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怎么样?【三更求花花!!!】
    ,!

    第370章怎么样?

    体育馆内。

    “靠!”

    “这怎么诊治?”

    “没有提供任何检查设备,单独听诊器、血压计、叩诊锤应用,就算是判断出来的疾病的所在,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是啊,我们西医这五个人完蛋了,无论是奖金还是奖品都擦肩而过了啊!”

    “不管怎么说,就算治不好,也过去检查一番再说!”

    “……”

    几个参与决赛的西医之人,此刻却是一片苦瓜脸色,没有检查设备和治疗方法,就像盲人摸象一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下手。

    检查之后,众人脸色更加难看,几个病人绝对是非常危重之人,而且都是从重症监护室搬出来的,不知道对方使用了什么办法。

    最后一群西医参赛之人纷纷弃权,不过并未离开现场,而是等待一群华夏医道高手出手。

    其他几个世界级别的西医权威都纷纷摇头,对于这几个病人不要说立即治愈或者见效,就是能保住性命都是非常厉害了。

    看着一群西医比赛之人的离开,李承念淡淡一笑,他并未感到意外,而将目光投向几个中医后学之秀和数名医圣后人。

    “我来!”

    这时候,徐忠喜自告奋勇,大步走去,开始对几个病人开始诊治。

    “心衰?”

    第一个病人乃是心衰者,诊察之下,病情早已病入膏肓,治愈那是不可能了,立马见效也很难。

    于是他走到第二个病人之前诊治查探,筋脉萎缩,病势已久,此乃肝败之证,药石无灵,无药可救。

    “肾竭?”

    病人四肢面目浮肿,甚至还有水液渗出,瞳仁无神,舌头胖大虚浮,牙齿崮藳,尺部之脉绝无。

    徐忠喜摇了摇头,肾竭之人,同样无药可救,他朝第四个病人走去。

    “脾亡么?”

    只见病人四肢消瘦,眼目凹陷,目光暗淡,舌头瘦小,光将无苔,腹部凹陷如舟。

    脾乃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此人乃脾亡之证,至少他徐忠喜没有一丝办法起效。

    第五个病人,脸色惨白,气喘吁吁,端坐也如勤劳苦练之人,隔开一丈之遥都能闻及气喘之音。

    那眼神无光,舌头齿痕满布,舌苔白厚而腻,缺乏津液,皮肤干燥毫无润泽。

    居然那一个肺绝之人,探查完之后,徐忠喜犯难了,要诊断基本上没问题,可是要治疗的话,这还真难倒他了。

    “如果你心里无底,就不要去尝试了,要是病人被治疗失误,结果出了什么问题,你可是要承担医疗责任的!”

    李承念淡淡道。

    “我……”

    徐忠喜犹豫了,当看向张凡之时,心里闪过一抹坚毅,今天一定要强过张凡,不能让这个土鳖笑话。

    “师兄,你一定能行的!”

    台下那俊俏女子喊道,而徐忠喜咬了咬牙,最后留下来了,没有弃权离开。

    随后又上去了几名中医前去侦察,发现病势危重,几乎是药石无灵,最好不要轻易去尝试,不然迟不了兜着走。

    最后有四名中医参赛之人弃权,台上除了徐忠喜之外,就是剩下五个医圣后代,还有一个风淡云轻的张凡了。

    “俊林,你去诊察一下,看病需仔细认真,胆大心细,好好把握,这是一次最好的历练机会!”

    医道圣手喻明文出言,喻俊林乃是他的亲孙子,对于这个孙子他给予厚望。

    从小聪明伶俐,非常热爱中医,对于中医四大经典和明清几十大医家都是非常熟练,对于一些常见餐多发病,以及一些疑难杂症都是有独到的见解。

    这次郑市之行,除了带出了见识一下,最主要的是争夺那一段凝神木,对他非常重要。

    “好的爷爷,我会努力的!”

    喻俊林身材高大,气宇轩昂,是一个难得的帅气男孩。

    一路过去,尽是心衰,肝败,肾竭,脾亡,肺绝之证,让喻俊林脸色大变,对于徐忠喜选择留下,那绝对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这些病人每个都非常危险,弄不好就会立即突发死亡。

    最后他迟疑了,犹豫了,思考了片刻之后,最终选择了留下。

    医道圣手黄正奇之孙黄阳羽,医道圣手薛守仁之孙薛洋,医道圣手王学渊之孙女王雨萌,医道圣手陈敬南之孙女陈诗韵,检查一番之后,都纷纷选择留下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一个高丽人看扁了。

    “好!”

    “你们七个人计划怎么出手治疗?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来?”

    李承念嘴角微翘,虽然留下来之人都是年轻一辈之高手,可是距离医圣水准肯定差的远,他并不太过在意。

    “我先来,那就选第一个病人好了。高磊棒子,你好好看着就是,华夏医术并不是你能揣测的!”

