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 27 章
    ·

    刘英在得到婆婆白金氏的支持后, 开始了每天早出晚归的日子。她联系了当初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认识的同学, 每天跟着不同的同学出门找工作。她脸上洋溢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但相对的, 白启后的脸色却是却来越难看了。

    白启后在大都图书馆工作, 虽然不是正职人员, 拿的只是补贴,但是补贴加上他原本的基本工资,那可是非常可观的。虽然比不上白启智这个教授,不过和白启煌的工钱却不相上下。再有就是图书馆的工作非常轻松,他要做的就是维持图书馆内的安静,把读者借阅的书放回到原书架上,这对于他来说,花不了多少心思, 有事情做了,白启后的身体也渐渐好了,所以他工作起来更加积极了。

    不过,最近图书馆里出了一个笑话, 让他有些烦恼,越发不愿意让刘英出去工作。

    原来前些天, 馆长的战友老范调回了大都,馆长想要为老范接风洗尘, 于是提议到饭馆吃一顿好的, 但到了饭馆门口, 老范却死活不愿意进去。馆长一逼问, 才知道老范的妻子响应国家的号召,参加了工作,成为了这家餐馆的服务员。老赵觉得丢脸,所以不愿进去。馆长知道原委之后狠狠地批评了老范一顿,说他“夫权思想”,必须加强思想建设,工作是没有贵贱之分的。但第二天,老范到馆长家里做客,竟然吃惊地发现,馆长的妻子是前几天遇到的理发师,而且这个理发师还把他的头发理坏了。要知道,在此之前,馆长跟老赵说过,他的妻子是小学老师……这就尴尬了……

    这事情在图书馆工作人员中流传,白启后听了几耳朵,大家似乎对妻子工作的事情,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白启后到底是不怎么愿意的。可是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有白金氏压着,白启后有怨说不出,只能憋在心里,板着一张臭脸给刘英看。刘英心中虽胆怯,虽忐忑,但这一次,她异常坚定,为了不动摇自己的决心,她只能避开丈夫的视线。

    于是乎,刘英和白启后开始了尴尬的冷战期。原本一个家庭中,若父母冷战,孩子必定会惶恐,但是也不知道白梅和白仁是不是心大,竟然一如往常,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找到工作了。”

    一天,吃完早饭之后,刘英有些呐呐地说道。丈夫如火箭般的视线,令她有些害怕。

    白金氏一喜,“什么工作?”这几日,刘英早出晚归,根本没有时间跟她争曙儿,她心里是非常满意的。忙吧,就一直这样忙下去吧,曙儿由她们两老照顾,再好不过!

    “书店店员。”刘英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喜气。这可是个热门的活计,书店店员,卖书,听着就是个文雅的活。

    白启后一愣,他没想到刘英竟然能找到这种活。这可比馆长妻子去做理发师,老赵妻子去做服务员,好听多了!妻子在书店工作,说出去,有面子!他这段时间的不快,瞬间消失了。不过,心里深处却又有些不是滋味,他当初找工作的时候四处碰壁,但是妻子竟然那么快就找到了!

    “在书店工作,应该会很忙吧?”白金氏才不关心刘英找到了什么工作,她关心的是刘英的工作是否忙碌,是否有时间跟她抢乖孙!

    “为国家建设而劳动,再累我也不怕!”刘英这话说得铿锵有力。此时的她那个感动呀,婆婆真好,还关心她的工作是否会忙碌!以前真的是她误会她了,婆婆只是看着凶,但超级和蔼、慈祥!有这么一个婆婆,她真是三生有幸!

    白金氏和白曙同时打了个寒颤,刘英看白金氏的眼神,真的是太……太肉麻了!

    白三朝的眼睛抽了抽,“老三媳妇既然工作了,那就好好工作!国家不是说了吗?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女同志也能办到!”孩子们都成家了,有了孩子,有了自己的小家,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尊重他们的选择和决定。不就是三媳妇要去工作吗?工作就工作,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就老三自尊心强,看不开。不过幸好老三媳妇是个争气的,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什么时候上班?”白启后突然来了一句。他这段时间给她脸色看,现在事情定了,怎么着也得给她一个台阶。这女人,只要递了台阶,就会自己顺着台阶往上爬!

