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第 53 章
    购买比例不足, 就会看到防盗章。请,晋江文学城种民君。  “老大媳妇,你老实告诉我, 你爸那边到底为什么要三百块?三百块可不是个小数目。”白三朝一双睿智的双眼凝视着冯秋兰, 让冯秋兰无路可退。

    白曙分明看到了大伯娘眼中的犹豫和畏惧。

    白启煌用力地推了妻子一把:“你快说呀, 为什么要那么多?你爸的挂号费只花了一毛钱, 药品用了一块零二分,注射费和手术费,就算没有办法报销,可是我拿去的二十块钱也尽够了的!”

    冯秋兰脸上挂满了焦急, 她的泪一下就流了下来:“我看着我爸瘫痪在床上动弹不得, 还不停地流口水, 我伤心呀我!我哥听人说,大都西医医院那边有办法能快点治好, 想去试一试,但是手术费用高,要三百多,还没办法报销!”

    白金氏听不下去了:“你爸做手术要三百多, 你就问我们要三百?你娘家不出钱呀?”这媳妇是专门来气她的吧?她娘家哥哥和弟弟都是工人,工资也不低, 凭什么她爸的手术费全部要他们这个亲家来出?

    冯秋兰羞红了脸, 小声地说:“我家里没钱。”

    “我们也没钱!”白金氏直接堵了她一句, 继而讽刺道:“你家人真是聪明, 养你这女儿, 先是赚了不少彩礼钱,再来就是让你抠婆家补贴娘家。真是笔好买卖!”

    冯秋兰被白金氏说得无地自容。家里三个媳妇,就数她要的聘礼最多,可是带过来的嫁妆却是最少的!就为这,她感觉自己在白家特没底气。可是现在这事情被婆婆如此直白地点出来,声音还那么大,院子里的两个妯娌和小芳姑子她们肯定都能听得到,她臊得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

    屋里的气氛有些僵硬,就连白启煌都对冯秋兰怒目而视,不过在愤怒中,他隐隐又有些心虚。

    三百块钱,对他来说只是三个月的工资。从他懂事起,家里就没缺过钱,即使后来爸妈说家里落魄了,他们也从五进的房子搬到了小三进,但是到底底蕴还在,而且他和二弟的工资高,三弟也有补贴,家里的生活水平表面上看起来跟胡同里的人家差不多,可事实上却远胜于旁人!他不蠢,自然知道爸妈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也乐得配合。可是身为家中的长子,爸妈有什么事都不跟他明说,他总觉得有些憋屈,所以昨晚秋兰提出想拿三百块钱的时候,他是怀着想要探探家里底细的想法的。不过他没想到,爸妈竟然防得那么严!

    “三百块钱,没有!”白金氏黑着脸,斩钉截铁地回绝了大媳妇的要求。

    这时,白三朝出来扮白脸了,“老大家的,西医医院的确有些名气,但是它的收费昂贵,而且也不能确定能不能把你爸治好。那何苦去受这个开刀做手术的罪,选择中医不是很好吗?至少有人真的在中医的调理下,恢复了呀!虽然疗效慢,但是它也相对便宜点呀!”

    冯秋兰低着头,梗在那里不说话了。她这会儿才想起,她刚被婆婆赶回家不久,现在还处于观察期,要是婆婆再一个不高兴,把她赶回去,那就是给已经很乱的娘家平添麻烦了。可是她又不想就这样认输了。没钱,那她爸爸就真的没得治了!

    她想到这,不仅把面前的婆婆恨了个透,更是把娘家嫂子和弟媳骂个遍,都是她们这些搅家精花钱大手大脚,搞得家里没什么积蓄,害得现在连爸爸的手术费都拿不出来!

    白三朝见大媳妇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也有些腻味了,直接说道:“家里就能再给你三十,加上昨天的二十,一共五十,差不多是启煌大半个月的工资了。”这些年轻人,真不知道瞎折腾什么,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中医那可是真的厉害,去找什么西医,西医要是真的能够治好,还不早就传遍了,还用得着等她爸去试一试?要知道当初赵家媳妇的公公没死的时候,还是老大不小的官呢,他也中风了,可是人家还不是老老实实上中医院,也没听说他去什么西医院呀!

