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第 55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 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娘,大伯和大伯母他们一家来了。”白玉氏笑嘻嘻地从屋外走了进来。

    今天是白曙出生的第三天, 按传统来说,是要洗三的,但是现在是以穷为荣的时代,白家人就连新衣服都会故意弄旧后再往上面缝几个补丁, 以示自家的艰难,所以无法光明正大为白曙举办洗三典礼,但是私底下亲戚们小范围聚一聚还是可以的。

    白金氏抱着白曙在屋内等, 外面太冷了,她不敢抱乖孙出去,唯恐冷到他。

    “孩子他小奶奶, 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一个豪爽的声音从房间外面传来。白曙不用想就这样,这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干事利落的。

    白金氏听到这个声音,眼睛一亮, “他大奶奶,你可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不一会儿,屋子里就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还有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儿。

    那老一点的女人, 就是白三朝的哥哥白日朝的妻子白邱氏, 年轻一点的, 就是白邱氏的大媳妇白范氏, 那小男孩是白范氏的小儿子,白邱氏的小孙子。她们一家子住在大都城外的都村里,离大都有三里地。

    “是不是找到奶牛了?”白金氏急切地询问。她就是托的这个妯娌帮她留意谁家出售奶牛。

    邱氏哈哈大笑,“还是小曙儿有福气,昨个儿隔壁村一户养了奶牛的人家找到我这里,说他家有奶牛要卖!我一问原因,才知道事情竟然那么巧合!你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卖了一个小关子。

    白金氏白了邱氏一眼,这老家伙,最喜欢故作玄虚,这种时候不接她的话,把她憋死才好!

    “来来,小军军,到小奶奶这里来,小奶奶兜里有糖!”她朝自打进屋后就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的侄孙白军唤道。

    白军听到有糖,眼睛都亮了,“小奶奶!”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往白金氏的大腿上扑。

    别看白金氏长着一副凶狠的模样,但哄起人来不偿命。这不,以往在家里一不听话就被奶奶威胁要“送给小奶奶,让小奶奶打你”的白军,这会儿直接叛变了。嘴里含着糖,说话一下子甜了好几度,左一口“小奶奶”,右一口“小奶奶”,还往上蹦跶了好几下,也不知道有没有瞅到白金氏怀里的白曙,就开口夸道:“这就是军军的小弟弟?长得真好看,跟我一样好看!”他边说,还边认真地点头。

    几个大人被白军的样子逗笑了,这孩子真是个宝!

    白金氏一副有荣乃共的模样,夸她乖孙,就是夸她。她脸上的凶狠之气更少了,“小军呀,你以后就是小曙的哥哥了,是大人了,当哥哥的,要保护弟弟,知道吗?”她想哄骗人,没谁能逃得了,当初白三朝那家伙不就是这样落入她手里的吗?

    小军吃了糖,嘴巴甜,拍拍小胸脯,“我早就是大人了,我会保护小弟弟的!”

    一旁的邱氏急了,“你还没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呢!”话都到嘴边了,这老家伙竟然不配合她!还当着她的面拐带她的孙子!

    白金氏讽刺地笑笑,“我说他大奶,你这喜欢卖关子的毛病得改一改了,也就他大爷能够受得了你!”

    邱氏不甘落后,“我说他小奶奶,你这爆脾气除了我小叔子,也就没人能受得了你!”

    她们二人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相处的,虽然打打闹闹,但是感情非常融洽,这不,两人看了彼此一眼,这拌嘴就打住了。还是正经事要紧。

    邱氏摸了摸眼睛滴溜溜直转的白曙,“还真别说,这小孙孙就是个有福气的。隔壁村那人,他家的奶牛也是刚买的!他媳妇刚生了个儿子,也是没奶水,他亲自跑到西北边弄回了一头奶牛。可是谁想到,他儿子不吃牛奶,宁愿吃菜糊糊,都不吃牛奶!”

    “啊!真的?”白金氏惊喜,她兴奋地亲了白曙两大口,“我的乖孙好福气!”

    白曙都已经习惯了奶奶不时的亲亲抱抱。在末世,女人少,所以女人通常都非常珍贵,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身边都有好几个男人守着。但是在这里,情况大不一样!