    徐忠喜作为医王之后,心里还是有一股傲气的,留下来的几个人除了代表各自的家族之外,此刻还代表了华夏中医,因此一定要拿出一点真本事才是。

    对于这类病人药石起效几乎很慢,唯独有针灸能达到快速缓解病势之效果,他选择了家传的一套针法,正好适合这个心衰病人。

    “这是徐家的祖传针法,看着手法倒是很熟练,不知道得到徐有道几成火候!”

    有人自然认识针法来源,针法再好,施针之人也必须实力相当,不然的话空有理论基础,而根本就毫无用武之地。

    “心外心包手厥阴,起于天池中冲尽,心胸肺胃效皆好,诸痛痒疮亦可寻,……”

    徐忠喜一边默念歌诀,一边开始对病人针灸,不紧张那是假的,手心都开始冒汗。虽然他也救治过一些病人,但是像这么危重的病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其他几名参赛之人沉默不语,静静的望着他施针,对于结果却是有些期待起来。

    “小子,你行针顺序反了,还继续施针的话,病人就要命丧当场了!”

    李承念淡淡道。

    “啊!”

    徐忠喜一惊,或许真的太紧张了,连施针的顺序都搞错了,要不是对方提醒,今天可就要背负一次医疗事故了。

    修改施针顺序之后,徐忠喜小心翼翼的将一套针法施展完毕,可是病人却是毫无起色。

    十分钟后,病人依旧没有起色,徐忠喜失望的将银针拔出,退到了一边。

    “针法不错,施针之人欠了一丝火候,不然的话,最少也有一丝起色才对!”

    朱宜人轻声念道。

    张凡不语,微微摇头,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在场,华夏之人一定会输给这个高丽棒子。

    “我来!”

    王雨萌年级不是很大,样貌很美,拿出了一盒银针之后,朝第二个病人走去。

    嗖!

    嗖!

    嗖!

    消毒之后,她施针手法很快,这是王家的独门针法,对于肝败之人虽说不能随手治愈,但是却是能极大的缓解症状。

    “不错,王家有后了!”

    “王家独门针法果然厉害,一个肝败之人随手取效,不愧是医圣之后!”

    “华夏必胜*夏必胜!”

    “……”

    众人有些激动,一个肝败之人竟然针灸还起到一定作用,大家对针灸的看法又发生了一些改变。

    医道圣手黄正奇之孙黄阳羽,医道圣手薛守仁之孙薛洋,医道圣手陈敬南之孙女陈诗韵,医道圣手喻明文之孙喻俊林,纷纷选择的自己独门针灸针法。

    随后每个人施展针法,都多多少少起到一定作用,可是一个个都是危险症候之人,也算是非常不错的效果了。

    “如果华夏中医就这个效果,我建议直接取缔中医,以后都来高丽国学习汉医,世人简直高台了你们华夏中医!”

    李承念摇了摇头,对于几个中医后起之秀的针灸,他并不看好,简直太弱了,几乎是疗效毫无。

    “魂淡!”

    “高丽棒子太气人了,这么严重的病人能起到一丝效果,也算是医生医术水平的强大了!”

    “那家伙笑的好贱,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还是医圣前辈亲自上阵,打败这个可恶的家伙,赶出华夏之地!”

    “……”

    台下之人纷纷议论,对于这个高丽棒子由衷的可恼,可惜这么多人都没有一个能有特效情况出现。

    至于一旁的张凡,很多人都是直接忽略了,好像没有这号人存在似得。

    “阁下,既然你很厉害,那么请你动手一试!”

    朱宜人见张凡还未有出手的迹象,走近李承念,嘴角抽了抽,希望对方不要夸大其词才好。

    “好!”

    “今天我李承念让你们华夏之人口服心服,都看好了,这几个病人我很快就能让其站起,跟没事人一样!”

    李承念道。

    嗖!

    嗖!

    嗖!

    他出手的速度很快,也是动用的针灸,不过却是金针,而且针灸的同时输送了一些内力进入,这样可以大大提升针灸的效果。

    “居然是一名武者,而且是一名天阶高手,也难怪勇气十足!”

    张凡期初并未神识扫视,此刻却是发现了对方的一些端倪,武者来和普通人对簿,这普通人这方肯定会吃亏的。

    “靠!”

    “这么厉害?”

    “居然站起来,而且还能步行,这高丽棒子逆天了!”

    “这不科学,一个病势垂危之人,这么可能这么快好转,难道这些病人是装出来的?”

    “……”

    众人无不震撼,五个病人居然站起来,而且还能只有步行,虽然只有不到十步距离,但是可以说比起华夏之中医参赛者强大千百倍不止。

    这结果一出现,不但台上之各大医生脸上无光,就是台下数千医生也是脸色难堪。

    失去了一二三等奖金和奖品都还不重要,关键是华夏中医可能将会在高丽棒子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怎么样?”

    李承念淡淡问道。

    众人鸦雀无声,没人敢回答这个问题,朱宜人将目光盯向张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