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第 71 章
    购买比例不足,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

    白启后一愣, 被二哥白启智拉了起来。他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做的有些过了。现在都说反封建,人民当家做主, 他刚才那么一跪, 若是传出去,就变成他为了革命出走,回来后悔跪娘……

    白启后想到这, 出了一身冷汗,这使得他刚大病痊愈的身体,更加虚弱了。

    白启智眼睛尖,忙上前一边搀扶着白启后, 一边帮他打圆场,“你在外面也太想念妈了,一回来就跪下,不过这也该, 当初瞒着爸妈深夜南下,害得妈差点为你哭瞎了!”虽然在场的都是熟人, 但保不准有专门坑熟的。三弟刚从南边回来, 正是往上爬的时机,可不能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

    白金氏冷冷地看了眼这个愚蠢的三儿子,他一脸的苍白, 看得出这次南下受了不小的罪, 但这家伙似乎也没什么长进!她虽然脾气不好, 但是该知道的,她也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是不会骂他的,等人散了,娘教训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她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今天是你儿子的满月,快来看看你儿子。”

    白启后听到白金氏的话,打了一个寒颤,那么多年的母子,他自认熟知她的脾性。她这时候压抑住脾气,没有发火,那代表着秋后算账更加恐怖!

    白启智看弟弟没动静,轻轻推了他一下,“快去呀,你走之后,弟媳就怀孕了,又给你生了个大胖儿子!你还见过他呢!”

    白启后尴尬地笑笑,“嗯,我知道了。”他一步步往白金氏的方向走。

    现场围观的都是白家的亲戚和朋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大家都静悄悄的,甚至有人摒住呼吸,心脏随着白启后的脚步跳动。

    “好了,你站在那里看着。曙儿还小,你还病着呢,可不能把病气过给他了。”

    白金氏的话令现场的冷凝气氛消散了,有些胆小的甚至还夸张地长舒了一口气,小声嘀咕,“这气势也太强大了吧!”话里带着对白家人的同情。有这么一个老人在,白家子孙还真是可怜。

    白启后站在离白曙有一米半的地方,扯出一个笑容:“曙儿?原来他叫白曙呀,名字真好听!”

    白金氏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白启后被她看得有些恼了,他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不行吗?不就是不告而别吗?不就是偷溜了吗?有必要像他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一样仇视他吗?

    白金氏的眼神更冷了,这个儿子是家里唯一敢跟她顶嘴的!看他眼里的怒光,这会儿是想跟她吵架?

    正在人人都以为这母子俩要发生争执的瞬间,刘英出现在厅堂里。

    “孩子他爸!”她像是刚放飞的小鸟一样,跑到了白启后面前。“你终于回来了?身体怎么样?听说你为了革命生了大病,现在好了吗?”

    白曙偷偷松了一口气,他在爸爸和奶奶中间,感受到的那种争锋相对是最厉害的。他可不想在他满月的时候,刚回家的爸爸就和奶奶吵起来了。那么多人看着,太丢人了!

    白启后一板一眼地说:“刘英同志,你应该叫我启后同志!听说你顺利从革命大学毕业了?祝贺!”他的声音回响在厅堂里,引起了一阵哄笑。

    这夫妻俩真恩爱,才回来就亲亲我我了。现场的氛围一变,再没有刚才的剑拔弩张。只有白金氏还是淡淡的。

    “好了,别气了。”白三朝哪里不知道老伴在气些什么!不外乎就是刚才老三跪的时候,没注意到白曙在她怀里,把白曙也跪了。父跪子,那可是折寿折福的!

    白金氏被老伴这么一哄,就没再冷脸了,不过她的脸一贯就是凶狠,冷不冷脸,气不气,外人也看不出什么。不过身为枕边人的白三朝一看就知道老妻的气只是暂时被压下去了。就算他猜得到老妻对老三还有气,他也不会做什么,管教儿女的事情,历来就是她在做,只要大方向对,他从不插手。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曙儿都满月了,还没见过你这个做父亲的。白仁和白梅对你都有些陌生了。”刘英娇滴滴地跟丈夫抱怨。他不在家,她没有主心骨,过得非常不好!

    白启后和刘英中间应该有半米的距离,但是他们两人中间的甜腻氛围,令在场的人牙疼。这不,就有人出来说话了。

    “这就是小别胜新婚吧!启后这是为华国解放努力去了,刘英夫唱妇随,上了革命大学,你俩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革命夫妇!”

