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撞见
    ,!

    华夏。

    燕京。

    夏家。

    竖日,第一缕阳光射进房间之时,张凡早已经醒过来,看着安静如小羊羔的夏小雅趴在怀里,他没有立即起床,而是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多日未见的佳人。

    虽然夏小雅没有经过修炼,也没服食过美颜丹之类的养颜药物,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很美,与江婉柔、莫轻雪相比也不遑多让。

    “啊!”

    片刻之后,夏小雅感受到一丝异样,虽然每天晚上都有裸睡的情况,但是也不会有这么温暖的感觉,睡在一个人的怀里?而且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男人,一个温暖又宽大的怀抱。

    一声尖叫之后,夏小雅从张凡的怀里挣脱,退避到床上另外一头,看清了来人之后,她有些惊异起来。

    “不可能!”

    夏小雅心里不断呐喊道,她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是不是一大清早眼花了。

    夜有所思,日有所梦,难道还在那个梦里没有醒过来?

    “夏老师,我看你还是先将衣服穿好,这样会引起我的念想!”

    张凡嘴角抽了抽,夏小雅退避到床边,可是毕竟身无旁物,让人想入非非,甚至身体某处又起了反应。

    “张凡,我知道这是在梦中,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不醒过来就好了!”

    无论怎么揉眼睛,张凡还是一张微笑的脸,夏小雅坚信这就是梦境,她也不害怕和害臊了,朝张凡靠了过来,再度依偎在那宽大而温暖的怀抱里。

    “夏老师,你这是在诱惑我啊,难道大清早就一定要这样吗?”

    张凡一抹苦笑,感情这夏小雅真的以为这是梦里,要是知道这是现实,不知道她此刻会是什么心情。

    “现实中我太脆弱了,在梦中我要尽情的享受一番,待梦醒时分你我将缘分已尽!”

    夏小雅含泪而笑,但愿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一直这样沉醉下去最好。

    笃笃笃!

    就在二人准备开始战斗的时候,房间大门被敲响,张凡和夏小雅都受到了一股惊吓,而夏小雅则是被吓醒过来,发现这可能不是一个梦,而是现实,那样的话简直太可怕了。

    “小雅,快起床了,今天乃是你大婚之日,婚车已经抵达夏家大院了……”

    房门是锁上的,房间外面云秀慧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张凡,你告诉我这是一个梦,而不是现实!”

    夏小雅泪水哗啦流下来,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张凡身上,如果不是梦境的话,今天也就是和秦常云结婚的日子,要是发现张凡在她房间里,那还得了。

    秦家之人绝对不会放过夏家,放过她夏小雅,更加不会放过张凡。

    “这不是梦,不过你要当成一个梦也可以,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强迫你做什么,即便是夏家或者华夏排名第一的秦家也不行!”

    张凡将夏小雅搂进怀里,他感受到夏小雅的惊吓和恐惧,度入了一丝真气之力,让她那恐惧的心里迅速缓和下来。

    “张凡!”

    夏小雅哭了,大声的哭泣了,泪水如涌泉,从小到大都没这么伤心过,想到马上就要离开张凡,哭声没有停止过。

    笃笃笃!

    “小雅,快开门,不然我就叫人撞门了!”

    云秀慧,发现敲了半天门,这房间里面居然没有动静,她心里一突,难道出事了?

    “怎么?”

    “秀慧,小雅还没起床吗?”

    夏国民,听到妻子敲门半天了,里面居然没有一丝动静,他眉头皱起,心里有了不好的念头,难道真的寻短见了?

    “国民,我有些担心,要不我们撞门而入?”

    云秀慧心急如焚,婚车已经抵达,化妆师也已经在等待,也不知道房间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了。

    “……”

    “不,再等等看!”

    夏国民知道夏小雅不甘愿嫁给秦常云,或者故意起床迟点,不过此刻还早的很,耽搁半个小时也没什么大碍,他相信秦常云会谅解的。

    房间里。

    张凡与夏小雅温存了片刻后,他们纷纷将衣服穿好,同时坐在床上。

    二人并未有开门的打算,而是互相讲解这几个月的所见所闻,仿佛又回到了学校学习的时代。

    “小雅,要是我今天不来的话,你真的决定嫁给那啥秦常云?”

    张凡紧握夏小雅的小手,盯着她的眼睛,笑问道。

    “我…我……”

    夏小雅不敢直视张凡,想做错了坏事的孝,双手无措,不知道放哪里好。

    “算了,即便你答应也是有苦衷的,我不会怪你,现在我们出去,一起面对夏家和秦家就是!”