    果然,刘英一脸受宠若惊的模样,“今天,今天就去上工了。”其实她三天前就已经找到这份工作了,但是不敢说,临到要上班了才不得不说。

    白启后的眉毛一挑,刘英的心就跟着跳了起来,幸好白启后没再说什么。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对于妈妈的怯弱,还有以夫为天的性格,白曙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只能庆幸,她还不算是窝囊成一团烂面团,关键时刻还能坚持自己的想法。

    白曙根本不知道,刘英根本就不是为了响应国家“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号召才去工作的,她是听以前的同学说,女人要时刻保持革命意识,才能吸引男人;女人去工作了,和男人肩并肩作战,成为他的爱人,他的战友,这样才能一直维持婚姻的新鲜度。

    说到底,刘英是为了白启后才去工作的。

    刘英开始工作后的第三天,一个出乎意料的人,上门找她了。

    “你,有什么事吗?”刘英看到赵家媳妇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她们根本没有什么交集,她怎么会来找她?

    赵家媳妇的性子跟她妈妈王奶奶完全不一样,她有些束手束脚的,好听点说,就是畏生生的,难听点就是小家子气。

    过了好一会儿,赵家媳妇才说道:“我,我就是想问,你们书店现在还要人吗?”她说完这话后,松了一口气。这是妈妈帮她想好怎么说的。她本来不想来,妈妈非要让她来!

    刘英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想要出去工作?”

    赵家媳妇点点头。妈妈能干,开了一家杂货铺,但是一家杂货铺养四个人,虽然能养,但手头上到底不大宽裕。她想要把儿子赵拥军,侄子小宝都送到幼儿园去,这需要一笔费用。幼儿园每个月最少交两块五,两个孩子就是五块钱……杂货铺那点出息哪里够,所以她想要找工作。但是虽然国家一直提倡女人也要工作,但是猫儿胡同根本没有哪个女人出去工作,只除了白家三媳妇刘英。为此,她还特地去了一趟刘英工作的书店,看到她在书店里忙碌的身影,这才放心了心。原来女人工作是这样的,跟男人没多大区别,就是做事就行了。

    刘英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单位最近似乎不招人。”

    赵家媳妇听到这话,有些低落。

    刘英有些过意不去,她突然想起了昨天在洗手间听到的话,有些踟蹰地说:“那个,我想起来了,我们单位似乎是在招人,只不过……那工作……有些不大好听。”

    赵家媳妇眼睛一亮,“是,是什么?”

    “我昨天听同事说,我们单位似乎在找清洁员。”刘英说完这话后有些不好意思。她以己度人,清洁员,说出去不体面。

    谁料到,赵家媳妇竟非常兴奋,眼中闪着光芒:“我,我能去吗?”

    刘英愣了愣,才说道:“我们单位的清洁员是公开招人的,我明天带你过去看看。你能不能留下,只能看单位的意思。”

    赵家媳妇感激极了,不停地道谢,“谢谢你,谢谢你!”

    白曙被白金氏抱着,在门外把这事情听了个遍。白金氏冷哼一声:“那老虔婆还真是机灵,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蠢女儿!哎,要是她能有老虔婆的一分凶悍,她现在能混成这样?啧,亏得老虔婆来了!”

    若那老虔婆没来,上次老杨动员胡同里家有空屋的人,把空屋让出来的时候,这赵家媳妇肯定被吞得皮都不剩!亏得老虔婆来了,胡搅蛮缠,把老杨那“为了国家大义”的事情推了,否则她们家现在肯定不得安宁!

    白金氏用下巴蹭了蹭乖孙头上柔软的毛发,“乖孙,你就等瞧吧,这事,准不成!”不是她信不过老三媳妇,而是老三媳妇还真的不可信!那软脾气老好人,刚刚进单位没几天,竟然奢想介绍人进去……真是异想天开!

    白曙看了看屋里面的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在某种程度上,有些相似,性子都是软绵绵的,幸好这个世界的人多是老实善良的,如果在末世,这两个女人肯定是早就被人活剥生吞了!

