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来者不善【二更求花花!!!】
    ,!

    第369章来者不善

    郑市。

    体育馆内。

    “小子,如果我们所写论文不妥,那么你倒是纠正一下,何处不妥,让大家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高台之上,发言之人乃姑苏医道圣手薛守仁,他乃清代医道大家薛神医之后,医术之上还是有一定的建树,对于张凡之言,嗤之以鼻,淡淡一笑。

    “不错,要是你能说出一二的话,今天捣乱之事华夏医学会中医协会不予追究,不然的话你将来的仕途将会惨淡无光!”

    喻明文出言,作为医学世家西江喻家之人,祖上也是明末清初医学大家之后。面对一个乳臭未干的人质疑,心里也是有些窝火的。

    “怎么?”

    “此刻却没胆量了?你先前的勇气去哪里了?”

    医道圣手王学渊淡淡冷笑,几篇论文或许有点瑕疵,但是绝对不会想张凡说的那么不堪。

    王学渊祖上清代医学大家王孟,素以治疗温病擅长,这次来此参加世界医学交流会,除了与老朋友交流之外,更加看好那一段凝神木。

    作为医道圣手自然知道,凝神木乃是清心安神,延延益寿的宝贝,年级一大想到的自然是寿命。

    他没有参加比赛的资格,不过却带有门人前来,这次争夺那段凝神木,那是势在必得,

    “中医是一门实践医学,而不是纸上谈兵。现在中医需要的是创新,可是你们将一些中医理论七拼八凑,好像打组合拳一样。”

    “一眼看上去确实新颖,认真去琢磨的话,就是废话连篇,甚至你们自己都不能确定哪些理论是不是对的!”

    “你们几个医道圣手谁敢扪心自问,说这个理论符合中医基本理论基础?谁敢站出来承认,谁敢出来与我比试一下,谁敢说那是他自创的理论?”

    张凡环视一周,淡淡冷笑。

    高台之上无人反驳,因为大家心知肚明,这次为了夺取凝神木,每个人都耗费了心思,希望能赢得一些主席台之外的支持票数,这样的话赢得奖品的机会更大。

    “诸位,长篇大论就不要宣读了,接下来直接进入主题,西医和中医医术比赛正式开始!”

    这时候,朱宜人走向台上,走近话筒区域,对现场上千人大声喊道。

    对于几个医圣的小小心思他自然知道,可是作为这次医学交流会的直接管事人之一的他,要是没有张凡的批驳,他也不会这么快宣布的。

    比赛分为初赛和复赛,初赛又分理论和实践两轮,理论的题目则是随机性的,而实践的话则是实际的病人勘察,最后有五个医圣最终裁决。

    要是最终有人达到分数一样的话,那就还需要台下众人投票,当然票数为多者胜利。

    一声令下后,比赛者进入赛区,第一轮乃上机操作比试,参赛人员共有两百人,西医和中医各一百人,所选之人都是代表着行内顶尖高手。

    比赛的速度很快,笔试只有半个小时,而里面挑选了最经典的理论基础,最后一道病例分析题目,多选题目,让众人晕头转向。

    笔试之后,就是实践操作,在众多医王的监督下,各位比赛之人不敢越雷池半步,认真的做好每一步动作。

    还没进入决赛,台上的几个医圣倒是闲着,纷纷朝朱宜人走近,对于张凡这人非常好奇,貌似和他关系有点密切。

    因为朱宜人直接将张凡提到决赛里面,前面的初赛和复赛都直接跳过,这情况让众人还是有些大惊的。

    要知道朱宜人可是刚正不阿的,绝对不会徇私舞弊,也是代表燕京医圣权威,只不过这次事情,让其他几个医圣有些猜疑。

    “朱老,他到底是谁?你为什么那么看好他?”

    姑苏医道圣手薛守仁首先问道。

    其他几个医圣也纷纷看去,期待着朱宜人的回答。

    “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的。大家马上准备一下,复赛一过就进入决赛,争取半天时间搞定!”

