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第 144 章
    购买比例不足,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城种民君。

    大伯娘被接回来的时候, 正好是中午。满月的白曙已经渐渐不像原来那么嗜睡了, 至少不再是那种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自觉就陷入深度睡眠的状态了。

    “妈。”大伯娘这次回来, 跟一个月前那个气焰嚣张的样子不一样了,她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小四,低眉顺眼地跟在大伯白启煌后面, 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

    在娘家的一个月, 是最难熬的一个月。这不是她第一次被赶回家,但是却是最久的一次。久到她都要怀疑婆婆是不是真的不想她回来了。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 如果婆婆不发话,孩子他爹是不敢接她回来的。时间越久她就越忐忑,带着一个孩子住在娘家,娘家兄弟都已经结婚了, 即使兄弟没意见,亲爸亲妈还护着她,但是嫂子和弟媳她们眼底的不快,话语里的讽刺,让她快要受不了了。

    在侄子白曙满月的前一天,孩子他爹再次提着东西上门的时候,她就想要跟着回去了。可是, 婆婆不松口, 白启煌这没骨气的, 竟然提出让她爸妈陪她回去,让他们一起陪着她在婆婆面前服服软。爸妈当然不愿意,特别是爸爸。爸爸以前是东城琉宝斋的大掌柜,骨子里就觉得比白家这放印子钱的高上一头,让他去服软,还不如杀了他!

    白曙满月酒当天以及满月酒后的第二天,她每天都到胡同口去走上几次,期盼孩子他爹的身影赶快出现,把她接回去。

    幸好,她等到了。但是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被压抑的怒气和忿恨也随之往上涌。不过这次她就不敢表现出来了。

    白金氏瞟了大媳妇一眼,说道:“这次回来,你可给我记好了。你们夫妻俩自己屋里的事情,你们自己做主,爱整什么幺蛾子,整什么幺蛾子。但是我和你爸都没老,还轮不到你们做我们的主。”

    冯秋兰一怔,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得到她有气无力的声音:“知道了。”

    白金氏看了她一眼,转头对白启煌说了一句,“看好你婆娘”,就抱着白曙悠哉悠哉地离开了。

    冯秋兰把怀里的小四抱紧。她刚才看到白曙身上的襁褓是用新的棉布做的,还絮上了棉花,她摸都没摸就可以肯定用的是是今年的新棉花。在襁褓下露出来的那小半张脸,粉嫩嫩的,一看就知道吃得好,养得好!她再看看怀里这个,瘦不伶仃的,心中不平。同样都是婆婆的亲孙子,为什么她就偏心得那么厉害?

    白启煌没有错过冯秋兰眼里的不平,警告道:“妈疼曙儿,你可别在她面前表现出你对曙儿的不满,不然你准没什么好果子吃!”别自己找不爽快,还连累他!

    “知道了。”冯秋兰翻了一个白眼。她屋里的这位,真不是个男人,怕娘怕成这样,真是指望不上了!看来她只能先受着了。

    白曙此时正躺在一一和二二的中间。一一二二刚生出来第三天,正处于吃了睡,睡了吃,尿尿还要哭上几声的阶段。白曙此时真是无奈了,奶奶说什么要让他们表兄弟三人培养感情,喂他喝了些牛奶,就把他放在他们中间了。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三个小萝卜排排睡,白金氏和邱氏看着乐呵。

    “看他们三个感情多好呀!曙儿一在,一一二二都不闹人了,睡得真香。”邱氏看白曙的目光,别提有多热切了。

    白金氏骄傲了,但是又不想表现得太过,“这是因为他们有缘分。他们仨以后感情肯定好。”

    “那是!”邱氏已经打定主意让小芳在她婶这里蹭着了,不过到底名不正言不顺,该客气,还是得客气客气,“我们家小芳能把这孩子生出来,还多亏了你们家。”

    邱氏的感激,白金氏毫不客气地接收了。如不是有她的乖孙,那俩兔崽子,现在准是在阎王殿里了!

    白曙有些无聊地吐泡泡,他变成了孩子,就会有些婴儿的爱好,是非常正常的!他还以为邱氏接下来一定还会说上一些干巴的谢语,但他到底还是太天真了。邱氏一转口,就附在白金儿耳边,低声问道:“你说立业什么时候回来?”她当时抱了白曙许了愿的,小儿子肯定过不久就要回来了。

    白金氏定定地看了妯娌一眼,她脸上凶狠的表情更加凶狠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白曙都能听到煤炉里煤球烧着的声音,能听到身边两个孩子轻轻的呼吸声。

    范氏神情坦荡任由她打量,白金氏看了好一会儿,就收回了视线。

    “等着吧,会回来的。”

    范氏得到自己想听的话了,立刻笑嘻嘻地转移了话题,“曙儿他姑这两天应该回来了吧?这么多年了,她终于苦尽甘来了!”

