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第 77 章
    购买比例不足,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白昌根本不知道白启煌心里的小九九, 他一听这话, 肩膀不由得缩了缩。他敢大声跟爸爸说话, 就是因为知道爸爸不会生气,但是跟爷爷和奶奶?他没那个胆子!特别是……奶奶那么凶……

    白启煌朝白昌招招手, 附在他耳边说道:“爸给你出个主意, 你可以跟白仁,还有秋菊夏花他们一块去找爷爷奶奶。你们人多,奶奶他们肯定会答应你们的!”这些小的, 就没一个不蠢, 反正牛放一个也是放, 多放几个也是放!干脆一块放了得了!

    白昌眼睛一亮, 佩服地看着白启煌, “爸,你真聪明!”他朝他竖起来大拇指!

    白启煌矜持地笑了笑,白家聪明人不多, 他是其中一个!

    白昌一蹦一跳地往后罩房去了,即使他和白仁的大嘴巴病已经好了, 但他们俩还是没有搬离后罩房。他和白仁都说好了,以后就住后罩房!那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他们是男子汉了,可不兴再跟姐姐妹妹一块住, 恁不爷们了!恁丢人了!

    养病的这大半个月, 白仁只能和白昌干瞪眼, 没啥玩头,好不容易病好了,心正野。所以当他听到白昌的号召之后,立刻心动了!他们这是“干革命”,是跟奶奶这封建大家长反抗!就跟幼儿园阿姨说的一样,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权利、为了民主而斗!顿时白仁热血沸腾了!白昌也升华了!

    “白昌同志!”

    “白仁同志!”

    两个小家伙执手相望,仿佛失散已久的战友。

    “白昌同志,我要去团结白梅同志!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白仁同志,妇女能顶半边天。虽然白秋菊和白夏花的思想觉悟虽然不高,但是她们是可以教育的!我去给她们做思想工作!”

    两个小家伙各自安排好自家姐姐和妹妹在这场“抗争”中的身份之后,开始讨论起白田和白军来了!

    “白田和白军这两个力量,虽然不是我方人马,但是他们是友军!等我们团结了白梅同志、白秋菊同志和白夏花同志之后,我们可以一块去请求他们的支援!”

    就这样,一场反抗白金氏这个封建力量的革命军,就秘密组织起来了。

    当白昌和白仁威风鼎鼎地带着五个人“同伙”走进正房的时候,白曙正无聊地数着白藤竹摇篮上的小竹片。

    “白金氏!”白昌一挥手,小家伙们齐刷刷地站成了一排,那气势,像模像样。

    白金氏眼睛一抽,她总觉得这些个蠢孩子肯定又要干些蠢事了!她一巴掌拍在白昌的脑门上:“你胆儿肥了吧?竟然敢这样叫我!”

    白昌被白金氏的凶狠吓得不由自主想要往后退几步,但是他忍住了,如果他这回后退了,那就是“叛徒”!叛徒是比封建力量更遭人唾弃的对象!他稳住了自己,牙齿有些上下打颤:“别以为你是,是我奶奶,就可以……”就可以什么?他忘记了……幼儿园的阿姨是怎么说来着?他着急,他怎么就忘记了……他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白金氏好笑又好气,这蠢货,竟然是她的孙子!真是,真是恨不得把他塞回他妈的肚子里,养出个脑子再出来!她顺了顺气,哎,不赖她,是老大媳妇的错,她的脑子不行,害得昌儿的脑子也不行!

    战友不给力!站在白昌旁边的白仁给自己打了打气,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奶奶,我们要去幼儿园!”他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但是身体却不自觉地往妹妹白梅那边靠了靠。家里唯一不怕奶奶的,就只有他这个缺根筋的妹妹了!

    也许是白仁的主动给了白昌勇气,他猛然想起了他们现在是革命军,革命军就应该有大无畏的精神。于是乎,他往前走了一步,大声地说:“我们身体好了,我们要去幼儿园!你不能那么霸道,要民主!”他终于想起了幼儿园阿姨说的那词儿了!

    白梅、白秋菊、白夏花,还有白田、白军,五人齐刷刷地喊道:“要民主!要民主!”

    白金氏一点都不想跟这几个吃了豹子胆的兔崽子说话,她直接扯了嗓子朝院子里高声叫道:“白启煌,白启后,你们给我死过来!老大家的,老三家的,来把这几个糟心货给我带出去!”至于白田和白军,她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俩小家伙,就跟他们爷爷奶奶一样,憨!不用想,肯定是被怂恿来的!哎,更蠢!

    不一会儿,白启煌、白启后,还有刘英、冯秋兰就进来了。

    白金氏当然知道这两对夫妻今天都在家里,所以才会扯开嗓子叫的。真是一叫一个准!

