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不甘
    ,精彩小说免费!

    龙皇山庄。

    附近空旷地带。

    “捆仙锁!”

    “去!”

    快速炼化那件灵器,苍谷大声一喝,五寸长的绳索迅速变大,朝夏小雅笼罩而去。

    “大步流星!”

    面对不知道厉害的宝物,夏小雅不敢硬碰硬,最保险的就是施展身法逃离此地,不让那宝物近身。

    嗖!

    捆仙锁带有一股灵性,那速度极快,夏小雅的气息被锁定,动用步法之后,也没有能脱离捆仙锁的范围。

    “捆仙锁可是一件上品灵器,不要说区区一个炼气期修士,就是筑基期修士遇到了也是有一定麻烦的!”

    苍谷自然知道,宗门的强**宝之一的捆仙锁,虽然此刻少宗主开口给了自己,将来去了宗门他还是会自动交给宗门的,不然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砰!

    就这捆仙锁对夏小雅禁锢的时候,一道淡淡绿光有夏小雅的胸前玉佩升起,随后快速形成了一道光幕,将捆仙锁抵挡在外。

    “玉佩法器!”

    此刻不禁古星武大惊,就是苍谷也是震撼不已,法器不是没有,很多炼制符箓的修士都会炼制法器,可是绝对没有这么强大的玉佩法器。

    这么强大的法器几乎和防御灵器一样效果,而且玉佩取材太容易了,要是能将炼制之人抓到,这绝对是一大收获。

    “逃!”

    夏小雅知道,玉佩的防御是有次数限制的,而那捆仙锁不知道有没个限制,不然等次数用完就无法逃脱了。

    张凡告诫过,打的过就打,打不赢就逃。

    “想逃?”

    “捆仙锁!”

    “再去!”

    苍谷冷笑道。

    捆仙锁可是灵器,真正的上品灵器,只要施法灵力不衰竭,既可以永远攻击下去。

    砰!

    玉佩法器再度激发防御之力,不过夏小雅依旧被禁锢捆仙锁范围,无法逃离此地之外。

    夏小雅脸色阴沉,此刻要是张凡不来,或者她真要出事了。

    她想拿出储物戒指的手机,可是却是无法动用神识之力,那件上品灵器果然强大,禁锢之内居然无法动用神识。

    “不要挣扎了,今天晚上你是属于我的,哈哈哈!”

    古星武疯狂般的笑道。

    “哼!”

    “如果张凡没来,大不了一死,绝对不让这家伙玷污了!”

    夏小雅心里哼了一声,她眼眸中闪过一抹坚毅。

    想起了才与张凡相遇,也是因此死了,心里有了不甘。

    ……

    燕京。

    燕大校园。

    在学校公园里,一男一女并排而走,男的样貌普通,衣着平凡;而女的美丽动人,气质优雅。

    “沈梦云同学,既然你邀请我来说事,那就陪你随便聊聊!”

    在无数人羡慕的眼神下,张凡很自然的看着沈梦云,对于刚才沈梦云的叙述很是好奇,难道还真是小师妹转世重生了吗?

    如果眼前之人就是小师妹转世重生的话,那不是说明小师妹已经遭遇毒手,不在人世了吗?

    如果不是小师妹转世重生,那沈梦云脑海中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张凡,你和我梦境中的那男子气息和眼神很像,不过我也知道,你不可能是他的了。”

    “梦中的他非常强大,什么排山倒海,毁天灭地根本不在话下。虽然镜像不是特别清楚,但是那腾云飞去的样子却是记忆犹新,简直就是神话般的存在。”

    “……”

    回忆起那梦中的男子,沈梦云一抹激动的神情,仿若身临其境一般,讲述的时候眼神充满的崇拜之意。

    “沈梦云同学,我弱弱的问你一句话,在梦中你处于什么位置?”

    张凡听完沈梦瑶讲述的某个片段,跟乾元宗很像,关键是没有男子和其他人物的名字,他此刻也不敢确定是不是与小师妹有关了。

    “我…我在梦里就是那个小女孩,看着那白衣男子结婚了我心痛如绞,可是梦中的男子可能把我当做妹妹来看待,因此可能不知道梦中我的那种想法,那种痛苦!”

    沈梦云落泪,虽然是梦境,但是总是做同一个梦,时间久了就可能当成真实的情况了。

    “沈梦云同学,我很好奇,不知道你多大开始做这个梦?”

    张凡只觉得和自己处境很像,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或许世界某处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呢!

    “今年四月六号,也就是阴历三月十六日的晚上,第一天做这个梦我觉得很正常,梦境里自己能成为武林高手无可厚非的。”

    “可是第二天也是演绎一样的梦境,只不过比起第一天要清晰了不少,接下来每天晚上都做一个梦,直到昨天晚上也是!”

    “梦虽然是同一个梦,可是我越来越清晰梦中之人,越来越清晰梦中的一些事情,看上起那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甚至那些强大的力量都可能是真的。”

    “张凡,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奇怪?是不是觉得我脑袋有些问题?”

    沈梦云解释道。

    “今年四月六号,也就是阴历三月十六日……”

    张凡眉头一皱,这不是自己转世重生的日子吗?

    怎么可能这么巧?

    难道命运之中自有安排?

    既然与我一起进入这个世界,可是明显比我知道的信息要多点。

    “也难怪你会这个眼神,其实我家里人都以为我的神经病了,结果带我去精神病医院检查,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后来我就干脆不告诉家里人了,将事情隐藏起来!”

    “直到高考结束,在填志愿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鬼使神差的居然填下了燕大考古系,冥冥中有道声音驱使我这么做。”

    “我的直觉告诉自己,梦境中的答案就在燕大考古系,一直以来我以为给我解梦的人应该是一个考古系的老学究,没想到却是张凡你。”

    “进入燕大之后,你的气息和眼神与梦中的他居然那么相似,如果我不是无神论者,一定会以为你是从哪里转世而来!”

    沈梦云发现张凡此刻盯着自己,眼神中不带一丝杂质,并没有丝毫歪念。

    “沈梦云,在今年今年四月六号,也就是阴历三月十六日这天或者之前几天,在你身上有没发生什么特别不一样的事情来?”

    闻言之后,张凡微微一怔,很想知道沈梦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呵呵!”

    “其实不用你问,我自己都努力找根源,可惜的是至今为止我都没发现什么问题来!”

    沈梦云笑了笑,带有一丝苦涩之味,不要说她,就是任何人每天做同一个梦,时间久了就会现实和梦境难分了。

    “嗯?”

    张凡正欲继续问下去,结果发现心神一阵晃动,这是有人触犯了玉佩法器,可能哪个女子出事了。

    “张凡,你怎么了?”

    “要是我什么地方说错了,希望你不要见怪才是!”

    沈梦云对于张凡有种来自心底的依赖,甚至好像天生她就属于张凡的人,见张凡脸色大变,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话。

    “沈梦云,此事与你无关,这个是开过光的玉佩法器,带上它可以消灾解难,逢凶化吉!”

    “我走了,你记得将这东西戴好!”

    张凡拿出了一块炼制好的玉佩法器,递给了沈梦云之后,大步朝燕大校园门口方向走去。

    “张凡,我……”

    沈梦云正欲解释,可是转眼间居然不见了,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消失呢~!

    她揉了揉眼睛,这燕大公园里确实没有发现张凡踪迹。

    最后看向手里的玉佩,心里升起了一股暖意,随后将其戴好,然后看着张凡离去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