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第 64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东厢房这边还没停下,西厢房那就又闹腾起来了。白仁和白梅为了一个泥人模子闹起来了。

    这个说:“这是我的泥人模子,你的让你换糖去了!”

    那个说:“是我的!我要拿去学校和同学们一块儿玩的!你别耍赖皮!”

    这个反驳:“你才赖皮!是我的, 我也要拿去学校!”

    那个不给, 索性高声叫起来:“妈妈,快来呀!哥哥欺负我,他想要抢我的泥人模子!”

    这群孩子真是有活力呀!白曙心里感慨。他们跟他上辈子在集中营见到的,完全不一样。那时候, 他们上学哪里会有家人陪同一起早起, 他们也不会对上学有什么期待,因为打从有记忆开始,他们就已经在学校了。

    白田和白军从西北角院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穿戴整齐了。

    “白仁, 白梅,你们快点!”白军朝西厢房叫道,“再吵就要晚了!”

    而白田则跑到东厢房,催促白昌、秋菊和春花, “你们仨快点, 不然我们就要迟到了!我爷爷说了,上学迟到要挨板子的!”

    白曙睁着大眼睛,竖起耳朵, 辨别院子里的声响。屋内, 觉轻的白金氏和白三朝也醒了。白三朝好笑, “这些孩子,有我当年的样!想当年,我刚上学堂,也是担心得睡不着,早早就起来了。”

    白金氏推了推老伴,“醒了就起来。”她说完后,就下床开灯,查看白曙的情况。

    今天孩子们上学,她这个做奶奶的,怎么着也得去看看。

    白三朝一边穿衣服,一边吩咐老妻:“今天昌儿他们第一次上学,你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白金氏给白曙兜尿,帮他擦了擦脸,换了一块新尿布。忙完这些之后,才回答白三朝:“还用你说,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她虽然偏心,但是该做的,她还是会做的。

    白曙清清爽爽地躺在摇篮里,他的摇篮就在白金氏的边上,她一转眼,就能看到他。白金氏就是刚才帮白曙擦脸用过的水,进行梳洗。白曙眼中闪过暖意,不管奶奶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他的,但至少,这样的爱,是真实的。

    等白金氏穿戴整齐后,才抱着白曙往厅堂走。她今天穿的这件棉袄,没有任何补丁,不像她其他的衣服那样,特地弄了块补丁上去。

    在白家,孩子们第一天上学,得跟祖宗说一声。这不,大伙都陆陆续续来到了厅堂。范氏、白玉氏和刘英早早就把饭菜都准备好了,整齐地摆在厅堂中间的供桌上。

    在华国成立之前,大都就曾经掀起过反封建的运动,军队挨家挨户搜查,谁家供奉了祖宗牌位,谁家就倒大霉!白家曾经就因为这事,花了少银钱,所以这会儿,即使华国已经成立了,白三朝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敢把祖宗牌位摆在厅堂上。怎么说也得等他个十年八年,一切都稳定了再说。

    白三朝、白日朝带着将要上学的几个孩子朝厅堂的供桌拜了拜。白曙被奶奶抱着,站在白三朝旁边,听到他小声说:“白家先辈,白家第三十八代子孙白昌、白仁、白秋菊、白夏花、白梅今天要去上学了,望能保佑他们学业进步,前程似锦。”

    大爷爷白日朝那边也说了类似的话。

    等他们说完之后,奶奶和大奶奶分别递上了几个香包。爷爷和大爷爷再把这些香包一一挂在白昌他们几个的脖子上。

    白曙见过这些香包,里面的葱花是奶奶和大奶奶亲手放进去的……

    等做完这些之后,大家开始入席吃早饭。

    饭桌上,爷爷和大爷爷他们正在嘱咐白昌他们几个上学要注意的事项,白曙则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隔壁白义的身上。

    白曙的小摇篮和白义并排在一块儿,他们俩都已经被喂过奶了,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奶香味。白曙看着白义正自个儿玩自个儿手指头,玩得不亦乐乎,不由得感叹,才三两天时间,这小哥哥就被二伯娘养得白白嫩嫩的,那脸蛋儿仿佛能掐出水来!

