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条件
    ..校花的极品仙医

    华夏。

    燕京。

    秦家大院。

    “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你可以饶恕秦常风和秦家吗?”

    秦君武见张凡并未有收敛之心,好像一定要将秦常风废掉,或者怕以后对其报复行为。

    “什么消息?”

    张凡淡淡道。

    还没弄清楚母亲与秦家具体关系之前,他不会去认亲戚,更加不会因此而放过一些该惩罚之人。

    “是有关你父母的消息,其实大家坐下来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一些小事伤了和气,让外人来笑话咱们!”

    秦君武靠近张凡,声音不是很大,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父母!”

    张凡身子微微颤抖一下,即便是灵魂不是原来的张凡,但是那股血脉之力还是有强烈的牵引。想到那个未曾谋面的父母,张凡更希望两个人都健在,对于是不是处罚秦常风则是放在末位了。

    “好吗?”

    看着张凡的迟疑,秦君武知道有戏,不管怎么样,对方始终都是和自己有血脉相连的人,无论谁收到伤害,结果都会让秦家受损。

    “我有两个条件,不然就免谈了!”

    张凡道。

    “好,你说,只要秦家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定会照办的!”

    秦君武见张凡松口,心里大石落下,要知道秦家的秦常风可是武道天才,将来的成就不亚于以文为主的秦常云

    “第一,秦常云或者秦家之人不能骚扰夏小雅;第二,秦家不得以任何理由对付夏家。”

    “如果被我知道,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

    张凡淡淡道。

    “这个我答应你,以后谁敢擅自做主,不用你多说,我会亲自将其逐出秦家,永不录用!”

    秦君武以为是什么条件,这个条件很简单,他一口气就答应了下来。

    只要秦常风在,秦常云在,秦家将来就有希望冲破桎梏,或许成为俗世中第五个超级大家族。

    至于那些被废的武者,和两个管家,秦君武早就抛到脑后。

    随后秦君武将事情纷纷下去,至于具体操作就交给现任家主秦忠邦处理了。

    张凡和夏小雅跟秦君武进入秦家大院内院,而其他参加婚宴的宾客面面相觑,秦家家主还没发话之前,没有人敢肆意离去。

    “诸位,今天秦家大院所见之事希望都难在肚子里,要是传出一二的话,到时候不要怪秦家狠辣无情!”

    说话者乃秦家老二,秦忠国。

    他贵为国家重要领导人,同时也是秦家二当家,对他来说家族兴旺比起国家更加看重,因此对一些重量级的国家干部和家族掌舵人也警告了一番。

    “秦家二当家,此事我们会难在肚子里,不会多言乱雨的!”

    “不错,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们会守口如瓶的!”

    “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告辞了,走!”

    “……”

    众人信誓旦旦,此事关系重大,要不是在座之人都是国家重要人员,很多人都绝对会相信都要遭到灭口处理。

    很快,那数百前来和喜酒的贵宾一走而光,留下秦家一干人面面相觑。

    要是化作以前,绝对不会相信此事会发生在秦家身上,那小子实力特么的太厉害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就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

    就在这时候,两个妙龄女子进入秦家大院,看着数百席位空无一人,紫裙女子一抹惊讶,她旁边的牛仔少女更是问道:“冰倩,你二哥难道是明天结婚?”

    来人正是秦家秦冰倩和她的闺蜜好友曹清婉,二人今天也是报名燕大的日子,二女先去了一趟学校报名,反正喝酒也要12.30,也不怕婚宴迟到。

    “明天?”

    “不可能,今天早上我去学校之时,还有很对宾客来临,难道我们都记错日子了?”

    秦冰倩摇了摇头,她又不是**十岁的老太太,这点记忆还是有的,难道秦家出事了?

    想想也不太可能,偌大的秦家可是燕京第一大家族,可不是一只纸老虎,名副其实的大家族,实力强大无匹,应该不会有人敢来捣乱的。

    “冰倩,我就明天再来,反正我们有三天报名时间呢!”