    白曙没想到自己还有个姑姑?他出生一个月了,还以为爷爷奶奶就三个孩子。

    “是呀,调令已经下来一个月了,我上周才接到消息,说这两天就到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熬出来了。”白金氏边说还边拿眼睛瞅白曙。

    白曙心中小小地郁闷了一下,爷爷和奶奶最喜欢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聊些重要的事情,但是每次这种时候,他都已经睡着了。

    “自从白曙出生之后,家里这喜事好像多了不少呀!”邱氏貌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

    白金氏没有接话。

    此时,外院传来了吵闹声,吵闹声中夹杂着一个高亢的女人叫骂声,这声音大得二进院的主屋都听到了。

    “这是怎么了?”白金氏怒起来了,有人敢来她家找事?找死?

    “你在这看着,我出去看看是谁那么嚣张!”

    白金氏说完,没等邱氏吱声,就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白曙再次觉得到了奶奶就是那种喜欢整事情的人。

    “你奶奶都有乖孙了,还是那样,脾气一点就爆!”邱氏抱起白曙,点了点他的鼻子。刚才白金氏在,她可不敢跟她抢,这下白金氏出去了,这小家伙就是她的了。

    “你说,你立业叔今年能不能回来?”这是邱氏最关心的事情,“如果你立业叔真回来了,我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让他给你当马骑。你爸那小身板,不行,以后肯定不能让你骑。所以你一定要让你立业叔回来,才有马骑,知道吗?”

    邱氏说得一本正经,白曙扭身,把脸埋进襁褓里。这老太太,真是迷障了,立业叔回不回来,是他一个小婴儿能控制的吗?还有,立业叔姓白,那不就成了白立业了吗?哎,什么好名字,只要摊上白这个姓,准糟蹋了!

    白金氏还没走到前院,她的声音就已经震慑到吵闹的那些人了。

    “谁,还有没有王法了,华国刚成立,就想要挑起事端,煽动人民内部矛盾,是反革命分子吗?”

    别看白金氏是皇城外贫穷人家出生的女儿,大字不识几个,但是嫁入白家之后,经过了老伴、儿子、儿媳的熏陶,她的嘴皮子更加利索了,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能把人噎死。

    这不,本来还扯着嗓子骂得唾沫星子飞溅的女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妈!”白玉氏像是遇到救星一样。

    白金氏眼睛一瞪,恶声恶气地说:“有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有人敢打上门来?”

    白玉氏还没说话,刚才骂得最凶的那个胖女人就噼里啪啦说起来:“还不是你们家孩子!把我家宝儿打得腿都断了,你们得赔!”

    “啊呸,我问的是我的孙子、媳妇,你插什么嘴。”白金氏混不讲理地直接朝胖女人吐了口唾沫。这女人她没见过,肯定不是她们猫儿胡同的,再或者就是刚搬到这儿的。

    胖女人掐腰梗脖子,想要和白金氏一较高下,但是却被身后一个年轻些的女人拉住了。

    白金氏见过这女人,是住胡同里29号大杂院的赵家媳妇。她没丈夫,婆婆上个月也死了,只能和一个儿子相依为命。前两天,她还听说赵家媳妇的娘家人投奔她来了。这么看来,这胖女人就是赵家媳妇的妈了,两人都长了一张大饼脸!

    白昌和白仁,你推推我,我推推你,就是不敢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白金氏的眼睛都竖起来了。看这情形,她就知道,准是这两个倒霉催的惹祸了。

    “他们不说,白梅,你说!”白金氏不愿意看那两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直接转头问白梅。白梅最喜欢跟这两个哥哥混,他们的事情,问她准没错。

    白梅看不见俩哥哥的眼神,见奶奶问她,那个激动呀,小嘴儿像是一把搂不住火的机关枪:“我和白昌、白仁一起去垃圾堆里捡煤核儿,只要看到人家推车过来倒煤渣,我们就冲上去,把煤渣搂在我们面前,用爷爷给我们做的小铁耙子敲煤灰,我们仨捡了很多,很多,足足有四小篮子呢!本来是打算都拿来换泥人模子的,可是才刚走没几步,小宝就来抢我们的煤核儿。白昌和白仁气不过去,就跟他打了起来。小宝看着壮实,可是打架真的鸡肋,没几下就被白昌和白仁按在地下打了。我们原先也没想着把他怎么样,所以打完了就捡东西要走,没料到小宝想要从后面偷袭,还是我机灵,拉了白昌和白仁一把,不然跌了个狗吃屎、断了腿的就是他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