    对于张凡的提议,朱宜人始终记载心里,和张凡拉近关系,绝对是有大大的好处。

    医神华云峰不出,南阳小神医为最,这是医道界公认的事实。

    一个小时之后,通过两轮赛选,复赛之后只留下了五个中医和五个西医名额,加上五大医圣门人五人和张凡一人,最后十六个人进入决赛。

    决赛没有理论比拼,只有实战这一个步骤,诊察一个病人,最后开出诊断和治疗方案,结果有五大医圣评分,朱宜人直接监督事情的公平公正。

    “哈哈!”

    “幸好,还来的急!”

    “来人,将病人送到台上去,今天大家见识一下是华夏医道界的厉害,还是我高丽汉医的厉害!”

    在挑选的十六个人正欲进入决赛之时,体育馆进入了一群异国之人,那华夏语言说的并不是很标准,不过众人还是听的明白。

    话说之间,一群黑衣西服青年将带来的一些病人统统台上了高台,让在场上千华夏之人愤怒,这明显是来砸场子的。

    朱宜人一看,知道来者不善,他朝对方为首之人走去,很生气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正在举行比赛之决赛,还请阁下将人带走,不要骚扰大家的比赛,不然我们有权报警抓人!”

    “二十年前,我师父朴真伊来华夏比试医学,结果你们华夏之人卑鄙无耻,造成我师父惨败告终回国。”

    “二十年后,我李承念再度挑战华夏中医,这是我从你们华夏医院挑选的五名重症患者,谁能让病人立即好转或者痊愈者为胜!”

    为首之青年眸子闪过一抹狠戾,这次不但要一雪前耻,而且要将前三名的奖品带回去,这可是他定下来的目标。

    “高丽棒子,滚回高丽!”

    “不错,该滚回高丽。连医术都是传承与中医,你们有什么资格挑战华夏中医!”

    “我最讨厌高丽棒子了,说什么针灸是他们的遗产,孔圣人也是来自高丽,连曲平都成了高丽国之人了,真是可恶至极!”

    “我要上去比试,一定要将高丽棒子打败,让其灰溜溜的滚回高丽去!”

    “……”

    一谈高丽之人,台下之人都无比愤慨,自身没有一点遗产,就好像鸠占鹊巢一般,胡说八道,想成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是高丽的。

    “哈哈!”

    “华夏有言,有理不在身高,不要以为人多我就会怕了你们,有本事将这五个病人治好!”

    李承念哈哈笑道。

    “爷爷,我去!”

    决赛区,张凡静观其变,而此刻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对旁边之医道圣手王学渊念道。

    只见她容貌美丽,一副瓜子脸型而脸蛋白皙,一双眸子朗若明星而显现一丝怒容,身材玲珑有致,一袭白衣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我去!”

    “我也去!”

    “就让我们一干人对簿高丽棒子,让他灰溜溜的滚回高丽,弘扬强大的华夏中医。”

    “我赞同!”

    几个医圣传人纷纷请缨,对于高丽之人并不待见,当然这也是众人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好!”

    “诸位参赛之人,你们都听好。今天每个人有一次机会,谁能有把握立即将病人治愈或者见效,就可以留下来,其他的人就算比赛弃权!”

    细思之下,朱宜人并不着急,或许这比其他那些病人更加具有代表性。

    “开始吧,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等下你们输了,前面三等奖的奖金和奖品都要归我,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承念崔道。

    一抹淡淡的不屑闪过,这五个病人可是精挑细选,除非对方有医圣之力,不然仅凭医师或者医王实力根本无可奈何。

    对方虽然有医圣在此,可是自己乃一介后学晚辈,华夏之人最爱面子,绝对不会用医圣来对簿。

    其他之人绝对无惧,因为他已经初具医圣实力,对于其他之人绝对碾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