    还有人说:“对呀,对呀,你们俩真是有出息。亏得启后这次因病回来,再不回来,刘英都要成为望夫石了!”

    ……

    “好了,大家别说他们了,再说他们该害羞死了!”

    出来解围的是刘英的母亲,她这么出来解围,惹来了更多的话语。

    不知道是谁说的那么一句话:“哦,这做岳母的就是不一样呀,怜惜女儿和姑爷!”这话一出,可惹祸了!

    做岳母的,怜惜儿子和姑爷,那做婆婆的,就不怜惜儿子和媳妇?

    厅堂的氛围有些不对劲,突如其来的沉默,有些尴尬。

    幸好这时候,邱氏进来了。

    “启后回来了?曙儿还真是有福气呀!刚满月,你就回来了!”邱氏兴奋,今天是个大好日子,小芳生了双胎,以后也是有福的!

    白曙舒了一口气,今天真是有趣,好几次气氛不好的时候,都有人来打破僵局。

    “伯母。”白启后笑着跟邱氏打招呼。

    “好了,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入席吧。”邱氏笑得特别满意。

    华国刚成立,物资有些短缺,能热热闹闹吃上一顿好的,是非常难得的。白家这次准备的饭菜都算不错,所以宾主尽欢。

    人家吃可口饭菜,白曙就只能喝牛奶了。

    邱氏当初带来的那头奶牛产的鲜奶,这一天,不仅白曙享受到了,白芳刚生的两个孩子也享受到了。

    家里其他孩子见到就眼红,也想要喝加了花生或者核桃和糖的牛奶,但是都被白金氏骂走了。

    “弟弟们的口粮,你们也来抢,不害羞!都回去各找各娘去!”

    白金氏在白家的第三代那里是非常有威严的,她眼睛那么一瞪,孩子们就都跑了。

    等热热闹闹的满月酒席散了之后,除了邱氏和白芳还有两个新生儿没有离开之外,其他客人都散了。这会儿,白金氏和白三朝把脸一拉,就把白启后带入正房问话去了。而此时白曙则被白玉氏抱回自己房间去了。

    白曙刚喝了牛奶,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二伯和二伯母的对话。

    “你什么时候跟爸妈提曙儿的事?”白玉氏有些着急,“你弟都回来了,可以跟他们说了吧?”

    白曙打了个激灵,为了不引起注意,闭上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

    白启智看了眼睡得正甜的白曙,想了想,说道:“等过两天再说,启后才刚回来,等他身体养好了,我就跟他提。”

    “你记得就好,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跟爸妈先通口气?”白玉氏有些犹豫。不同于白启智认为要先跟白启后商量,她反而认为应该先跟爸妈说一声。

    白启智眉头紧蹙,华国刚成立,现在不像前几年。前几年战乱,大家都为建立新政权而奔走,即使结了婚也没法团聚,孩子东一个西一个地寄放,有些人甚至把自己的孩子匀没孩子的战友。但是现在新政权成立了,孩子们从全国各地拢到父母身边,发扬革命精神把孩子送给战友的情况少了很多。

    “今天老王跟我说了个事。”白启智的声音有些纠结,他刚听到这事的时候,心里有些不对劲。

    原来,王医生他们医院有一个女护士,当年也在军队里干过的。她有三个儿子,上个月刚生了第四个儿子。她的丈夫和她商量,要把第四个儿子送给结婚多年,但是没孩子的战友老霍。女护士刚开始是答应的,但是等老霍夫妻俩专门请了探亲假,要来接孩子的时候,女护士不干了。又是哭,又是闹的,最后整得大家脸面都很不好看。女护士的丈夫甚至说她“不像话了,孩子谁养不是养!你太没有革命精神了”。这话可是相当严重了,让女护士非常愧疚,但是她还是依旧坚持不把大胖儿子送人。最后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白玉氏听到这话,也有些矛盾,“不过我们这事情跟他们那事情不一样吧?我们是跟你亲弟过继孩子,不是战友。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白启智也不敢肯定,这事情的决定权不在他们夫妻的手中,而在老三他们那边。

    “好了,别说这些了。睡下吧,今晚曙儿跟我们睡,爸妈那边可能要说很久。”

    白曙听到这就顶不住了,他人还小,能控制住睡欲,听了那么久夫妻的悄悄话已经非常难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