    曹清婉猜测可能秦家出事了,不过她也不好明说,秦家之事可不是她一个小女孩能参与的,搞不好连累家族就不好了。

    “也好!”

    秦冰倩点了点头,自然知道了闺蜜曹清婉的想法,秦家出事就是大事,最好不要连累的闺蜜好友才是。

    看着闺蜜曹清婉离开秦家大院之后,她朝自己院子的大厅方向走去。

    秦君武带着张凡和夏小雅进入内院,这里有暗哨守卫,而且都是天阶实力,起码有七八个这种气息之人,张凡神识一扫就知道了。

    随后进入了院子里面的大厅里,大厅中并没有一丝现代化的气息,都是一些古朴的家具,仿若穿越道了古代的宫廷大戏里面。

    “先喝杯茶,这是上等的庐山云雾!”

    秦君武没有待张凡答应,他就自己已经动手,一看就是经常希望泡茶之人,手法熟练乖巧,甚至比起一般刚学茶道年轻之辈都不遑多让。

    “庐山云雾产于华夏西江著名的庐山。”

    “那号称“匡庐秀甲天下”的庐山,北临长江,南傍鄱阳湖,气候温和,山清水秀,十分适宜茶树生长。”

    “这庐山云雾芽肥毫显,条索秀丽,香浓味甘,汤色清澈,绝对是绿茶中的精品。”

    张凡看着老人自言自语的念道,发现秦君武也是近八十高龄的人了,须发也已经全白。

    不知道母亲与秦家到底怎么回事,不然他不介意帮这个看上去威武,其实身体早已不在当年的老人。

    片刻之后,三杯茶已然泡好,大厅里茶香缭绕,这庐山云雾确实与众不同,闻着气味还没喝进嘴里都感到一股清甜的味道。

    “说吧,我还有事!”

    张凡端起了那杯茶水,并没有像其他人品茗一小口一小口,而是一口气就全部喝了下去。

    让人一见,真是牛噍牡丹,暴殄天物了。

    不但是秦君武嘴角抽了抽,就是夏小雅也是有些怪异的表情,这哪里是品茗,简直是遇到了一个渴死鬼一般。

    “大概在四十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秦家大院迎来了了喜事,一个女婴就在这晚上诞生。”

    “作为第四胎其实无论男女,对秦家来说都无关紧要,因为前面已经有两个男孩出生,也还有一个女孩出生在前。”

    “生产并不顺利,那女婴出生后,她的母亲就因失血过多而去世,而那女婴居然出生就好像会笑,这现象很是怪异,当时很多人就说这孩子可能会给家族带来不幸!”

    “后来果不其然,秦家连续发生了几件大事,都归罪与这个不详的孩子身上,最后秦家之人商议,要将这女婴处死!”

    “无论怎么说都是我的骨肉,怎么能将其处死呢,何况孩子她妈要是九泉之下有知,也不会赞同我这么做的。”

    “最后我想方设法将人送了出去,没想到半路被一伙来路不明之人带走,这一去就是二十几年。”

    “直到十九年前,一天夜里,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她和我妻子很像很像,只不过年纪要小很多而已。”

    “……”

    秦君武慢慢道来,这些都不是张凡所知道的东西,母亲的失踪或许与玉女宗有关,可是他父亲真的死于哪场车祸吗?

    张凡有些怀疑,会不会有人动了手脚,,让人无法查找,即便是龙组和国安局都没有线索。

    “老爷子,你说的女婴就是我的母亲秦素素吧?”

    张凡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素素之名?”

    “哦,你曾经也是龙组之人,或者有机会查探一下自己的身世,知道你母亲素素之名也不奇怪!”

    秦君武大惊,随后想到张凡身份,也就没有那么奇怪了。

    张凡没有回答,这名字国安局和龙组并没有记录在案,而是通过徐若晴那条途径知晓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