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第 62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看白家这闹的,还没生出来?”

    “这一胎还真凶险, 昨晚就发动了, 到现在还没出来,那叫声听着是越来越小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该呀, 刘莹那肚子六个月的时候,还跟她的同学一块去参加开国大典呢!我可看到了, 她当时捆了肚子, 穿着列宁装, 和她的同学排队边唱边跳, 还蹦哒, 这么折腾了一天都没事,怎么现在就不成了?”

    其中一个女人眼睛尖,看到小侧门被打开了, 赶紧扯住身边人的袖子:“快噤声,白家老太来了!”

    只见一个穿着眼色鲜艳的蓝色棉袄,上面打了几个补丁的老女人从院子里出来, 她横眉竖眼, 抿着嘴巴, 眼睛里闪着寒光, 一副刻薄凶狠像。那几个嚼舌根的女人被这老太太这么一看, 吓得立刻四散。

    白家老太太, 白金氏,不好惹,这是猫儿胡同所有居民的共识。

    “呸!”白金氏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都是这些长舌妇,叨逼叨逼的,才害得她的宝贝孙子现在还出不来!

    这时候,一个精神紧张到有些神经兮兮的女人匆匆从院子里出来,“娘,你说要不要去庙里拜拜?”弟媳的叫声越来越小,从她屋里捧出来的血水也越来越多,她害怕。

    白金氏一巴掌拍在二媳妇的脑门上,“拜什么拜,我孙子是有大造化的,别人不拜他就好了,哪里用得着他去拜别人!都赖刘英!若是我金孙有什么好赖,我准饶不了她!”刘英就是她那正在生孩子的三媳妇。

    白金氏说完快步走进院子中,若不是门外那几个烂嘴的女人说话声音太大,她生怕她们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让金孙不开心,不愿出生,她才舍不得离开产房呢!金孙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人,一定是她这个奶奶才对!

    西厢房内,白光感觉到了自己处在一个缺氧的环境里,身体被挤到一处狭窄的地方,周围黑乎乎的,还有些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他不是死了吗?难道这就是地狱?真难受呀!

    “小孙孙,你快出来,让奶奶看看你!”一个慈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现在该不会是刚投胎了吧?白光灵光一闪,猛地用力往外爬。

    白金氏兴奋,她生了四个孩子,自然明白小媳妇的状态代表了什么。她站在宫口,嘴里不停给乖孙鼓劲。

    终于,白光的头露出来了。早就等着的白金氏先产婆一步把乖孙接住。

    产婆一愣,她没想到这老虔婆竟然会那么喜欢这孩子。要知道她自己的儿子,从懂事之日起,就没有少挨她打!而且她已经有三个孙子了,那三个孙子都是她接生的,但是没见她对谁特殊呀,怎么这个就例外了?

    “冷着干什么,快帮她处理处理!”白金氏帮白光剪掉脐带后,就看到产婆呆呆地站在一旁,于是没好气地骂道。这老家伙,若不是怕惊着了乖孙,她一定把她骂臭!收费那么贵,连生个孩子都不会!害得她乖孙受罪了!

    产婆赶紧回归神来,她干接生婆这行那么多年了,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哟,白老太,您这金孙跟您亲,您才说想看看他,他就出来了!可见是个有福气的!”这话既捧了孩子,又捧了金老太。

    产婆这话说到白金氏的心坎上了,她也举觉得乖孙跟她亲。

    产婆见白金氏的眼神变得温和了,心中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她的工钱应该不会被克扣了吧!

    “婆婆,小白曙长得真好看!”白玉氏站在婆婆白金氏身旁,看着她帮刚出生的小侄子清理身上的污血。洗去污血,被包在柔软的白棉布里的小婴儿,没有一般婴儿刚出生时的青紫,他全身的皮肤晶莹剔透,像上好的白玉一样,泛着点点红光。

    白光,哦,不,现在应该叫做白曙了,他的嘴角不可控制地抽了抽,他突然觉得以前万分嫌弃的“白光”这个名字非常好听,至少比这个“白薯”强上百倍吧!

    “睁开眼睛了,睁开眼睛了!我乖孙果然不一般!”白金氏笑得露出了牙床。

    白曙一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金光闪到了!白金氏那颗大大的金牙,太耀眼了……他扭过头,不想被晃到。

    他转头的方向正好是白玉氏站的方向,白玉氏发出了惊喜的笑声,“咿呀,他看我了,看我了!”

    白金氏颇为嫌弃地白了二媳妇一眼,“去去去,外面那么多要忙的,你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白玉氏傻傻地问:“有什么要做的?”

    白金氏都懒得看她了,这二媳妇的脑子真是没救了!当初娶她进门还真是看走眼了,幸好她没生孩子,不然到时候自己的孙子跟他妈一样蠢,那她还不得丢死人!

