女儿,有些意外。

    白鹿萍的圆脸红润,她上前挽住白金氏的手,笑呵呵地说道:“妈,我听说三哥的工作黄了?”

    白金氏把手抽了出来,这个女儿最喜欢动手动脚的,人都那么大了,还像个孩子儿一样!

    “你三哥的工作没有黄,因为他压根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就没有工作!”他自打从南边回来,一直躺在床上,哪有什么工作!

    白鹿萍被妈妈嫌弃地推开,没有气馁,她继续挨了上去。

    白金氏的眉头皱得都能夹苍蝇了,“你到底想做什么?”动手动脚!想要跟她说什么贴心话就说呀,挨那么近做什么!

    白鹿萍才不怕白金氏,她贴在她身上,神秘兮兮地说:“文志昨天跟我说了,大都图书馆那边需要一个图书管理员。您说,让三哥去怎么样?”

    白金氏想要推开女儿的手顿了顿,若无其事地放了下来,面上却还是一脸嫌弃:“有工作做,就已经很好了,他还有什么好挑的!也不瞧瞧他那病秧子的模样!谁敢要他!”不是她瞧不起老三,而是老三真的没用。前段时间,他被她逼着去外面找工作,刚开始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不出两天,就成了落水的猫!没有哪家单位敢要他,唯恐一不小心人就在岗位上病死了,到时候单位还得担责任!为这,那家伙整天一副生不逢时,别人有眼不识泰山的清高模样,看着就来气!

    白鹿萍笑了笑:“那就好!文志说三哥若想做,以他的条件准能上!”

    话不用说得太透,这是白金氏教给白鹿萍的。所以白鹿萍此话一出,白金氏就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女婿这是有关系,能把老三塞进去呢!

    果然,这个女婿,她没有看错!是个聪明人!更是个重感情的!

    当晚,白金就抱着白曙到东北角院,把这个消息带给了白启后。

    白启后死气沉沉的眼闪过了一丝亮光,继而又暗了下去。

    “我还拿着部队给的基本工资,不能……”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白金氏明白他未尽之言了。

    “那份工作只有补贴,没有工资,你只是去帮忙。华国刚成立,百废待兴,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应该为国家尽一份自己的力量。”生了傻子,坑的就是自己!这家伙要是没有一点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他肯定会干出令她生气的蠢事!哎,为了能让他去工作,她还真是操碎了心。天知道,这些文绉绉的话她说得多么违心!

    白曙看到了白金氏眼底的鄙视,心里无限钦佩。奶奶,真是不容易呀!

    白启后欲拒还迎,面上却一副不得不答应的模样:“好吧,我明天去看看。”明明心里就想去,但是却不愿意表现出走后门的模样。仿佛这份工作是旁人强行塞到他手上的,他是迫不得已才勉为其难接受的。反正他只拿补贴,不开工资,只是去帮忙的,算不上走后门。他自我安慰完之后,就变得理直气壮了。

    白金氏瞟了他一眼,抱进白曙,快步离开,生怕再待下去,她会控制不住,会一掌把他拍死!

    天气渐渐变热了,白曙身上的衣服也慢慢地减少。白启后上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没了他的低气压,家里的一切都非常和谐。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白昌他们几个小人儿心心念念的幼儿园还没有开园。不过白曙已经六个月了!

    白金氏偏疼白曙,在他满六个月的这天,起了个大早,亲手煮了一碗长寿面,卧了两个鸡蛋。

    白曙此时已经长了两颗牙,白金手用手拉着他,他就能坐起来。

    “乖孙,六个月了,看奶奶给你煮的面,你以后肯定能活到一百岁!”白金氏把那碗面拿到白曙面前晃了一圈,让他闻了闻味道,就把面放到桌子上,一脸遗憾地说:“可惜你还小,不能吃。不过不用担心,奶奶和爷爷会帮你吃掉的!”