    冯秋兰不满,可是这会儿也不敢顶嘴了。公公看起来比婆婆好说话,但是公公只要决定了的事情,家里根本没人敢不从。她看了看身边的丈夫,她明白,想着从公公婆婆这里拿到钱,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就只能找他拿了。白启煌每个月的工资是九十三块钱,其中六十五块上交了,还剩下二十八块。但是他每个月才给她三块生活费,自己则留着二十五块!不用想也知道,他身上铁定有钱!

    白曙看着冯秋兰接过三十块钱面上冷淡地出门了,心中不由得对白义更加同情了。有这么一个娘,他以后的路可不好走呀!

    同时,白曙对现在的物价有了些猜测。他前几天晚上听到爷爷和奶奶讨论爸爸的工作时,提到,爸爸是大学生,每个月基本工资就有五十六块,再加上补贴什么的,工资应该和大伯的差不多才对。只可惜爸爸现在还在休养,任命书还没下来,每月也就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中午的时候,有人到家里通知,说幼儿园已经基本布置好了,为了让孩子们早点适应幼儿园的生活,要求家长要下周一要先送孩子去幼儿园一周,让孩子先感受感受。

    为这事,白昌、白仁、秋菊、夏花,他们四个可开心坏了。在院子里大吼大叫,“我要上学去咯”,“我要上学啦”。他们的声音大得能把房顶掀开,惹得西厢房内刚醒的一一和二二哇哇大哭起来。白金氏担心他们也吵到刚睡着的白曙,所以她叉着腰直接出门去教训那几个调皮的兔崽子去了。

    其实,白曙并没有睡着,只是为了少让奶奶用看宝藏的眼神看他,所以他才装睡的。此时,他独自在房间里,听着院子中的叫闹声,突然觉得上辈子的腥风血雨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集中营里,那些影像里的老人,在回忆起过去那些和平的岁月时,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复杂了。曾经拥有过这样美好的生活,一旦失去,心中的悔恨和追忆是常人难以承受的。这也是那些老人坚持要把这些影像保留下来的原因,希望末世存留着对和平、对安定、对未来的期许!

    在白曙还在为上辈子而长吁短叹的时候,院子里出现了另一种声音。他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脸上落下了三根黑线。大伯娘还真是作死!

    原来,冯秋兰从白金氏他们房间出来之后,就伸手朝白启煌要钱,但是白启煌拒绝了。她只能把这三十块钱先送回娘家。等她从娘家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就闷闷不乐地把自己关在屋里。她越想心情就越不好,干脆就跟白启煌打了起来。

    白启煌从小在白金氏和白三朝的教导下,不打女人,所以只一味地闪闪躲躲。冯秋兰却得寸进尺,把他的脸都挠花了。白启煌是个有正经工作的人,这脸被挠花,他可怎么上班呀!他一气,直接朝冯秋兰甩了一个耳刮子。冯秋兰被这巴掌打蒙了,她先是不可置信地捂着脸,再来就是怒得跳起来抓起桌子上的茶碗,朝白启煌的头上砸去。这一砸就把白启煌的头砸开花了,血流了一脸。

    这一幕被院子里躲着奶奶鸡毛掸子的四个孩子看到了,瞬间都尖叫了起来。

    “冯秋兰,你是不是不想和老大过下去了?你这黑心肝的,不想过下去,你就给我滚,我白家不缺媳妇!”白金氏看到大儿子脸上的血,怒了,上前直接左右开弓,给冯秋兰两个耳刮子。这是她第一次打媳妇,她以前只打儿子,抽孙子。

    冯秋兰既害怕,又委屈,“我,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他不给我钱!人家都说女婿相当于半子,我爹都那样了,找他拿点钱,他都不愿意给!”冯秋兰越说越大声,仿佛声音大,她就有理一样。

    “你给我滚回你家去!我可不愿意做你家的半子!你说你嫁进白家后,搂了白家多少东西回去补贴娘家?”白启煌的声音冷冷的,冷得整个院子都冰冻住了。

    “我,我……”冯秋兰害怕了。虽然白启煌警告过她很多次,让她不要跟婆婆对着干,不然就把她赶回去,可是这是第一次,她第一次感觉他是真的想要让她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