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抢亲
    ,!

    华夏。

    燕京。

    秦家大院。

    “家主,出大事了!”

    单鹏天,秦家大管家,接到消息之后不由大惊,不过震惊归震惊,他还是稳住了心性,对正在部署宴席的秦家家主秦忠邦说道。

    “单管家,你也是一代老管家了,做事要沉住气,何事需要如此大惊小怪!”

    秦忠邦看了一眼单鹏天,今天可是秦常云大喜之日,要是不是大事一定让单鹏天好看。

    “去夏家迎亲队伍…有人发信息回来,内院护卫四个人被废,护法黑白双煞被废,二管家师秀梅成了废人,那些婚车都被五名之火烧掉……”

    单鹏天低头禀告,他感受到家主的一抹冷意,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半步。

    “谁?”

    “那人到底是谁?”

    秦忠邦强忍着怒火,外面尽是燕京来的贵宾,出了此事绝对会成为燕京乃至华夏的笑柄。

    “是一个青年人,好像叫张凡的人……”

    单鹏天告知道。

    “张凡!”

    秦忠邦咬了咬牙,拳头紧握,叶家被废,婚礼之上抢走顾倾城,他还记忆犹新,没想到这一幕将在秦家上演。

    此事关系重大,他必须禀告父亲,希望父亲能有更好的建议处理此事。

    张凡去秦家没有御剑飞行,而是带着夏小雅动用身法。有炼气期十层实力,这身法的速度显然又快了很多,没有多久就抵达了秦家大院之前。

    “张凡,我……”

    面对偌大的秦家,夏小雅打心底恐惧之心蔓延,手脚微凉,脚步不能迈开,对张凡说道。

    “秦家!”

    张凡抬头一看,一块巨大的牌匾之上书写了两个镶金大字:秦家。

    他拉着夏小雅之手,自然感受到夏小雅的害怕,度入了一丝真气之后,她那惊恐的心逐渐缓和下来。

    “站住!”

    两个守卫见张凡二人并未出事请帖,要直接闯入秦家大院,其中一个守卫立即出面喝止道。

    他们对夏小雅并不认识,更加不认识张凡,今天可是秦家大少大喜之日,一些闲杂人等绝对不能混入其中,出事了他们二人可担待不起。

    “滚!”

    张凡一喝,两个守卫纷纷倒飞出去,连他们本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砰地一声!

    两名守卫最后撞到了秦家大院之墙壁上,一抹痛苦之色升起,同时也诞生了一种恐惧。

    “张凡,不要杀人!”

    夏小雅再度提醒道,自己大婚之日反悔已经很伤秦常云之心,要是在杀死秦家之人,她一定会很内疚的。

    张凡的实力她可是见过,要杀这普通守卫绝对不在话下。

    “放心吧,他们死不了!”

    张凡没有松手,对付两个守卫他没有下杀手,一点内伤那会少不了的。

    见张凡如此说,夏小雅才放心下来,不然罪过可就大了。

    “什么人?”

    “胆敢在秦家捣乱,还不快点束手就擒,等候家主发落!”

    外门护卫首领宁光远正在秦家大院巡回,一道爆喝声传入,他率领十几个护卫冲了出来,发现闹事者乃一个短发青年。

    今天可是秦家大少大喜之日,岂能由人再次闹事,宁光远责任重大,因此他大怒道。

    “都退下吧,不要做无畏的伤害,我要见秦家家主,你们阻拦不了我的!”

    张凡一扫,一群地阶武者而已,连动手的心思都升不起,太弱小了,好像一个人对一只蚂蚁动手一般。

    “混账!”

    “将人拿下,大家记住不要见血!”

    宁光远怒喝一声,此刻已经有部分宾客来临,要是此事处理不好,绝对会成为燕京大家族的笑柄,他一个外院护卫首领也难辞其咎。

    “张凡!”

    夏小雅一抹担忧,虽然张凡可能不会受伤,但是这可是秦家大本营,天知道会不会有逆天高手藏匿,而张凡孤立无援,出现了危险就完蛋了。

    “放心,秦家无人可以伤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要处理好,不然事情可能会更加糟糕!”

    张凡微微一笑,让夏小雅放心,区区几个地阶武者而已,那实力和幼稚园的孝无异。

    “上!”

    宁光远大手一甩,十几个外院护卫冲了上去,要动手将张凡擒拿。

    砰砰砰!

    看上去张凡身子并未移动,而那些围拢过来的十几个护卫却是倒飞了出去,朝四面八方散落,狠狠的摔倒在地,强忍着痛苦,硬是不敢嚎叫出来。

    今天可是秦家大少大喜之日,谁敢痛苦嚎叫,绝对只有凄惨下场招待。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来秦家捣乱?难道你真不怕死?”

    宁光远退后半步,看不透眼前这个青年,但是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实力超过了地阶以上,不然十几个地阶武者怎么可能毫无声息的被击飞。

    “这人是谁啊?”

    “胆子真大,敢来秦家捣乱,难道又上演一出抢亲?”

    “不会吧,上次叶家大婚有人抢亲,难道秦家大少大婚也有人抢亲?”

    “什么不会,凡是燕京大家大少看上的女人都是极品,被一些逆天强者看中,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人怎么好像上次叶家大婚抢亲之人啊?你看她身边之人,横看竖看就是夏家那女娃,这还真让你们猜中了,特么的真要逆天了!”

    “叶家和秦家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这次抢亲恐怕凶多吉少了!”

    “……”

    抵达部分嘉宾和外面的路人纷纷议论,有人自然去过叶家大婚现场,对于张凡也有点印象,不过身边的女子却不是顾家大小姐,也有认出来这是夏家女娃,也正是秦家大少结婚的对象。

    “你还没资格问题是谁,秦家之人真想要逆天,连我的女人都要想娶,也许秦家想跟谁叶家步伐而去,我不介意相送一程!”

    张凡淡淡道。

    “跟随叶家步伐?”

    外院护卫首领宁光远快速思索,让叶家覆灭的好像是一个青年,终于有一个名字显现脑海,他惊呼了出来:“你就是南阳王?”

    “既然知道我是南阳王,你还敢阻拦否?”

    张凡冷道。

    “作为秦家外院首领,即便是你很强大,我也必须阻止你进入秦家大院,这是我宁光远的职责!”

    宁光远知道自己不敌张凡,但是鼓起勇气前进几步,如果他敢退缩,即便是张凡没有击杀与他,秦家将来也不会重用与他了。

    “勇气可嘉,不过乃匹夫之勇尔,明知不敌而上,那就去死吧!”

    张凡淡淡一笑,伸出右手,只见宁光远被吸引过来,他直接掐住了对方咽喉部位,只要稍稍用力,宁光远就会立即毙命当场。

    “完了!”

    宁光远眸子闪过一抹后悔之意,家里可是还有老小,要是自己就这么去了,以后他们怎么办?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求饶,如果张凡要杀他的话,就算是求饶也是白搭,更加会让秦家看不起,索性就闭上嘴,静待末日裁决的到来。

    “哼!”

    张凡哼了一声,没想到秦家还有如此衷心之人,要杀对方也就一个念头而已,不过他没有下杀手,除了夏小雅的恳求之外,关键是宁光远没有杀念,而是要将张凡抓住而已。

    砰!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宁光远如炮弹一样被张凡甩去,直到百米之外的一栋建筑阻拦才停止下来,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在床上躺个半年就毫无疑问了。

    “走!”

    宁光远被击飞之后,张凡没有在意,他拉着颤抖的夏小雅朝秦家大院走去。

    夏小雅硬着头皮,带着忐忑的心,跟张凡进入其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