    白义似乎感觉到了小堂弟的注视,他扭过头,“咿咿呀呀”地叫了起来。

    白曙听不懂他说什么,发出“啊”的一声。白义得到回应,更加兴奋了,叫得更大了。

    白玉氏还以为白义怎么了,赶紧放下手里的碗筷,跑过来查看。这一看,她就笑了。看白义脸上的笑,还有那在空中挥舞的手脚,她就知道这小家伙,很喜欢白曙这个弟弟了。她养了他几天,都没见他那么喜欢她!

    白义还在“咿咿呀呀”,白玉氏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白义放到了白曙旁边。白曙的的摇篮够大,完全能够放得下他们两个。

    白义一碰到白曙,就巴着他不放。白曙感觉自己快要被这小家伙挤扁了。这还不够,白义还是使劲往他身边凑!这家伙,醒的时候原来是这么折磨人的吗?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等他细想这样的预感代表什么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吃饱了。

    “你们在学校要好好听老师的话,知道吗?”白金氏对着排排站好的七个孩子说道。她心中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他们已经上学了。乖孙也很快就长大吧,真是舍不得。

    白金氏吩咐完之后,邱氏接过话头:“白田,白昌,你们俩最大,在幼儿园要看着点弟弟妹妹,知道吗?”

    “知道了!”白田和白昌声音洪亮地回答。

    白曙被他们的声音吓了一跳。真是有活力呀!

    白三朝、白日朝,还有白立国三人一块送七个孩子去上学,家里其他人该上班的也去上班了。才一瞬间,厅堂里就显得有些空旷,有些安静了。

    “启后的工作还没有落实?”范氏询问刘英。

    白启后的身体还不大好,吃完饭后,就回东北角院休养了,而刘英需要留下来和大伙一起收拾厅堂。

    白曙此时也在厅堂里,奶奶刚才把他从白义的魔爪下拯救了出来!他正舒适地躺在奶奶的怀里。听到这话,他暗戳戳地抖擞精神偷听。

    只听到妈妈用带了几分忧愁的声音说道:“他昨个儿写了信去南边咨询他的领导,这事情可能还要等。”她也很着急,一边是启后的身体还没彻底恢复,一边是工作聘用书没下来,启后每天都眉头紧锁,郁郁寡欢,看得她的心也跟着揪痛揪痛的。

    白金氏心情不大妙,“上次王医生来的时候,不是说他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吗?让他保持愉悦的心情,病自然会慢慢好起来的。”

    白曙在奶奶怀里动了动,这个奶奶,就是嘴巴硬,其实还是很关心他爸爸的,要不然也不会特意去询问王医生他的病情。

    刘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也要启后心情能好起来才行呀!也不知道启后在南边遇到了什么事情,回来后,总是看着窗外那颗核桃树出神。

    突然,一个欢快的女声,打破了厅堂沉重的氛围。

    “妈,我回来了!”

    白金氏脸上瞬间的惊喜,瞒不过白曙,但是白曙一眨眼,她脸上又恢复了平常的凶狠。呃,那是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情绪,也能看得出凶狠的脸。

    来人到底是谁?白曙有些好奇。

    只见一个身材稍显圆润的和气女人从屋外走了进来,她身边站着一个瘦瘦高高,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男孩儿,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

    “鹿萍,你可回来了!你妈妈可想死你咯!”邱氏这个大伯娘,看到白鹿萍,比白金氏这个做母亲的还要激动。

    “大伯娘!”白鹿萍惊喜,没想到大伯娘也在呀!她显然已经习惯了母亲的冷静自持,山不就她,她就山。

    “妈,你不是写信让我带些好东西回来吗?看,我这可是带了不少好东西呢!”白鹿萍直接把一个小包裹放到白金氏的手边,就转身对邱氏说:“大伯娘,我不知道您在我家,我也给您带了些好东西,明个儿拿给您。”

    白金氏干咳了两声:“你说什么话呢,回来就回来,还带东西!恁浪费了。”这女儿真是没心眼,在女婿面前直接这样说,也不怕女婿以后说她巴拉婆家补贴娘家!哎,女儿怎么一点都不像她呢!这么大个人了,还要她这做妈的操心。

    “文志呀,鹿萍这耿直的性子,没少给你舔麻烦吧?”她笑着招呼女婿坐下,顺手把白曙递给了白鹿萍,自己去看女婿怀里的外孙。

    “这外孙长得真好,像你!”她这话是跟女婿许文志说的。

    许文志一脸笑意,活像个傻爸爸!这儿子是他盼了几年才盼到的。

    白金氏从怀中拿出一个香包,把香包挂在外孙的脖子上,“小卫卫,快快长大,无病无灾。”

    许文志看了香包一眼,笑得更加真诚了,“真是谢谢妈了。”

    白金氏点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这许文志是她选了又挑,挑了又选的女婿,不仅聪明,还是个重感情的。这香包可不一般呐!若不是为了女儿,她也不会拿出来!

