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第 105 章
    购买比例不足,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到底在哪里了?”白金氏把床底都翻了个遍, 还是没找到。

    “嗬!你这是干什么?拆房子呢?”白三朝一回到屋里, 就看到被老妻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吓了一跳。

    白金氏白了自家糟老头一眼,“你有没有见到乖孙的奶瓶, 就是第三玻璃厂产的那个和平鸽奶瓶呀!”她把房间内能翻的都翻了,可就是没找到。那那奶瓶贵就不说了, 还很难抢, 她特地找人花了双倍的价钱才买到的!

    白三朝皱了皱眉, “不是在乖孙那里吗?”

    白金氏拉长了脸:“在乖孙那,我还会问你!”这老头子真是老了!有脑子也不会想!

    白曙听到奶奶怼爷爷的声音, 愈加心虚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当时拿着那个奶瓶的时候, 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他还有空间的话, 就立刻把奶瓶放进去, 这样一来,大伯娘就没法觊觎他的奶瓶了。可他没料到, 就这样, 奶瓶真的进空间里了……

    “是不是在大嫂或者小义那里?”白三朝提供线索。家里需要奶瓶的不外乎就是一一、二二还有小义。

    “不在,我去问过了。”白金氏就纳闷了, 她分明就记得, 她出房门之前, 把奶瓶放在乖孙的摇篮里呀!白金氏把怀疑的眼神,投降了正在自己的小床里自我反省的白曙,难不成真的是他?

    白曙被白金氏抱了起来。

    “乖孙,告诉奶奶,你把奶瓶藏到哪儿去了?”白金氏的声音非常温柔,话里的甜蜜度,把在场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吓得都起了鸡皮疙瘩!

    白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嘴里吐着泡泡。他还是婴儿,这样问他真的好吗?这个奶奶有些不靠谱!

    白三朝也来了精神,凑了过来,好笑地问道:“小曙,快告诉爷爷,是不是真的是你把奶瓶藏了起来?”

    白曙玩口水玩得更起劲了,吐泡泡吐得更密集了。

    不知道白金氏是怎么想的,她突然就不关心那只奶瓶了,“我的乖孙,你是不是喜欢奶瓶?把它藏到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去了?放心,奶奶懂得的!”

    懂得什么?白曙无语了,他真的不明白白金氏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他明明就是个无齿的婴儿,为什么她总觉得他是法力高强的神仙?哪里来的自信?

    白金氏自以为懂了,所以也不找奶瓶了。她有乖孙在怀,终于有心情关心其他的孙子了。

    “今天状元幼儿园的老师来家里通知,让下周一送孩子去学校。都村离城里三里地,小军和小田每天往返,也不是个办法!反正现在他大奶奶和他小芳姑都在我们这住,要不让小军和小田也住到家里来?”白金氏心里打着小算盘,这事她不提出来,自家老头也会提的。但是这话从她嘴里先出来,她总能先卖几分乖!这是她和白三朝在一起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夫妻相处之道。

    果然,如她预料的那样,白三朝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摸了摸短短的胡茬,笑着说:“这事我早就想和你说了。西北角院那边不是还空着吗?正好给小军和小田住。”西北角院离西厢房很近,正好小芳和大嫂都在那边。

    白金氏没有反对,反正老头都做了决定,她反对也没用。“我明天让老二家的把西北角院收拾收拾。”家里没了佣人,那里很久没人住了,需要好好打扫一番才能住人。

    “你看着安排就好。”白三朝很满意白金氏的识趣,就是因为她的这点识趣,所以他非常能容忍她不时暴躁的脾气。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而奶瓶消失的事情,没人再提起,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白曙心虚,所以他安分了两天。而他的安分就是模仿小义,该哭的时候哭,该闹的时候闹。

    白义是个可怜见的!自从大伯娘再次被赶回家之后,白义又被抱到了正房。虽然养一个孩子也是养,养两个孩子也是养,但是白义的待遇明显比不上白曙,而白金氏和白三朝对白曙和白义的容忍度也有很大区别。在白曙学着白义第三次在晚上大哭大闹的时候,白金氏恼了。她打开灯,把白义抱起来,敲响了东厢房老二家的房门。

    “妈?”打开门的是老二白启智,他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明显就是被白金氏从睡梦中吵醒。

    白金氏直接把白义塞到老二怀里,快速地说道:“老大今晚上夜班,在他回来之前,你们帮忙照顾一下小义。”说完,她就走了,徒留一脸蒙逼的白启智,抱着还在哇哇大哭的小侄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白金氏空手回到房里,见乖孙的哭叫声停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白三朝装模作样地数落了老妻一句:“小义好歹也是你的孙子,用不着像是丢了烫手山芋一样吧!”

