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求生欲望【六更求订阅,求打赏!!!】
    ,!

    第400章求生**

    “这是哪里?”

    张凡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环绕四周没有一个人存在,而且尽是一片冰原荒漠,寒气逼人,冷气刺骨。

    我不是在一个山洞里收服了一条白蛟,后来在盘坐山洞边缘,最后在炼化一股药力的吗?

    怎么到这个鬼地方来了,一个没有人烟,也没有一点生气,只有无穷无尽的冰原,难道是那该死的冰莲将我送来的?

    想到这里,张凡有些凝重起来。

    要是冰莲送自己来的,那么不是代表冰莲的实力绝对强大,甚至还不止一株五级灵药,甚至可能还要高等。

    要是冰莲真的那么强大,为什么不直接将自己杀死,而是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还有一丝神识之力,除了不能打开戒指之外,其他的都和平时一模一样,张凡都不知道是意识世界,还是一处冰莲送来的秘境世界。

    在无穷无尽的冰原上,没有一个人不说,连一只动物都没有,张凡开始寻找出路,绝对不能损落于此。

    “东方!!!”

    张凡确定了一个方位,不敢随意施展身法,必须保存体内的真气,要是遇到什么危险,还有一定的自保力量。

    万一将真气用完,而遇到危险,恐怕就完蛋了。

    沿着东方走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凡也累了,索性就休息了片刻。

    待恢复力量之后,继续朝东方走去,没想到这冰原就没有尽头,无论你怎么走,就是没有抵达边境。

    饿了就用地上的雪块充饥,体内的灵力一天比一天减少,张凡发现自己起码走了十年。

    也就是朝东方这个方位走去,十年都没有抵达边境,或者这个秘境就没有边境,张凡停止了前进,盘坐了下来,好好思考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十年之后,张凡已经是一个近三十岁的人,除了身高没有增长之外,模样却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帅气,同时也更加迷人。

    既然东方不行,那么就朝北方走去,总有一天能到达这个空间的边境,或者能遇到一些人,亦或者遇到一些事物。

    北方一行,张凡耗去了近十年,可是依旧没有一点迹象,人却有四十岁了,步入了中年行列。

    如果这里没有冰雪或者没有淡淡的灵气,恐怕张凡早就无法生存下去了,不过即便是这样,张凡实力也在慢慢下降,体内的真气也逐渐消耗。

    由原来的炼气期巅峰变成了炼气期六层的修为,这样下去迟早要变成一个普通人,张凡开始有些烦躁起来。

    “向西方!!!”

    既然北方无结果,张凡咬了咬牙,朝西方走去。

    无论如何,必须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外面还有一大把的人等着自己去营救。

    十年!!!

    有是整整十年,几乎没有一点变化,依旧好像在原地打转一般。

    “小仙女!!!”

    “小仙女?”

    “你在哪里?”

    “你快出来啊!我不知道进入了一个什么地方,居然无法离开这里,快来帮我啊!!!”

    “……”

    同样的话,同样的语气,张凡不知道喊了多少遍,几乎没有人回应,他也有些心累了。

    十年之后,实力再度暴跌,之刻已经是炼气期三层实力了,而年级已经快五十岁了,头上已经初现白发丝,他有些奔溃了。

    “难道南方就是出路吗?这是最后一条路了,要是还不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或者真的要在此长眠了!!!”

    在处理冰原,目光投向南方,希望最后一条路能够带给他光明和希望。

    十年或许很久,但是有时候也很快,张凡离开原地朝南方已经行走了十年,一路上早已习惯了没有人气,也没有动物出没,整个一个偌大的冰原之上只有他一个人在走路。

    这一个十年过去,张凡已经步入近六十岁了,此刻已经白发多而黑发少了,步伐也慢了很多,甚至关节都有些僵硬起来了。

    此刻已经是炼气期一层实力,要是没有鸿蒙炼体的话,单凭这炼气期一层实力早就累垮了。

    “困与此处,难道真就没有一丝办法了吗?”

