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亢则害,承乃制【一更求花花!!!】
    ,!

    第368章亢则害,承乃制

    郑市。

    体育馆内。

    世界医学交流会选择在这里举行,早在数天之前,各大参与医学交流的异国之人纷纷入驻,全国中医西医知名巨擘也涌入郑市。

    这次盛会是空前的,主办方不惜一切代价,花费了巨资要将交流会办好。

    无论是前三名的奖金是一笔巨额之外,附加的奖品更加让人激动和兴奋。

    提升武力的药丸有消息透露,最少价值500-1000万,而且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能量石则是更加值钱,传闻一块能量石市值一个亿,而且对于武者修炼大有好处,同时也是武者之间交流的货币,让一些家族窥视起来。

    一等奖的凝神木一般人不知道价值,可是那些医道高手自然知晓,除了对武者修炼有巨大作用外,对老年之人也能清心养神,保持头脑清醒,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

    这也是大批医道高手齐聚郑市的主要目的之一,同时也带自己的门人见识一下世界各路高手的是来。

    当张凡几人赶到之时,会议已经开始,体育馆内起码有好几千人齐聚,张凡一眼扫去,自然发现了几个认识之人。

    有燕京来的医道高手,有金陵来的医学教授,也有南阳来的学术专家,同时大不列颠的知名教授,爱丽丝美女也抵达现场。

    其他很多人都是张凡不认识之人,在朱宜人的带领下,几人朝会议前排走去,众人目光有些怪异起来。

    有人自然认识朱宜人,可是却带着两个青年朝前排走去,要知道前排可是需要强大的实力和资格,实力越大资格越老就越有机会前往。

    “小神医,你们二人先坐这里,我去前去打一下招呼,将你的名额加入比赛之中,这次头奖非你莫属!”

    朱宜人没有就坐,而是让张凡先坐在前排,至于中途添加比赛之人,肯定要前去与主办方和其他管事之人商议。

    “恩。”

    张凡点头,在朱宜人离开之后,他和唐嫣然选了一个空位,正欲坐下,身后却有人发言阻止。

    “小子,这里可是医道圣手专属座位,想坐这里你还不够资格,快滚到后面去,不要丢人现眼了!”

    叫嚣之人乃伤寒派之后学新秀徐忠喜,一代中医医王之后,世代相传伤寒一脉医术,与京城张家一脉来往甚密。

    “笑话,那你坐第二排干嘛?难道你也是一代医王不成?”

    张凡淡淡一笑。

    座位之前确实写了标识,第一排中医医圣之座位,一共坐下不到五个人。

    第二排则是医王之座位,人数确实多了起来,连同一些门人在内,起码上了百人之多。

    至于后面几排的大多是医师级别之人,也有近几百人之多。

    西医参赛之人则是坐于对面,也分了几个层次级别。

    第一排明显是医道大佬级别的高手,或许来时国际著名的医界巨擘;第二排则是名气稍弱的权威教授,一些顶尖的知名专家;第三排之后则是普通专家为多,身后则是一些主治医了。

    “我爷爷乃华夏一代伤寒名家徐有道,中医界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几个座位自然为一代医王所能拥有,与医王无关之人谁敢入座?”

    徐忠喜一抹得意的眼神,要知道他爷爷徐有道在东北三省都颇有名气,几乎被人称为医圣之下最强医王,除医道界之人外还有很多老百姓也是知道者甚多。

    “你自己并不是医王,叽叽歪歪说这么多干什么?等你成为医王,亦或者医圣之后再来说三道四吧!”

    张凡淡淡道。

    随后拉起唐嫣然坐了下来,不在理会后排的徐忠喜。

    “你!”

    徐忠喜气的吐血,脸色发青,指着张凡怒道。

    不过碍于这次大会的重要性,他最终忍住了怒火,同时将张凡这个人记了下来,以后一定要狠狠的教训这小子一顿。

    “师兄,马上就要进入比赛环节了,到时候夺取大赛第一名,可以从正面镇压一下这小子!”

    徐忠喜身边一名俊俏女子对张凡的作为有些不屑,虽说徐忠喜祖上余茔,但是他本人医术还是蛮高的,比起医王实力也就差那么一点而已。

    “不错,我徐忠喜可不是一个孬种,待会医术大比拼一定要夺取头衔,弘扬我东北徐家之强大医术!”

    徐忠喜点了点头,他从小熟读医书,对于四大经典可是倒背如流,明清几十家医学大家的书籍也是背的滚瓜烂熟,争夺第一名应该不在话下。

    “恩!”

