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怒火攻心
    ,!

    华夏。

    燕京市。

    秦家大院。

    “哼!”

    张凡没有理会,继续朝秦常风走去,诞生杀念之人是非常危险的,自己虽然不怕对方,但是他还有身边之人。

    嗖!

    就在这时候,一个须发皆百的火色长袍老者飞来,落在了张凡与秦常风之间的位置,目光与张凡相对,二人互相打量着。

    “你要阻止我?”

    “让开,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将自己的前程毁了!”

    张凡淡淡道。

    “老朽乃龙组龙天部下,秦家祖上对我有一份恩情,还望南阳王高抬贵手,吕乐闲将会铭记在心!”

    红袍老者抱拳道。

    对于张凡的战绩他自然知道,连站龙组各大高层,几乎横扫没有敌手,他自问不会是张凡的对手。不过为了感激秦家祖上大恩,他也不得不考虑出面相助。

    “我就问你一句话,要是此次对战我失败了,你会不会求情让秦家之人放过我!”

    张凡质问道。

    “不会!”

    吕乐闲不可否认,帮秦家之人说话那是因为欠下的入情,帮张凡求情没有理由。

    “既然你说了实话,我也不废掉你的功力,不过这接下来半年时间就当休假好了!”

    张凡淡淡道。

    “飞龙……”

    吕乐闲脸色一变,知道张凡要出手了,他立即要动用至强招术,不过还未完全施展开来张凡居然已经袭来。

    砰砰砰!

    连续数拳击去,张凡动用了两成鸿蒙炼体之力,吕乐闲被击飞,化作一道火红色影子朝远方飞去,不知道多远才掉下来。

    “不!”

    “你不能这么做,常风是秦家大少,也是秦家武学天才!”

    看着张凡的逼近,郑梦秋作为一个母亲,她站到了秦常风的跟前,绝对不能让孩子受到伤害,哪怕一丁点也不行。

    “如果我是战败者,你会让秦常风饶恕我一次吗?”

    张凡反问道。

    “我…我……”

    郑梦秋一阵迟疑,要是张凡战败,不要说秦常云废掉张凡武功,就是要击杀张凡,她也可能没有半句阻拦之言的。

    轰!

    张凡一抹淡淡冷意散去,他抬手朝郑梦秋一挥,她像一只短线的风筝一般,朝远处倒飞,至于怎么落地的,他没有去关注,而是继续走向秦常风。

    “张凡,你能放过我大哥吗?”

    这时候,秦芳也冲了过去,希望张凡能饶恕秦常风。

    自己与张凡也就数面之缘,连龙组之人都没面子,她有些忐忑起来,不知道张凡会不会理会。

    张凡早就发现秦芳在秦家大营里,不过他可是来对付秦家的,要是和秦芳去打招呼那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你让秦常风跪地求饶,我就不废掉他的丹田根基,机会只有一次,让他好好把握!”

    张凡看了秦芳一眼,嘴角微翘弧度,这么做既给了秦芳面子,也不能改变其他什么,秦常风绝对不会跪地求饶的。

    “这……”

    秦芳一抹苦楚,虽说是机会,但是等于没给,她也不是笨蛋。

    “秦芳,你不必求情,秦家哪有跪地求饶之人,要杀要刮随便他来好了!”

    秦常风怎么可能跪地求饶,不要说废掉丹田根基,就是张凡杀了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常风!”

    “少爷!”

    “大哥!”

    “……”

    秦家之人齐齐喊道,要是不跪地求饶的话,从此这秦家武道天才就要成为废人了,众人开始担心起来。

    “动手吧!”

    “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希望不要继续伤害秦家之人!”

    秦常风擦拭嘴角血迹,朝前走了两步,挺起了胸膛,秦家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的道理。

    “好!”

    “不过一码事要归一码事,废掉你之后,动手阻拦之事可以告一个段落,但是秦家强迫夏小雅之事并未结束!”

    张凡道。

    “不!”

    “你不能动他,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表哥,求你不要废掉常风!”

