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第 91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这满月可不像洗三那样忌讳, 洗三那是有钱人干的, 但是满月是每一个新生儿的好日子。白金氏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想好了邀请谁来。没有福气的, 不行;长得不好的, 不行;蠢的,不行;没出息的,不行!

    白三朝听着老妻掰着手指数出来的一条条, 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好了,让你这么挑, 大家都不用来了!”

    白金氏瞥了他一眼, 压低声音说:“我的乖孙那么金贵, 不是谁都能来给他过满月的!”

    刚刚睡醒的白曙听到了这句话, 瞬间清醒。差不多一个月了, 他都没搞明白, 为什么奶奶白金氏总觉得他是福气冲天的, 甚至连爷爷白三朝也不反对这种说法。按理来说, 他跟他们住在一起,应该能偷听到一些□□, 可是他估计错了, 他的内里是个成年人,但是身体还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非常嗜睡, 每天清醒的时间根本不长!哪里有什么时间能偷听到他们两人的私房话!

    他稳住跳得有些快的小心脏, 这次或许就是解开谜底的好机会,他不能错过了!

    白三朝小声地嘀咕:“虽然咱们乖孙真的是大能转世,但是你也不能就表现得那么明显呀!”

    白曙诧异,他什么时候是大能转世了?他怎么不知道?

    白金氏的声音更加小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她最近的确是表现得太明显了。她有些心虚地往白曙那看。白曙闭上眼睛,假装还在睡觉。

    “我告诉你,老三怀孕的时候,我们俩做的胎梦你谁都不能说!”白三朝这话说得非常严厉。

    当初老三刚南下不久,谁都不知道老三媳妇怀孕了。有一天,他和老妻同时从梦中惊醒。他们做了同一个梦,梦中一个裹着云,披着雾,浑身发金光的婴儿从天上飞进了他们家,落到了东厢房。那孩子一落到白家,白金瞬间布满了红霞,整个院子金灿灿的,特别耀眼。等他们醒来的第二天,找了医生,这才确定三媳妇还真的怀孕了。

    白金氏郑重地点头,“我知道,这是老天爷给我们家的好运,我是不会乱说出去的。”

    白曙虽然不知道爷爷和奶奶在母亲怀有他的时候,做了什么胎梦,但是他已经知晓,他们对他这特殊的态度是源自哪里了,原来只是一个胎梦呀!

    “好了,曙儿满月的时候,把亲戚朋友请过来热闹热闹就好了,不要搞什么特殊的。”

    白三朝发话了,白金氏自然不敢反对。

    在满月当天,白曙被白金氏包成了一个大红包,送到了西厢房。

    白曙看着刘英,有几分好奇,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清晰地看到这辈子的母亲。鹅蛋脸,弯月眉,见人就笑,非常讨喜。

    “今天来的人比较多,你身子不好,就在屋里呆着,照顾我乖孙。”白金氏要和白玉氏出去招呼客人,没人带白曙,只能暂时先把他交给刘英照看。

    刘英有些愣怔,这是小儿子出生以来,她第一次见到他。她看了看打扮得非常喜气的白曙,有几分好奇,又有几分满意,婆婆把他养得非常好。

    白金氏看到这,眼里闪过一抹幽深的光芒。她因为胎梦的原因,和老头子商量要把乖孙接过来养,但是却忽略了刘英和白曙的母子情,或许她应该改变一下原本的做法了。

    院子里客人的声音还此起彼落,热闹得紧,白金氏来不及多想,就出门招呼客人去了。

    “妈妈,这是我的弟弟?”白金氏一走,白仁就从床下钻了出来。他颇为感兴趣地凑到妈妈面前,看红包弟弟。他非常同情弟弟。在他心里,家中最可怕的就是奶奶!可是弟弟刚出生却要跟奶奶一起住!真是可怜!

    刘英的手轻轻抚摸着白曙的脸蛋,对白仁说:“仁儿,这是你弟弟,你以后保护他,知道吗?就像保护妹妹那样保护他!”

    白仁用肥嘟嘟的肉手戳了戳弟弟的小脸蛋,那嫩滑的小脸蛋在他的直视下,瞬间变红。他心虚地把手收了回来,躲到身后。

    “弟弟也太弱了!放心,我一定会像保护妹妹那样保护弟弟的!”

    “谁要你保护了!”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出现在白曙面前,她鄙视地看着白仁,“上次去捡煤核儿,你还没有我厉害!还哭鼻子了!丢人!”她转头看着白曙,露出了笑容,“放心,等弟弟你长大之后,姐姐罩着你!我捡到多的煤核儿就分你,不给白仁!”