    白启煌一进屋,就跟白金氏同仇敌忾:“妈,是不是孩子们惹你生气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的!”是他怂恿孩子们来闹的,所以刚才他听了墙角,自然知道这几个兔崽子是怎么来跟她“说”的!他只是受不了最近家里那么平静,想找个乐子罢了!没想到这几个小兔崽子还真是敢说!这什么要民主,什么反封建!这完全跟他的本意相悖!

    白金氏瞟了他一眼,哼,这老大最会装样子,这昌儿带头来闹事,背后肯定少不了他推波助澜!

    “妈,白仁和白梅惹你生气,你打就是了,叫我们干什么!”白启后皱了皱眉头。他最近心气不顺,不仅是因为核桃之事,更是是因为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南边还没来信。按照正常速度,他的信件肯定早就到老领导那了。可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回信呢?

    一直围着白启后打转的刘英自然知道他心情不好,忙出言训斥白仁和白梅说:“你们干了什么惹奶奶生气的事情?快点跟奶奶认错!”

    刘英这话令白金氏的眉头都皱起来了,“有你这样教孩子的吗?”就算孩子们刚才是在怼她,但是她也没有让他们认错呀!孩子蠢,不是错!

    刘英噤若寒蝉,一声不响地低下头。

    白启后不耐烦了:“好了,白仁、白梅,你们要好好听话,少给我惹事!”

    他这话一出,惹得白仁和白梅脸蛋涨得通红,白仁硬巴巴地顶了一句:“我们没有惹事!”他们只是想要去幼儿园而已!

    白启煌笑眯眯地帮腔:“三弟,你这话是不是有些严重了,孩子嘛,惹事是常有的。要知道你小时候惹的事,可不少!”他知道老三最近压力大,心情不好。可是如果不能控制脾气,干脆不要说话好了!他刚才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恁失态了!

    摇篮里的白曙也摇摇头,他这爸爸,暴躁固执,有些认死理!即使在面对他的孩子的时候,也是如此。他不由得庆幸,自己是由爷爷和奶奶抚养的。若不然,这样一个爸爸,和那样一个以夫为天的妈妈,他肯定是无法生出对这个世界的眷恋!

    突然白曙脑中浮现出一个穿着藏蓝色制服,带着邮差帽,挎着一个邮差包,骑着一辆两个轮的自行车的人,他把车停在了他家门口。紧接着,院子里想起了一个响亮而富有磁性的叫声:“白启后,白启后,有你的邮件!”

    这个预知,是即时的!他脑子里刚才显现出来的画面,就是院子外面的画面!

    白三朝最终还是帮孙子孙女们去幼儿园报名了,不过幼儿园现在也仅是在预报名占位置的阶段,真正开园可能还需要等到春天。

    没等学校正式开学,白曙的满月就到了。

    这满月可不像洗三那样忌讳,洗三那是有钱人干的,但是满月是每一个新生儿的好日子。白金氏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想好了邀请谁来。没有福气的,不行;长得不好的,不行;蠢的,不行;没出息的,不行!

    白三朝听着老妻掰着手指数出来的一条条,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好了,让你这么挑,大家都不用来了!”

    白金氏瞥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我的乖孙那么金贵,不是谁都能来给他过满月的!”

    刚刚睡醒的白曙听到了这句话,瞬间清醒。差不多一个月了,他都没搞明白,为什么奶奶白金氏总觉得他是福气冲天的,甚至连爷爷白三朝也不反对这种说法。按理来说,他跟他们住在一起,应该能偷听到一些□□,可是他估计错了,他的内里是个成年人,但是身体还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非常嗜睡,每天清醒的时间根本不长!哪里有什么时间能偷听到他们两人的私房话!

    他稳住跳得有些快的小心脏,这次或许就是解开谜底的好机会,他不能错过了!

    白三朝小声地嘀咕:“虽然咱们乖孙真的是大能转世,但是你也不能就表现得那么明显呀!”

    白曙诧异,他什么时候是大能转世了?他怎么不知道?

    白金氏的声音更加小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她最近的确是表现得太明显了。她有些心虚地往白曙那看。白曙闭上眼睛,假装还在睡觉。

    “我告诉你,老三怀孕的时候,我们俩做的胎梦你谁都不能说!”白三朝这话说得非常严厉。

    当初老三刚南下不久,谁都不知道老三媳妇怀孕了。有一天,他和老妻同时从梦中惊醒。他们做了同一个梦,梦中一个裹着云,披着雾,浑身发金光的婴儿从天上飞进了他们家,落到了东厢房。那孩子一落到白家,白金瞬间布满了红霞,整个院子金灿灿的,特别耀眼。等他们醒来的第二天,找了医生,这才确定三媳妇还真的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