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第 148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城种民君。

    白曙当然是不去幼儿园的, 但是家中有七个哥哥姐姐要去幼儿园,所以天刚亮的时候, 院子里就开始闹腾了。白曙听到了白昌在院子里哀嚎的声音。原来白昌昨晚兴奋得睡不着,凌晨才刚睡的,大伯叫他起床,他起不来, 于是直接把毛巾过了冷水, 敷在他脸上。

    白昌冷得大叫起来, “爸, 我醒了,我醒了。”这大冷天的, 洗了个冷水脸,能不醒吗!

    东厢房这边还没停下, 西厢房那就又闹腾起来了。白仁和白梅为了一个泥人模子闹起来了。

    这个说:“这是我的泥人模子,你的让你换糖去了!”

    那个说:“是我的!我要拿去学校和同学们一块儿玩的!你别耍赖皮!”

    这个反驳:“你才赖皮!是我的,我也要拿去学校!”

    那个不给,索性高声叫起来:“妈妈,快来呀!哥哥欺负我, 他想要抢我的泥人模子!”

    这群孩子真是有活力呀!白曙心里感慨。他们跟他上辈子在集中营见到的,完全不一样。那时候, 他们上学哪里会有家人陪同一起早起, 他们也不会对上学有什么期待, 因为打从有记忆开始,他们就已经在学校了。

    白田和白军从西北角院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穿戴整齐了。

    “白仁,白梅,你们快点!”白军朝西厢房叫道,“再吵就要晚了!”

    而白田则跑到东厢房,催促白昌、秋菊和春花,“你们仨快点,不然我们就要迟到了!我爷爷说了,上学迟到要挨板子的!”

    白曙睁着大眼睛,竖起耳朵,辨别院子里的声响。屋内,觉轻的白金氏和白三朝也醒了。白三朝好笑,“这些孩子,有我当年的样!想当年,我刚上学堂,也是担心得睡不着,早早就起来了。”

    白金氏推了推老伴,“醒了就起来。”她说完后,就下床开灯,查看白曙的情况。

    今天孩子们上学,她这个做奶奶的,怎么着也得去看看。

    白三朝一边穿衣服,一边吩咐老妻:“今天昌儿他们第一次上学,你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白金氏给白曙兜尿,帮他擦了擦脸,换了一块新尿布。忙完这些之后,才回答白三朝:“还用你说,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她虽然偏心,但是该做的,她还是会做的。

    白曙清清爽爽地躺在摇篮里,他的摇篮就在白金氏的边上,她一转眼,就能看到他。白金氏就是刚才帮白曙擦脸用过的水,进行梳洗。白曙眼中闪过暖意,不管奶奶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他的,但至少,这样的爱,是真实的。

    等白金氏穿戴整齐后,才抱着白曙往厅堂走。她今天穿的这件棉袄,没有任何补丁,不像她其他的衣服那样,特地弄了块补丁上去。

    在白家,孩子们第一天上学,得跟祖宗说一声。这不,大伙都陆陆续续来到了厅堂。范氏、白玉氏和刘英早早就把饭菜都准备好了,整齐地摆在厅堂中间的供桌上。

    在华国成立之前,大都就曾经掀起过反封建的运动,军队挨家挨户搜查,谁家供奉了祖宗牌位,谁家就倒大霉!白家曾经就因为这事,花了少银钱,所以这会儿,即使华国已经成立了,白三朝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敢把祖宗牌位摆在厅堂上。怎么说也得等他个十年八年,一切都稳定了再说。

    白三朝、白日朝带着将要上学的几个孩子朝厅堂的供桌拜了拜。白曙被奶奶抱着,站在白三朝旁边,听到他小声说:“白家先辈,白家第三十八代子孙白昌、白仁、白秋菊、白夏花、白梅今天要去上学了,望能保佑他们学业进步,前程似锦。”

    大爷爷白日朝那边也说了类似的话。

    等他们说完之后,奶奶和大奶奶分别递上了几个香包。爷爷和大爷爷再把这些香包一一挂在白昌他们几个的脖子上。

    白曙见过这些香包,里面的葱花是奶奶和大奶奶亲手放进去的……

    等做完这些之后,大家开始入席吃早饭。

    饭桌上,爷爷和大爷爷他们正在嘱咐白昌他们几个上学要注意的事项,白曙则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隔壁白义的身上。

    白曙的小摇篮和白义并排在一块儿,他们俩都已经被喂过奶了,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奶香味。白曙看着白义正自个儿玩自个儿手指头,玩得不亦乐乎,不由得感叹,才三两天时间,这小哥哥就被二伯娘养得白白嫩嫩的,那脸蛋儿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仿佛能掐出水来!