    “白梅!”白仁瞪大眼睛盯着妹妹,这个妹妹一点都不可爱!生来就是跟他作对的!

    白曙好奇地看着这辈子的哥哥和姐姐,其实从心理年龄上说,他比他们年长,但他清楚地知道他现在是一个新的生命体,跟以前不一样了,拥有了牵绊一辈子的血亲。

    “刘英!”随着范氏的叫声,门被打开了。范氏带着一个身体单薄,却挺着个大肚子的女人进了房。

    “小芳姐,你怎么来了?”刘英惊讶。小芳是大奶奶唯一的女儿,她就嫁在都村。白芳出嫁已经十年了,十年间怀过七次孕,但是却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我,我来看看曙儿。”白芳说话的时候,有些畏手畏脚,十年不间断地怀孕,却没有一个孩子站住脚,这消磨了她身上的精气。

    刘英悄悄给范氏递了一个眼神,她怎么来了?

    范氏摇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芳姐,你身子重,快点坐下!”

    刘英看着白芳那个大得有些恐怖的肚子,非常担心。拜托,可千万不要在她这里出什么事呀!

    怕什么就偏来什么。白芳才刚坐下,就痛苦地捂着肚子□□。

    刘英和范氏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白芳没有力气回她们的话,她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身下流了下来。

    “啊——姑姑尿了……”白梅尖叫。

    刘英和范氏脸色一白,她们都生过孩子,知道怎么回事。这是羊水破了!

    “快,快去找产婆!”

    范氏匆忙往外跑,刘英忙搀扶着白芳躺到床上。

    不一会儿白金氏和邱氏就来了。

    白金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房间里的人都赶走,只留下邱氏和白芳,然后她抱起白曙,拉着白芳的手去触碰白曙。

    白芳感觉身体的疼痛突然轻了,她有了力气。

    “产婆来了,产婆来了!”白玉氏带着产婆进屋。

    这个产婆还是上次帮白曙接生的那个产婆,她今天正好在白家做客。

    产婆一看到白芳,脸色就不好。白家这个亲戚,她是知道的,三里之外的都村,有名的“只见娘怀胎,不见儿走路”!可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白曙被白芳抓得手疼,白金氏赶紧把白芳的手掰开。

    “乖孙,你今天一定要保佑你小芳姑姑平安生下孩子,她太可怜了。如果这胎再不站住,她……哎!”

    白芳以前小时候,活泼可爱,嘴巴也甜,没想到后来遭了那么多的罪。她家的那口子因为和她感情好,所以没说什么,但是她婆婆对她可就越来越不行了。

    白曙同情地看着在床上痛苦□□的白芳,末世时生孩子和现在生孩子完全不一样。那个时代,人类的身体为了适应末世,自行改造,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可以生孩子,依旧是怀胎十月,但是孩子出生就像是撒了一泡尿那样快,没有丝毫痛苦。而现在,生孩子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一遭一样。

    白金氏把白曙递给白玉氏,“你带我乖孙出去,别吓着他了。”若不是因为是她交代邱氏,让邱氏来沾沾乖孙的福气,她才不愿来趟这趟浑水呢!

    白玉氏还没出门,就听到产婆震惊得有些颤抖的声音。

    “她,她这是双胎,而且还难产了……”

    “什么!”邱氏的身体一震,她眼神游离,没有了主意。女儿这胎才七个月,怀象一直不是很好,今天若不是她说曙儿是个有福气的,让她来抱抱曙儿沾沾福气,白芳是怎么都不愿意来的!

    “对了,今天启智的一个朋友到家里来,他就是个医生!”白玉氏突然想起这事。白启智是白家老二,是书呆子一样的人物,憨厚老实,他的朋友不多,其中一个是医生,而且这个医生今天在白家!

    产婆眼睛一亮,“那你快点找他来!”

    她们这些做产婆的,跟医院里的接生员不对付,但是她们不得不承认,医院里的医生医术还是挺不错的!比中医见效快!

    大伯娘被接回来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满月的白曙已经渐渐不像原来那么嗜睡了,至少不再是那种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自觉就陷入深度睡眠的状态了。

    “妈。”大伯娘这次回来,跟一个月前那个气焰嚣张的样子不一样了,她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小四,低眉顺眼地跟在大伯白启煌后面,整个人显得局促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