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第 19 章
    ·

    有白金氏的吩咐,白鹿萍夫妇当然不敢跟刘英透露丝毫白启后在战地医院的风流韵事。但是架不住刘英有一颗敏感的心,一个一心只扑在男人身上的女人,她总会发现自己男人的那点猫腻。

    最近,刘英有点闲。接送孩子上幼儿园的事情,有公公和大伯做,而白仁和白梅也非常适应这样走读生涯,根本不用她操心。就连本应该需要她照顾的白曙,婆婆也接手了。家务事,有二嫂在,她要做的也不多。所以她索性把全部心思放到丈夫身上。这样一来,她就更觉得白启后不对劲了。

    白启后从南边回来后,似乎对院子里那颗核桃树有了特殊的感情,每天冒着寒风,拖着病躯,也要把窗子打开,盯着院子那颗核桃树发一会儿呆。

    而这天,白启后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两颗核桃,在手里把玩。这使得刘英意外,不由得出言询问:“你不是不喜欢这些老物件的吗?”这两颗核桃可不是一般的核桃,她刚嫁进来的时候,在公公手上见过。似乎叫闷尖狮子头,是前朝留下来的老东西。

    对于刘英的疑问,白启后抬了眼皮,淡淡地看着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以前不喜欢的,现在喜欢了。以前喜欢的,现在可能不喜欢了。”

    刘英心里一个咯噔,她总觉得白启后话里有话,但是她不敢细问。只得帮他把窗子关上,把被子掖好,坐在床头的椅子上,陪他说话。当然,一直都是她说,他听,间或会回她几句。讲着讲着,她问出了憋在心里好几日的话:“启后,你领导那边怎么那么久还没有回音?是不是信件没有寄到?”

    白启后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问那么多干什么!”

    刘英顿时闭嘴了。

    过了好一会儿,白启后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不大对,主动找了个台阶,“看时间,信件应该是寄到了的,那边回信可能要点时间,过不了多久,应该就有消息了。”

    刘英悄悄松了一口气,小心地看了白启后一眼,吞吞吐吐地说道:“小妹她家那位不是被调到卫生部当秘书吗?你说,让他帮忙问一问……”

    刘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启后严厉地打断了:“你好歹还是上过革命大学的,怎么思想觉悟那么低!这是走后门,这是封建毒瘤!”

    他这话把刘英吓得脸色苍白,嘴唇颤抖,“我,我不是,我就是,就是……”

    她说不出话来,这是她和白启后结婚以来,他对她说过的最重的话!觉悟低!走后门!封建毒瘤!这三条评论,任何一条都能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话出口,白启后也有些后悔,看到刘英这胆小瑟缩的模样,他又是瞧不上,又是可怜,于是不得不压低声音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刘英还是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他叹了一口气:“哎,你还是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刘英像是得到了什么赦令一样,快速离开房间。离开前,她看到白启后的手不断地旋转把玩着那两颗嫣红如玉的核桃,核桃碰撞的声音如同金玉一般清脆,却声声击在她的心坎上,让她心神更乱。

    刘英路过白启后的书房,脚步顿住了。这是白启后归家后,因为在东北角院休养,所以暂时辟出来的书房。他的身体好些之后,就常常在书房里一呆就是一下午。

    刘英犹豫了片刻,推开书房。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间书房。她一眼就看到书桌上展着一份手稿,旁边还有一封信。她朝四周看了看,没人,于是快速进入书房,把门关上。她的心跳得非常厉害,仿佛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自从嫁给白启后之后,她从来都是很规矩的,他的书房,她很少靠近,他的私人信件,没有他的允许,她不会私自打开。但是这一次……他的不对劲,让她不安。她迈着重若千金的步子,走到了书桌前。

    桌面上的那张手稿,令她心凉。

    “野有胡桃,枝叶茂兮。

    有美一人,貌秀丽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胡桃,枝叶盛兮。

    有美一人,心大善兮。

    邂逅相遇,叹吾婚兮。”

    这是丈夫白启后的字……一瞬间,泪水就从刘英脸颊滑落!和他在一起后,他从来没有为她写过这种小诗!叹吾婚兮!叹吾婚兮!他后悔和她结婚了!