    白金氏直接把孩子抱回她的房间去了,根本就没有想到孩子的母亲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眼。这个金孙,她决定要亲手抚养。借口她都已经想好了,三儿不在家,刘英既要坐月子,又要照顾两个大点的孩子,哪里有时间和精力照看老小。还是她这个做奶奶的,多累些,帮她带孩子。

    白金氏一带孩子出西厢房,老伴就跟在她后面走进了正房。

    白三朝没有说话,只是巴巴地在白金氏身边打转。白金氏不耐烦,朝他挥挥手,就跟赶苍蝇似的,“去去去,你别在跟前挡了我乖孙的光!”

    白三朝胡子一瞪,“你这老太婆,没有我,哪里有你乖孙!你先给我看看曙儿。”

    白金氏这才不情不愿地让出了一个位置,她把襁褓往下拉了拉,露出了白曙的小脸。

    “啧,果然不愧是我三朝的孙子,长得就是像我,比他爸爸和伯伯们强多了!会长!”白三朝摸着胡子哈哈大笑。他的胡子并不长,充其量只是比胡渣长一丁点儿!

    白曙乌溜溜的眼睛在他这一世的爷爷、奶奶中间打转,他闻着奶奶怀里的檀香味,感受着爷爷话里的慈爱,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暖意在心中爆炸,热流传到了全身。

    他从末世而来。那个世界,没有希望,所有人都是为了一点吃的而奋斗。刚出生的婴儿,都是由国家统一养育的,因为易子而食在那个世界,是常态。虽然能生出孩子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人肉的美味,是在末世中存活下来的人血液中流淌的记忆。

    他的成长经历就和末世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打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在国家的集中营里,上课,吃饭,睡觉,上课……每天都是如此。一直到成年的时候,国家要从他们这一批人中挑选最优秀的那个留下来。他的发小找到他,求他不要参与这次的选拔。他同意了,最后发小留在了国家政府,而他背着仅有的一个包袱,开始在末世中挣扎。十五年了,他慢慢习惯了末世中的冷酷和血腥,已经快要忘记在集中营里学到的那些末世前的历史。可是当他和敌人同归于尽后,就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个跟在影片上看过的时代相似的地方。

    如果他刚才没看错的话,在应该被他称为“妈妈”的人房里,有一张被装裱起来贴在墙上的“毕业证书”,上面写着:

    华北人民革命大学 毕业证书

    学生刘英系大都人现二十三岁

    在本校第二期第十三班修业毕业期满

    成绩合格 予以毕业

    此证

    华国新历零年二月。

    华国新历零年?莫非这是一个刚成立不久的国家?

    “不知道老三什么时候能回来。”白金氏突然说道,“我的金孙可不能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

    白三朝也挂念现在还在外的儿子,“前天从南边传来消息,说他不小心染上了恶性痢疾,现在正在野战医院里休养,我托人给他带了口信,让他病好了赶紧回来。刘英给他写的信,也一并带去了。”

    对于老三会不会病好后就回来,他没多大把握。老三是他几个孩子里,性子最矛盾的。骨子里胆小怕事,但是偏偏又遗传到了老伴的认死理,固执、暴躁!当初说他想要跟着革命党走,他们怎么拦都没用。但他南下之后心里后悔了,这才给家人寄了信,让他们知道他的情况。

    “你看着吧,他这次病好了,准回来!就他那样,我可不信他胆子真那么大,还敢继续呆在那!”白金氏突然变得有自信了,她的儿子,她知道,就那窝囊样!哼,当初跟革命军走应该就用了他这一辈子所有的勇气了。

    她说完之后,继续低头逗弄乖孙,不愿意再花时间在那不争气的儿子身上。

    “妈!”二媳妇白玉氏走了进来,颇为纠结,“三弟媳没有奶,这可怎么办?”

    白金氏听到这个消息,怒了,声音大得整个院子都听得到,“我说什么来着,让你怀着孕的时候悠着点,你不听,上跳下窜的,现在好了吧,先是难产,现在又缺了我乖孙的口粮!这还是不是做人妈的!”

    白三朝忙把老伴拦下,“你小声点,没有母乳,我们就喝牛奶。你声音别那么大,小心吓到曙儿!”

    白金氏听到这,赶紧回头看白曙。白曙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她心中的石头放下了,压低声音对白玉氏说:“你先拿碗去你大嫂那里接点奶,等回头我想办法弄一头奶牛回来。”

    白金氏白了自家糟老头一眼,“你有没有见到乖孙的奶瓶,就是第三玻璃厂产的那个和平鸽奶瓶呀!”她把房间内能翻的都翻了,可就是没找到。那那奶瓶贵就不说了,还很难抢,她特地找人花了双倍的价钱才买到的!

    白三朝皱了皱眉,“不是在乖孙那里吗?”

    白金氏拉长了脸:“在乖孙那,我还会问你!”这老头子真是老了!有脑子也不会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