    于是乎,白曙眼睁睁地看着那碗本属于他的面,被白金氏和白三朝分食了。

    “有户部街的羊肉汤做底,这面真是美味!”白三朝“刺溜刺溜”地吸面。

    白金氏见老头子吸面不停,忙把剩下的面拉到自己面前,嘴里还数落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你可给我悠着点,这是乖孙的福气,我还没吃呢!你想吃面,锅里还有剩的,这碗得留点给我!”

    闻着香味,白曙嘴馋,末世可没有这样的食物!怪不得爷爷那么喜欢偷吃这户部街的烧牛肉,光这汤的味道就已经能想象出,它该有多美味了。

    “伊呀呀!”你们太过分了!白曙挥舞着手嚷嚷。

    为了不至于太突兀,他是参照白义,还有一一、二二他们的生长轨迹来调整自己的情况。

    白三朝听到了白曙的抗议,故意夹了一个蛋,面对着他,吃得津津有味。气得白曙扭过头,不想看他!

    白三朝哈哈大笑,不曾料到,却被白金氏一巴掌打在肩膀上。

    “你逗他做什么!小心他不理你!那就有得你哭了!”白金氏看不惯这糟老头。上次他把乖孙逗得都不带搭理他,弄得他好几天都没出门,一直围着乖孙打转。不仅碍手碍脚,还碍眼!

    白三朝被这么一提醒,老脸瞬间恢复了正经,他快速把鸡蛋吃完,背着手,一脸严肃地走出房门。

    “瞧那熊样!”白金氏话里充满了优越感。乖孙跟她好,从不跟她的生气!

    半年了,白曙已经非常熟悉这两个跟他朝夕相处的老人了,他喜欢他们相处时的那份自然和温馨,他喜欢他们带给他的温暖。他想,这辈子,如果有人胆敢破坏这份温暖,他定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正是这时候,白玉氏脸色复杂地走了进来,“妈!……”她有些踟蹰。

    白金氏今个高兴,不计较她的扭扭捏捏,不鄙视她的小家子气,而是面容平和地问道:“怎么了?”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白玉氏一咬牙,说道:“外面有个女人,说她是白鹿莲。”

    白金氏筷子上夹着的蛋,“啪嗒”一声掉在碗里,溅起了点点面汤。

    “你说谁?”她的声音有不可察觉的颤抖。

    白玉氏看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一字一字地说道:“白鹿莲。”启智曾经跟她说过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在白家被列为禁忌的名字。

    白昌眼睛一亮,佩服地看着白启煌,“爸,你真聪明!”他朝他竖起来大拇指!

    白启煌矜持地笑了笑,白家聪明人不多,他是其中一个!

    白昌一蹦一跳地往后罩房去了,即使他和白仁的大嘴巴病已经好了,但他们俩还是没有搬离后罩房。他和白仁都说好了,以后就住后罩房!那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他们是男子汉了,可不兴再跟姐姐妹妹一块住,恁不爷们了!恁丢人了!

    养病的这大半个月,白仁只能和白昌干瞪眼,没啥玩头,好不容易病好了,心正野。所以当他听到白昌的号召之后,立刻心动了!他们这是“干革命”,是跟奶奶这封建大家长反抗!就跟幼儿园阿姨说的一样,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权利、为了民主而斗!顿时白仁热血沸腾了!白昌也升华了!

    “白昌同志!”

    “白仁同志!”

    两个小家伙执手相望,仿佛失散已久的战友。

    “白昌同志,我要去团结白梅同志!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白仁同志,妇女能顶半边天。虽然白秋菊和白夏花的思想觉悟虽然不高,但是她们是可以教育的!我去给她们做思想工作!”

    两个小家伙各自安排好自家姐姐和妹妹在这场“抗争”中的身份之后,开始讨论起白田和白军来了!

    “白田和白军这两个力量,虽然不是我方人马,但是他们是友军!等我们团结了白梅同志、白秋菊同志和白夏花同志之后,我们可以一块去请求他们的支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