    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已经明白为什么他从南边回来后,突然就喜欢上院子里的核桃树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找出文玩核桃把玩了!原来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有关!她颤抖着双手,拿起旁边这封没有署名的信。信封是打开的,她抽出了里面的信。信上的字迹娟秀:

    “解情释义,望莫相念;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惜半载相识,便化消烟。唯伏愿公子千秋万岁。”

    ……

    傍晚,刘英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那红红的眼眶,还能看出些端倪。

    白曙因为能预知的缘故,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刘英的异常。他在奶奶怀里“啊啊”叫了起来,朝刘英伸出手。

    白金氏把白曙举到和她齐平的高度,没好气的用额头蹭他的肚子,“你这小没良心的,我给你兜屎兜尿,伺候你喝,伺候你穿,你见到你妈就忘了奶奶了!”

    白曙哼哼叫了起来。

    白金氏把白曙递给刘英,“抱你儿子吧!”她的声音虽然有些恶狠狠的,但是动作却很轻柔。白曙分明看到了她眼中的担忧。他明白了,他一男的都能看出来妈妈的不对劲,奶奶这人精,怎么可能看不出。

    刘英愣了愣,软乎乎的儿子……她紧紧把儿子抱住,就像是抱着救命稻草一样。她以为,他在这么多爱慕他的女人中选择了她,是因为他爱她!

    白曙感觉妈抱着他的手在不断地收紧,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被背叛的感觉,他懂!就是因为懂,所以才更加怜惜她。

    这个晚上,白曙睡得并不安稳。不可否认,他担心那个女人。

    第二天,正好是幼儿园休假,白昌他们不上学。

    白昌他们几个在幼儿园和小伙伴们玩得乐不思蜀,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呆在幼儿园里。今个早上,白昌和白仁哥俩还因为不能去幼儿园而不开心呢!而白田、白军则跟着邱氏回都村看爷爷和爸爸妈妈去了。

    “昌儿、仁儿你们过来!”刘英收拾完厅堂之后,朝闷闷不乐的白昌和白仁招了招手。

    白昌和白仁走到刘英跟前,刘英从口袋里拿出两颗核桃递给他们,“诺,拿去玩吧。”这两颗核桃分明就是昨个儿白启后把玩的那两个。

    白昌和白仁不知道呀,以为只是普通的核桃,兴奋地拿到院子里,用石块砸开,想要吃里面的核桃仁。

    刘英看到那被砸得四分五裂的核桃,心中爽快了些。

    “哎呀!什么味?”刚把白义的脏衣服拿出来,打算洗洗的白玉氏突然叫道。她的鼻子动了动,瞬间尖叫起来:“不好了,不好了,东北角房着火了!”她喊完就扔下手里的东西,提水往东北角院跑。

    各屋里还在猫着的人听到声音也冲了出来,拎上水桶就往三进院跑。就连白曙都被白金氏抱着跑了过来。

    一看到所谓的“失火现场”白曙心里就明白了,这火是妈妈故意放的。虽然火是房内的煤炉引发的,但火势只在角院的小书房里,且只在小书房的书桌上。那书桌已经被烧得黑漆漆的了,上面的书信全被烧成灰了。

    白三朝心疼的直呵气,这,这可是上好的黄花梨!

    白启后跌跌撞撞跑了进来,一看到这情景,就脸色发白,他抓着那被水淋湿的灰,仿佛死了娘一样,“这,这,不可能,不可能!……”

    “三弟,你干什么!”白启煌把白启后扶起来。他的身体还没好,怎么能跪在水里!

    白金氏皱了皱眉,发令道:“好了,刘英你把这收拾一下!还有,以后注意点,不要再出这样的事!若是没人在屋里,煤炉就给我盖起来!”

    刘英低着头,小声地应道:“知道了。”

    白金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直看得她身体轻微地颤抖,才离去。

    “我就说,那事情千万不要被你妈妈知道,她若知道,肯定要闹起来的!哎!只希望她不要闹得太厉害!”白金氏亲了亲白曙的小脸蛋,满是无奈。作为女人,她很理解三媳妇,但是作为婆婆,儿媳心有不顺就放火烧屋的事情,让她不快!家里那么穷,哪能让她这样败!

    白曙眼中闪过异光,他如果能说话,他真的特别想和奶奶说:“这事情还没玩呢!”

    果真,到傍晚的时候,白曙在正房里听到了爸爸在角院里怒斥妈妈的声音。

    “思想太狭隘!太狭隘了!我和她只是革命感情!别用你龌龊的想法去衡量我们!”

    ……

    白曙偷偷朝爷爷奶奶看去,他们肯定也听到了争吵声,可是他们脸色平静,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过了一会儿,白启后气急败坏的声音停了。

    一,二,三……当白曙数到十的时候,他听到了院子里砍树的声音“咔咔咔”,还有哥哥姐姐的哭泣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