    白义似乎感觉到了小堂弟的注视,他扭过头,“咿咿呀呀”地叫了起来。

    白曙听不懂他说什么,发出“啊”的一声。白义得到回应,更加兴奋了,叫得更大了。

    白玉氏还以为白义怎么了,赶紧放下手里的碗筷,跑过来查看。这一看,她就笑了。看白义脸上的笑,还有那在空中挥舞的手脚,她就知道这小家伙,很喜欢白曙这个弟弟了。她养了他几天,都没见他那么喜欢她!

    白义还在“咿咿呀呀”,白玉氏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白义放到了白曙旁边。白曙的的摇篮够大,完全能够放得下他们两个。

    白义一碰到白曙,就巴着他不放。白曙感觉自己快要被这小家伙挤扁了。这还不够,白义还是使劲往他身边凑!这家伙,醒的时候原来是这么折磨人的吗?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等他细想这样的预感代表什么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吃饱了。

    “你们在学校要好好听老师的话,知道吗?”白金氏对着排排站好的七个孩子说道。她心中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他们已经上学了。乖孙也很快就长大吧,真是舍不得。

    白金氏吩咐完之后,邱氏接过话头:“白田,白昌,你们俩最大,在幼儿园要看着点弟弟妹妹,知道吗?”

    “知道了!”白田和白昌声音洪亮地回答。

    白曙被他们的声音吓了一跳。真是有活力呀!

    白三朝、白日朝,还有白立国三人一块送七个孩子去上学,家里其他人该上班的也去上班了。才一瞬间,厅堂里就显得有些空旷,有些安静了。

    “启后的工作还没有落实?”范氏询问刘英。

    白启后的身体还不大好,吃完饭后,就回东北角院休养了,而刘英需要留下来和大伙一起收拾厅堂。

    白曙此时也在厅堂里,奶奶刚才把他从白义的魔爪下拯救了出来!他正舒适地躺在奶奶的怀里。听到这话,他暗戳戳地抖擞精神偷听。

    只听到妈妈用带了几分忧愁的声音说道:“他昨个儿写了信去南边咨询他的领导,这事情可能还要等。”她也很着急,一边是启后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一边是工作聘用书没下来,启后每天都眉头紧锁,郁郁寡欢,看得她的心也跟着揪痛揪痛的。

    白金氏心情不大妙,“上次王医生来的时候,不是说他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吗?让他保持愉悦的心情,病自然会慢慢好起来的。”

    白曙在奶奶怀里动了动,这个奶奶,就是嘴巴硬,其实还是很关心他爸爸的,要不然也不会特意去询问王医生他的病情。

    刘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也要启后心情能好起来才行呀!也不知道启后在南边遇到了什么事情,回来后,总是看着窗外那颗核桃树出神。

    突然,一个欢快的女声,打破了厅堂沉重的氛围。

    “妈,我回来了!”

    白金氏脸上瞬间的惊喜,瞒不过白曙,但是白曙一眨眼,她脸上又恢复了平常的凶狠。呃,那是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情绪,也能看得出凶狠的脸。

    来人到底是谁?白曙有些好奇。

    只见一个身材稍显圆润的和气女人从屋外走了进来,她身边站着一个瘦瘦高高,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男孩儿,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

    “鹿萍,你可回来了!你妈妈可想死你咯!”邱氏这个大伯娘,看到白鹿萍,比白金氏这个做母亲的还要激动。

    “大伯娘!”白鹿萍惊喜,没想到大伯娘也在呀!她显然已经习惯了母亲的冷静自持,山不就她,她就山。

    “妈,你不是写信让我带些好东西回来吗?看,我这可是带了不少好东西呢!”白鹿萍直接把一个小包裹放到白金氏的手边,就转身对邱氏说:“大伯娘,我不知道您在我家,我也给您带了些好东西,明个儿拿给您。”

    白金氏干咳了两声:“你说什么话呢,回来就回来,还带东西!恁浪费了。”这女儿真是没心眼,在女婿面前直接这样说,也不怕女婿以后说她巴拉婆家补贴娘家!哎,女儿怎么一点都不像她呢!这么大个人了,还要她这做妈的操心。

    “文志呀,鹿萍这耿直的性子,没少给你舔麻烦吧?”她笑着招呼女婿坐下,顺手把白曙递给了白鹿萍,自己去看女婿怀里的外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