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杀了他!
    ,!

    华夏。

    燕京。

    夏家。

    “回来!”

    夏国民看着张凡拽起夏小雅离开她的卧室,他心里就直呼完了,从卧室到大厅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甚至忘记了身体的痛楚,一定要将张凡追回来。

    “夏小姐,到该化妆的时间了!”

    大厅中,夏小雅与张凡齐齐来到,一位美丽的化妆师从沙发之上站起,笑盈盈的走去,对夏小雅喊道。

    钟丽雅一袭职业装,看上去简洁干练,容貌也是极其美丽,不过比起夏小雅仙子般的人物还是稍逊了一点。

    作为一个化妆师来说,能帮秦家大少之新娘化妆,就是不花一分钱,甚至倒贴很多钱,她也是极其愿意的,这是很多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

    她在夏家大厅等待了一个小时,心里没有丝毫不悦,见到夏小雅下楼,那身子不由使唤的走近,至于夏小雅身边的张凡直接被忽略了。

    “滚!”

    张凡一喝,并没有放出一丝神识威压,不然钟丽雅会当场暴毙。

    即便是这样,她也不太好受,被这一喝惊吓的软瘫在地,脸色无比的惨白,好像大病一场之后。

    走出大厅之后,来到了夏家大院,几十辆豪车组成的迎亲队伍,整齐规划,一点都不显得紊乱。

    “少夫人,你没化妆?”

    在迎亲队伍中,一名中年女子有些诧异,这化妆师明明进入了大厅,怎么会没有给夏小雅化妆呢?

    “我…我……”

    夏小雅嘴角抽了抽,看到秦家之人她有些心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化什么妆,夏小雅是我的女人,她不再是什么秦家少夫人,带着秦家之人滚出夏家!”

    张凡一听夏小雅被称之为少夫人,心里还是有一抹醋意,不过对于一些普通人他也不想下杀手。

    “小雅!”

    这时候,夏国民和妻子云秀慧也跑了出来,见到秦家迎亲之人后,几乎是汗流满面,还不知道怎么解释此事。

    “夏国民,他们这算什么事?要是你们夏家不给秦家一个交代的话,以后京城再无夏家这个家族!”

    说话之人正是那名中年女子,她是秦家的一名管事,除了大管家之外就算她的权利大了,当然是指秦家人之外。

    “你…我…她……”

    夏国民心里一急,一口闷气堵住了胸口,张了张嘴,突然眼前一黑,就晕倒了过去。

    “国民!”

    “爸!”

    云秀慧和夏小雅惊呼道,没想到大喜之日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们纷纷跑去,发现夏国民已经昏迷过去,立时脸色大变。

    看着夏小雅一抹担心的样子,张凡还是走了过去,一看就知道心肌梗死了,这情况即便送去医院也是非常危险。

    “张凡,你快救救我爸?”

    突然,夏小雅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张凡的医术很厉害,或者能将老爸这情况治好。

    “你不要动他,这都是你害的,我们夏家不欢迎你,快点滚出夏家!”

    云秀慧从来都没发过这么大的火,没想到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和秦家作对,这样不仅害了夏小雅,同时也将害死整个夏家之人。

    嗖!

    张凡没有理会云秀慧的吼叫,看着夏小雅的伤心,他果断出手,一根金针刺入心脏部位,还在其中捻转了几个圈,外人自然看不同门道,这是将堵住的雪块疏通,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

    “啊!”

    云秀慧喊了一声,也晕倒了过去,旁边的夏小雅脑袋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么办好。

    张凡微微摇头,伸出手指在云秀慧人中穴一点,立即就苏醒了过来,不过看着张凡的面孔升起了无尽的怒火。

    看着母亲的醒来,夏小雅稍事好点,不过此刻夏国民还未苏醒,她将目光投向张凡,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你爸有潜在的心绞痛,此刻病发了心梗,我用金针将堵住的血管疏通了,连潜在的心绞痛也一起治愈了,以后即便生气,也不会像今天一样发病了!”

    张凡解释道。

    “哦!”