    白金氏呵呵一笑,“你是好爷爷,有本事,你去把他要回来?”

    白三朝闭上嘴,不说话了。白曙从不哭闹,吃了睡,睡了吃,饿了、渴了、尿了、拉了,都会哼唧哼唧地叫,养起来非常非常省心!这让他误以为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的,谁想到……哎,一言难尽呀!

    白金氏查看了白曙的情况,见他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也不饿、不渴、不拉、不尿,心里更加确定乖孙这两天的不对劲,是受了白义那兔崽子的影响!更加打定主意,要把白义扔给老二家的。

    等第二天早上,神清气爽的白金氏带着精神抖擞的白曙,到白芳那找邱氏闲聊的时候,白玉氏已经在那里了。

    “妈!”白玉氏有气无力地叫道。

    白金氏看到白玉氏的时候,吓了一跳,“你怎么这模样,昨晚没睡好?”无精打采,两个浓浓的黑眼圈,整个人像是蔫巴的酸菜一样,看着牙就疼!

    白玉氏怨念地瞪了白金氏一眼,“白义昨晚哭得太厉害了,我哄了他一夜,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睡着。”

    白金氏知道这是自己理亏,可是她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呀,就是没经验,哄个孩子都那么久!以后多练练!你大嫂回来之前,小义就由你带着了。”

    她才不管自己的话是不是会戳中老二家的痛处,没孩子这事情,是老二他们这辈子都没法逃避的伤痛。如果连她的话都承受不了,那外面的毒言毒语,她们可能更无法承受。

    白玉氏的脸白了几分。

    白芳看场面有些冷,赶紧出来救场。

    “婶娘,你看,这是我妈给白昌他们几个做的小书包。”她拿出四个书包。这四个书包,都是用崭新的藏蓝色布料做的,其中两个分别绣了一朵菊花和一朵兰花。

    白曙看了一眼,这所谓的书包,是用布做成了一个兜,兜上有布盖,布盖上有两个按扣,在兜的两侧,有两个布襻,把这两个布襻往孩子身上一套,就可以背在背后当书包了。

    白金氏左看看,右看看,很是满意。“他大奶奶,你的手还是那么巧,这书包看起来就特别洋气!”她原没想到要给孩子们准备书包的。幼儿园,说白了,就是让别人帮忙看孩子的地方,又不是正经读书的,用得着什么书包。

    邱氏边喂外孙喝牛奶,边笑着说道:“我当初见不少洋人家公子小姐上学的时候,都是背这样的书包的。”当年,她们家还跟洋人打交道的时候,见过不少洋玩意!

    “老二家的,你去把秋菊和白昌他们叫来,让他们当面谢谢他们的大奶奶。”白金氏一贯的教育方法就是让孩子们知道,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是要心怀感激的。

    白玉氏看了看已经睡着的白义,起身出门找侄子和侄女去了。

    等白玉氏走了之后,邱氏才开口:“我说你呀,这嘴巴就不能收敛收敛,明知道他们都想生生不出来,还尽往她伤口上撒盐!”

    白金氏倒是无所谓:“我不说,别人也会说,她总不能把所有人的嘴巴都封起来,不让说吧!”

    白曙就奇了怪了,究竟二伯和二伯娘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为何生不出孩子?连家里人都彻底放弃他们了。

    没过一会儿,房门就被打开了,第一个跑进屋里的就是白梅,别看她腿短,但是跑得倒是非常快!

    还没见到人,白梅的嘴巴就“突突突”地响了起来:“奶奶,奶奶,我也要书包,我也要去幼儿园!”

    白启智眼睛尖,忙上前一边搀扶着白启后,一边帮他打圆场,“你在外面也太想念妈了,一回来就跪下,不过这也该,当初瞒着爸妈深夜南下,害得妈差点为你哭瞎了!”虽然在场的都是熟人,但保不准有专门坑熟的。三弟刚从南边回来,正是往上爬的时机,可不能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

    白金氏冷冷地看了眼这个愚蠢的三儿子,他一脸的苍白,看得出这次南下受了不小的罪,但这家伙似乎也没什么长进!她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该知道的,她也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是不会骂他的,等人散了,娘教训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