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第 118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白玉氏正在厨房里做早餐,厨房里传来了淡淡的饭菜香味。白曙享受地深深吸了两口气,跟上辈子比起来,他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太幸福了,幸福得让他觉得上辈子经历的末世,恍如虚幻, 这辈子的一切才是真实。

    对了,忘记说了。在他不小心把那个绿色和平鸽琉璃奶瓶收进空间之后,奶奶白金氏再次花了大价钱,托人搞到一个新奶瓶。新奶瓶和上次那个奶瓶除了颜色不一样, 其它都一样。新奶瓶是白色的,也是和平鸽形状, 也是大都第三玻璃厂产的。

    其实, 白家四个婴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奶瓶,不过只有白曙的这个是新的。一一、二二, 还有白义的奶瓶都是以前家里人用过的老奶瓶。说是老奶瓶, 但也是十几二十年前从国外进口来的舶来品, 形状是扁平的白色樱花玻璃奶瓶,长约有十五厘米, 看起来也很精致。

    “煤不够用了, 得去叫点煤!”白玉氏从厨房里出来, 她这两天怪忙碌的,一个白义就已经把她搞得头大了。昨晚那孩子又半夜哭闹了,害得她和丈夫都没能睡个好觉,好不容易哄到天快亮的时候,那小冤家才睡着了。

    一听到要叫煤,白昌和白仁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婶,我们去,我们去!”

    白玉氏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们去煤站那,就说猫儿胡同的白家要四筐煤,知道吗?”

    白昌拍着胸脯,自信满满地说道:“知道的!知道的!”

    说完他就拉着白仁往外跑,而白田和白军则在他们后面追!

    “哎,回来,回来!”白玉氏朝他们大叫,但是他们跑得太快,根本就没听到。

    白玉氏郁闷了,“忘记了跟他们说,让他们把摇煤的也叫回来了!”

    白金氏抱着白曙走了好一会儿,有些累了,干脆就也把白曙放到摇篮里。她此时听到白玉氏的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媳妇,做事没个谱,跟孩子交代事情,也没说清楚,等人走了,才记起来。

    “煤站那边会有摇煤球的跟车来,如果不来,等下你注意听听,看今天那个郝摇煤来不来走胡同。”白金氏给她支招。

    这时候,刚从三进院白启后那出来的白立国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忙开口:“我会摇煤,让我来吧!”

    白玉氏忙拒绝,“哪能让你来呀,这活恁累了!”

    白立国挽着袖子,豪气地说:“不累,不累,我有的是力气!在家里,我也会自己摇煤!”

    一旁的邱氏也搭话:“你就让他干吧,这家伙,每天不干点活,他浑身就不舒服!整就一个劳碌命!”

    邱氏都这么说了,白玉氏实在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得看向白金氏。白金氏一锤定音:“好了,好了,不就是摇煤球吗?立国愿意干,让他干!他干不了,大不了到时候再花钱找人就好了。多大的事儿,犯得着劝来劝去的吗?”

    当白曙在摇篮里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煤站终于就把煤送来了。

    “送煤来啦!”还没进门,送煤的伙计就在门口叫道。白玉氏赶紧迎了出来,果然没见到摇煤的。白昌他们几个,都跟在煤车后面,看着煤站的伙计把煤卸在院子里。

    “您家今个儿自个儿摇煤?”煤站伙计看到白立国已经把摇煤的工具都准备好了,顺口问了一句。

    白立国点点头,“今个儿有时间,自个儿摇!”

    煤站伙计笑了笑,把货卸完之后,拿了货款,拉着排子车走了。煤站正是忙碌的时候,摇煤的也忙,白家能自己摇,也挺好的。不过,这家还真的跟传言一样,外面看着挺好,内里和大伙一样,没好到哪儿!都要自个儿摇煤了呐!回去得跟大伙说说!

    在大都买煤,一般是块状和粉末一块送来的。白曙躺在摇篮里,能看得到院子中间的那一堆煤。煤的旁边放着一个大圆筛子,一个花盆,一根棍子,一把铁锹。只见白立国先把煤块挑出来,拿回厨房放煤的那处放好,再把煤末过一遍筛子,筛出粗大的煤渣和煤块。

    “家里存着黄土吗?”白立国朝白金氏问道。

    黄土?白曙更好奇了,摇煤球,用黄土?他不自觉地往白立国那边移了移身体。

    一直盯着乖孙的白金氏,看到这情景,就把乖孙抱了起来,以方便乖孙观察。她指着厨房说道:“在放煤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布袋子,里面装着些黄土,是上次摇煤时剩下的。”

    白立国从厨房里找出了白金氏说的那个袋子,袋子真不小,看样子装了不少黄土,“这黄土够用了。”他把黄土和煤末掺和在一起,再添水搅拌均匀。

    不止是白曙看得仔细,白昌和秋菊他们七个也排排蹲,眼巴巴地看着白立国忙活。

    秋菊、春花和白梅三个姑娘嘴甜,不时还夸上几句,“伯,你真厉害!”

    这让白立国干得更加卖力了,甚至还不时给她们讲解,“这煤末和黄土的比例,那可是很讲究的,煤末要两成,黄土八成,如果黄土多了,那就会烧不着,烧不透!”