    白曙看着那个眼熟的香包,嘴角抽了抽,那个香包在他身上挂了七天!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里面应该是一块品相非常好的龙纹玉!那玉还是爷爷亲手放进去的呢!

    “外婆,外婆,小凤也想要礼物!”

    刚才还有些羞怯的小女孩,从许文志身后探出头来,奶声奶气地对白金氏说。

    他正在出神,就听到白金氏说:“那你也不能在我们门口哭丧呀,这不是是咒我们两个老不死的么……”

    白三朝赶紧拉住老妻,如果不阻止她,她肯定又会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大媳妇的爸爸出事了,她心情肯定不好,这时候可不是教训她的时候。

    白金氏被老伴这么一拉,到嘴边的话生硬地变了个词儿:“你安的什么……你爸爸怎么了?”

    冯秋兰在门外哽咽:“妈,求求你了,我爸刚做了手术,医生说要要好好休养,我哥那钱不够……”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白金氏不说话了,她推了推老伴。这可是大事!大事一般都是他做主!

    白三朝开口:“还缺多少?”

    “三,三百……”冯秋兰的声音非常急切,有些期盼,又有些担忧。

    白曙的小床就在爷爷奶奶旁边。他听到了奶奶震惊得猛地吸了一口气的声音。可即使这样,奶奶也没有说话,而是等着爷爷的决定。

    “现在太晚了,你先回去休息,这事我们早上再说。”白三朝的声音坚定。

    “可是……”冯秋兰还想追问,却被刚进院子的白启煌阻止了,他拉住她的手,压低声音说道:“大半夜的,你想把全家人都吵醒?岳父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他那病急也急不来,爸都说了,有什么等天亮了再说!”他只不过是比她慢了一步进家,她就给他整出了这么一出!

    也许是白启煌的劝阻有了效,冯秋兰没声了。白曙松了一口气,如果大伯娘刚才不依不饶非要弄到钱,那今晚大家都不用睡了!他看了身边不远处,睡得死死的白义一眼,满是同情,他那妈妈有些拎不清,可以料到他以后的生活肯定很“精彩”。

    白曙听到屋内的窸窣声,赶紧装睡。果然,他感觉到了奶奶白金氏披着外套,往他的小床看了几眼,见他还在熟睡,这才压低声音骂了起来:“该死,老大媳妇是不是疯了?中风,我又不是没见过!就算天天去按摩针灸,可是大都中医院针灸一次才四毛,她一下开口要三百,她怎么不去抢,不去偷?”

    白三朝沉吟了片刻,说道:“我明天问问,她为什么要那么多。”中风偏瘫的确是一个大病,他以前见过,没那么容易治,只能慢慢调理!可是三百到底是太多了。

    白金氏急了,“你不会真的考虑要给她吧?不行!我不答应!”

    白三朝安抚道:“我没说给她。但是亲家出事了,老大家的也开口了,总是要给点一意思意思。”

    白金氏听到这,放心了,但是还是要点明:“一下子拿出三百太打眼!况且借钱这事,只要一开先河,以后就麻烦了。亲戚朋友、街坊邻里谁没有点困难,他们如果知道我们家有钱,今天这个来借点,明天那个来借点,我们还要不要活了!”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现在提倡艰苦朴素,家里一改以前铺张的作风,都紧巴巴地过。就算大伙都心知肚明自家老大和老二的工资不少,可是在她的宣传下,他们也知道,老二夫妇为了要孩子,钱如流水一样花出去,老头和老三身体也不好,常年要吃补药,这花费也不少,剩下的钱还要养活一家老小,也是将将够的。如果那些人真的知道白家能一下子能拿出三百块钱,那以前她扮穷扮苦事情就瞒不住了!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谁家老人出门,孩子都会托给其他人帮忙照看;谁家炒菜没油盐了,会上邻居家借一借;谁家有了困难,街坊邻居会组织大家捐一捐……谁家有钱,缺钱的时候,别人肯定会第一时间上门找你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