    “好了,我们去看看刘英。”邱氏看到白金氏把白曙抱养在自己房间里,就知道情况了。她这妯娌,喜欢起一个人,那真是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给他。不喜欢一个人,也不找茬,就是谁让她不爽,她就让谁加倍地不快!她一贯不怎么喜欢老三媳妇,这会儿有了喜欢的孙子,更是把老三媳妇忘在角落里了。

    果然,白金氏撇撇嘴。但是她毕竟没有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今天是乖孙的洗三,怎么着也得给刘英一个面子。

    一进入西厢房,一股暖流就熏得白曙有些燥热。刘英坐月子,门窗都封得紧实,只留了一道通风口,防止煤气中毒。

    刘英生白曙的时候遭了大罪,但是这两三天补得不错,脸色开始有些红润了。

    邱氏赞许地看了眼白金氏,这弟媳还算拎得清,虽然嘴巴毒,但是却从不苛刻磋磨媳妇。

    白金氏脸色冷淡,她的脸天生自带凶狠,刘英看到后,心不由得提起来了。

    前天大嫂和婆婆吵架,她在屋里听得分明。大嫂是东城琉宝斋大掌柜的女儿,但是从小就在乡下长大,为人有几分凶悍刻薄。这样的大嫂都在月子被婆婆打发回家去了,她一想到就害怕。

    说来也有趣,白家三个儿子,从小就是在白金氏的鸡毛掸子下生活,成年后,寻找另一半,有一个共同的要求,那就是要找跟白金氏不一样的,要找懂得温良恭俭让的好女人!

    老大的媳妇——冯秋兰,做姑娘的时候传出的名声极好,从小在乡下妈妈那长大,最讲究三从四德。可惜老大娶回来却发现,一切都是假的,粗暴刻薄才是她的特点。

    等到老二娶媳妇的时候,吸取了老大的经验,自己去“巧遇”了几回,确定了这个老秀才的孙女是真的温柔贤淑,这才娶回来的。白玉氏到了白家,真的是温温柔柔的,跟谁都合得来!但是有一点,就是好吃!

    而白曙这辈子的妈妈,也是他的爸爸白启后千挑万选的,是。自打她进了白家,就围着白启后打转,夫唱妇随,唯唯诺诺,如果白启后要说这东西是圆的,那么她决计会说这东西的确没什么棱角儿。但就算这样,白启后也不大满意,总觉得她有些“面”,矫枉过正了,没什么脾气,太老实了,有些窝囊废!

    前段时间,刘英仗着肚子里的尚方宝剑,还有学校里革命伙伴的支持鼓励,奋而反抗白金氏这封建婆婆,把她的话当耳边风。但是这会儿,卸了货,也毕了业,没人给她当后盾了,再看到大嫂被送回家去了,心里的那个忐忑呀,昨晚一整晚都没睡好!

    白金氏最看不得这三媳妇窝窝囊囊的样子,这会儿也没了让她看眼乖孙的心情了,于是没好气地说:“你好好休养,有什么想吃的跟你二嫂说。”她要养乖孙,厨房的事情她已经让老二媳妇暂为代管了。

    刘英看到白金氏要出去了,松了一口气。她现在一看到婆婆的脸,就心肝儿颤!

    邱氏在心里摇摇头,这老三媳妇还真是上不了台面,她前阵子听说她上革命学校去了,还真以为她长进了,没想到跟以前一样,没出息!

    一伙人出了西厢,回到了正房。

    白曙在白金氏怀里,看到了范氏朝邱氏使了个眼色。他瞬间来了精神了。这些都是他这辈子的亲人,是和他最亲密的人,他得关心些。

    邱氏喝了一口水,才开口:“我一个远方堂侄说,国家要办托儿所和幼儿园,托儿所是三岁以下的孩子上的,幼儿园是三岁到七岁的孩子上的。”

    华国非常重视教育,在新国家成立一个月的时候,就组建起了教育部,并在初等教育司下设立了幼儿教育处。上个月,教育部向文教委员会提出了建议,让三周岁以下的孩子上托儿所,托儿所由卫生部门领导;三周岁到七周岁的孩子上幼儿园,幼儿园归教育部门管辖。

    白金氏抱着白曙在屋内等,外面太冷了,她不敢抱乖孙出去,唯恐冷到他。

    “孩子他小奶奶,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一个豪爽的声音从房间外面传来。白曙不用想就这样,这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干事利落的。

    白金氏听到这个声音,眼睛一亮,“他大奶奶,你可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不一会儿,屋子里就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个女人,还有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儿。

    那老一点的女人,就是白三朝的哥哥白日朝的妻子白邱氏,年轻一点的,就是白邱氏的大媳妇白范氏,那小男孩是白范氏的小儿子,白邱氏的小孙子。她们一家子住在大都城外的都村里,离大都有三里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