    正如白金氏预料的那样,那份书店清洁员的工作,赵家媳妇没有拿到。而是被书店一个老员工的大姑拿到了。为此刘英感到非常抱歉,她想要帮她再介绍其他工作,可是赵家媳妇,一没有学历,大字也不认几个,二没有工作经验,更没什么特长,找工作简直难如登天。

    这一天,赵家媳妇到白家找刘英,刘英正好加班,没有回来。白玉氏出来接待的她,赵家媳妇见白玉氏一边削土豆,一边边跟她说话,她有些过意不去,挽起袖子,帮忙。

    白玉氏哪能让弟媳的客人帮忙做家务呀,她忙推却,但是赵家媳妇却没有停手,反而露出怀念的笑容,“我家那个以前是个厨师,他还在的时候,我最喜欢帮他打下手。”

    白玉氏顿了顿,她是听说过赵家那个汉子在没生病的时候,有一手烧菜的绝活,只可惜她没有尝过他的手艺。

    “你用这土豆打算做什么?”赵家媳妇问道。

    白玉氏脸上带着温柔的笑,“给那几个小的做土豆泥。”

    白义已经九个月了,白曙也八个月了,一一和二二则是七个月,已经可以吃辅食了。这土豆泥是白曙最喜欢吃的。

    赵家媳妇说到烹饪,眼里就放光,“说到这孩子的土豆泥,我家那个以前最喜欢用蒸笼把土豆蒸了,再碾碎,顺时针搅拌,加点牛奶和粉碎的炒核桃,最后淋上鸡汤……”

    白玉氏被她这么一说,就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她有些犹豫地问道:“你能教教我吗?我家没鸡汤,但是有棒骨汤……”

    “可以的!”赵家媳妇顿时来了劲儿,整个人神采奕奕,跟平时那个有些怯懦的她完全不一样。

    当赵家媳妇站在灶台前的时候,白玉氏不自觉地摒住呼吸。太美了!赵家媳妇烧菜的时候,动作行云流水,让人看着就觉得非常舒展,有一种淡淡的温暖弥散在整个厨房里,她眼睛坚毅,嘴角含笑。这是一个女人最认真的美!

    当土豆泥被拿到白曙面前的时候,白曙有些奇怪地看着白玉氏和赵家媳妇。白玉氏一脸期待,赵家媳妇心有忐忑。这,发生了什么了?白曙不明所以。当他今晚的晚餐——一份土豆泥,出现在他面前,奶奶帮他揭开盖的时候,他敏感地感觉到了不同。这土豆泥,肯定不是白玉氏做的!白玉氏的手艺,他知道,还到不了这种程度!

    那土豆泥是金黄色,冒着热气,仿佛能发光,空气中的土豆香非常醇,但是又有种悠远的动态美。白金氏也感觉到了不一样,她不着痕迹地看了赵家媳妇一眼。赵家那个还在的时候,她也听说过他的事,菜烧得好,而且似乎祖上是宫里的御厨。

    白曙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尝这份美味,白金氏笑了笑,拍了他的小脑袋:“哎哟,我的乖孙哟,慢点儿,没人跟你抢!”乖孙平日里对吃的,最有感情,只要是好吃的,总能引起他情绪上的波动。

    在白曙享受着土豆泥的美味时,白玉氏舔了舔嘴。她也喜欢美食,只是家里人的手艺都不怎么样,家里也不算富裕,启智也只能偶尔买了些好吃的给她打打牙祭,她以为她就只能靠着这偶尔的牙祭活了!没想到呀,她身边竟然有这么一只卧虎,这么一只藏龙。

    白金氏、白玉氏、白曙如炬的目光,看得赵家媳妇不由得双手环抱自己,往后退了两步,用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们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白金氏把白曙喂好了,把空碗放到小床边的桌子上,笑嘻嘻地拉着赵家媳妇的手,“听说你最近在找工作?”

    赵家媳妇点点头。她没想到白家婶子脸上虽凶狠,但是话语却那么慈祥,那么关心她。她有些感动,呜呜,这婶子就跟妈妈一样,凶凶狠狠的,但是为人非常热心,还知道她最近在找工作。

    白金氏的面容更加缓和了,“你放心,这事情包在我身上!我定给你找个离家近,工资高,工作轻松的活计!”

    赵家媳妇万分惊喜,但是又有些犹豫,“真的有这种工作?”

    白金氏点点头,“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她信心满满,但下一秒,话音一变,“哎,找工作是容易。可是我最近就是担心我们家曙儿,担心得都睡不好了!他呀,嘴刁,你如果能不时来做点好吃的给他,我肯定能更有精神,更快帮你找到工作!你可不知道,他最近没什么胃口,都饿瘦了!”

    对于白金氏的睁眼说瞎话,白玉氏非常配合,连连点头,白曙则挺着圆滚滚的肚子,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为了吃的,他们也是够拼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