    秦家家主秦忠邦蛢命冲来,秦常风无论如何都要保住,那可是秦家崛起的希望,文有秦常云,武有秦常风,到时候秦家将有机会和超级古武大派平起平坐。

    此刻他已经顾不得一些秘密,要将此事摆平再说。

    “表哥?”

    “靠!这强大无边的家伙与秦家还是表亲?那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适一家人了?”

    “这秦家家主会不会搞错了,秦家从未听说还有一个这样的亲戚,难道为了要相救秦常风而编出来的?”

    “我看也不像是编的,人家又不是傻子,要是没有什么证据,事情只会弄的更加糟糕!”

    “……”

    一群宾客大惊了,一场闹剧下来,原来是自己一家人拼命,这算什么事情?

    “父亲,是不是弄错了?他怎么可能是秦家的表亲,从小到大从来都没听过此事!”

    “不错,作为秦家男儿,要杀就杀,没必要和仇人认什么亲戚!”

    “是呀,大伯,这亲戚不能乱认,不然将来秦家怎么在燕京立足,又怎么在华夏立足!”

    “大舅,难道除了我妈之外还有一个妹妹或者姐姐?”

    “……”

    无论是秦家嫡系之人,还是旁系之人都纷纷感到惊异,要真是秦家外甥来袭,秦家就闹大乌龙了。

    “表哥?”

    秦芳心里微微一痛,要是真是表亲的话,她以后与张凡一点可能都没有了,这老天也太会捉弄人了。

    夏小雅也是不知道真假,看着张凡很平淡的样子,或者张凡早已知晓,难道还真是亲戚关系?

    “孩子,求你放过常风,同时也放过秦家吧。要是你母亲在世的话,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秦家老爷子,秦君武身穿魁梧,剑眉星目,满头白发,亲眼见到张凡之后,心里一抹激动,没想到她的孩子竟然这么强大了。

    嗡!

    众人脑袋一嗡,都感到不可思议。要是秦家家主为了救秦常风而乱认亲戚或许还有可能,可是说秦家老爷子乱认亲戚的话,几乎没有这个可能了。

    “父亲!”

    “老爷子!”

    “见过秦家老爷子!”

    “……”

    秦家大院众人见秦家老爷子秦君武走来,纷纷行礼道。

    “我只问你们秦家之人一句话,强迫夏小雅嫁入秦家之事,难道没有调查过她是我的女人?”

    张凡见到秦家老爷子之后,发现血脉之力更浓,或许他算自己的外公,不过母亲为什么会离开秦家,以后总会水落石出,要是被秦家逼走的话,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事已至此,难道你真的一点不念血脉之情?”

    “要知道你母亲和我可是亲姊妹,而秦常风更是你的亲表哥,你一定要斩尽杀绝吗?”

    秦忠邦念道。

    对于夏小雅肯定调查过,也知道可能与张凡有染,可是那顽固儿子一定要娶夏小雅为妻,他只能将此事隐藏起来。

    “不念血脉亲情?”

    “你儿子要强娶我的女人,要是我没有强大实力,在这情况之下你会让我带走夏小雅吗?”

    张凡质问道。

    “你已经有了顾倾城,甚至身边还有好几个绝美女人,为什么还要和我抢夏小雅,就凭你武力高强吗?”

    秦常云站出来,他却是调查过,夏小雅可能和张凡关系好,至于发展到什么程度,不是很清楚。

    “抢?”

    “小雅她是自愿跟我的,何来用抢这字眼,早在数月前她就将第一次给我了,难道这也能抢的来?”

    张凡冷笑道。

    “数月前?”

    “第一次?”

    “哈哈哈!”

    秦常云疯狂大笑道,一股怒火攻心,一口带有血块的鲜血喷出,眼前一黑,随后便倒了下去。

    “常云!”

    众人齐齐呼道。

    “张凡!”

    夏小雅脸色惨白,不管怎么说,秦常云也是无辜的,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只不过动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而已。

    “死不了,那郁结的血块吐出来还好点,不然将来还会留下隐疾,这也算是对秦常云一点小小的惩罚吧!”

    张凡拉住了夏小雅的小手,不将秦常云废掉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听到张凡之言,夏小雅也放心下来,只要人没事,那昏迷迟早也会醒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