    “张凡,谢谢你!”

    夏小雅心里大石落下,不过面对秦家这座大山,她被压迫的毫无办法,实在不行只能牺牲自己了。

    “夏家也该没落了,堂堂的少夫人不做,居然愿意跟一个神棍,真是丢尽了燕京大家族的颜面!”

    秦家二号管家师秀梅,也就是开始说话的那个中年女子,对于张凡所说的金针疏通心脏堵塞的血管绝对不信。

    如果说这夏国民是心梗突然倒地,此事或许还有几分可信度。

    “老太婆,你真的想要一个交代?”

    看着夏国民已经痊愈,张凡拔出了金针,站了起来,朝师秀梅扫去。

    “老太婆!”

    师秀梅年级不是很大,也就是五十多岁而已,由于管理的事情繁多,结果看上去却是比起实际年级要大上几岁,叫老太婆也不为过。

    但是师秀梅最痛恨这几个字,无论是谁都触犯了她的逆鳞,对张凡一抹恨意,她大手一招,几个秦家的护卫快速走近。

    “杀了他!”

    秦家的护卫比起一般大家的护卫都要强大,这次为了安全起见,出动了护卫内院之人,实力都在天阶以上。听到师秀梅一喊,四个强大的内院护卫冲了过去,要直接灭杀张凡。

    “不要!”

    夏小雅惊呼了出来,虽然张凡有些武功,但是和秦家之人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要知道张凡才十几岁而已,而对方却是修炼了好几十年的人了,这修炼的时间根本上无法弥补的。

    “哼!”

    “和秦家之人作对,那只有死路一条!”

    师秀梅哼了一声,眸光冷淡,早已将张凡看做一个死人。

    内院护卫出手,这绝对是强大如斯,那可是天阶高手,俗世中几乎很难见到的高人,也只有燕京牌号第一秦家才聘用的起。

    “啊!”

    钟丽雅刚走出大厅,来到夏家大院,看做四个高手朝张凡袭杀而去,速度极快,几乎残影一片。

    “既然敢动杀念,休怪本少无情!”

    对于普通人来说,张凡一边很少无故杀人,必须要有必杀的理由,而师秀梅却是给了他这个理由。

    嗖嗖嗖!

    四道身影速度很快,既然是师秀梅吩咐,而且这小子公然对抗秦家,也就是必杀之人,他们也没有跟张凡客气,每个人都动用至强杀招。

    “滚!”

    张凡大声一喝,并未动用任何武技和身法,只凭一道带有威压的声音攻击,那四个天阶武者纷纷被炸飞。

    砰砰砰!!!

    四道白色身影倒飞,分别朝四个不同方向飞去,直到撞到了夏家大院的墙壁才停止下来。

    “什么!”

    “这么厉害?”

    “好像还没动手,单独凭借声音攻击,而这四个内院护卫都被震飞,生死未知!”

    “这特么的太强大了,我们还是退后一点为妙,要是迎亲而被杀死就大大不妙了!”

    “……”

    一群迎亲之人面面相觑,很多人都往后退了退。张凡的武功超越了众人想象,连师秀梅本人也是惊异万分,不由的往后退了退。

    看着张凡没事,夏小雅放心了不少,同时也更加担忧起来。

    “隐藏的人滚出来,老子还要去秦家,今天此事必须解决,敢打老子女人的注意,秦家打算不想在燕京待下去了!”

    张凡朝虚空一喝,除了四个强大的内院护卫之外,还隐匿了两个先天高手,虽然在张凡眼里境界不高,但是对于一些普通人来说,这绝对是仰望的存在。

    “哈哈!”

    “原本以为这一路会顺山顺水又顺风,没想到还真有不怕死之人,敢和秦家作对,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话音落下,两道灰色身影有半空降临,好像武侠片里面的绝世英雄一般。

    很多迎亲之人见此目瞪口呆,这特么的是不是在拍戏,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者?世上真有这么强大的武者吗?

    看来这小子要完蛋了,一个普通武者怎么能对付一个会飞的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