    张凡走下了床,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而眼眸中却是闪过一片杀机。

    他不信秦家不知道夏小雅与自己的关系,如果知道而为之的话,不介意给秦家一个深刻的教训,即便是有一丝血缘关系也不列外。

    “不!”

    “张凡你快躲起来,要是让秦家之人发现,事情会很严重的!”

    夏小雅急道。

    此事如果自己不说,没有人见到张凡,或许就这样过去了。要是张凡和她一起从这里出去,这绝对要捅破天了,秦家的怒火夏家和张凡都无法承受的。

    “区区一个秦家,我还不放在眼里,今天一起去秦家大院,把此事了结一下,以免秦家对夏家进行报复!”

    张凡释放出一抹寒意,他的女人绝对不能让别人染指,除非是夏小雅自己心甘情愿,而不是被家族或者势力所逼。

    “张凡,你听话。”

    “我知道你身手可能很厉害,可是面对一个偌大的秦家,那点本事真的不算什么,算老师我求你了,好吗?”

    夏小雅眼圈一红,拼死阻拦张凡,绝对不能让他出去,这不禁害了张凡本人,也会害死整个夏家之人。

    “小雅,我此刻的实力虽然不说天下无敌,但是能让我受到伤害的人少之又少,最少燕京的秦家没有人能让我受伤,难道你还不信我的话吗?”

    张凡微微摇头,此刻他并未说谎,而是说的大实话。

    即便不动用灵器金针,就是凭借强横的鸿蒙炼体、破天指武技、灭神武技、还有神识武技等也鲜有对手。

    “不!”

    “反正我不准你出去,要是你敢出去,以后我们就一刀两断,从此是末路之人!”

    夏小雅坚决反对,张凡与秦家去对抗,简直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而已。

    “呃!”

    张凡一脸黑线,他也理解夏小雅这么做的理由,这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到秦家的伤害。

    砰!

    一声巨响,房间大门被撞开,夏国民和云秀慧两口子出现房间门口,发现夏小雅被对着门口,而张凡则是直接进入了二人的眼帘。

    六目相对,夏国民和云秀慧两口子呆滞了半晌,纷纷嘴角抽了抽,脑袋懵了很久。

    这夏小雅的卧室里怎么会有一个男人,而且这房间里的氤氲气息很大,显然昨天晚上两个人疯狂过,而且不止一次疯狂。

    “爸,妈……”

    夏小雅惊吓的脸色惨白,没想到父母居然撞门而入,张凡肯定被发现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夏国民气的发抖,眼看这秦家与夏家就喜结连理了,夏家的地位也会节节高升,到时候就在也没有人敢笑话他了。

    可是没想到这夏小雅居然婚前乱来,还将一个男人带进了卧室,更加可恶的还两个人疯狂了一夜,这绝对不能原谅,他伸出手朝夏小雅拍去。

    “国民,不要!”

    云秀慧见夏国民要打人,她一抹惊吓,赶紧前去拉人,可是那股力气很大,根本没有拉住,大手就要拍到夏小雅的脸上。

    “住手!”

    张凡跨步,直接握住了夏国民之手,轻轻一推,那身子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国民!”

    云秀慧立即前去撑扶着,没想到张凡敢动手,不知道伤到哪里没有。

    “爸!”

    夏小雅正欲过去,发现夏国民自己站起来了,她觉得张凡知道分寸,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你是谁?”

    “你要干什么?还有,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被摔倒的夏国民忘记了疼痛,咬了咬牙,又站起来,指着张凡怒道。

    “夏小雅,以后就是我张凡的女人,我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作为她的父母居然推女儿入火坑,难道你们心里就过意的去吗?”

    张凡怒道。

    “小子,你懂什么?”

    “夏家与秦家联姻这是何等的荣耀,岂是你这种人能懂的?”

    夏国民并不认为自己是将夏小雅推入火坑,而是将夏小雅送入绝对的豪门大户,要是成为秦常云之妻,日后绝对是家主夫人,这是很多人做梦都未曾想到的事情。

    “秦家么,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是怎么将其踩在脚下的!”

    张凡一抹冷意,既然已经被夏小雅的父母发现,他也顾不得什么,拽起夏小雅朝房间之外走去。

    “张凡,不要!”

    夏小雅挣扎也于事无补,张凡今天认定一定要将此事解决,而且必须当众人面上解决。

    “站住,你给我回来!”

    “给我回来啊!”

    夏国民发疯似得,他一瘸一瘸冲去,希望能拉住张凡。

    要是被楼下的化妆师和迎亲之人见到,夏家恐怕就真的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