    俊俏女子应道,眼眸闪过一抹柔情,她看好的男人怎么回事孬种,一定是一个男子汉才是。

    张凡没有心思与徐忠喜斗嘴,而是放开神识开始探视戒指里的小佛像,神识进入之后好像无底洞一般,里面的信仰之力非常浑厚。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即便是不用筑基丹,有了这股信仰之力都可以突破筑基期,当然这只是一种想法,是不是去试试却很难料。

    片刻之后,张凡收回神识,此刻不宜炼化小佛像,只能回归南阳之后在考虑此事。

    随后,张凡发现高台之上,几个老中医每个人都拿着一张学术论文,好像在读书一般,将一篇篇论文念道,他有些不悦起来。

    这样下去,没有两个小时恐怕不能威力,而且都是照本宣科,没有一点建树,不要说张凡,就是很多人都有些疲劳感了。

    只不过碍于台上之人都是华夏国内的巨擘,没有一个人敢于批驳,这样可能会成为成整个华夏医学会的众敌。

    “好了,不要念了,直接进入比赛环节就是,一些没有实际价值的东西,只会误导后来之人,以后这样的交流会少召开为妙!”

    张凡站起,朝舞台之上走去,扫视了一群只为虚名之人,大声一喝。

    “你是什么人?”

    “快点滚下去,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

    “不错,为了这次医学交流会,我们几个人兢兢业业撰写了数篇很有价值的论文,希望在座诸位能有所收获,而不是你口中的毫无价值!”

    “这是谁的门徒,赶快将人领走!”

    “……”

    高台之上,几个中医大佬愤怒不已,他们都不认识张凡,只见一个青年人胡说八道,不知所谓,让人无不大怒。

    “哈哈,这小子疯了,连几个医圣宣读论文都敢抵触,简直不要命了!”

    “奇葩,简直就是这是医学交流会的奇葩,就算几个人所念之事没有一丝营养,也不要当众点拨,等下比赛之事绝对会踢出名单之外!”

    “疯子一个,绝对是脑袋有问题,顶撞一个医圣还不要紧,这里可是齐聚了五个中医圣手@”

    “……”

    台下之人开始议论起来,对于张凡的莽撞行事,众人无不一抹怪笑。

    要知道等下医学比试的评委就是这个几个人,张凡将众人数落了一顿,等下就算不将其赶出体育馆,评分的时候绝对没什么好说的了。

    “哦买糕的,张凡竟然也来了,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他居然又变帅气了!”

    在西医排位的第一排某个位置上,一名金发美女站起,很激动的念道。

    此人正是爱丽丝,她非常漂亮,金黄色的发丝,迷人的眼睛,蓝色而大大的,琼鼻微微翘起,淡淡而薄的红唇,非常性感。

    那身材性感而姚尧,无论是前突还是后翘,几乎要高出国人一个档次,特别是胸前的波涛比起庄美凤的高峰还要壮观。

    她的眼神却是含情脉脉,一个异国男子居然站住了她的心里,而且满满的位置,不曾被减少过。

    其实她来交流会的主要目的就是能见上张凡一眼,至于办理哪些去大不列颠皇家医学院进修的名额,也只不过是顺带而已。

    “亢则害,承乃制。”

    “它不仅能阐明人体生理病理的普遍现象,而更为主要者是运用承制关系拟定相应治法,以达到扭转人体亢害产之目的。”

    “根据五行亢害承制的规律,建立相应的治疗**,这又是中医治疗学中独具一格的精华部分。”

    “可是被你们的所谓论文改变的华而不实,囫囵吞枣,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真的用于临床呢?”

    张凡冷笑道。

    这几个老头,为了张扬自己的本事强大,不惜改变中医理论的精华部分,让人听起来郎朗上口,好像一篇脍炙人口的精辟论述。

    结果却是大失径庭,与真正的中医理论背道而驰,最终自然骇人不浅,让后来学者会步入误区。

    “小子,诸医圣之言,岂是你一个医者所能知会的,滚来吧,不要丢人现眼了!”

    徐忠喜踩人之际,不忘提高台上之人的身份地位,到时候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学了一点内径皮毛居然敢和医圣前辈叫板,先回去学几十年中医再说!”

    “我最看不惯这些人了,自己没有本事,为了出名居然还来这么一招,简直太无耻了!”

    台下继续有人讨伐道,张凡年纪轻轻最多也是一个医者,甚至连医者都可能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