    秋菊和白昌他们几个频频“嗯嗯”点头,那乖巧坐听的模样,别提多么可爱了。相较于白昌他们几个的兴奋,白田和白军就相对淡定多了,毕竟白立国在家里也常自己摇煤球。

    “我爸可厉害了,他摇的煤球圆整紧实,还耐烧!”白田一脸骄傲自豪地炫耀,引得白昌、白梅他们更加崇拜地看着白立国。

    白立国把搅拌好的煤末和黄土混合物摊在地上,摊了大概一寸厚,然后用铁锹扎成一寸大小的网格,最后再在上面撒上一些煤末。

    做完这些之后,白立国拍拍手,笑着说,“晾两个小时,就可以摇了。”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煤灰,整个人看着有种质朴的真。

    白昌、白仁和秋菊他们几个早饭都吃得不专心,一个劲地惦记着院子里那没有摇好的煤球。快速扒了几口饭后,他们干脆哪儿都不去,就守在院子里,眼巴巴地等着。此时,一一和二二已经被邱氏带回西厢房了,白曙倒好,白金氏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等白立国开始摇煤球的时候,就抱着他去看了。

    白立国把花盆放在大圆筛子底下,以此作为支点,把刚才做好的一寸大的块状物,放到筛子里,甩开膀子使劲摇。筛子里的块状物动了起来,滚呀滚,很快就滚成了大小均匀的煤球儿。

    “摇好了,摇好了!”白昌兴奋地捡起一个已经摇好的煤球,左瞅瞅,右瞅瞅。

    白立国笑得露出了一排白牙:“等晒干了就能用了!”

    白梅嘴巴张得很大,眼里像是闪着小星星一样地看着白立国:“伯,你真厉害,比我爸,我爷,我伯他们都厉害!”爸爸、爷爷和伯伯他们都不会摇煤球!她好羡慕白田和白军,有这样能干的爸爸!

    白金氏难得赞同孙女的话:“立国的确比你爸、你爷、你伯他们都厉害!”能引起乖孙的注意!

    白立国被一大一小这么一夸,脸上立刻飞了两朵红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用力摇煤,以掩饰自己的情绪。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白曙“咯咯”地笑了起来,他喜欢这个世界。

    白金氏更加赞许地看了白立国几眼,这侄子不错,能逗乖孙开心!

    这一天晚上,白曙睡得特别踏实。但是白昌、白仁、白田、白军还有秋菊、春花、白梅几个,可就是兴奋得有些睡不着了。因为过了今晚,他们就要去幼儿园了!幼儿园里有什么呢?好不好玩?

    要脸的,斗不过不要脸的。白金氏撕逼、骂人是很厉害,但是她没见过死了丈夫的寡妇,没见过能豁出去不要脸的泼妇。

    “你们家孙子把我孙子的腿打断了,你得给我赔五块钱!”她说完,又哭了,“我真可怜呀,男人在战争中被鬼子杀了,儿子媳妇都牺牲了,就剩下我和小宝相依为命,好不容易从家乡跑到了大都,投奔我同样苦命的女儿!没想到才刚来不久,小宝就被人打了!老头子呀,你为什么死得那么早呀,害得我们祖孙孤苦无依!小宝才刚到大都,就被打断腿了!这以后可怎么办呀?我没钱医呀!我可怜的小宝!”

    胖女人见强的不行,就来了软的,周围看热闹的街坊,这会儿也没了刚才的冷漠。同情弱小,是国人自诩的英雄主义情节,这不,立刻就有人出来当“英雄”了。

    “老白,这事的确和你孙子他们脱不了干系,人家孤儿寡母的,你们就把医药费赔给他们吧!”街坊一个和白三朝年纪差不多的男人,从人群中挤出来,劝白三朝。白金氏是出了名的厉害,他刚才不敢出声,就是不想和白金氏扯皮,现在老白回来,正好合适。这个家里,除了白金氏和她家大媳妇,其他人都好说话。

    “哟,怎么,你看人家可怜?那你就拿自己的钱去补贴呀!我们白家可没有钱,不仅要养孩子,老白和老三的身体还都弱,我们自己买药的钱都没有,可没钱倒贴!别不是看人家寡妇长得不错,生出了什么想法吧!”白金氏反咬男人一口,同时不放过任何宣传自家情况不好的机会!

    那出言的男人自诩是个斯文人,气得脸都变形了,“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你真是不可理喻!”他甩手就离开了,和泼妇吵架,有理也讲不清!

    “呵,您慢走!瞧那心虚的模样,啧啧。”白金氏的话刚落,那男人走得更快了。

    “妈!”赵家媳妇有些撑不下去了,白家婶子那张嘴实在是太厉害了,果真是个混不吝的,她怎么刚才就被妈说动了呢!整个胡同没有谁家敢跟白家婶子吵架,她怎么就突然生出这胆子了呢?赵家媳妇越想越害怕。她也是寡妇,还是年轻寡妇,要是也被泼了这么一盆脏水,她还怎么活呀!

    胖女人也有些胆怯了,她这一套软硬齐发的做法,在家乡的时候,非常好用,那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没想到竟然在大都遭到了滑铁卢!但是此时,她已经骑虎难下了,如果真的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那她和女儿今后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

    “呜,我的命真苦呀,没了依靠,若不是为了拉扯孙子长大,我早就去死了。千里迢迢投奔女儿,还被欺负成这样。我不要活了。”她直接坐在地上边打滚,边哭诉。

    周围的人都呆住了,就连白金氏都愣了一下。她哪里见过这样的赖货!她虽然是穷人家孩子,但从小接触的女人都非常规矩,她自己就算是出格的了。长大了嫁到皇城里,天子脚下的丫头们自诩见多识广,最是骄傲矜持,她平时和她们吵架,从来都是只动口不动手。这胖女人竟然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耍赖皮!真,真是不要脸!

    白三朝是京一代,年轻的时候也见过这样的夫人,但是随着他发家,这样的女人基本上在他的生活圈中销声匿迹……白三朝向老妻投去了一个求救的眼神,他实在是没法应付这样的人。哎,人老了,他的心也软了,再加上华国刚成立,他不得不收敛些,曾经以狠毒出名的印子白,现在竟然成了乖乖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