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胁迫威逼【三更求花花!!!】
    ,!

    第373章胁迫威逼

    体育馆内。

    高台之上。

    “不可能!”

    王雨萌惊呼了出来,通过舌脉辩证,病人的什么肝败之证早就没有踪迹,而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老人了。

    这种手段绝对超过了她的理解范围,至少她爷爷也没这个本事,除非是比医圣还高出一个级别的医神,不然绝对不会有这么厉害的。

    “什么不可能,他胡乱扎针,又给病人吃了一颗不知道名的药物,即便是病人一命呜呼也是很正常的……”

    徐忠喜此刻还不忘对张凡的踩压,要是张凡真的治疗好了这五个人,以后在王雨萌的心里绝对要上升一个新的台阶。

    “师妹,你还是远离他为妙,这样的人不适合于其交往的!”

    黄阳羽跟随念道。

    “就是,那样很容易出事的,最好保佑病人没事,不然的话除了纠纷之外他可能还会被抓走!”

    陈诗韵道。

    朱宜人发现张凡风轻云淡,他微微皱眉,走向一个病人,蹲了下去之后,开始对其诊治。

    “好了?”

    即便是对张凡有信心,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大惊的,朱宜人再度检查一番,最后确定病人无恙之后,朝第二个病人走去。

    随后不仅是朱宜人,其他几个医道圣手也纷纷出手,诊治之后不由大骇,居然会是无病之脉,最后对其他几个病人开始认真诊治,结果令众人大惊。

    “朱先生,五个病人尽数被获救,这医术估计没有人能超越吧,那点资金就算了,凝神木给我带来就是!”

    张凡神识一扫,病人基本无大碍了,而且体内的其他疾病都尽数痊愈,他将金针快速抽走。

    “也罢!”

    朱宜人点了点头,朝台下走去,凝神木可是他答应张凡之事,而且这件事情也被张凡翻盘,绝对是大功臣一个。

    “好了?”

    “我看你是白日做梦,这几个病人明明都还躺在地上,以为那一等奖就那么好拿的么?”

    徐忠喜淡淡冷道。

    “雨萌师妹,看到没有,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中医,明明没有丝毫效果,竟然要领取那一等奖的礼品,简直太不知廉耻了!”

    黄阳羽走近王雨萌身边,看着六大医圣把脉看舌之后,并未发表意见,而是眉头紧锁,似乎在考虑着什么问题。

    “你痴心妄想罢了,凝神木有能者得之,学到一点皮毛之人也敢领取大奖……”

    陈诗韵淡淡道。

    不过她还未说话完,结果却被她爷爷陈敬南一喝。

    “住嘴!”

    爆喝之人正是陈诗韵的爷爷,虽然病人还未苏醒,但是基本上已无大碍,要是这样闹下去,结果会让闽南陈家毫无脸面的。

    “阳羽你也闭嘴,赶紧跟小神医道歉,不然以后就不要说我是你爷爷!”

    医道圣手黄正奇,也是对其孙子喝道,朱宜人推荐的这个小神医果然不简单,几乎算是针到病除。

    “忠喜,不得无礼,赶紧去道歉!”

    徐有道可是老江湖了,察言观色一流,两大医圣同时发力,可见那青年治病可能起到效果,他赶紧朝徐忠喜方向走去。

    “我又没说错,为什么要闭嘴?”

    陈诗韵撅了撅嘴,从小被长辈溺爱,对于陈敬南之言并未在意,而是狠狠的瞪了张凡一眼。

    “爷爷!”

    黄阳羽喊道,要他对张凡道歉,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却不像陈诗韵那样敢顶撞黄正奇,这后果他不敢去尝试。

    “爷爷,我……”

    徐忠喜左右为难,陈诗韵和黄阳羽都未去道歉,而他怎么可能前去道歉。可是他又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愿,立于原地迟迟没动。

    “哎!”

    “你们几个人会为此而后悔的,只不过世上却没有后悔之药可以吃,都好之为之吧!”