    张凡不禁自问。

    东南西北各方都尝试扁了,可是依旧没有出路,难道陷入了冰莲设置的阵法,一处幻阵之内?

    张凡不断的探索,如果这真是一道幻阵的话,绝对实力强大,也不是自己能破解了的。

    “哎!!!”

    张凡不禁叹道。

    一个天选之人要是损落在一处秘境,这真让人笑话了。

    他咬了咬牙,绝定朝南方走去,既然冰莲属性乃为阴性,那么南方或者就是出去。

    十年之后,张凡已经快七十岁了,头发全白了,脸上也开始布满皱纹了,牙齿也松动起来,手脚没有以前那么利索,甚至有些麻木的现象。

    这也难怪,此刻已经连炼气期一层修为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鸿蒙炼体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一个十年过去,张凡已经有八十岁了,牙齿已经掉了一半,头发雪白雪白,耳朵和眼睛也变得不好使了。

    凭借这强大的鸿蒙炼体支撑,张凡再度朝南方步行了十年,这刻已经是九十岁了,牙齿都掉了,身子开始佝偻,身材也变矮起来。

    “还要朝南方走吗?”

    张凡扪心自问,其实也是自欺欺人,或者根本就没有出路。

    不过作为一个修士来说,本来就是逆天而行,既然选定的这个方向,那么就要一拼到底,直到老死为止。

    他选择了继续行走,一个十年过去,张凡已经筋疲力尽,没有了气血灵力的支撑,鸿蒙炼体也是无法强大起来,只能使身体抵御一部分寒气。

    “东南西北方向都无穷无尽,自己可能搞错了方法,也许再努力走,最后还是回归了原位!!!”

    张凡已经走不动了,无论是眼睛,耳朵,牙齿,还有手脚,都已经达到了一种衰老的极致。

    过了这么久,此刻就算出去,外界的那些亲人恐怕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张凡眼角留下了一丝泪水,眸子慢慢闭上,开始回忆与自己有关的那些女人。

    无论是被高人掳走的王小凝,还是被阵法传送而走的孙小婉和顾倾城,亦或者一号别墅昏迷不醒的林仙儿,还有为了华夏医药奔波的唐嫣然与庄美凤,自己都对不起她们,只有待来世好好照顾几女了。

    他真的累了,就算是一个铁人也累了,这一走路整整耗费了八十年的光阴,不但精力消耗了,连勇气和信念也被磨灭了。

    张凡慢慢平躺下去,身体和心神都达到了很衰弱的地步,就算那离开这个地方的路径就在前方,他也无法前进半步。

    他眼睛慢慢闭上,希望这不是真的,而是一场梦,可是事实告诉他,这绝对是真实的不能在真实的事情。

    “除了自己的那些女人之外,自己可是还有一个从未蒙面的母亲,还有一个没有相认的妹妹,自己真的就甘心这么离去吗?”

    张凡躺在地上,不断的扪心自问,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

    那该死悲催的小仙女也失踪了,难道正如她所言,要是我死了那器灵的主人就另外选人,这算是把我抛弃了吗?

    想到这里,他只有一抹苦笑,也许换了别人也好,自己太弱小了,一个筑基期都不曾达到的人,怎么能堪当大任呢!

    此刻不但小仙女没有回答,就是那个大石门也无法进入,或许都被器灵的主人收走了。

    “安歇吧!!!”

    一道不可抗拒的力量,一道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唤,让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张凡将要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

    “我不能自暴自弃,修真本就逆天而行,怎么能退缩呢!!!”

    “川岛美惠子还在一处洞府等我前去救治,林仙儿也是昏迷未醒,那美丽的徒弟王小凝我也要找到,被阵法传送而走的孙小婉和顾倾城可能在异界等我,甚至唐嫣然和庄美凤都在一号别墅天天以泪洗脸……”

    一道来自张凡从心底的呐喊,一股强烈的求生**诞生,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

    那就是自己拥有强大而逆天功法鸿蒙神诀,这神功那是可以炼化万物的,冰原难道就不能炼化吗?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