    朱宜人摇头一叹,这可是一次大好的机会,要是得到张凡的指点,哪怕指点一二,将来的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后悔?”

    那几人淡淡一笑,大家心里一阵冷哼,不过也不敢说道出来。

    “朱先生,他到底是谁?”

    问话之人是王雨萌,对于张凡她感觉很不简单,绝对不是一个无名之辈,不然医术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其实他就是……”

    朱宜人正欲道出张凡身份,却没想到五个躺在地上之人纷纷起身,不禁台上之人一阵惊呼,就是台下上千人都狂欢起来。

    “多谢小神医相救,不然我等就去见佛祖了!”

    其实众人早已醒来,只不过张凡令其平卧恢复元气,让那些药力完全吸收在站起来。

    “医病有缘人,你我相逢即是有缘,诸位不必客气,何况你们也是被人所利用而已!”

    张凡波澜不惊,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对于五人的治愈几乎不用担心。

    “什么!”

    “我觉得我是眼睛花了,五个阴阳暴脱的病人怎么可能治好,而且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治疗的!”

    “难怪口气如此之大,果然有几把刷子,比起那啥医圣之后强大多了!”

    “不错,有人还不信,这下总该相信了吧!”

    “……”

    台下之人议论,声音很大,让台上那些医圣之后人脸红耳赤,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他依然还是那么厉害,连高丽的李承念都不是对手,难道那医术真的天下无敌了吗?”

    不远处的爱丽丝一甩金发,眼眸中闪过柔情,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男子,居然强大的这么厉害。

    “师兄,你能教我这套针法吗?”

    王雨萌两眼泛冒小星星,她的第一预感果然没错,张凡真的将几个病人治好。

    “可以,不过……”

    张凡道。

    针法易学难精,关键是针法必须辅助真气,不然单独针灸效果还是不大的。

    “师兄,我不怕吃苦的,只要我爱好的东西,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学习!”

    王雨萌使出女人杀手锏,走近张凡之后,伸出白皙的玉手,将张凡手臂抱住,晃了晃恳求的目光说道。

    徐忠喜与黄阳羽一怒,拳头紧握,想要狠狠的教训一下张凡,可是有众人在此,他们却不敢太过放肆。

    “针法可不随意外传的,要么做我的女人,要么做我的徒弟,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张凡微微一笑,对于王雨萌也没太多的想法,只不过这些人之中,也算这小妮子最有眼光。

    “随你意愿,要我做你女人也好,要我做你徒弟也罢,我是毫无意见的!”

    其实王雨萌已经猜到对方是谁了,要是做了他的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的,绝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了。

    就算是做他徒弟也很不错了,自己在医道领域将会大大提升,也会将华夏中医发扬光大。

    “疯了!”

    “绝对是疯了,这话怎么可能是王雨萌嘴里说出来的,肯定是我听错了!”

    不禁徐忠喜抓狂,黄阳羽也是脸色大变,居然不知道廉耻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随后,朱宜人出现,手里拿着一根不到三尺的凝神木,让众人纷纷投来炽热的目光,居然能见到传说中的东西,可惜给这小子夺取了。

    张凡接过凝神木之后,一看果然是真正的凝神木,有了这一段凝神木之后,他的神识武技绝对能提升一个台阶,将对付筑基期中期毫无问题。

    配合鸿蒙炼体、飞剑、还有灵器金针的话,对付筑基期后期修士也有一战,最少能抱性命无忧。

    “小子,将凝神木丢来,还有你开始使用的金针和救人用的药丸也一起丢来,不然我就杀死她!”

    在张凡沉寂在研究凝神木之际,李承念动手,将王雨萌抓起,用其威胁道。

    “雨萌!”

    “师妹!”

    “师姐!”

    “……”

    医道圣手王学渊大惊,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敢动手,关键想起了张凡当初之言,这高丽棒子还是一个天阶武者。

    其他之人徐忠喜、黄阳羽、还有陈诗韵也是一阵惊恐,没想到医学交流会还会出现这样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